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之恶梦


字数:2562字

  事件发生在体操冠军刘璇16岁那一年。

  那时的刘旋已经是国家队的一员,由于勤奋好学,自觉努力,加之姣好的面容以及体操运动员固有的好身材,她深得队友和教练们的喜爱,尤其是队里的一名男教练,和刘璇的关系更近,经常给她加开小灶。当时因为全队正在准备当年的奥运会,两人更是经常加练到晚上。

  这一天是周末,别的队员和教练都回家了,可刘璇为了能有十足地把握能进入奥运会参赛名单,主动留下来训练,而那个和她很好的教练就住在队里,于是两人又是练到了晚上。

  当训练结束,两人准备收拾东西离开训练房的时候,教练忽然好像有话要对刘璇说,可是又好像很不愿意说出口的样子。平时异常机灵的刘旋见到教练如此态度,自然要问个明白。

  正当她要问出口的时候,教练好像下定了决心似的对她说:「璇儿(这是这位教练平时对刘璇的昵称),一会儿收拾完了穿着比赛服到我那儿去一下,有点儿关于奥运人选的事儿我跟你说说。」

  刘璇听了有点儿奇怪,为什么要穿比赛服呢?不过转念一想,这大概和奥运会参赛人选的事儿有关,也就没多想,答应了一声儿就去洗澡了。

  半小时后,刘璇敲响了教练的房门,得到回答后就进了屋,反手关门的时候由于挂在门上的橡胶带的作用,门自己撞上了。教练正在往茶杯里倒水,听到刘旋进门就回过头来要打个招呼,不想这一回头眼前一亮,眼睛盯着刘璇就转不开了。

  眼前的刘璇刚刚美人出浴,白里透红的面颊大概因为走得急了一点儿微微泛着红晕,上身在体操服外面罩着一件平常女孩子们常穿的月白色衬衫,下身是一条淡蓝色的及膝短裙,裙下露出白皙的小腿,赤脚穿着凉鞋。足足有半分钟,教练才想起招呼刘璇坐下,顺手递给她一杯已经倒好的水。

  刘璇和了几口水,问道:「教练,您刚说的那件事儿到底……」

 〈着刘璇有点着急的样子,教练不紧不慢地说:「璇儿啊,最近队友们的训练状况你也都看见了,你应该明白你不是最好的。当然了,你为了参加奥运会付出了多大努力我是最清楚了,不过这上面的领导呢,他不管你是不是刻苦,付出了多少,人家要的是成绩,这有了成绩也就有了钱,有了面子,所以最近我听说上面已经初步定下的名单里好像……」说到这儿,教练故意顿了顿。

  刘璇听到前面几句的时候就隐约觉得不好,这时立刻插话道:「教练,您的意思是不是这份名单里没有我?」

  教练清了清嗓子:「好像是这样的,不过你千万不要着急,我呢在上面有些熟人,你呢是我最欣赏的队员,所以我已经在帮你活动了,估计问题不大。」
  刘璇听了这番话,打从心眼儿里感激,连声称谢。档她抬起头来想再说些感谢的话的时候,忽然发现教练平时平和的眼神好像现在换成了一种不知道有什么不对劲的眼神儿。

  「教练你……」刘璇刚说出这三个字,猛然全身一抖,呆住了——教练的一只手重重的放在了她的大腿上,并且微微用力地捏着。

  「璇儿,不用你开口我就为你办了这么大的事儿,你是不是该报答我一下儿啊?啊?」教练说完,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一些。

  这是刘旋回过神儿来,「蹭」地站了起来,一张俏脸涨得通红,结结巴巴地说:「教……教练,你……」

  「我什么啊?啊?」教练淫笑着往前探了探身儿,一只魔手突然伸进了刘璇的裙子里,在刘璇的处女地狠狠的捏了一把。

  刘旋双腿一软,一个「痛」字没呼出口,整个人已经被掀翻在教练的单人床上,短裙翻到了腰部以上,露出被体操服覆盖着的平滑的小腹和两条匀称细嫩而又有力的玉腿,教练的双眼紧紧的盯着她两腿之间微微坟起的部分,一滴红红的血从他的鼻子滴到了花床单上。

  这时的刘璇回过神来,猛的双腿一蹬,想要坐起身来,哪想到教练早有防备,一下扑到她身上,脸对脸,胸贴胸,死死的压住了她,坚硬的下体正顶在她的处女地上。一阵过电似的感觉传遍了刘璇的全身,刘璇不由全身一软。

  教练显然发现了这一情况,麻利地从枕头下摸出早已准备好的一副手铐,很快地把刘璇的双手铐在身后。刘璇双手被缚,等于上半身没有了抵抗力,又躺在床上,很快的双腿也被分开绑在了床位的钢管上。

  做完了这些,教练已经出了一身汗。他看着仍在床上挣扎的刘璇,嘴角泛起了得意淫笑,伏下身去用舌头慢慢的在刘璇的脸上舔来舔去。本来刘璇正在用自己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语言痛骂教练,可当教练的舌头舔到她红润的双唇的时候顿时就骂不出声了,生怕那条舌头借机会伸进自己的嘴里。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哪受得了这个。

  教练的手也没有闲着,在亲吻刘璇的面庞的时候已经把她的衬衫扣子完全解开,露出了紧紧绷在身上的训练服。教练的魔手在刘璇的小腹上来回摸索了几下,很快滑上了刘璇的胸部,抚摸着一对尚未发育完全的乳房。刘璇的乳房不算小,这时被体操服束缚着,更显得弹力十足。

  躺在床上的刘璇泪流满面,一面忍受着从胸前传来的麻酥酥的感觉,一面轻声地请求教练能放过她。教练没有说话,却用手上的动作回答了她——狠狠的用力捏了她的左乳房一下。刘璇吃痛张嘴刚要叫疼,教练的舌头立刻钻进了刘璇的双唇,结结实实地吻了刘璇一次。

  教练抬起身来,看看眼前的刘璇,从身边的抽屉里拿出了一把裁纸刀,从领口处「刷」的一下把裹在刘璇身上的体操服划成两片,一双坚挺的处女乳房立刻挣脱了束缚弹了出来。教练用一只手轻轻的抚在左乳房上,慢慢地画着圈。
  刘璇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从看到裁纸刀的那一刻起就不再出声,而是紧张地看着对方的一举一动。突然一阵来自左乳房的疼痛让刘璇呻吟起来。教练的手拿开,在刘璇白嫩的乳房上赫然插着一只大头针!鲜红的血的顺着针眼儿流了下来。
 〈到了血,教练似乎更兴奋,拔掉大头针,双手狠命地揉搓着一双娇嫩的乳房,疼的刘璇眼泪不断,不停的哀求教练手下留情。蹂躏够了乳房,教练把头移到已经没有遮挡的刘璇的下身,把脸埋在刘璇的两腿之间,用舌头打开了桃源洞口。

  这种奇异的感觉让刘璇不知所措,只有本能地用双腿紧紧地加紧教练的头,不大一会儿工夫下身就流出了教练盼望已久的液体。教练起身哈哈一笑,迅速脱光自己的衣服,将自己的象征对准刘璇已经微微张开的洞口,借助刘璇体内分泌出的润滑液,只稍稍费力便与刘璇合而为一。下体传来的刺痛令刘璇再次流下了清泪两行,身体随着教练的动作而耸动……

  在不久后举行的奥运会上,刘璇拿到了自己运动生涯中的第一块金牌。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