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4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  因为沙发被搞得一团糟,我跟小诗先去整理一下身体,剩下的人准备上第二堂课。这一次的美术课连上两堂,这是为了进行素描这种长时间作业,特别跟其他老师调课的精美配置。  同学们因为受到艺术的正面能量鼓励,纷纷表示愿意在素描这一条路上精进。  「真是一群好孩子,不过就算你们这么说,我可不是你们的老师呀。小萧,你觉得呢?小萧?」  「玛莉……姊,美术老师刚才从窗户逃走了。」小刚的女朋友说。  玛莉姊打开窗户眺望:「这里可是六楼啊。」  「这里还有他写的东西。」  玛莉姊一看,是辞呈。  「小萧去寻找属於自己的一片天了,看来这堂课必须要终止,没有师傅领导的学生,充其量只是一群模仿者而已啊。」玛莉姊看着美术老师刚画的东西,悠悠地弹去菸灰。  其中一位同学眼角泛泪,直接跪了下来:「玛莉姊……我好想画素描啊。」  「我也是!」「我也是!」「为了艺术,我们必须要更多的练习!」附和声此起彼落。  这个时候两个素昧平生的班级在没有言语的沟通下,仅用眼神就达成了共识。  这美术课一定要让他继续开下去。  建筑科只是单纯想要看校花级的骚妹子被干。  化工科(就是我们班)只是想要看好戏。  「你们………」玛莉姊有些激动的看着这一群好学的学生。  训练MD的工作她已经做快二十年,每一年来旗下的年轻人素质越来越差,不是腰痛手痛脚趾痛,不然就是请假早退躲避训练。  「呵呵……这一条路很辛苦喔。」玛莉姊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霾,她也是有故事的女人。  「为了梦想,不辛苦!」同学们齐声回应。  玛莉姊拭去眼角的泪水,感动的说:「你们让我想起年轻时的自己呀。我看看,学校的电话是………喂!是我Marry啦!这里的美术老师我接了,小萧这小子去寻找自己人生目标,暂时不会回来啦!就这样,麻烦你了!」  玛莉姊帅气的弹掉菸灰,一秒接下美术老师的她赢得众人的掌声。  但有人可不这么想。  在这群智障中,有一个人天生比别人想得多、想得久、想得透彻。  他就是小智。  「孙子杨!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小母狗大家玩罢了。」现在还在上课走廊没啥人,我直接坐在洗手台上沖掉那些黏腻。  黄诗涵还是害羞,借了我的衬衫沾湿以后躲进女厕清理,大概是把我的衣服当作毛巾吧……算了,谁叫我人好。  「注意听我说话!」  「我这不是在听吗?你是想抱怨黄诗涵的使用者增加这件事情吗?这又不是我的错,你也看到她自己自愿跳出来,然后就这么刚好,我也自愿当模特儿。」  「这些话骗骗其他人还行,想唬我?黄诗涵没有人命令会自己做这件事情吗?那傢伙只会整天『白癡、死垃圾』的到处嘲讽,但也还不到会自爆的程度。」  这个时候小诗整理好穿戴出来,听到小智这么看不起她,原本想要回嘴,但想想好像也没说错,只能嘟嘴在旁边生闷气。  「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是的,的确有事情。  你们一群笨蛋自以为用色情影片威胁黄诗涵、拉老师入伙干妹就天衣无缝了是吗?  真正的问题人物就在你身边啊!  无奈我现在不能明说,不然「黄家人派来监视的高级下人(奴隶)」这件事情,可能会……不,绝对会拆穿。  黄诗涵看起来表面智障,但她可是在进行一场阴谋……  之前小智说过,当初是小诗主动拉裙子露妹妹引诱他们,现在回头来看根本有问题。  「主动地去胁迫强奸」与「被女方邀请群交」这两件事情在本质上意义上是截然不同的存在,甚至可以说是对立。  这两种不同的情况下衍伸出来的结果竟然相同,都是变成班上共用的性奴隶,这不是很奇怪吗?这绝对真的很奇怪。  黄诗涵这傢伙,到底是从多早之前就在策画她们口中的游戏……  等等,这样说起来,现在增加站在我这边的人不是当务之急吗!  超人之前想要帮我,各种放水暗示,但是八成怕被绵华发现被搞死,只能用他幼稚的手法逼退我,不算他的话,在这场战争中我简直是单打独斗啊。  我也应该暗示小智些什么吗?  以他的才智应该听得出暗示才对。  可是……  「我光明磊落。」说谎,但也没办法。  眼角的余光告诉我,黄诗涵虽然在旁边嘟嘴生气,但是眼神一直在我们两个身上游移。  现在还不是时候,谁知道小智有没有被吸收过去。  小智冷笑一声后说:「我知道你跟猩猩原达成的协议,想要独佔所有乐子吗?我可不同意。」  「你知道?你怎么知道?」这我就惊讶了,那个时候小智可不在现场啊。  「这段时间你对黄诗涵有绝对支配权,要是有人不听话,猩猩原会介入操行成绩,这个操行会关系到未来当兵和大学的推荐,这就是你跟猩猩原约定好的事情,相对的,你要带领班上的篮球队拿到全年级第一名,对吧?」  「你只说对一半。」我拿回自己的衬衫沖洗一边说:「还可以强加大过小过,干涉各科成绩,换言之同学的退学与否都掌握在我手中。」  「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什么?你问为什么?」  我把小诗拉入自己的怀中,搂着她的腰深深一吻。  唉……这女生又哭了,每次亲她嘴都哭,干她反而不会这么激动,真奇怪。  「篮球比赛对猩猩原来说很重要,而我对於能不能控制黄诗涵很重要,理念一致,就碰!变成漂亮的烟火。」  其实我当初是想要借用大人的力量去调查黄诗涵,但是现在我的目标改变,变成极力让她的淫荡事曝光,让司马家、黄家收手,这才是重点。  要怎么样让一群温顺的人变成暴民呢?  让他们饿肚子就好了。  「这样刚好,你就把这件事传出去吧。接下来全班没有我的同意,敢动黄诗涵一根毛,不管是头毛眉毛还是机掰毛,只要碰到,就是一科不合格,暑修再见。」  小智摇摇头说:「你这样很矛盾。」  「哪里矛盾?我觉得自己像个王。」  「既然你不准班上同学碰她,那又何必在美术课上搞出那些事情来。接下来的日子建筑科会疯狂地往化工馆跑,只为了看看黄诗涵有没有露奶露鲍。」  「哼!都是垃圾,噁心死了。」  「你再继续开嘲讽可不会有好下场的喔。小智我就直说了吧,全校都可以干她就班上的不可以,这样你懂了吗?」  「你!是认真的吗!」  「本来嘛……要干妹子就要凭自己的本事,我是第一个出主意干到她的人,没道理拱手让出去呐。」  就这么限制班上的人干小诗,他们一定会弄出大事的。  「你跟猩猩原的约定只有一个月,只到篮球比赛当天而已!」  小智在暗示我只能嚣张一个月,一个月后班上可能会採取严重的报复行动。  「对啊……可是校外参观就是在比赛那一个礼拜。」我低低的说着。  是啊,只剩下一个月就GameOver。必须在这短短30天内,把这搞事的婆娘赶走才行。  小智显然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他说:「这跟那个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我拧乾制服穿回,拍拍小智的肩膀说:「既然这么飢渴,那么再去别班强奸个女的威胁她当宠物不就得了?」  想也知道不可能,黄诗涵是特别的。  能够把这么异常的事情变成正常,小智的智商一定晓得去弄其他女同学的风险,希望他可以去控制一下其他智障同学。  我丢下气到发抖的小智回到美术教室。  所有人都苦着一张脸。  玛莉姊规定每一节课都要有不同的男生上来当模特儿,而且没有把画好下次继续,说什么这叫做刻意练习。  上面的模特儿是元宝,也就是本班的死胖子。  他肚子叠成三层肉,眼神死去,噁心的老二垂在腿边,教室中好像还有股鱿鱼丝味。  好好画吧各位,我可不奉陪了,我拉着小诗回到化一甲的教室。  自家的教室当然一个人也没有,都在上美术课。  我摸摸小诗的头说:「跪下。」  「我真不知道你在嚣张什么?」她打掉我的手说:「就算不是我的直属奴隶又怎么样,总有一天,我会把你弄到我的门下,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是吗是吗?怎么样个求生求死啊?给我解释解释?」  她越凶我越爱弄她。  我隔着衬衫去玩弄她的乳头,用又轻又快的小抠指法在乳头尖端搔弄。  「把钉子装在你嘴巴上面,只要吃东西就喷血,之后不是细菌感染就是饿死,嗯……」黄诗涵好像有点享受乳头被欺负。  「好凶喔,怎么这么凶。啊你是到底要不要跪下来啊?」我不重不轻的拍拍她的脸颊,她这才知道现在不是忤逆我的好时机,铺好报纸以后才轻轻跪下。  嘛……算了。  掏出大老二,轻轻地用鸡鸡甩她巴掌,有点凉凉的,所以她应该可以感受到我火烫的肉棒贴在自己脸上的感觉。  「你!你!」她看起来好像快气疯了,拿出手机猛滑。  欸干,她该不会要直接叫人来我把弄死吧?  就在我才想要抢走她手机的时候,她已经开好影片,塞到我手中。  「自己看!」  「真是拿你没办法。」  我坐回自己的座位,示意黄诗涵脱光衣服坐在我的腿上,这样我可以一边欣赏她的奶子小穴,一边感受她的柔软与气味。  影片一开始乌漆嘛黑,只有一些气体流动的声音。  然后开灯,恐怖的画面映在我眼前。  那个气体流动的声音是一个没手没脚的男人发出来的。  他没穿衣服倒卧在地上用力呼吸,用尽全身的力量才能够呼吸,身上满满的都是针线,活生生地把他当作碎布一样,在完好的皮肤上进行缝合;乳头的地方被钉满乳环、老二已经不能算是肉棒了,那是一个挂满金属装饰物的圣诞树。  ………  「怎么样?」小诗得意地说着。  「这又怎么样,当我没看过?喔,原来你是想要装乳环呀,那还不简单,我去掏包上面掏一个给你装。」  「才不是!你有没有看到这个奴隶变成这样,就是因为不听话才这样的!」  「还是你想要装阴蒂环呀?在上面绑一条线,就跟遛狗一样牵着你到处散步,让大家看看你这淫荡的女高中生。」  我把头埋进去黄诗涵的胸部里面,另一手施展「轻快小抠指法」逗弄她的小缝缝;小诗才刚高潮过的身体还未冷却,随便弄一下就湿到不行。  「你怎么都不怕?是因为你……」小诗不说话了,她开始享受我为她带来的服务。  是因为我是黄家里面地位更高的人得下人(奴隶),你是想说这个吧?能够比接班人地位还要高的人是谁?难怪黄诗涵不敢继续推测。  「啊嗯……讨厌,越来越厉害……啊啊……」小诗温柔的抚摸我的背部,轻咬着手指呻吟。  比起轮奸胁迫,现在的做爱一点压力都没有,难怪她可以这么享受了。  「你都不怕我,知道了也不怕我……啊呜呜,就是那里,好舒服。」  不怕?  呵呵……  干!我怕死了!  她妈的恐怖女人,到底要怎么弄才能把活生生的一个人弄成那副鬼德行啊!  之所以会把头塞在她的奶子里面,是为了掩饰我脸上的动摇。  现在的我一定脸色铁青,瞳孔缩的跟针点一样小了吧,老二也彻底软掉,根本没办法用肉棒教训她的子宫。  我用力捏了一下小诗的荳荳,这一下应该会让她痛得大骂才对。  小诗惊叫一声,随后吃吃傻笑,抱住我的头,温柔的像是对待洋娃娃的小女孩一样。  小诗娇滴滴地说:「你……」  「我?」  「你什么时候……」  小诗说话的声音好小声,但心跳声好快、好大。  滑下来的头发搔的我脸好痒,她贴在我耳边说;「你什么时候才要欺负人家下面,让我哭着道歉呢?」  瞬间,我的肉棒再度肿胀欲裂。  我应该已经占据高处了啊,为什么她总是能在一瞬间觉得被踩在脚底呢……               未完待续   1.jpg (105.42 KB)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