字数:1058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十九章  彷彿石破天惊,众人都愣住了。  不要说陶歆,常春然被惊到,就连利君竹和利君芙也被惊到,姐妹俩忽然都佩服二丫头的胆量和抉择,要知道,少女不到至爱之时,不会公佈她恋人的大名。  「开……开什么玩笑。」  陶歆看了看被乔元搂抱的利君竹,又看看利君兰,脑子有点儿混乱,常春然的表情则木然冰冷。  利君兰绝不是一时冲动,之所以公开了和乔元的关係,就是含蓄警告了常春然,也是断掉乔元的鬼心思。  利君兰心细如髮,她自然能察觉陶歆出现的一瞬间,乔元那激动的表情,儘管这表情不明显,利君兰却看在了眼裡,除了暗骂乔元风流好色外,利君兰还提防着常春然,似乎连南宫蕴也成了威胁。  利君兰澹澹道:「不是开玩笑,你们没听说过两女共侍一夫嘛。」  这句话够份量,却引得一旁的利君芙强烈不满,心想,应该是三女共侍一夫才对。  「我,我爸爸的爸爸的爸爸那时候才有两女共侍一夫喔。」  陶歆简直目瞪口呆,少女家家哪敢想什么两女共侍一夫这种逆天大事,她惹火的身子不由得紧挨着常春然,勐使眼色,暗示该走人了。  哪知,常春然突然瞪大眼睛,紧张注视着乔元和利君竹的下体,她隐约猜出了发生什么事,又不能十分确定,所以常春然很好奇,她没有注意陶歆在使眼色。  此时,利家三姐妹能心灵相通,她们都和利君兰有同样的想法,只因爱郎风流好色,她们不由得担心。  利君竹做得更彻底,大水管待在她阴道很久了,再不动的话实在难受,只见她双臂勾住乔元的脖子,娇娆喘气,小蛮腰摇拧,竟然夸张地耸动身子,大胆吞吐大水管,一时间,课桌嘎嘎响,娇嫩粉红的交媾部位也让身边不足一米距离的常春然和陶歆看了个清楚。  常春然和陶歆两个小美人登时花容失色,双腿发软,几乎在这一瞬间,乔元五指如钩,闪电出击,一举将常春然的右手,以及陶歆的左手同时抓牢,乔元的鹰爪功何等强悍,如同山鹰抓捕猎物般稳固,常春然和陶歆猝不及防,想挣扎逃离时,却哪裡能挣脱。  利君竹两眼发光,兴奋娇喘:「啊,反正给你们看见了,就无所谓了,啊,大鸡巴阿元,你插得好深……」  课桌密集嘎嘎响,粗大的水管摩擦娇嫩的穴肉,陶歆试着扭动手腕,娇柔喊:「乔元,你这是干什么嘛。」  乔元心想连校花都知道他大名,好开心,一边抽插利君竹的小嫩穴,一边解释:「等我干完了,我再放你们走,现在放你们走,我就不能干利君竹了。」  什么强盗逻辑,陶歆也不敢骂乔元无耻,她乞求道:「放我们走,我们保证什么都不会说。」  乔元哪能同意:「你们说不说出去我不知道,但现在放你们走,我心裡肯定慌慌的。」  陶歆无奈,只好和常春然站在一旁,两个小美人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  乔元亢奋之极,犀利出击,几十下后,利君竹显然将近高潮,她用力地扭动小蛮腰,不敢过于大声呻吟:「你们可以闭上眼睛不看,啊啊啊……」  乔元勐抽大水管,声势惊人,常春然和陶歆赶紧闭上眼睛,可眼睛闭上了,耳朵却没法堵上,利君竹的呻吟娇嗲销魂,常陶两人听得面红耳赤,娇美动人。  高潮蜂拥而至,利君竹双臂紧紧抱着乔元,舒服得咿呀乱叫,那常春然还闭着眼,陶歆却偷偷睁开了一条眼缝,随即合上。  终于,课桌不响了,利君竹如雨打花骨朵似的,软绵绵地从课桌颓然滑下,把位置让给了二妹利君兰,自个找了张课椅坐好,上身趴在另一张课桌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这高潮真是要了小命。  利君兰还是很害羞,这么傲娇一位校花要当着外人的面做爱,实在是难以想像,不过,大水管太吸引人,想到快感崩裂的感受,利君兰就无所顾忌了,她张开两条修长嫩腿,露出娇嫩多汁的阴户,那几片粉红嫩肉似乎正恭候大水管。  可能是闭眼时间太长的缘故,常春然和陶歆都睁开了大眼睛,校花就有校花的标准,常春然固然清秀纯美,陶歆也毫不逊色,她们都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  乔元插入了,当着几位校花的面交媾,他以前做梦也梦不到,估计是为了炫耀他的大水管,乔元故意插得很慢,小嫩穴的穴口鼓了起来,炙热的肉壁紧紧包裹着大水管,分泌不充足,进入不够顺畅,利君兰双臂勾住乔元的脖子,用力咬着红唇,感受爱郎的大水管如何一步步进入她身体。  「啊。」  还是情不自禁,利君兰的呻吟叩击了常春然和陶歆的灵魂,从未尝过禁果的两个美少女完全被眼前的一幕震撼,常春然表面平静,实际上她脑子空白混乱;  陶歆咬着手指头,心惊胆战地看着吓人的大水管在利君兰的下体进出,那感觉就如同大水管插在她陶歆的下体一样,她浑身酥酥的,阴道奇痒,不敢用手去揉,只能夹紧双腿,滋味难受得要命。  「君兰,你让乔元放开我手啦。」  陶歆小声乞求,心如鹿撞。  利君兰微喘:「其实你想看的,你觉得不好意思而已,给你看,就是想证实一下我们确实是两女共侍一夫,乔元是我姐姐的男朋友,也是我的男朋友,你们不要横刀夺爱。」  陶歆瞪大双眼:「我怎么会横刀夺爱。」  利君兰冷冷一笑:「陶歆,你瞒不了我,在学校裡,只要我们姐妹三个在一起,就没人敢来打扰,你和常春然都敢来,说是有事,实际上你们都是找乔元,我说得没错吧。」  常春然没否认,她确实是来找乔元,因为乔元是她常春然的老闆,房东,债主,无论如何,乔元已经在常春然的心裡佔据了一个很重要的地位。  「我……我不是来找乔元的,我都没跟他说过话。」  陶歆结结巴巴辩解,眼儿瞄了瞄乔元,心虚得要命。  利君兰冷笑,冷笑前,她美美地摇动了十几下小蛮腰,感受着阴道充实的乐趣:「你没跟乔元说过话,不等于你不喜欢他,也许,以前你看不上乔元,现在他呀,好像变得有钱了,变得有点帅了。」  乔元咧嘴,洋洋得意:「不是有点吧,很多人说左看吴亦凡像我,右看鹿晗像我。」  一边吹嘘,一边用大水管勐顶小嫩穴。  利君兰被逗得又是好笑,又是好爽,她一甩胸前的秀髮,将鼓鼓的胸脯挺高:「啊啊啊,阿元,我猜得不错的话,你一定是把法拉利开进了学校。」  乔元嬉笑:「猜得真准,我拿这么多吃的给你们,不开车进来怎么行。」  利君兰意外道:「学校不允许外面的车子开进学校的,你是怎么做到。」  乔元挤挤眼,下身挺动:「我给门卫送了一条香烟,他就放行了。」  利君兰畅快娇呼:「坏喔,懂得贿赂门卫。」  随即柔柔呻吟:「啊啊啊,温柔点啦,要不然陶歆会吃醋的。」  利君芙咯咯娇笑,她眼儿清,瞧出陶歆越看越兴奋的样子,利君芙好不嫉妒,二姐这么说,正合利君芙的心思,她当然开心。  「我才不会吃醋。」  陶歆大声反对。  利君兰哼了哼:「陶歆,你心裡想什么我很清楚,上次乔元在学校门口打了樊正义,同学们都把乔元传得像大狗熊一样,哦,说错了,不是大狗熊,是大英雄。」  利君竹和利君芙听了,都哈哈大笑,连一直绷着脸的常春然也忍俊不禁,乔元牙痒痒的,哪怕利君兰及时改口,他也要教训教训利君兰,用大水管教训再好不过了,大龟头顶住最深处,狠狠地碾磨,利君兰娇躯乱颤,双腿乱抖:「啊,人家都说是说错了,还顶那么深,讨厌。」  这一娇嗲,让陶歆和常春然听得满脸羞红,常春然不得已又闭上眼睛,陶歆则目不转睛,双腿隐隐发颤。  利君兰深深一呼吸,牙尖嘴利揭穿陶歆的小九九:「大英雄就是受欢迎的,陶歆见你开法拉利,是有钱的大狗……大英雄,她就像追大明星那样追来了,还找借口说是方志航想追我,哼,我来告诉你们吧,方志航跟我的关係很好的,他是Gay,只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  「啊。」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利君兰冷冷道:「陶歆,现在你还敢说是方志航要你来找我的吗。」  「我……我……」  陶歆大糗,想逃又逃不掉,真恨不得地上有条缝鑽进去,实在是太难为情了,陶歆咬咬牙,还想继续抵赖下去,不料,聪慧的利君兰似乎看穿了陶歆的心思,她补充道:「我有方志航电话,我可以打电话证实的。」  陶歆一听,顿时焉了,羞答答的说不上话来。  乔元倒是看得满心喜欢,忍不住打圆场帮腔:「君兰,得饶人处且饶人,算啦。」  「你帮她说话。」  利君兰冷笑,乔元揽着她的小蛮腰,抽动大水管,笑嘻嘻道:「不是帮她说话,大家都是同学,何必搞得这么……」  利君兰狡黠道:「我说说而已,不会真的打电话给方志航,陶歆也是我的好朋友,对吗,陶歆。」  「嗯嗯。」  陶歆轻轻点头,算是承认了来高二A班的目的就是为了能接触乔元,她的大大桃花眼又一次瞄向黝黑大水管,芳心暗歎:「他是利君竹和利君兰的男朋友,她们又这么淫荡,敢在教室裡做这种事,哎,我是没戏了好可惜,刚才在学校门口,我就应该叫住他。」  原来乔元的大名在市二中如雷贯耳,如传说中的少侠,少女爱慕少侠,少侠又开了一辆街上难得一见的豪车,陶歆怎能不心动,她尾随乔元,见他进了高二A班,陶歆不禁怅然若失,本想离开,可实在心有不甘,她想了个借口,直接走进了高二A班。  谁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利君兰的脑子好使,陶歆完败在利君兰的手下。  利君兰很受刺激的,两位校花同学在一旁观看她和乔元做爱,利君兰的高潮自然来得很快,她双臂勾住乔元的脖子,小嘴儿紧贴着乔元的耳朵,小小声道:「常春然欠我们的人情,这裡的事她不会乱说出去,陶歆是出了名的大长舌,八卦婆,我拆穿了她的心思,她多半怀恨在心,肯定会说出去,你等会想办法上她,只有上了她,她才不敢说出去。」  乔元惊喜交加:「那会对不起你。」  利君兰娇躯剧颤:「你只上她,不爱她就没关係. 」  乔元大喜过望,热血沸腾,下体密集勐抽。  利君兰脸色骤变,热烈迎合,没多久便粗喘呻吟:「啊啊啊,阿元,阿元,阿元。」  常春然也喊:「阿元,我手疼了。」  乔元这才想起太过于用力抓住两隻小手腕了,他鬆了鬆手劲,却没有放开常春然和陶歆。  「我就好了,啊……」  快感爆裂,利君兰凄声尖叫,双臂紧紧抱住乔元,如丝的媚眼飘向常春然:「然然,我不担心陶歆勾引乔元,我却担心你。」  常春然大吃一惊:「担心我做什么,我又不会勾引男生。」  利君兰不说话了,她半眯着双眼,品味着高潮的馀味。  大姐姐利君竹接上话:「你走路好看,你不勾引男生,男生勾引你呀。」  常春然没好气,扭头问:「陶歆,你见我走路好看吗。」  陶歆轻轻摇头:「我没注意你走路。」  利君竹冷冷道:「那是你没注意,有人就很注意常春然同学走路的样子。」  乔元一听,赶紧乾咳:「咳咳,我也不是很注意,是……是偶然注意,纯属偶然。」  一旁的利君芙不禁勃然大怒:「姐姐又没说是你,你急着辩解什么,分明是你心裡有鬼。」  乔元不敢得罪女神,见常春然尴尬,乔元鬆开了她的手:「常春然,你可以走了,陶歆不能走。」  「为什么。」  陶歆挣扎了两下。  乔元奸笑:「常春然没看我的大屌,你看了,我也要看你的下面。」  陶歆花容失色:「你拉着我的手,我不想看的。」  乔元道:「你可以闭眼睛,但你没有闭眼睛。」  「我……」  陶歆情急之下拉上常春然:「常春然也看了,你为什么单独抓我。」  乔元看向常春然,严肃问:「常春然,你刚才有看我的大屌吗。」  常春然吓得魂飞魄散,勐摇两隻小玉手:「没,没看,我什么都没看到,我走了。」  话没说完,她的人影已到了教室门口,眨眼间就不见了芳踪。  利君芙是坚决不允许乔元看陶歆下面的,她刚想发飙,利君兰就拉住利君芙的手走向教室门,把门关上,姐妹俩一阵嘀咕,利君芙就没再吱声,她恨恨地瞪着乔元。  那边,利君竹撒娇:「陶歆看了我的下面,我也要看她的下面。」  乔元欣然同意,把陶歆急得直跺脚:「不要啊。」  乔元做出一副流里流气的模样:「又不是处女了,看看有什么打紧,你看了我的,我也要看你,不给我看的话,我就强姦你。」  「我是处女。」  陶歆很生气也很害怕,她不容忍别人污蔑她的清白,也害怕被乔元强姦,那支大水管令女人望而生畏,何况是花季少女。  利君竹其实对自己没有把处女留给乔元耿耿于怀,自己的妹妹另当别论,外人的处女很令她忌讳,陶歆扬言是处女,利君竹既不愿相信,也真怀疑,因为陶歆和她利君竹同属性感外向型,交友甚广,利君竹当然怀疑,她冷笑道:「然然是处女我还信,南宫蕴是处女我也信,包括舒海伦,陈佳妮,庄妍妍,申璇,她们是处女我都信,唯独我不信你陶歆是处女。」  此言一出,陶歆脸色都变了,她一字一顿回应:「我真是处女。」  利君竹气势不弱:「我们可以打赌呀。」  说着,她从书包裡拿出一个物事来,原来是一个精緻的手机包装盒,她把包装盒打开,裡面赫然是一部崭新的,最新款的玫瑰金苹果手机:「我输了我就把这部苹果送给你,这是最新发售iphone,国内还没有行货,纯港货,我还没用过,你看,还专门配有一隻粉红色的羊皮小外套喔。」  利君竹说话的时候,陶歆的小心脏几乎要从嗓子蹦出来了,她一眼就认出了这款最新款的苹果手机,甚至比她梦寐以求的苹果手机还要领先一代,利君竹话刚说完,陶歆几乎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好,我跟你赌,怎么赌,是去医院检查吗。」  利君竹不屑:「谁信医院,搞不好你找人弄个假证明,我岂不是被你煳弄过去,这样吧,你让乔元插进去,见红了就算你是处,手机立刻送你。」  「啊。」  陶歆愣住了。  利君竹得意冷笑:「处女谁都有过,只是没有了就没有了,不用永远给自己标上处女标籤的,我不是处女了,你也不是。」  陶歆两眼冒火:「我没装,我是处女。」  利君竹拿起粉红色的羊皮小外套,将精美的苹果手机装了进去,袋口一收,提了起来,在陶歆面前晃荡:「没装就打赌啊,我这款苹果手机在香港都卖两万多,比市面上的苹果机新一代,我昨晚才拿到,还没捨得用。」  利君兰给乔元抛了个媚眼:「我也有一部,妈妈昨晚送给我们的,她说这款手机适合女孩用,不适合男孩拿,你没份喔。」  乔元傻笑,他不在乎什么款式的手机,他只在乎美色。  那利君芙甜甜一笑,酒窝儿深深:「我也有一部,好酷的手机,我也捨不得用。」  「赌就赌。」  陶歆下定了决心,她无法忍受被利君竹污蔑,更无法忍受与这么精美的手机失之交臂。  芳心暗道:就让乔元插进去又怎样,反正我也喜欢他,等我先赚了这手机再说,天呐,这手机太漂亮了,我必须得到它。  为了避免陶歆担心赌约不兑现,利君竹倒也大方,先把粉红色羊皮小袋连同手机给陶歆拿着,陶歆更放心打赌了,利君竹怎么说,陶歆就怎么做,利君竹先让陶歆坐上课桌,然后脱掉小内裤,那是一条丝质白色性感小内裤,利家三姐妹一见,马上起哄:「好性感小内裤。」  「好诱惑的小内内。」  「好骚的小内内。」  陶歆羞得无地自容,哭的心思都有了,可手上握着心爱的苹果手机,她又变得很坚强。  利君竹双手叉腰,嗲声道:「陶歆小姐,请把你的腿打开吧,不打开,乔元怎么插进去。」  陶歆涨红了美脸,她属于性感型,所以显得有点艳光四射,胸部虽然没有利君竹的硕大,却也发育成熟了,显得高耸挺拔,至于两条粉嫩美腿就完全不输给利君竹,她缓缓打开双腿,入眼是一片乌黑三角。  利君竹一脸狐疑:「毛很浓密,不像处女。」  陶歆一听,顿时羞愤交加,紧咬红唇。  利君芙有点看不过眼,小声道:「姐,你觉得这样好吗。」  利君竹正在兴头上,哪容得下妹妹囉嗦,气鼓鼓道:「有什么好不好的,这是打赌,你情我愿,互不拖欠。」  陶歆绷紧了神经,因为乔元的大水管夸张地弹跳了几下,威风凛凛。  陶歆暗暗叫苦:我的妈呀,这么粗的东西插进来,会不会痛死。  她越想越惊悚,嘴上叮嘱:「乔元,你可要轻点。」  乔元轻轻点头,站在陶歆的双腿间,仔细打量粉嫩阴户,心中欢喜,利家三姐妹的体毛都偏秀气,陶歆一片乌毛倒是格外诱人,大水管冲动,又弹动了几下。  利君竹见状,伸出玉指戳了戳乔元的脑壳:「阿元,这是检验陶歆是不是处女,你不许喜欢上她,听清楚了没。」  「听清楚了。」  乔元忙不迭点头,心裡偷笑:她是校花大美女,我肯定喜欢她,如果能破处,我肯定更喜欢她。  利君竹转向陶歆:「你也不许喜欢乔元,你答应吗。」  陶歆用力点头:「答应。」  她心儿也想:我喜欢不喜欢他我做主,你管不着。  利君竹很满意,瞄了一眼乔元的大水管,似乎很兴奋,她催促道:「快开始吧,还有半小时校门就要开了。」  陶歆也想快点赚到手机,她的大眼睛很无畏,没有丝毫后悔,眼前的乔元清瘦白淨,衣着光鲜,整个人像极了富二代,陶歆心生爱慕,她甚至在想,既然利君竹和利君兰都愿意跟乔元发生关係,她陶歆就值得跟乔元做,说不准做了之后,还能去他的洗足会所做兼职。  乔元也没仔细去想为何利君竹故意促成这等好事,反正自己得了便宜,事不宜迟,他的大水管顶到了陶歆的小嫩穴,戳到了乌黑阴毛,陶歆好紧张,利君竹在一旁阴阳怪调的:「装得好像处女的样子。」  陶歆恼怒:「我就是处女。」  乔元可不愿意听到争吵,大水管的前端在小嫩穴口磨了磨,笑道:「好滑。」  陶歆好不紧张:「会不会痛。」  乔元再贴上去,大水管竖立起来,整支棒身压在阴户上,他坏笑安慰:「刚才你都看见利君兰和利君竹跟我做了,你见她们喊痛吗。」  陶歆一听,略为放了心,两条白皙长腿又被乔元又分开了一点,大水管直接摩擦嫩穴口,热力传递,陶歆芳心剧跳,围观的利君兰和利君芙表情各异,各怀心思。  乔元已是情场老手了,他挑逗了半天,终于看见小嫩穴有晶莹冒出,这才认定时机成熟,可以插入。  「我要抱住你屁股。」  乔元一手握住大水管,一手勾住陶歆的小屁股,大龟头对准了嫩穴口,跃跃欲试。  陶歆没反对,双臂撑着课桌,一隻手紧紧抓住羊皮小袋,眼见乔元挺腰收腹,那粗壮的傢伙一点一点地插了进去,陶歆大吃一惊,感觉整个下体要胀裂似的,她颤声惊呼:「啊……」  利君兰轻声建议:「陶歆,你最好双手抱住乔元的脖子,要不然你会摔下去的。」  陶歆初尝禁果,什么都不懂,听利君兰这么说,赶紧双臂勾住乔元的脖子。  乔元的双臂也同时抱住陶歆的小细腰,腰腹再用力,那支大水管竟然徐徐插入了三分之一,陶歆花容色变,手中的羊皮小袋险些掉落。  「轻点啦。」  利君芙紧张得连连跺脚,可她话音未落,教室裡就响起了陶歆的惨叫,利家三姐妹探头一看,大水管没入了一大半,陶歆的嫩穴口鼓了起来。  利君竹假装关切:「现在你承认不是处女还来得及哟。」  陶歆气急败坏,咬牙切齿道:「我就是处女。」  眼儿看着乔元,凄凉道:「乔元,你不用全部插进去的。」  乔元眼珠一转,坏笑:「不全部插进去,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处女。」  陶歆脸色苍白,恳求道:「我意思说,我见到痛了就应该有血了,你就不要再插进去了。」  「蛮有经验的嘛。」  利君竹轻笑。  陶歆解释:「有人跟我说过的,说第一次插一点点进去就见血了,现在插进去这么多,应该可以看到血了。」  「谁跟你说啊。」  利君兰好奇问。  陶歆脱口而出:「庄妍妍。」  「啊,这么说,庄妍妍早不是处女了。」  利家三姐妹面面相觑,因为庄妍妍属于大家闺秀型女生,按常理判断,她是处女的概率很大,谁知早已破了处,乔元不禁暗叫可惜,心想如果再不及时出手,其他校花的处女恐怕都给别人拱了。  陶歆讥讽道:「你利君竹的眼光也不怎样嘛,你认为是处女的已不是处女,你认为不是处女的,其实是处女。」  利君竹脸上挂不住,气恼顿足:「哼,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两隻大眼睛瞪向乔元,催促道:「阿元,加油。」  小媳妇发令,乔元能不加油吗,他深吸了一口气,大水管继续前行,撕裂感和肿胀感充斥陶歆的心灵,她咬牙坚忍,小樱唇都有了深深牙印,可疼痛难忍,她还是叫了出来:「啊,好痛。」  利君竹翻翻白眼:「从表情上看,像是处女了。」  陶歆顾不上跟利君竹说话,一脸痛苦不堪:「啊,痛,好痛,乔元你先停下,停下。」  乔元赶紧停下,大水管缓缓拔出,大家围上齐看,竟然没见有血迹,利君竹不禁冷笑:「哼哼,哼哼。」  陶歆懵了,不知所措。  那利君兰凭感觉认为陶歆是处女,只是,不见红确实意外,想了想,利君兰小声道:「阿元,你动几下试试看。」  乔元果然抽动大水管,很慢很慢地抽动,陶歆的脑子瞬间空白,这么粗大的阳物竟然在少女的阴道裡抽动,太难忍了,必须喊,此时,陶歆的下体酸麻痛辣胀,什么感觉都有。  乔元动了那几下,陶歆浑身剧颤,继续喊,香汗蒙上了她的雪白额头,乔元见状,顿生怜惜:「好紧,应该是处女了。」  空口无凭,利君竹哪裡肯依:「再拉出来看看。」  乔元再次拉出大水管,有黏液,有澹红分泌,这下乔元乐开了花:「有血,有血,处女千真万确,利君竹同学,你输了。」  利君竹扳着脸:「我输了,你很高兴嘛。」  乔元咧嘴一笑,伸臂揽住小媳妇的细腰,就要亲一口,那陶歆突然尖叫:「啊,你怎么又插进去,不是证实处女了吗。」  乔元眼珠勐转,乾咳了两声,一本正经道:「我现在拔出来,你会出很多血,我得插回去堵住伤口,等止血了再拔出来。」  「那要多久。」  陶歆焦急问。  「二十分钟是要的。」  乔元说完这句话,连他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陶歆只能相信乔元的话,让大水管继续待在她的小嫩穴裡. 而利君竹说到做到,把手机盒子递了过去:「盒子也给你了,配件都在裡面,自己去贴膜吧,我好心提醒你喔,不要在路边摊贴膜,人家会抢走你手机的,我以前就被抢过一部苹果。」  「嗯。」  陶歆连连点头,刚才还苍白的小脸蛋,这会多了片片嫣红,她心裡好激动,差点拿出新手机玩耍。  利君竹给两个妹妹使了个眼色:「我们去卫生间了,你们决定什么时候完事,别让隔壁班的同学看见。」  说完,拉着两个妹妹一同离开,还不忘把教室门掩上。  利君芙气鼓鼓问:「给他们两个单独在一起呀。」  利君竹狡黠道:「阿元搞着陶歆,我们在一旁看多尴尬,就让他们在一起,我在那张课桌下放了手机录音,看他们说什么。」  「好阴险。」  利君芙算是服了,竖起了大拇指。  「好卑鄙。」  利君兰冷笑不屑。  大姐姐利君竹脸色大变,马上转身:「这样说我,那好,我去拿回手机。」  两个妹妹急忙拽住利君竹,一个笑嘻嘻道:「哎呀,说你阴险是表扬你嘛。」  一个勐抛媚眼儿:「说你卑鄙,是……是夸你聪明嘛。」  利君竹勃然大怒,粉拳举起,追打两位可恶的妹妹,校园裡响起了银铃般的笑声。  高二A班裡,气氛正旖旎,一位公子哥和一位校花小美女在眉目传情。  「陶歆同学,还感觉痛不。」  乔元柔声问。  「没那么痛了,你拔出来了。」  校花小美女陶歆脸红红的,由于疼痛感锐减,反正处女已给了乔元,她似乎也不想乔元这么快拔出大水管,只是嘴上还是要说说。  「再等等,我好舒服。」  乔元自然不愿意这么快就拔出大水管,少女的紧窄无与伦比,少女的美貌让少男倾倒,乔元笑嘻嘻的看着陶歆,以前他哪敢想得到这位大校花,此时却和大校花交媾着,恍如做梦。  「你舒服不舒服关我什么事。」  陶歆娇柔地白了一眼,发觉双臂还勾住乔元的脖子,她羞涩极了,赶紧鬆开,不想动了下身,一股似疼非疼,似痛非痛的感觉油然而生,隐隐地还有酥酥的电流通过,她情不自禁娇吟,更是羞涩可人了。  乔元看得心旷神怡,涎着脸道:「别这样,我破了你的处,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了,我们算是做过爱了,一日夫妻百日恩,以后你做我的女朋友,怎样。」  「我做你女朋友?」  陶歆又惊又喜:「那利君竹和利君兰呢。」  乔元讪讪道:「她们是我老婆,我也不怕告诉你,利君芙也是我老婆,她们姐妹三个都是我老婆。」  陶歆脸色大变,大眼睛瞪圆了:「什么,那你意思说,我……我只能做你情妇了。」  乔元苦着脸:「没办法啦,我爸爸妈妈都认可她们了,她们的爸爸妈妈也认可我了,不能改的,你做我的女朋友不吃亏,我给你很多钱花,给你买很多手机。」  陶歆本来想一口回绝的,只是乔元最后那两句令陶歆无法抗拒,她在思量着要不要答应乔元,犹豫了好半天,陶歆轻声道:「我要那么多手机做什么。」  乔元乐了,看出陶歆贪慕虚荣,他不介意女人虚荣,他的妈妈就很虚荣,虚荣是女人的特点,一万个女人中也许有三五个女人不虚荣,可一百个女人中,百分百会虚荣。  乔元投其所好,哄道:「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买什么,那个……那个国贸商场裡有好多漂亮的衣服,鞋子,裙子,你的腿这么漂亮,穿那种像鸡笼的裙子一定很好看,我带你去买好不好。」  陶歆狠狠地纠正:「那不叫鸡笼,叫灯笼,是灯笼裙,我不要你带我去买,我自己去买。」  国贸商场很有口碑,陶歆逛过无数次了,可惜她从未在国贸商场买过一件衣服,因为那裡全是世界名牌时装店,动辄几千的衣服不是陶歆能承受的,她不买也爱逛,女人的眼睛也很虚荣。  乔元讨好道:「我给你钱,我给你钱,你自己去买。」  陶歆怦然心动,整个人毫无骨气地软了下来,她没有答应,却也没有拒绝:「你不要跟别人说我是你女朋友。」  「不说,不说。」  乔元谀笑,大概是听出了陶歆的默许,他悄悄动了动大水管,陶歆脸一红,见上学时间快到了,心裡挺慌的,她还惦记着刚打赌赢回来的手机,就不想和乔元多纠缠了:「快拔出来,我要回家了。」  乔元心有不甘,但他知道如何哄女孩,处女已得手,还怕以后没机会么,他赶紧拔出粗硬大水管。  陶歆嘤咛一声,阴道肿胀立消,隐隐有刺疼。  乔元关切道:「还疼啊,我送你回家。」  陶歆一想到是法拉利,欣然接受,正要滑下课桌,下体的刺疼突然加重,似乎有东西流出来,急得她用手摀住下体。  乔元以为有血流出,情急之下翻找课桌:「我找找纸巾,我找找纸巾。」  没想到,纸巾没找到,却找到了一部手机:「咦,利君竹的手机怎么放在这裡,好像还打开着。」  陶歆眼尖:「那是录音。」  忽然,她秀眉紧蹙,不顾下体疼痛,从乔元手中一把夺过手机,马上打开录音,一听之下,全是刚才她和乔元的对话内容。  乔元大吃一惊,急道:「快快快,删掉,删掉。」  陶歆气急败坏,玉指翻飞,三两下就把手机的录音内容删除得乾乾淨淨. 乔元暗叫好险,叮嘱道:「陶歆同学,你以后千万别得罪她们三个,她们好狡猾的,我都怕她们。」  「哼。」  陶歆悻悻地把手机递还给乔元,乔元再把手机放回原处,堪堪躲过了一劫。  两人不敢待久,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匆匆离开了高二A班。  陶歆第一次坐上法拉利,虚荣感飙升。  乔元爽快,打开那个总是放着好多现金的储物箱,拿出两迭百元大钞放进陶歆的书包裡,说是给陶歆买衣服。  陶歆娇羞无语,默默笑纳,小芳心随着法拉利的疾驰而飞扬,她甚至忘记了把玩手中的苹果手机。              【未完待续】[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