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马传说


发表:紫荆论坛
时间:2008-12-9

  维纳星是个刚发现的有机星球,和地球没有多少区别,但是除了各种奇特的生物外,还有唯一的一种类人马生物,这就是木木兽。

  我叫娜娜,是个美女科研家,乘坐考察船来到这个未开发的星球,这次过来是调查以前失踪的丈夫阿伟的下落,阿伟也是生物科学家,一年前来到维纳星,开始还和自己联系,后面突然就失去音讯了,这对娜娜简直就是可怕的折磨,这段时间简直不知道是怎么过去的,还好能够参加这次的考察,希望能找到阿伟吧。
  来到已经遗弃一年的临时基地,这里已经快一年没有人烟了,设备完好,在这里娜娜看见了阿伟的笔记。

  3001年1月1日,

  我们来到了维纳星,这个星真是美丽极了,没有污染,空气清新,我们遇到了这里的土着,就好像古代的人马,不过这些人马看起来表皮是绿色的光滑物质,没有明显的轮廓,只能看见眼睛,其他都包裹再透明的粘液皮肤里,看起来就好像透明的果冻组成的生物,里面似乎有着类人状结构,真是好奇啊。

  3001年1月5日,

  我们捕抓了一个人马,开始解剖,我们惊奇的发现,人马其实是类似植物细胞的动物,由于没有固定的体型,所以体内寄生着一个猿猴,对!是猿猴,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猿猴成为了这个人马的内部支撑。

  天哪,原来这个人马植物是把猿猴作为器官使用的,这个猿猴明显乳房和生殖器异常化。我们在取出猿猴,并且切割开连接猿猴五官下体的植物管道后,猿猴很快抽搐死去,看来已经被同化了,不过被剥离开的绿色乳体人马却奔出逃走,真是生命力顽强啊。

  3001年1月7日,

  天哪,阿杰他被人马抓走了,我看见那人马走到他面前,拌倒了阿杰,人马前面分裂开来,吐出了个干瘪死亡的猿猴,然后……然后分开的口子里伸出了很多绿色粘液触手,把阿杰拉进人马里,阿杰被人马吃掉了!

  能依稀看见那粘液里阿杰那痛苦的样子,高纳米分子的衣服也被溶解了,能看见阿杰裸体地在人马体内扭动,慢慢站立成人马的前端,被透明绿色的粘液皮肤包裹的上身痛苦地扭动着,透明粘液皮肤包裹伸出的双手痛苦地撕扯着包裹头部的粘液皮肤。

  阿杰的上身就好像被包裹再透明的乳胶皮肤里面,就好像电视里的透明乳胶人,看起来无比难受的样子,下腰连接在人马后面,人马后体那马样的半透明下半身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不断蠕动着,阿杰那被包裹的透明皮肤下的双腿不受控制地和后面两条透明马腿一起奔跑着进入了深林,不……阿杰……

  3001年1月8日,

  又有两名人员失踪了,他们一定也和阿杰一样,太可怕了,到现在也难以忘记他们那痛苦的眼神,那向我求救而又绝望的眼神深深刺激着我,我要回去,该死的太空船好死不死的出了问题,可恶啊。

  3001年1月9日,

  最后陪伴我的阿亮也被突然给人马抓走了,随行来的还有他们,是,是他们,我的同伴,虽然他们被覆盖在透明的粘稠皮肤下面,但是能看出,阿杰,阿光,即使看不清他们那覆盖着绿色透明粘膜的光光的头颅,但是还是能从它们那唯一能看见的眼睛中看出来,就是他们,我相处十几年的伙伴,它们的眼神居然带着愉悦,满足!

  被抓走了几天的阿杰虽然被那人马的绿色透明肌肤包裹着,但是他还是努力挥舞着那双绿色的光泽双手,示意叫我赶快走,不……我不能丢下伙伴,我要救他们,娜娜……对不起,我去找他们了。

  3001年1月10日,

  我找到了激光焊,这是我唯一能当做武器的东西,这天我看见了那个被我解剖的人马,太可怕了,盘旋在营地外面,好像就是等我,不……我绝对不会妥协,一定要把太空船修好。

  后面突然中断了,什么都没有了。

  不!娜娜留下了眼泪,阿伟,希望你没事……可是已经一年了……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娜娜也没遇到那个日记上所谓的人马,倒是遇到了很多小动物,这些小动物都被小样的人马粘液生物寄生包裹着着,在娜娜周围跑来跑去。

  这些小人马向远处的那些吃草的小动物跑去,哗……小动物们好像看见了最可怕的东西,飞快地跑开了。

  「队长,你看这个生物真奇怪啊。」

  一位队员抓了个小人马解剖了,固定在解剖板上拿过来。娜娜发现这个生物有着黏黏的身体,好像果冻橡皮的身躯,明显看到前面是个像无毛兔子的东西,包裹在粘液皮肤里,下体连着个透明橡皮样的身躯和后腿,即使已经被切开了,下体里面的半凝稠液体仍然不停地蠕动着,好强的生命力啊。

  「队长,通过检测我们发现这个是寄生生命,通过寄生其他动物来获得营养和成为身体的支撑,随着不断长大要更换更大体型的动物。根据扫描起码可能长到成人那么大。」

  想到笔记上写的留言,娜娜脸都白了,阿伟,你还活着么。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在这段时间娜娜指挥队员释放了小卫星,开始进行所谓的考察,其实是寻找阿伟,可是一无所获。

  「队长!你看这个。」

  这天队员米娜在卫星电脑上发现一个人马聚集地,娜娜激动万分,因为里面有个人马那覆盖着粘液皮肤的手连着一柄金属物体,那个明显就是激光焊,阿伟!我来救你了。

  如果被队员们知道了这种人马的可怕大家肯定要走,为了不影响队员的情绪,娜娜偷偷携带求生包和激光枪自己去找阿伟了,只在房间里留下了张字纸条,叫大家不要担心。

  山清水秀,小鸟欢鸣,可是娜娜已经没有心思欣赏这美丽的景色了,不断有小人马跑来跑去,抓捕着到处乱串,惊恐万分的小动物。已经越来越接近了……娜娜小心接近人马的聚集地,已经听到那不断的走动声了,阿伟,你等着,娜娜捏捏激光枪,慢慢靠近,看见了,阿伟,看见阿伟那赤裸包裹在粘液里那失神无奈的样子,娜娜不由得一阵阵的心疼。

  看看阿伟周围没有其他人,娜娜偷偷摸过去,对准了连接阿伟屁股的那段黏胶透明马屁股,秋秋,射了两枪,明显能看见多了两个大洞,流出浓稠的粘液,阿伟倒了下去。

  阿伟!娜娜赶紧跑了过去,抱住阿伟,使劲撕扯阿伟那光光的滑腻黏胶头,好不容易把阿伟那生物胶头套撕扯下来,阿伟慢慢回过神来,咳嗽了几下,咳出了大量的绿色液体,眼神也慢慢清晰起来。

  啊!阿伟好像很久没有呼吸空气的样子,大口喘息了几下,才注意到娜娜。
  「娜娜?是你么?」

  「阿伟,是我,我来救你了。」

  「不,不!你快走,遇上这些家伙是没救的,你快走啊。」

  「我们一起走,阿伟,你现在不是已经没事了么?」

  「不,你不明白。」阿伟瘫倒在地上,用似乎许久没有使用的喉咙嘶哑地向娜娜慢慢讲述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

  「那天,我准备好唯一的该死的武器激光焊骑上越野摩托,追上了阿杰他们,我用激光焊的激光束切割了阿杰的后面那半段马肚,结果后半段发挥出惊人的生命力逃走了,只留下全身包裹在乳胶样生物明胶里的阿杰,切下后这个明胶也变得没有活力了,我好不容易帮助阿杰摆脱,却发现阿杰已经和这个生物共生太久了,生命已经被同化了,皮肤接触了空气就起了剧烈的反应,变得死灰无色,没有多久阿杰就死去了。

  「我尝试着拯救别人,发现他们都遇到了这种情况,所以我肯定,只要被寄生超过一段时间,就无法摆脱这个生物细胞,在连续拯救了3个队友后,虽然他们都死了,但是总比被野兽操纵好啊,最后我遇到了那个最大的似乎一直跟踪我的那头人马,虽然我想剁了他,但是该死的激光焊能量没有了,结果我也被抓了,感觉就好像被关在透明密封的房间里,精神也开始迷迷糊糊的,不知自我了。直到遇到了你。这么长时间……我也没救了。」

  我们俩都没有发觉,被娜娜射击的连着阿伟下体和屁股的马后身慢慢修复起来,抽动了几下。

  「阿伟,我们回去吧。」娜娜尝试着想要扶起阿伟,触手的皮肤滑滑的,油腻腻的,充满了弹性,清晰可见那厚厚凝胶绿色皮肤下阿伟那苍白的肌肤。阿伟喘息着,突然间,那被撕扯挂在脖子上的透明厚皮卷了上去,又包裹住了阿伟的光头,肉眼可见粘稠的液体灌进阿伟的五官,阿伟痛苦地透过透明皮肤看着娜娜,拼命推着娜娜,想叫娜娜离开。

  「不!」娜娜哭喊着,想要帮助阿伟解脱这窒息的痛苦,对了!枪!娜娜赶紧捡起了手枪,想要帮助阿伟,突然树林里窜出来一个人马,人马来到娜娜面前,啊!!娜娜惊呆了,连射了好几枪,把人马前面粘液皮肤里的猿猴射的千疮百孔,人马倒了下去,流出黏黏的绿色液体。

  阿伟!娜娜刚想挣扎着站起来,突然,一双有力的黏胶长腿盘住娜娜的腰,啊!娜娜回头发现,是阿伟盘住了娜娜的腰,阿伟后面连接着的马开始挣扎着站起来,阿伟用连接右手的包裹再粘液里的激光焊拼命敲打自己那不受控制的双腿,咕!!被灌满粘稠液体的嘴巴发不出声音,依稀可以看见黏胶下的嘴巴似乎说快走的样子。

  不!娜娜哭喊着想要开枪射击阿伟那连在身后的半个生物,咔嚓咔嚓,啊!没有能量了。

  这时被娜娜击倒的人马开始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慢慢挪到娜娜前面,啊……娜娜看着面前的人马,已经再绝望中惊呆了,人马前面的透明黏胶慢慢分开,咕……啵……开了几个洞的猿猴从里面掉了出来,连接在猿猴身上的粘稠触手哗哗哗地从猿猴体内抽出,哗……绑住了娜娜。

  「不要啊……」娜娜哭喊起来,拼命敲打绑再手上的触手,可是无济于事,触手缠住了娜娜全身,把娜娜拉了起来,「恩啊……」娜娜挣扎起来,阿伟也自动松下了娜娜,眼睛一阵阵的迷茫,两手垂着一动不动了。

  娜娜被拉站在分开的人马中间,粘液慢慢分裂,开始拉长,直到与娜娜一样高,突然,人马前面的开口包裹住了娜娜的脖子以下,不要啊,娜娜拼命挣扎起来,能明显感到身上的衣服再融化,连同体毛也不断被消化掉,皮肤与粘液不断摩擦,感觉到一阵阵的麻痒,同时又感到阵阵的吸吮感,束缚身体的触手也融入粘液内。

  「阿伟,娜娜好怕。」娜娜哭叫着想要使劲脱出这个粘液团内,可是好粘稠啊,根本挣脱不出去,这时脖子后面鼓起一大团,成一个透明罩子,向娜娜的头盖去,「不……咕……」娜娜的头被粘液包裹了。

  「唔……」窒息感随即而来,惊恐的感觉泛滥全身,眼前一片模糊,能感觉到粘液里有半凝的触手向娜娜的耳朵,鼻孔,嘴巴钻进去。

  「唔……」鼻孔哗哗地进入了粘液,冲满了肺部,强烈的不适充满了肺部,耳朵也不断涌进粘液,大脑感到一阵阵的轰鸣,嘴巴里灌进根触大的触手,把嘴巴也撑开了,并且不断进入喉咙深处,让娜娜无助地干呕着,能感到触手进入了胃的深处,开始慢慢来回抽插,并且不断分泌出甜甜的液体,让娜娜感到一阵阵的昏眩,乳头也不断被吸吮着,感觉到一阵阵的酥痒。

  啊!!少女的乳房在粘液的作用下喷出了香甜的乳汁,立即被粘液里的触手洗盘贪婪地吸走,并更加贪婪吸吮着索要。

  下体也不断被摩擦着,触大的粗手不断在下面摩擦着,让娜娜心头感到一阵阵的需求,突然,巨大的透明触手进入了娜娜的阴道和肛门,连稚嫩的尿道也不被放过,被不断抽插吸吮着,触手快速地顶到了子宫内,啊!!好舒服!!
  另外的触手进入了肠道,粘稠而又稍带硬度的触手不断进入娜娜的肠道深处,啊!!进入小肠了,整个肠道都被挤满了,并且开始来回抽插起来,带动整个肠道感到一阵阵的酥痒。

  娜娜拼命折腾双腿,可是被粘液里的透明触手紧紧束缚着,这时,腰后面一个吸盘样的东西顶住了娜娜腰部脊椎,微微的刺疼,什么东西扎进皮肤内了。
  啊!!娜娜突然感到浑身感觉敏锐了好几倍,突如其来高了几倍的高潮快让娜娜疯狂了,娜娜拼命摇着被包裹的头,尝试摆脱这惊人的快感,可是让娜娜悲哀的事情发生了,在腰后吸盘下面的身体不受娜娜控制了,虽然快感越来越强烈,能够感到大腿被紧紧包裹着,但是就是不听娜娜的大脑指令,这样逃跑也不可能了……

  嘴巴和下体的触手不断抽插着,肚子里不断传出咕啾咕啾的声音,啊啊啊!!娜娜高潮了,在极限的高潮中,娜娜昏迷了过去。

  这时从外面可以看见,前面被包裹在臃肿粘液里的娜娜站立不动,粘液慢慢收缩,开始紧贴娜娜的身体,把好身材慢慢显露出来,就好像电视上的乳胶性奴,光彩动人,除了下体连着透明的乳胶马后身,在阳光的照耀下,娜娜那包裹在黏胶里的光头发出灿烂的反光,真是太美了。

  好久娜娜才醒了过来,能感觉到浑身一拨拨的快感传来,全身被紧紧包裹着,嘴巴喉咙肚子下面不断抽插着奇怪的东西,让娜娜腿脚一阵阵发软,心头一阵阵的发颤,在阳光的照耀下,能感觉到一阵阵的能量传到身上,给娜娜感到一阵阵舒适感,感情是在光合作用啊。

  娜娜伸出手来,透过让人感觉奇紧窒息无声的头套,感受着嘴巴里的抽插带来的快感,身体里不断传出一阵阵惊人的快感,娜娜打着颤看着光滑的包裹着透明皮肤的细腻双手,这个是娜娜么!?好美!

  这时娜娜那包裹在黏胶里的光滑双脚不受控制地来到河边,马肚子伸出了一段触手管进入河中,抽吸了水,啊!灌肠感不断传来,感情是把娜娜当成了储水器,肚子被灌的鼓鼓的,填满肠子的触手不断抽动着,带来哗啦哗啦的声音。
  唔,娜娜无法说话,拼命挥舞双手无用地撕扯身上那柔滑却又坚韧的透明皮肤,啊!在强烈不断的刺激中,娜娜又不断高潮了,直到夜幕降临,娜娜已经高潮了几十次了,体内仍然持续不断地被蹂躏着,娜娜无力地垂着包裹在透明黏胶的上半身,瘫软地接受着虐待。

  娜娜抽搐了几次,又射了,身体好像发生了让人害羞的变化,都这么多次了还想要,肉体根本不知道满足,居然慢慢适应了这好像被群奸的感觉,心头一阵阵地期待着更激烈的享受。一切都无所谓了。

  基地里的人都不知道娜娜队长到哪去了,顿时乱成一团。

  阿美哭啼着拿着找到的留言纸条和日记过来,「队长肯定是跑出去找阿伟了,大家一定要把娜娜姐找回来啊。」

  其实这次基地里还有雇佣兵,是娜娜的爸爸联邦政府总统为了自己心爱的女儿安全特地雇佣的,大家开始忙碌起来,雇佣兵们开始准备武器,其他人开始进行卫星扫描,来寻找娜娜。

  娜娜这时身体不受控制地走到阿伟面前,看着阿伟那呆滞的眼神,娜娜不由得感到一阵阵的心疼,体内仍然被不断抽插着,娜娜忍受着快感,努力不让自己的神智迷失,这时,自己突然自动躺下了,后半身连接的马下身也躺在地上,娜娜那乳胶双腿叉开搁在马肚皮上,

  怎么回事?这时人马阿伟慢慢走了过来,厚厚凝胶皮肤里的鸡巴开始伸出,好大好长啊!!!娜娜惊呆了,这不是人类的尺寸啊,简直有马的那么长那么大了,其实阿伟的身体已经持续共生一年了,改造的性器官特发达。

  透明马肚子下面也出现个巨大马吊,通明泛亮,阿伟慢慢坐上了娜娜,两人后面的马下半身也靠在一起,这时阿伟那粗大的鸡巴插入了粘液里娜娜的鲍鱼内,同时马下体的触手阳具也插入了娜娜的马下体内。

  唔~~娜娜不由得抱住了阿伟,抚摸着阿伟那包裹在凝胶里的光滑头颅,下体同时感觉到阴道剧烈的扩张与快感,那马后半身也好像自己的一部分一样,能够感到不属于自己的后半身发出惊人的快感,双重的快感让娜娜立即登上了高潮。「阿伟!」娜娜抱住阿伟那光滑弹性的透明皮肤,已经无所谓了……

  几个小时后,剧烈的性交终于结束了,满地都是粘稠的液体,两匹人马瘫软在地上,娜娜抽搐着躺在地上,皮肤与地面隔着层透明皮肤,感觉到阵阵的瘙痒。
  这时阿伟慢慢清醒过来,估计是人马在性交后无力控制的原因,阿伟挣扎着拖着不断抽搐的马下半身,来到娜娜面前,连在右手臂上的激光焊使劲敲了几下,嗡~ 激光束出来了,卡滋……阿伟猛地切下了娜娜屁股后面的下半身马,娜娜与人马分开了,半段人马剧烈挣扎起来,阿伟一下戳在人马中间那暗色的肉团上,半段马挣扎了几下终于不动了。

  娜娜慢慢醒了过来,体内那些触手都不动了,让娜娜感到体内一阵阵轻松,回头一看,啊!人马分开了,「阿伟!是你帮忙的?」娜娜连扑带爬上去想要帮阿伟也用激光焊救他,却被阻止了,阿伟摇摇头,指指激光焊,示意已经完全没能量了,阿伟推了娜娜一把,指指远处那半埋在土里的摩托,挥挥手,这时身体慢慢站起来,眼睛也开始慢慢迷茫起来了,阿伟坚持着用手指向基地方向,坚持着示意娜娜快走。

  「阿伟,等娜娜,娜娜一定会回来救你的!」娜娜骑上摩托,坐上垫子能感觉到体内仍然塞满了触手,启动这性能仍然良好的星际摩托,向基地驶去,连续颠簸了十几分钟,娜娜开始感到阵阵窒息,撕扯头部的透明皮套,可是没有丝毫的作用,人马仍然又很大一块连接在娜娜身上,虽然主脑已经被切掉,但是仍然让全身的透明肌肤工作,根本撕不开,慢慢融合在娜娜身上,让娜娜感到阵阵昏眩,急需补充养料,坚持着来到营地前,娜娜昏迷了过去。

  大家看!这是什么!眼尖的阿美看见了外面有个奇怪的泛着光泽的人躺在地上,旁边还有辆旧摩托,过去一看,是娜娜姐!大家快过来!!

  「快带娜娜进培养槽!她是被木木兽寄生了。」大家着抬起娜娜,把娜娜放进了基地的培养槽,并在经验丰富的老佣兵指导下注入了营养液,明显看着娜娜在粘液下痛苦的表情缓和起来。听着女生们的哭喊声,真是作孽啊,老爷……你的女儿该怎么办。

  没过两天,大家就带着培养槽回地球去了。

  半个月过去了……总统看着心爱的女儿泡在培养槽里,漂浮着,不由得一阵阵的揪心,自己就这么个掌上明珠,却变成这幅模样。

  培养槽内漂浮着一位全身无毛的赤裸少女,虽然全身泡在微绿的营养液里面,还有强光照射着全身,但是还是能明显看到少女是被包裹在绿色的粘稠物质里的,能够明显看到少女被透明的粘稠液体包紧着,连液体里的皮肤都不断被挤压着,少女透过包裹自己光光的头的酷似乳胶的粘液头套看着爸爸,「爸爸……」嘴巴无力地张了张,肺里和喉咙里都挤满了不断蠕动的透明的生物触手,根本不能发出一点点声音。整个人就好像包裹在乳胶里,让人看了怜爱无比。

  「总统阁下,最新的研究下来了。很抱歉,似乎没有什么效果。」一位科学家过来了。

  「不!!!我拨给你们那么多资金,你们他妈的什么用!」总统暴怒起来。
  原来在大家把娜娜救回地球时,总统立即震惊了,好好的怎么发生这事。运用自己的权利立即把女儿送到国家最好的研究中心,开始让科学家们检测那寄生生命。

  可是经过日夜不停的高科技的检测,科学家们发现这个类似果冻样的生物已经完全和总统女儿体内体外共生了,也就是她的身体内的每一个器官都充满了这种植物细胞,体内的器官都开始与植物细胞同化,同时留在内脏里的触手继续进行着自己本来的工作,大脑在长期的刺激下也开始有了无法避免的依赖性,只要高潮低于一峰值就会产生无比的痛苦,甚至会大脑刺激过度死去。

  经过带回来的小人马对比科学家发现,因为缺少后半段里的人马大脑,娜娜身上的寄生人马细胞依然进行着之前的工作,但是已经不会进行其他行动了,只是本能地给寄主带来更大的快感,索取的精液也都流向全身来补充细胞活力,同时也进行着光合作用,来进行生命共生维持。

  科学家尝试着剥离娜娜脸上的透明生物头套,虽然那柔韧的生物凝冻皮肤使用手术刀能够切割开来,可是切割后剥离开来流出大量的粘液,娜娜嘴里和鼻孔耳朵里都拉出了长长的粗大透明触手,盘起来好大的一团,不断扭动着,充满了无尽的活力。

  可是在剥离了头部细胞的娜娜说了声爸爸后,总统还没高兴的起来,娜娜就突然感到强烈的痛苦与窒息,在赶紧把娜娜又放进培养槽后,脖子下面又慢慢长出透明生物乳胶头套,包裹住了娜娜的头部,同时也生成了强力的扭动的透明触手,又填满了娜娜的五官和肺部,胃部。

  总统看着娜娜,自己最爱的女儿痛苦地在培养槽内挣扎着,肉眼可见五官的孔洞被透明的东西不断扩张进入,看着娜娜那包裹着透明生物乳胶的娇好身体不断扭动着,细嫩的乳胶双手拼命扒拉着自己那光滑的生物乳胶脸庞,脖子与胸腔不断收缩着,慢慢变大,似乎又进入了很多东西。

  娜娜又回到了切割前的样子,整个就是个光头乳胶人,肉眼可见的透明触手不断抽插着娜娜的口腔鼻孔耳孔,阴道尿道菊花,一切能进入的地方,透过透明的皮肤能看见那些孔洞不断张收着,以至带动腹腔和肚子不断涨缩。靠近了能听见激烈的咕啾咕啾声。

  唔……娜娜颤抖着,无力地伸展开来,极限的高潮让娜娜又失去了意识。
  「女儿,你好可怜!你这样子怎么办啊?」总统使用自己所用的手段拯救女儿,可是都一无所获。

  过了一个多月,总统快发狂的时候一位科学家找上门,「总统阁下,既然已经无法剥离,那起码让大小姐恢复自由的生活吧。」

  无奈的父亲选择了合作,在大量的资金投入加上全国科技的支持,全包金属战斗服终于研究完成了,能够让穿的人在任何恶劣环境下生存。不过在进行特别的设计后,也能够让使用者娜娜进行有限的活动。

  「总统阁下,研究所专门为您女儿设计的套装sm- 001系列已经运到,请过目。」科学家说。

  总统看着运输箱里面那新运来的专门添加特殊功能的战斗服。这个战斗服基本就是个透明的女人壳啊。

  「在这我为您介绍一下,这个战斗服是专门为您的女儿设计的,基本摒弃了战斗功能,免得穿起来像个全副武装的未来战士,全身上下按照您女儿的体型进行设计,这样无论怎么穿戴也不会感到不适,因为您的女儿已经是靠光合作用以及营养液生存,并且这个寄生细胞在接触空气可能会发生异变,所以全套都是透明的高纤维橡胶制作,这样即使受到高强度打击也不会损坏,而且能够透过光线,同时透明橡胶里也内置发光纤维,靠能量电池驱动来发光,这样就能时刻保证充足的光线来进行光合作用,同时我们在您女儿背部发现个断裂的生物神经接口,为此我们特地制作了个金属的腰包,通过内置的神经接口能够让你女儿使用腰包上的电子喉说话和用麦克风听话,同时也能接驳网络和客户端进行有限的网络游览,同时腰包还集成健康扫描器还有能源盒,以及安装营养液的功能。健康扫描器能够在发现您女儿神经困难时刺激全身来恢复神经需求,能源盒就是这个,可以维持全包战斗服的能量需要还有激活拟态系统。一个小小的能量电池,还有这管高浓缩营养液,能够维持一天的营养需求。总统阁下,我们已经尽力完成了。」
  「给我的娜娜安装吧,哎,娜娜……是我不好,当初我就不应该答应你让你去那星球的,你妈妈还不知道,变成这样我怎么对你妈妈说。」总统懊悔无比。
  已经昏迷中的娜娜被引力场慢慢举出培养槽,现在根本没人敢靠近娜娜,在培养了个把月后娜娜身上的果冻生物只要有人靠近就会集合成触手向人攻击,让人无法靠近。

  这时已经准备好的透明空壳光头少女也前后打开了,分成了前后两半,浮在空中,科学家们聚精会神地在实验室外面操纵着引力场,慢慢把被已经不像人马的「果冻」娜娜放进那完全按照她体型设计的透明壳里。

  娜娜平躺着进入了半个女性橡胶壳内,光光的生化乳胶头完美地贴紧了橡胶脑壳,脖子肩膀无一不完美的进入了橡胶壳内,娇媚的生化乳胶手臂腰肢屁股在科学家满头大汗的控制下无一不完美地贴紧了橡胶壳。

  终于,整个下半身都完美地贴满了半个橡胶壳,接着上半个橡胶壳开始慢慢降下,科学家不断调整引力大小,让娜娜的手指一根根地进入那半边的橡胶指套内,同时不断让引力把溢出的粘液塞进去,慢慢地,完美无瑕的生物乳胶双手完美地包裹在橡胶里面了,胸部也被橡胶胸部盖住,两个娇好的小白兔挺立在橡胶胸罩内,乳头上带着圆圆的金属接口,脖子也完美封闭在完美的橡胶内,一个酷视少女脸庞的透明美丽的橡胶面具伸出,这个面具在鼻子嘴巴耳朵那都有金属的接口,橡胶面具慢慢贴上了少女的生化乳胶脸庞。

  果冻样的生化体不断溢出,又被引力塞了进去,强硬地合上了,恩~~昏睡的少女感到了压力,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美丽的腰部和下体也被慢慢包裹起来,在肚脐,尿道和阴道,菊花处都有金属的接口,完美地内置与透明的橡胶壳内,美丽的大腿也慢慢地包裹在了橡胶内,玲珑透滑的小脚趾一颗颗被放进橡胶脚套内,随着最后一点溢出的粘液被封进了橡胶壳内,娜娜终于被密封在橡胶全包紧身衣中了整个在灯光的照耀下发出光洁的色彩。

  「总统阁下,这次被封闭了基本就不怎么能够打开了,还由你决定。」科学家递上一个红色的开关。

  「娜娜,在研究出救你的方法前只能委屈你了……」总统咬咬牙按下了按钮。
  呜,机械的启动声音,几支微波焊接枪伸出,慢慢焊接娜娜身上的橡胶全包衣,每一处缝隙都被完美的焊接上,全身的橡胶皮肤浑然一体,没有一丝的缝隙。
  这时,全封闭的娜娜被竖了起来,橡胶的小脚停在地上,大家打开门,纷纷进去开始检查。

  快,迅速进行调整,科学家指挥助手们迅速进行调试,只见一根根黑色的管子被接驳在了娜娜的下体,肚脐,五官上,同时大量的数据线也接上了娜娜橡胶背上内置的神经接口,

  好,开始调试!在科学家的命令下调试机械被启动了,呜……哗哗哗……乳白的液体通过管道慢慢进入了连接娜娜全身的管子,肉眼可见娜娜那在橡胶壳内的生化乳胶皮接触到乳白的营养液开始剧蠕动起来,营养液慢慢注射满橡胶壳内部,整个橡胶壳内都变白了。

  这时娜娜醒过来了,恩?这是哪?怎么都是白茫茫的?睁开眼睛,眼睛在粘液的压力下感觉酸疼,勉强透过似乎隔了几层的粘液看到周围有着模糊的人影,依稀能够感觉到包裹全身的厚厚生化乳胶皮肤似乎被什么东西罩着,强大的压力传来,本来就无法呼吸,剧烈的窒息感一波波传来,感觉自己就好像被密封在琥珀里的小蜜蜂,动弹不得,本能地想要扩张胸腔缓解下肺部的压力可是无法进行任何活动,感觉全身每一个地方都被紧紧挤压着,唔……娜娜感到天旋地转,我……要死了……

  「好了,已经注满培植液了,总统阁下,这个高强度DNA改造液会促进全身细胞进行无限次分裂,这样能够保证永久的新鲜细胞,同时我们还制作了收集器,每过24小时就要收集被替换的生化细胞,调试好了没?」科学家问。
  「一切正常!」有人回答。

  「看来完全没问题,数据一切正常,好,启动战斗服!」。

  随着机械轰鸣声,肉眼可见的能量通过娜娜背部的神经接口进去全身的透明紧身全包战斗服内,只见少女全身的透明橡胶硬壳开始亮了起来,发出圣洁的光芒。

  娜娜此时感到浑身慢慢臊热起来,与自己融为一体的人马液态身体开始慢慢蠕动起来,越来越快,恩啊~ 全身在粘液的快速流动下好像被感觉剧烈的抚摸着,可是又无法动弹来阻止这惊人的抚摸感。体内差不多静止不动的填满体内的透明触手也变得强硬起来,开始剧烈的抽插体内,全身的孔洞都被剧烈抽插蹂躏着,唔……啊……好想要叫出来,可是脸庞纹丝不动。

  「好了,紧身服活动权限打开。」随着科学家的命令,娜娜全身的透明全包紧身服软了起来。咕咚,娜娜趴到了地上,拼命地抓捏着全身,橡胶的手与那光滑的橡胶身体发出咯吱咯吱的摩擦声,几位助手扑过去按住娜娜,娜娜在地上拼命耸动身体,美丽的橡胶头拼命撞击地面,希望能够让自己昏迷过去。

  「我……受不了了。」

  娜娜被快感刺激的两眼翻白,被助手们按住,全身剧烈抽搐着。

  「你们要对我女儿干什么!!」总统大怒。

  「阁下,这是个适应期,很快就好的,我们不能停止,要不然您的女儿会有生命危险。」科学家满头大汗地解释道,其实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大的反应。
  慢慢地娜娜内部白色的橡胶壳变稀薄了,直到透明,清晰的看到现在半柔软的橡胶壳内充满着粘液,依稀包裹着一位美丽的娇躯,肉眼可见的半凝固液体不断流动着娜娜壳内的全身,能够看到娜娜那包裹在粘液里的五官和下体孔洞堵在不断张缩着,似乎在不断来回进出什么东西,肚子与腹腔也在不断涨缩着。
  按住娜娜那透明光滑的橡胶身体的几位助手感觉到娜娜那求生般的痛苦挣扎,即使只是把着包裹着橡胶的胳膊脚掌,都能感到那橡胶下剧烈的液体流动感,清晰的哗哗声与咕啾咕啾的抽插声透过橡胶壳发出,肉眼可见娜娜的肚子腹腔喉咙嘴巴里不断抽插着什么玩意。咕噜~ 助手不由得咽了口水,感到心烦意乱。
  看着那意识指标越来越低,科学家急了。「立即切断神经感官!」,命令下,娜娜暂时失去了全身的感觉,助手们放开了橡胶的娜娜,娜娜趴在地上,勉强用手支起身体。

  唔~ 这个是什么,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嘴巴鼻子耳朵乳房和下面都连着黑色的橡胶管,耳朵也听到体内发出剧烈的咕噜咕噜的声音,抬起美丽的透明橡胶头来,娜娜看到了爸爸。

  「爸爸」嘴巴含着巨大的透明阳具样的东西,直到喉咙深处,被撑开的嘴巴无奈地动了动。

  「女儿!」总统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了,扑上去抱住满是管子的透明橡胶光头少女,「爸爸对不起你啊,但是只有这样你才能活命,我不想你一辈子呆在培养槽内,只能先委屈你了……」

  看到总统也落泪,大家不由得深受感染。

  「好了,娜娜小姐没事了,为娜娜小姐安装配件吧。」科学家红着眼哽咽着说道。

  娜娜被扶了起来,全身的管道一根根被拆卸下来,只留下金属的接口。
  科学家拿起一根金属的腰带,在两侧都有插槽,后侧有着神经接口。「忍着点,娜娜小姐。」咔嚓,拔下了娜娜背后的神经接线。

  啊!!!!被压抑的感觉又回到了身上,浑身极端的快感一波波地泛滥全身,娜娜瘫倒在地上,死命翻滚着。「快按住!」助手随即都扑过去按住娜娜。
  科学家迅速把金属腰带翻过来,把神经接口对准了咔嚓,插了上去,同时把腰带围在娜娜那纤细的透明橡胶小蛮腰上,咔嚓,前面合上了,正好包裹住了腰部。

  唔……娜娜快被剧烈的快感逼疯了,疯狂地扭动着,助手们都被甩开。总统看不下去了,迅速扑上去,死命抱住娜娜,耳朵贴着透明橡胶听到里面咕噜咕噜……咕啾咕啾的声音。女儿,你的身体正在饱受什么样的摧残啊。父亲心中留下了痛苦的眼泪。

  「快好了,大家都抓紧了!」科学家擦了把汗迅速拿起左边的四颗能量电池,这个电池一颗能坚持6小时,咔嚓咔嚓,一颗颗塞进腰带左边的电池插槽内。拿起另外的四管白色小管,也插入了右边的插槽内,迅速在腰带前面的启动面板上按了几下。呜~ 金属腰带发出细微的光芒,启动了。

  唔……娜娜剧烈地抖动了几下,慢慢瘫软下来,随着腰带的启动,在腰带上的神经抑制器的帮助下,浑身的惊人快感减淡到能忍受的程度,但是还是好激烈,感觉迟钝下来反而更加舒服了……娜娜打着颤,不断地耸动着娇嫩的小肩膀,高潮一波接着一波,根本无止境。

  脑子里清晰地听到爸爸的呼唤:「女儿……你怎么样了?」

  「爸爸……我……」啊!我怎么发出声音了,啊!腰带上的扬声器发出了甜美的合成音。

  「爸爸……我没事。」大家欢呼起来,娜娜终于清醒了。

  接下来科学家要开始为娜娜装上收集器,一件看起来普通的女性紧身太空服送来了,虽然外面看起来很正常,但是里面却另有玄机,衣服里面在娜娜各个有接口的地方都内置了接口,头盔带着大大的视镜,还有橡胶的猪嘴,嘿嘿。
  大家帮助娜娜慢慢穿上去,手掌摸到那那那光滑透明的身体心里都感到一丝丝的悸动,能够感觉到那美丽的肉体在橡胶里饱受着外星的生物的无比残酷的折磨,那流动发出的颤动让手掌都停不稳,娜娜,真辛苦你了。

  大家帮娜娜把全身的接口都接上,娜娜全身完美地又包裹了一层太空衣,虽然没什么用,但是也好伪装下那被虐待的透明橡胶躯体,接着科学家把后面拉上密封好。唧~ 随着排气声太空衣收紧了,显露出娜娜那美好的身材,接着科学家把一个金属小背包拿了过来帮娜娜背上,咔嚓,前面连起来锁好,把下面连接的几根橡胶管一一接上娜娜背部连出的几根黑色橡胶管。

  「娜娜小姐,听着!接下来我要说的你都要注意了,能量与营养液都只能坚持24小时,时间差不多会有警报,到时间你必须脱下太空服来更换,你要有暂时关闭腰带功能的觉悟,还有这背上的背包能够自动过滤死亡的细胞,平时都要开着,并且因为你体内的外星细胞24小时会分裂一次,所以背包会自动收集一次衰老的细胞来保持体内压力,不过你要自己更换内置容器。我们会另外为你配送专门的睡眠床,你只有睡在那上面才能得到真真的休息。」

  科学家详细地对着娜娜讲说了下,接着打开了背包上的开关,呜~~娜娜感觉全身都开始慢慢有点热起来,大家也看见娜娜浑身亮了起来,把灰绿色的全包太空服村托的鲜绿鲜绿的,浑身在亮光中感到一阵阵的舒适,生物细胞开始光合作用了。

  背包也开始咕噜咕噜地抽吸起来,娜娜感到体内的接口处传来一阵阵的吸力,让正被蹂躏的孔洞感到更加的瘙痒了。

  「娜娜,和爸爸回去吧。」总统扶着不断颤抖的女儿走向了大门。

  时间慢慢过去了,两个月后,总统在女儿的不断恳求和妻子的哭泣中终于投降了,派遣了一队特种部队和女儿去找阿伟。

  本次航线时间将持续半个月,请大家进入休眠仓。

  在娜娜独自的房间里,娜娜慢慢断开背后金属背包上的橡胶管,脱下背包,一个发着淡淡光芒的乳胶光头美少女从太空服后面慢慢钻了出来,真是好美啊。
  娜娜走到休眠仓前,这个休眠仓是特制的,外面看起来就是个金属制成的像巨大胶囊的装置,里面缺是实心的,整个都是一个圆形的透明乳胶实心短柱,娜娜按下按钮,乳胶柱分开了,里面是个凹陷的人形,正好对准娜娜的身材,乳胶短柱在娜娜浑身接口的部分都内置了活动接口,后背处有个一个小小的插槽。
  娜娜咬咬牙,其实嘴巴仍然被触手抽插着,咬不上。双手颤抖着解除了腰带。
  唔……娜娜被突然加大了数倍的快感刺激地瘫倒在地上,好不容易慢慢爬起来,忍受着体内巨大的快乐折磨颤抖着为腰带替换了电池和营养管。把背包,腰带都放进箱子固定好后,蹒跚着躺上了休眠仓里那完全符合自己体型的凹陷。静静等待着,实心的带着另半边乳胶人形凹坑的盖子慢慢合上了,把娜娜挤压进了乳胶的地狱。

  完全无法动弹了,浑身被紧紧挤压着,体内的液体感受到了更大的挤压力眼睛都睁不开了。好安静,只有自己肚子里哗哗的声音。

  咔嚓咔嚓,浑身的管道也自动接上了接口,开始自动泵吸起来,能够感到肛门内的超长触手被不断吸出,让肠子内感到强烈的排泄感。阴道里的触手也被强制吸出,触手和浑身的体液进入了外面连接的净化器,在过滤后添加营养液并分解成纯净的生化原液又注入了娜娜的头部五官,原液接触到娜娜的嘴巴立即变成巨大硬实的触手不断进入喉咙深处,进行着通肠,又从肛门被粗暴地吸出,阴道在被吸完触手后又注入原液,原液进入子宫立即变成触手,挤满了娜娜的小肚子,又被吸走,不断扩张着子宫与阴道,无间断地循环着。

  金属仓内实心的乳胶也开始发出淡淡的光芒,为娜娜补充光线,唔……娜娜快乐的快死了,大脑阵阵地轰鸣,特制的全禁锢乳胶空间封闭了娜娜,娜娜在不断的高潮中达到了极限的高潮,神经快乐到了极限,唔……拼命地挺起身体,根本没有丝毫的动弹,最终只是让屁股内侧收了一下,身体就无奈地放弃了活动来抵触这非人的刺激。同时接驳腰部的神经网络开始工作,娜娜保持着最极限的高潮,思想进入了网络,开始消磨接下来的时间。

  半个月过去了,部队抵达在维纳星,在进行了为其半个月的搜索,发现了很多奇怪的生物,可是,再也找不到阿伟的踪迹了,整个星球上都找不到大型的人马了,在部队扫荡了星球上的所有人马后,大家失望地离开了星球。

  「阿伟,」娜娜透过层层粘液乳胶绝望地在房间里看着窗户外慢慢变远的星球。「再见了……阿伟……」

  远处海底深处,无数人马在深海的一个水下岩洞里,都连接在一起,一个巨大的生物蠕动着,吸收着人马的能量……其中一个人马手里仍然紧紧捏着激光焊……
                【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黎明前的黑暗 金币 +15 感谢您给众淫带来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