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3个哥们包了个越南妹玩5P

  
字数:0.5万

  先简单介绍下我的家乡,我的家乡位于广西靠近云南的一个小县城,这里的小姐基本上是越南来的,而且还为数不少,我们这里管她们叫越南妹。价格嘛一般是快餐50块起步,再高的就看小姐的货色了,包夜200起步,目前还没听说有哪个越南妹包夜价能达到300的,价格再高点估计小县城的工薪阶层也消费不起了,当然那些人民公仆能「报销」的是另外一回事。在网上看到有不少网友对越南那个国度和越南的女人都挺好奇的,会好奇越南女人长什么样。但对于我们这个县城的人来说却是见怪不怪了,其实越南妹的长相跟南方人长得差不多,说确切点跟两广和海南的长相很像,怎么说呢,这个说法我想两广和海南的狼友亲眼看到越南女人就会有共鸣了。其实东南亚的女人都长差不多的,印度除外,我一直欣赏不来印度那种肤色,又黄有又棕色的给我感觉挺脏,就算是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贫民窟的百万富翁》里的漂亮女主角我看起来也还是觉得怪怪的。可能还会有人问越南女人长得漂亮吗?我的答案是,跟所有国家一样越南的女人有漂亮的也有丑的,像梁朝伟演的越南电影《三轮车夫》里的那个越南美女我就很觉得很美很美,尤其那美女被老头剪下丝袜前端再脱掉再用玉足和面的那一段让有恋足情节的我看得血脉扩张(没看过的建议去搜索来看看)。当然啦在我家乡这县城里做小姐的越南女人也一样有美有丑的啦。

  好了,介绍完毕,写正文之前再次申明,本人的作品绝对真实原创!可能前面会有狼友觉得写得很罗嗦,但我认为应该写清楚点,因为那过程也挺好玩的。
  那天老家3个朋友来县城玩,我自然是尽地主之议尽心招待了,玩了几天他们要回去了,我送他们到车站买了车票,但离发车时间还有两个半小时,坐在候车室里干等着太SB,去网吧或打台球又嫌没意思,于是就去车站旁边的宾馆开了个钟点房,打算边看电视边等车好打发时间。无聊的看了一会电视忘了是谁提议不如去找个小姐来玩,还说4个人包一个就行,玩5P,还说大家都在房间里看着,还要用手机给录象下来,把那小姐干得走不了路。于是在无聊的心态驱使下我和我表弟就去宾馆尽头的按摩室物色小姐,里面只有鸡妈和一个小姐在,那小姐穿着一身白色超短裙子,皮肤还挺不错,又白有嫩,就是脸蛋为难人了点,但还是可以拿来干的。于是我们就跟鸡妈说了我们的想法就是5P啊。鸡妈可能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要求,惊讶得很,说你们年轻人怎么搞这个,很不理解。旁边的越南妹也骂我们神经病不愿意接我们的客,NND,你也就是个鸡,装什么B啊。我就跟鸡妈说我们并不缺女人(我和我表弟算是帅哥吧,反正我走在街上女孩子的回头率还是可观的,我们搞的女孩子也不算少了,真的不缺女人),只是想玩个新鲜,因为这些都是在黄片上看过但没有亲身玩过,所以就想亲自试下。鸡妈听我们这么一说也看到我们这么说,挺诚恳的不像是无聊拿她来消遣,也就相信了。但那白衣服的越南妹不愿意,于是鸡妈就打电话叫另一个在外面逛街的小姐回来。没一会那小姐来了,我眼前一亮,这不是刚才买票是看到的那女人嘛,当时还想那女人穿得裙子好短好性感之类的,果然是做鸡来的。那小姐穿着一套红色超短裙,身材还可以,脸蛋比白衣服那位要好看点。她也同意了,但条件是我们不能全都在房间里,只能一个一个来,不做的得在门外等着,轮到谁做了再进房间去。我们4个人商量了一下也就同意了,大家脸上都掩饰不住那马上就要疯狂的喜悦,就好像小孩子即将得到梦寐已久的玩具一样,那笑容都流露在脸上了。在离开房间之前我们还在桌子上放了台开了摄象功能的手机,怕小姐看到不同意还用衣服给掩盖住机身打算把打炮过程给记录下来日后欣赏着玩。办好了这些小姐和鸡妈进房间了,开始谈价格,最后谈到每个人50块,4个人总共就是200块啦。价格一谈好小姐就眉开眼笑的坐在床上等着挨操了,看起来职业素养还是不错的。我们4个就出去门外商量到底谁先来,谁都想干头炮啊,怎么办呢,于是我们就来黑白配,就是喊黑白配完了伸出手心或手背,这个想必都会的。最后分出先后了,我排在第3个,NND,那等待过程也太熬人了吧,但没办法,愿赌服输。

  第一个「幸运儿」进去了,我们剩下的3个都站在门外抽烟,彼此无话,都感觉激动和稍稍的紧张。也在心里想象房间里的情景,时不时还看下手机算算那小子干了多长时间了。还担心那仁兄可别干太久把我们后面的时间都给压缩了或者赶不上班车,心里都暗暗焦急。没想到第一个家伙不到6分钟就出来了,一脸害臊的样子,那小子平时吹牛挺厉害的,说自己干女人有多猛,现在露馅了吧。大家都取笑他。第二个是我那表弟,那小子我了解,没个20分钟不会出来的。大家又在门外等待着。。。。。。将近20分钟的时候我表弟出来了,一脸满足的样子。HOHOHO,终于该我上场了吧。

  进去房间里面看到小姐正包着浴巾,看样子跟我表弟做完她去冲了下水,这样子我心里还舒服了些,至少不是开着双腿汗津津的躺在床上等着我。再看那床上有一大摊精液湿呼呼的,谁他妈那么大胆居然敢不带套?想呆会出去得问一下。再看那本来在工作着的手机,已经他妈的倒下了,那又是谁弄的?不是说好了拍下来吗,还是小姐看到了不愿意弄的?

  我一过去就把她包着的欲巾扯下,扯下以后心里失望不小,那小姐脱了胸罩后乳房下垂得挺厉害,看起来也就25。6岁这样子而已啊,这么下垂这么厉害。不过乳头倒还挺红嫩。再失望的还有她那腰,根本没穿衣服看的那么细,还有些赘肉。总之整体而言跟她穿衣服那性感差远了,真他妈是人靠衣张马靠鞍哎!再仔细看她的下面,恩,倒是还不错,阴唇并没有发黑,还挺红嫩的,因为前面刚跟我两个哥们干过再加上冲过水,那阴唇还显得挺滋润,稍微凑过去闻闻也没闻到什么异味,看起来是个不错的性器官,阴毛也不旺盛(我不喜欢阴毛旺盛的B)。那小姐从她小包里拿了个安全套给我带上,我这人是不极不喜欢戴安全套的,而且刚才看她的阴道还是挺干净的。但想想她刚跟我两个哥们干过而且其中某个哥们还射进去了还是戴吧,想到这个心里有些小小的反感。前面不是说了另一张床上不是被精液给弄湿了嘛,于是就移到另一张床上。插进去,感觉那越南妹的阴道并不是松松垮垮的,但也不紧,最主要是她的阴道浅,每一枪都感觉插到底了,这种感觉让我觉得挺有成就感。小姐的叫声也挺自然,不像日本AV里的叫床一样听起来假假的(这也是我现在对AV产生审美疲劳的原因),不会随便乱叫,而是叫得恰到好处,而有时则是低低的闷哼声,水还流了不少,把我整根鸡巴都搞得湿漉漉的。看得出她很享受我的鸡巴。我的鸡巴完全勃起的时候用手从根部握住还剩龟头多一点,这应该是亚洲男人的老二的正常长度吧。

  刚开始是男上女下的传统姿势,干了一会觉得没意思,就换了女上位。还别说,那小姐动得还真投入带劲,敢情不是我在干她而是她在享受我的鸡巴呢。她在上面扭动我的手也不闲着,扯着她的乳头把她的乳房拉长,脑子里还恶作剧的想着不知道她那下垂的乳房能拉多长,还狠狠的大口咬住她的乳房,似乎要吞下去的样子,咬得挺用力的,那小姐脾气也好,也不生气,只是更投入的扭动着身体。女上位了一会我觉得太过于被动(不知道各位狼友有这种感觉吗?我一直觉得女上位男人挺被动的,除了一个劲的朝上挺着鸡吧和亲或摸奶什么都做不成,如果女方再不主动动作也不熟练那根本没多少乐趣可言。唯一有一次例外,我和初中时的一女同学来女上位,她那阴道真他妈紧啊,她来女上位,疯狂的刚一动我的鸡巴就受不了,那猛烈的姿势甚至让我的鸡巴感到疼痛),就叫她起来搞后进式,她也很配合,还说帅哥你怎么那么厉害啊,刚才你第一个朋友哪像你这样,才一下就出来了。我禁不住一笑,想呆会出去再好好笑那哥们。

  她起身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套套已经破裂了,只剩下套套那圈圈套在鸡巴根部上,甚是滑稽。干脆扯下,不戴了,小姐倒也不反对,还说帅哥你太猛了,我都有点受不了了。床头正好有面全身镜,于是我就把她对着镜子按下,从后面狠狠的插,一边插还一边低低的吼着,干死你个骚B!那小姐叫得更厉害了,而我每一下也感觉鸡巴顶到她的阴道更深处,次次到顶!那感觉是真他妈的爽,干过这么多女人但阴道像她那么浅的还从没见过。一边干着一边欣赏着镜子中的我和小姐那放荡的样子,小姐的脸映照在镜子上一脸陶醉,头发因为出汗前额的几拢头发也湿湿的,脸色因为舒适而有些涨红,干了将近20分钟了吧,有几次因为太舒服都差点射了,但还是凭着以往练就的功力忍了下来,一来很少找小姐,难得找一次不能太早结束浪费钱了,二来也怕出去太早被其他哥们笑话,小姐倒也不催,职业素养真是不错。

  再干了一会打算结束了,突然注意到小姐的菊花长得挺可爱,于是邪恶的食指插进去,感觉插得挺顺利的,也不紧,心想这小姐是不是经常被人玩过肛交。本以为插小姐屁眼小姐会反抗甚至骂人,没想到小姐只是在那享受的呻吟并不阻止,便换成中指全部插进去,鸡巴的动作更猛烈了。当时也想来下肛交的,估计那小姐也不会反对。但估算了下时间觉得自己干得好像太久了,担心最后那哥们没多少时间甚至误了车,就把小姐放倒在床上让她两腿架着我的肩膀拼命的作最后冲刺,两只手还狠狠的抓揉着小姐的双乳,最后龟头一麻痒射出好一阵浓浓的营养快线,射完了也不抽出鸡巴继续插在小姐阴道里,小姐也是虚脱的的瘫在床上直喘气,看来遇到我这个顾客她自己也爽歪歪了。鸡巴全都软了下来后我说你拿手接着,别让精液留到床上去了,我可不想让我后面那哥们骂我,小姐就很听话的用手一捂阴道跑到卫生间冲洗去了,我看到她脱下的内裤就在枕头边邪恶的抓来清理自己的鸡巴,被冲洗回来的小姐看到了,笑说你这坏蛋怎么拿我的内裤来擦你鸡巴啊。我还狡辩说没有啊,她说我都看到了。然后我也去水龙头下冲洗我的鸡巴,冷水浇到鸡巴那一刻突然感觉到一阵恶心反胃(几乎每次找小姐完事过后都会有这种感觉,只是程度不一罢)。

  我穿好了衣服要出去的时候小姐还抱着我亲了一口,TNND,看来我是真把她伺候爽了。只是那时我已经没有丝毫兴趣再面对她,只是笑笑转身开门出去,换最后那哥们上场。最后那哥们没能打好最后一战,比前面第一位哥们多了几分钟就出来了,也是一脸的泄气,当然也被我和我表弟取笑了(第一位仁兄已经不敢笑人家了,自己什么水平大家也都懂了)。最后那哥们完事后几分钟小姐也穿好衣服出来了,穿上衣服的小姐又回到了之前看到的那性感的样子,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只有看过她裸体的人才知道她的真实身材怎样。开头说的本以为4个大男人能把那小姐干得走路都不利索甚至走不了路,可是人家出来了走得好好的,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我们都失望得叹气:专业的就是专业的。

  那天我们干越南妹还发生了一个小小插曲,在第一个哥们运动的时候旁边房间安装空调的一工人好奇的凑过来问我们正在干什么,估计刚才他也看到我们叫小姐过来了,可能好奇为什么小姐来了我们3个却在门外抽烟聊天吧。我表弟回答说没干什么啊。而我则没好气的反问他你问这干嘛,关你什么事?也不怕他打架什么的,我一个就能摆平他了,但还是有点担心那SB打电话报110,当然那几乎不可能,只是当时那种状态和心情禁不住乱想想而已。

  直到现在我还偶尔会想起那天的情景,但那是不可能再发生的了,那天一起玩5P的其中一哥们已经结了婚,他那老婆挺丰满的看起来挺闷骚的样子,搞得有些时候我都会不坏好意的猜想,背着他我们其他3个也会八卦他现在和他老婆一炮能打多久,该不会还是只有5分钟吧呵呵。那天我完事出来后也搞清楚了是我表弟不戴套,床上那滩精液也是他的杰作,这点和我想的一样。至于那个手机是谁弄的直到现在还是个迷,但我和表弟都认为是第一个哥们弄的,那小子不好意思让我们看到他的表现,而我表弟是不会关掉那手机的,只是第一个哥们怎样都不承认,不过那也没关系啦。

***********************************  有时我会想回那家宾馆再找那小姐干一炮,当然不只是干前面啦,那天凭她的表现玩肛交应该是没问题的,还从来没玩过肛交呢,真的很好奇。只是不知道那小姐现在还在不在那里做了,或许都已经不在这个县城了吧,哪天心情来了就去试试运气吧。到时一定第一时间跟狼友们分享我的快乐——爆云南小姐菊花的快乐。哈哈哈

  补充:越南妹也会讲一些简单的普通话的,有的讲得还算流利,像我那天干的那小姐讲的就基本能听懂,但有些句得注意听才行,总之就像外国人讲我们中国话一样。补充这个是怕网友疑惑我用是怎么跟越南妹交流的。

  还有我怎么改不了字的大小啊,如果发出去字很小的话版主能不能帮我修改一下,因为字太多而且排版不大好狼友们一定会看得眼花,可以的话提前谢谢版主啊!
***********************************
[ 本帖最后由 tswyyb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swyyb 金币 +5 合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