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2008年正月初十,杨璐玲和几个好友在白鹭宾馆吃过午饭后,就彼此告别了,杨璐玲看了看手表“哎呀,怎么一下就到了三点多啊。”她喝了不少酒,脑子里晕忽忽的有点兴奋,身体里那种被人开发的欲望有升腾起来了,自从去年大年三十和陌生的送煤气的干了一次后就没有和男人做爱了。算来有十一天了,她其实也打**给了她的情人,比如,刘唯,王肖寒,老八等等,但是新年嘛,都得陪自己的家人一起过,所以都是婉言拒绝了她。      她突然记起了儿子,跟他大伯到乡下拜年去了,十二就要报到上学了,她得去接一下。于是她去买了一些东西,便搭上了前往清水镇的客车了。其实,从祁门到清水镇并不远,只有五十公里左右。可是因为在修二级公路,一路坑坑洼洼的,车子不停的颠簸着,而且很多地方还得弯道,所以花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到了镇上。      五点多的时候,天渐渐的有些暗了,杨璐玲大包小包的拧着,风姿绰约在清水镇上走着,引来许多路人的注视。女人对自己的容貌和身材是很有自信的,于是她走的更欢了。      文斌的父亲文德才是镇上有名的中医,今年五十五岁了,在镇上开诊所二十多年了,生意越做越大,房子做了一套又一套。近些年来,很多人都不愿意到镇上医院去看病而到他这儿来,所以医院里门庭冷落的时候,他诊所里却是人来人往、门庭若市了。据行家估计他这五年来至少盈利四十万以上。唯一遗憾的是,也是他不能与人明言的隐私,他刚满五十三岁的老婆在三年前就“闭经”了,他弄了很多方子给她服用就是没有任何效果,所以他们就再也不能过性生活了,偶尔文德才要做,也是勉勉强强擦点凡士林草草的做一次,他几乎感受不到什么快感,所以渐渐的对自己的老婆失去了兴趣。去年好不容易勾搭上了一个情人,她是副镇长的老婆兰婧,因为有妇科病,老来他这儿就医,时间久了,就勾搭上了,那段时间是他很幸福快乐的日子,可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他老公要掉到县里当茶叶局的副局长,于是兰婧也跟着走了,之后就没有了来往,弄得他好不郁闷。      杨璐玲走进了“德才诊所。”正在值班的文德才的徒弟朝女人笑了笑。      “我爸呢?”杨璐玲的笑总是让人心襟荡漾。      “哦,今天下午太忙了,这会才松了一些,他先回去了。”徒弟毕恭毕敬的回答。      “哦,谢谢。”杨璐玲留给徒弟一个美丽的背影。      此刻文德才正在看书,“叮咚……”门铃响了,他有些不耐烦的起身,“不会又是要我出诊的吧。”嘴里嘟嚷着,把门打开。可让他惊喜的是,是他美丽动人的儿媳妇大包小包的站在门口,他橘皮一样的脸上迅速舒展开来,露出开心激动地笑。      “是…是…小杨啊。”他一迭连声的说,忙把她让进来,从鞋架上拿出一对鞋套,“来,小杨,我给你套上。”不由分说,他顿了下去抓住了杨璐玲穿着紧身裤的小腿,抬起她的脚,整整齐齐的把鞋套给儿媳妇套上。      杨璐玲把东西放到餐桌上,就在沙发上坐下。老人则去帮她泡一杯咖啡。      “爸,蓬蓬呢?妈呢?”杨璐玲优雅的接过咖啡。把齐肩的头发往后一捋,露出姣好白皙的面庞。      “哦,她们啊,蓬蓬缠着奶奶要去看大伯家抓鱼,这不,现在还没回来呢。”文德才在儿媳妇对面坐下。仔细的用目光洗浴她了,她今天穿了蓝黑色的长披风,脖子上围着丝绸围巾,里面是低领黄色的羊毛衫,腰带打了一个美丽的结,衬出她丰腴而苗条的腰。下身穿着黑色的紧身裤和黑色的高跟鞋,显出她浑圆修长的大腿。全身上下处处散发成熟女人的芬芳和气息。      “哦。这么晚了。还不回来。”杨璐玲喝了一口咖啡。      “不要紧的,反正也不远。”文德才的目光锁定在女人坚挺的双乳上,“小杨啊,今天坐车很累吧。”      “还好啦,就是肚子有点痛。”说着就按住了自己的小腹,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      “哦,让我给你看一下。”文德才关切的问,说着坐到杨璐玲的身边,把手搭到女人的肩上。      “不要紧的,爸。可能是刚才坐车颠簸得太厉害了,以前也经常痛的,过一下就好了。”杨璐玲回眸一笑,“真不要紧的。”      “不行的,”文德才站起来,“小杨啊,你到我卧室来一下,我给你听一下,看看有什么问题。”      “不必了吧。”女人猜到了公公的意图,心里很想接受,但嘴上还是假装推辞,“这点小事啊…”      “任何大事都是有小事积累起来的。”文德才不由分说的拉起杨璐玲,“来,我给你听听。”      他们牵着手来到卧室,文德才让儿媳妇平躺在自己的床上,女人玲珑有致的曲线、傲立坚挺的玉峰、浑圆修长的双腿,无一不刺激着他的性欲。      看着公公的裤裆渐渐被撑起,杨璐玲知道要发生什么,这也正是她期待的,于是娇羞的闭上眼,想象着男人那雄伟的东西,嘴角露出了狡黠的笑。      “来,小杨,把裤子退下去一点,我给你听听。”说着取出了听诊器,杨璐玲依言把裤子退到了自己的胯部,露出凝脂一样的肌肤,尤其是阴阜上方的依稀可见的几根黝黑的阴毛,让文德才血液迅速沸腾起来了,他装模作样的给她听诊,其实任由自己淫亵的目光在儿媳妇的身上不停的扫描。      “哎呀,小杨啊,以前有过子宫口的炎症吗?”听诊器和他的手在女人的身上游动着,“我来给你听听上面,把上衣解开,好吗?”      “这……”杨璐玲假装为难,期艾的望着老人,“这…”      “这这什么吗?”男人说着把她风衣的大扣子解开,“在我面前还害羞啊,我是医生,还是你爸。”      于是女人不再说话,又闭上眼,任他动作了。      文德才把羊毛衫的下摆推到女人的双乳上,听诊器和猥亵的手在杨璐玲腹部和胸部水蛇一样的滑动着。别样的刺激让杨璐玲想呻吟出来,可是她还是忍住了。      “你呀,小杨,你应该是有子宫口轻度的发炎了,我给你拿点药。”说着打开药箱,不停的翻动着。      “噢,是这样啊。”杨璐玲说着坐了起来,把紧身裤往上拉了拉,又把风衣的扣子扣上。      文德才端来一杯水,一手拿着丸子,一手扶在女人的后背上,“来,服下。”      “我自己来吧。”杨璐玲深深的望着文德才,有点不好意思了,“不好要你喂我的。”      “跟我客气什么。”说着把水靠到女人的唇边,女人张开嘴把水和丸子一同吞了下去。      “谢谢啊。”杨璐玲温婉是我笑道。      “来,你继续躺下,我来给你做一次特殊的调理,让你的病得到根治。”说着又把女人放倒在床上。      杨璐玲依言平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其实她知道公公的意思,她也知道婆婆闭经的事,所以很理解他的欲望。      文德才突然吻住了杨璐玲的嘴,女人象征性的挣扎着,“不要……”男人把舌尖吐进她的口中,手已经握住了她娇嫩的乳房。当他上面用嘴封住她的口,手又握住她乳房搓揉时,她的最后防线崩溃了,在羞涩中伸出了柔嫩的舌任他吸吮,与他的舌头绞缠逗弄着,一口口的香津蜜汁流入她口中,全让她吞了下去。他握她乳房的手解开了杨璐玲风衣的纽扣,拨开丝绸的围巾,灵活的沿着领口钻了进去,推开了她的胸罩,细嫩如脂的乳房在他掌握之中,杨璐玲开始轻声的呻吟,她的乳尖已经硬如圆珠,他的嘴离开她的唇去吸住她的乳尖。伸舌玩弄着她早已变硬的乳珠。璐玲脸色通红喘着气:“唔…,…啊…哦…莫这样啊……”      当男人另一只手伸入她的紧身裤时,杨璐玲不由自主的将并拢的大腿分开,让他轻易的就抚到了她隆起来的阴阜,触手一片湿软,她阴道内流出的淫液已渗透了她的透明内裤了。他的手拨开丝袜伸入她的三角裤摸到她浓密的阴毛时,杨璐玲再也忍不住,挺起阴户迎合他的抚摸,文德才舍弃了儿媳妇的乳房,空出一只手,悄悄的解开自己裤裆拉炼,将他已经坚硬挺立的阳具掏出来。      “爸,你…这是干什么?”看着男人粗大的阴茎正硬挺着,红得有点发紫了,她心里充满了期待。      “小杨啊,我把消炎膏推进你的阴道里,然后配合精子的杀菌作用你的炎症会很快就好的。”文德才说着把乌黑色的消炎膏涂到自己的龟头上。      “这样啊。”杨璐玲娇羞无限的闭上了眼。等待那久违的销魂的一刻。      文德才正在揉动她阴核肉芽的手指感觉到一阵湿热,她的淫液一阵阵的由阴道内涌出,把他的手沾的湿淋淋的,他知道机不可失,立即将她的紧身裤和内裤脱到一条腿上。      杨璐玲曲线玲珑的下半身全部裸露在他眼前,如羊脂白玉的皮肤,乌黑浓密的阴毛,粉红色的外阴唇上清楚的看到她已经胀大的阴核肉芽,潺潺淫液蜜汁由紧窄的阴道上涌出。      他又俯下身去,含着我老婆的舌尖,张大嘴吸吮着她的柔唇,她“唔唔…”声中伸手欲推开他,却变成了用力去抱他,文德才忍耐不住了,将身子压到她身上,底下用手拨开她欲合拢的雪白修长美腿,杨璐玲还假装做最后挣扎,想将腿合拢,可是当他硬邦邦的大龟头顶住她的穴口,龟头马眼在她阴核肉芽上磨转时,阴道内又涌出一阵阵淫液,她反而羞涩的挺起已经被淫液蜜汁弄得湿滑无比的阴户,欲将他的大龟头吞入阴道。      文德才再也忍不住,挺起大龟头一举刺入儿媳妇的无上美穴,直插到子宫腔内的花蕊上,一场人间闹剧乱伦便正式拉开了序幕。      “唔……”杨璐玲销魂地呻吟起来,文德才感到女人的阴道窄小湿润,温度很高。大量的淫水填满了所有的缝隙,阴道内壁上无数的细嫩的皱折,象一张张小嘴似的舔舐着吸吮着阴茎粗砺的表皮。蠕动的肉折一波波的将他的肉棒向内吞咽着、牵引着。他铁甲一样的龟头穿过了她的阴道径直刺入她的子宫内部。当男人的龟壳感到抵到最里端终点时,感觉整根阴茎正被四周温暖湿濡的肉紧紧包住,虽然只有阴茎被完完全全的包住,事实上他却像全身被包住般全身无力,闭着眼睛喘口气,静静的感觉这种人间美味,并且凝聚后继动作的精力。又将已固好精关的大阳具整根插入她的美穴中。      杨璐玲立即舒爽的呻吟,“啊…唔……”两条柔滑尚穿着高跟鞋的美腿抬起来紧紧的缠住了他的腰,挺起阴户用力往上顶,使他俩的生殖器紧密的相连到一点缝隙都没有,他阳具根部的耻骨与她阴阜上的耻骨紧抵在一起,不停的转动,让两人的阴毛相互的磨擦着,她似乎怕他再将阳具拔出,用双手紧紧抱住了他的臀部,使他俩的生殖器交合到最紧密,他在她花心顶磨的大龟头感觉到她的子宫腔紧紧的咬住了龟头肉冠颈沟,这时他与兰婧的结合,已经到达水乳交融的地步了。      “妈妈,是你吗?”蓬蓬的叫声让正在欲仙欲死的男女大吃一惊,于是文德才停止了进攻儿媳妇的阴道。      “蓬蓬啊,回来了啊,”文德才若无其事的问,“你奶奶呢?她没回来吗。”      “奶奶接到**就去了太姥姥家,好像是太姥姥病了,他让我一个人回来的。”      “哦…”淫情男女如释重负的舒了一口气,“你妈妈有点发骚,我给她打一针,马上就好,你先看下动画片,打好针我带你上街买麦当劳吃,好吗?乖……”      “好哦,好哦,今晚有麦当劳吃哦…”蓬蓬欢呼雀跃的去了大厅里,打开电视,看起他最爱看的《喜洋洋与灰太郎》来。      淫情男女相对一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战斗。      几分钟后,文德才在儿媳妇的身体里释放了自己压抑了将近一个月的精液(说明一下,文德才在兰婧走后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情人,所以只好偶尔到县城红灯区里去找鸡释放一下)。      收拾停当后,他们出来了,文德才去上厕所,杨璐玲则来到旁边,把他抱在怀里,“儿子,想妈妈吗?”      “妈妈,当然想你,你怎么啦?”儿子看到母亲脸上红扑扑的,额头上还有些汗珠,“你发烧了吗?打针痛不痛的?”      “乖,”杨璐玲动情抱住儿子,“你爷爷技术好,不怎么痛的。你想吃什么啊,妈给你去做,好吗?”      “爷爷说带我去买麦当劳,你不用做饭了。”蓬蓬有盯着电视了。      “不行的啦,麦当劳不可以当作晚饭的。”杨璐玲盯着儿子帅气的脸说。      “那就随你啦,老妈,你做什么我都爱吃。”      杨璐玲于是起身,到厨房里去做饭了。正好文德才从卫生间里出来,于是抱住女人的小腰,用自己让绵绵的阴茎在女人的肥臀上顶了几下。      “要死啦…”杨璐玲娇笑着推开男人,努努嘴示意蓬蓬在呢。      文德才又在儿媳妇的乳房上掐了一下,才离开了她。      文德才带蓬蓬上街买东西回来时,杨璐玲已经做好了饭菜,吃完饭后女人就进了浴室洗起澡来。男人知道,今晚又可以几番大战了,他开心的笑了。      洗澡后,杨璐玲把正在看电视的蓬蓬带进了客房里,“马上要上学了,你寒假作业还没有做完呢,快点。”      “明天在做吧,妈妈。”蓬蓬撒娇的搂着杨璐玲。      “不行。”杨璐玲把男孩推了进去,把文德才一个人晾在客厅里。      文德才浴室也进去浴室了。不一会儿,从浴室里传来他那狼嚎一样的跑调的歌声,“只要哥哥我耐心的等待哟呵,我心上的妹妹就会跑过来哟呵……”      九点多的时候,文德才在床上等得无所适从了,于是敲响了媳妇的房门,“蓬蓬睡了吗?小杨?出来吧。”      “好了,睡了。”杨璐玲于是穿着睡衣出来了。      文德才欣喜的抱住杨璐玲,满是胡子的嘴巴雨点一样落到女人娇嫩的脸上。“不要…”女人娇嗔的推打着公公。      男人把杨璐玲懒腰抱起,进去了自己的卧室,把她扔到床上,饿狼一样的扑了上去。      纠缠了许久杨璐玲有些想要了,可是男人一直举不起来,可急死他了。      杨璐玲有些无奈的在公公双腿间伏下,隔着短裤一把抓住男人的阴茎,男人的阴茎在柔软的女人手的触感下,渐渐的有些起色了。在她不断的搓揉下,男人的裤裆搭起一个小小的帐篷了。      杨璐玲笑了,笑得让男人心花怒放,她把公公内裤一拨开,掏出了他有些硬的阴茎。她不断的来回搓动,另一只手也抚弄着他的睾丸,身体慢慢下滑,接着伸出了她灵蛇一样的舌头,舔着男人紫红的龟头,那种羽化登仙的感觉,让男人不住呻吟。      “舒服吗?”杨璐玲的脸斜斜的仰望着文德才,一脸俏皮的样子。      文德才第一次被女人口交,那感觉云里雾里的,他恍惚的点了点头,杨璐玲头向前压,把男人的阴茎含了进去┅┅“唔┅好爽啊┅”文德才忘情叫了出来,全身不由得僵硬了,实在太爽了!      她的嘴巴十分温暖,两片嘴唇夹的紧紧的,湿热的舌头伴随口腔不断在他阴茎上滑动,文德才按住了杨璐玲的头,她吹的更起劲了,整个头剧烈的前後摆动,男人的快感渐渐的强烈了。      杨璐玲并未停下殷勤的动作,舌头在公公阴茎上下不断滑动,慢慢下移,张嘴含住了他的睾丸,舌头不停舔弄男人的阴囊、睾丸,温热的手掌则握住阴茎不住来回套弄┅┅“喔┅┅喔┅┅唔┅┅”男人大声嚎叫着,他实在受不了了,一伸手,抓住杨璐玲的头发,缓缓上提,女人当然知道他的心意,马上含住他的阴茎,来来回回的温暖小嘴服务,太舒服了!不过男人丝毫没有射精的念头。      文德才用左手抚弄着杨璐玲的头发,右手则慢慢下移,去揉弄着女人的乳房,那酥酥的,软软的胸部总是让男人那样的着迷。杨璐玲的乳房在公公激动手中不断变形扭曲┅┅女人感觉到了男人的抚弄的力度,更卖力的为他口交了,整个头快速的前後摆动,舌头与男人的的阴茎更不停来回磨擦,双手更是不安份的抚弄他的臀部。      “啊啊┅┅唔┅┅”含着阴茎的杨璐玲发出了含糊的呻吟声。      文德才用手梳弄儿媳妇的头发,尽情享受端庄女人的口交。女人不时的把舌头伸出舔弄男人的枪身,有时也用手扶着他的睾丸舔弄。      杨璐玲含弄了一会儿,嘴离开公公的阴茎,用舌头不断舔弄他的龟头,男人舒服的哼了出来。看她舔的那麽努力,文德才忍不住说∶“小杨,你很棒喔!弄得我很爽。”杨璐玲的嘴角也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吹了大约十来分钟之久,杨璐玲抬头对公公说∶“哎呀,┅┅弄得我嘴好酸……”于是从男人的腿间站起,把她的三角裤脱下,看着那修长的大腿和毛茸茸的一片,文德才不由得产生了一份冲动。      “舒服吧,爸,以前别的人给你口交过吗?”杨璐玲邪邪的看着男人,准确的说是一个老头。      “我以前只是在毛带里见过,没想到口交屄操屄还爽。”文德才拍了一下儿媳妇的屁股,满意的看着女人。      “是吗?嘻嘻…”其实杨璐玲用口交的时间也不长,是一次在公交车上认识的老板让她开始了第一次口交。      杨璐玲一边跟公公说话,一边帮他打着手枪,一副十分可爱的样子。男人看了十分感动,忙说∶“来吧,我的鸡巴也硬了,你在上面吧,我身体不行,有点累!”女人无可奈何的笑了,连忙爬上男人的身体,跨在他的双腿上,抓住的半硬的阴茎,塞到自己的阴道里轻轻的“噗叽!”一声,男人的阴茎渐渐就隐没在杨璐玲的阴道里。      好暖和的阴道呵,女人的阴道总是所有的男人销魂,随着杨璐玲殷情的上下套动,她那白皙丰挺的乳房象兔子一样的抖动起来,文德才无限爱怜的抓住,用力的揉捏起来,还不时伸出舌头舔弄两粒茶色的乳头。男人只觉得儿媳妇的淫水越流越多,汩汩的沿着他的肉棒往下流。      过了一会儿,男人渐渐回复了体力,就开始挺动自己的下身,连连地往上顶,女人感觉到了,也用两脚撑住男人的胸部,不停向下套弄,两人一起活塞运动,由交合处产生快感电流般的在全身蔓延。      “噢~~好啊~~啊┅┅好舒服┅┅┅啊~~快啊┅┅再用力~~!!”杨璐玲的浪叫的总能激起男人无限的热情与动力。男人的阴茎在儿媳妇的呻吟声中渐渐地硬成了一根钢钎,全身的快感剧烈的燃烧着年逾半百的男人。      他咬紧牙,不仅是不想叫喊出来,更是怕忍耐不住而喷精。他顶的越来越用力,杨璐玲也同样一上一下,双方交合的地方不断传出响亮的拍打声,女人的淫水已流满了文德才的大腿内侧。      “啊…啊~~唔~~干死我啦┅┅快!用力啊~~!!”杨璐玲好像快高潮了。女人开始紧紧的抱住了文德才。      “啊啊~~要…我要死了┅┅要射了~~啊啊~~啊啊~~哇啊┅┅”这时候杨璐玲的动作停了,紧闭着双眼,秀美的脸被快感严重的扭曲。双手紧紧地抱住公公的上身,用力死死的把身子往下压,男人的阴茎最大限度的插进了杨璐玲的阴道里。因为她正享受着高潮即将来临的快感,全靠文德才一人不停的顶弄,男人想这时女人的表情一定是世界上最美的图画了吧。      “啊啊…啊啊~~啊~~哇啊~~喔喔~~嗯…射啊~~~~!!”杨璐玲的淫叫已经完全只有叫声了,不再听见她说些什麽,公公完全沉浸在女人的淫叫中了。      突然,杨璐玲的阴道口一紧,阴肉剧烈的收缩了几下,一股阴精醍醐灌顶般的浇在文德才的龟头上,弄得他顿时就快射精,正要继续上顶,达到他的高潮时,趴在男人身上的杨璐玲突然脱离他的阴茎,刚脱离就立刻跪着含着它,前後不断套弄┅┅口交带给男人更强的快感,因为杨璐玲的嘴巴闭合得非常紧,还有舌头不断挑弄,使得公公的肉棒硬到了极限。      “唔!┅啊┅”男人杀牛般的吼叫起来,精液如脱疆野马直奔而出,文德才马上从儿媳妇的口中抽出肉棒,用自己的手抓住急剧的套动着,紫红色的龟头前端的马眼大炮一样的怒视着美丽的儿媳妇----杨璐玲。      “噗噗噗┅┅!”精液不断喷射,喷得杨璐玲一头一脸,头发上及乳房上也被沾的白稠稠一片。      杨璐玲连忙含回男人的阴茎,吞下他剩馀的精液,也让老人享受喷精後那残余的快感。      文德才看着儿媳妇淫荡的样子,不由得得意的想:“我那傻儿子,这么好的女人不要,爸爸替你耕耘她,呵呵……”      夜,在荒唐的性爱里缓缓的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