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十五岁的时候,和一个很淫荡学姐有了关系。然后她就是怀孕,没办法,只要结婚。但是,在妻子生下孩子还不到四个月的时间,我发现她竟然又有了别的男人,在一次被我捉奸在床后竟被那个强壮的男人毒打了一顿,感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离了婚,房子归她、孩子归我。就这样我象逃似的回到了父母所在的老家住了起来。
  
  现在无业的我靠父母抚养着幼小的儿子,总觉得一个小男人带孩子不是办法。
  
  有一天偶然看到一本漫画,讲的是一位单身父亲为了给儿子母爱变装成女人,我灵机一动,其实从小身材柔弱的我就经常被人错认为女孩,一直有想穿妈妈衣服的愿望,只是一直没有勇气真的去做。当我看完了整本漫画,涌起了一种无法遏制的做母亲的冲动,我同父母很诚恳的说出了我的想法,疼爱我的双亲竟然真的同意了。从此,我穿起了女人的衣服,以母亲的姿态出现在儿子面前,一次孩子的小手在我平坦的胸前摩挲,好像是要乳房吃奶似的,由此我又下决心去隆了胸,虽然不能真的给他乳汁,摸摸亲亲也算过过瘾吧,呵呵。只是当我完成了手术回到家里的时候,我发现爸爸眼中异样的光芒,他不会是和他孙子一样对我的咪咪感兴趣吧。
  
  看着我一天天的变化,妈妈也从无奈的接受现实转变到热心的帮我打扮、教我化妆,最后居然是做医生的妈妈劝我服用雌性激素,让我从身体到气质都越来越女性化了,看来她是想要一个女儿多过有个没什么男子气概的儿子吧。我们“母女”俩还时常一起逛街购物,教我逐渐进入女性角色,十八岁的我现在作为一个女人身材绝对是一流的,母亲不仅给了我生命,又帮我完成了新生,她是我一生最感激的人。
  
  正当我们一家四口、祖孙三代过着平常又幸福的生活的时候,妈妈因为交通事故不在了。这个打击对我们,特别是对爸爸来说,实在是太大了。爸爸就像是忽然被拔了气门芯的轮胎似的,特别颓丧,每天也不工作,只是喝酒,天天都是醉醺醺的。
  
  考虑到爸爸的心情,我也不想管他,只是劝他别喝得太多了,但是他渐渐的越喝越厉害,终于因为肝出了毛病,住了医院。
  
  过了一个月出了院,身体也好了,心情也变得和以前一样了,又开始全力经营那个小小的工厂了。家里恢复到原来的状态,爸爸的开朗的笑声也听得到了。
  
  我也开始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帮爸爸工厂的忙。每天生活得非常充实。直到我和在工厂工作的一个男孩试探着开始谈朋友的事情被父亲知道后,大吵了一架。爸爸又开始了喝酒,我怎么劝也不听,以后的一段时间的日子就是翻来覆去的争吵口角。终于有一天,我把爸爸正在喝的酒瓶抢过来,爸爸又抢过去,抢过来抢过去,最后爸爸象骑马一样把我按在了地板上,因为就快要睡觉了,我穿的是睡衣,我人工和激素双重作用下的巨大乳房从撕开的睡衣里全部露了出来,一瞬间时间象停顿了一样,两个人大眼对小眼,互相盯着。
  
  “爸爸,别喝了!求您了!”
  
  我一边哭一边说,爸爸象突然崩溃了似的把脸埋在我的胸口哭了。我把像孩子一样哭着的爸爸紧紧地搂着等着他平静下来。
  
  爸爸慢慢的停止了抽泣,把脸贴在我的胸口。我抚摸着爸爸的头想平息他的心情。时间静静的走着,终于感觉他安静下来,我有点放心下来的时候,把脸贴在我的胸口上的爸爸忽然抬起头看着长相非常像妈妈的我,对着我的双唇猛的吻了下来,并且双手抓住我的两个豪乳摩挲着。父子之间的感觉忽然变得十分淫靡。
  
  “爸爸……”
  
  “别这样,爸爸……”
  
  让他停止他也不听,吻了一会又低下头用力吸着我的乳头,我想把用力抱着我的爸爸拉开,但是已经完全像个女人的我怎么也用不上劲儿。但是我还是用力挣扎着,但是不知怎么顺着爸爸的手我的睡裤和内裤也一起被脱了下来。
  
  “爸爸、我们不可以,不可以的……”
  
  “爸爸、我的爸爸……”
  
  我抵抗着抵抗着,但是像是女人的身体却不听话的起了反映。我的屁眼里流出了蜜液,全身想起了火一样。爸爸的身体挤在我的两腿中间,我的两腿不自觉地翘在了爸爸的背上。就在那一瞬间,爸爸的大鸡巴一下子冲进了我的肛门里。
  
  我不由得尖叫了一声。那种充实感,在我身为男人的时候从来没有过。
  
  爸爸十九岁的时候和大他三岁的妈妈结了婚、二十岁的时候有的我。因为经常干体力活儿还喜欢运动。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喜欢看爸爸干活的样子,爸爸骑自行车带我的时候,我特别喜欢坐在前面,因为感觉就像被爸爸搂着一样。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情与其说是爸爸主动地、不如说是我渴望发生的。
  
  我在爸爸的身体下面,叫着、哭着、动着;爸爸在我的上面哼着、扭着、冲锋着。爸爸的象火一样的大棒子在我的屁眼里出出进进的,带着我的蜜液四处飞溅着。我的身体就像漂了起来一样,我哼着、喘着、美的象……说不出来的感觉。
  
  迷迷糊糊的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爸爸抱上了他和妈妈的床上,继续对努力的奸淫着。
  
  “啊、啊啊……哦哦……呀”
  
  一阵又一阵袭来的高潮从屁眼内不断传遍全 身,我全身的毛孔像触电般却又舒畅地全都竖了起来,胯下已经因为药物关系萎缩到三四釐米长的小阴茎不断流出清的像白水一样的前列腺液。
  
  “爸爸!啊……爸……”
  
  我稀薄的精液如涌泉般濡湿了彼此下身的体毛,床上一对父子赤条条的在亲情欲海中奔腾翻滚着。我被爸爸抽插得快要疯狂了,肛道好像要痉挛了似的被爸爸又粗又长的大肉棍不断撞击顶到最深里处,我用一双修长白晰的美腿突然死命地夹着爸。
  
  “爸爸……啊!不行了呐……哦……我要来了……”
  
  终于,我舒服得晕了过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又被爸爸给一下猛的给弄醒了。爸爸好厉害!我也不能太示弱了,于是,我用力搂着爸爸,嘴在他的胸口亲来亲去,我才刚续起的长发在他的脖子上蹭来蹭去,我的身体在他的下面扭来扭去逗着他。爸爸感觉到我的挑逗,更是勇猛的冲锋陷阵起来。很快我的感觉又要来啦……“爸爸,我……”
  
  爸爸明白了我的意思,开始了更快频率活塞运动。
  
  “小文,我……”
  
  我明白爸爸想说什么。
  
  “爸爸,啊啊……给儿子吧!”
  
  我感觉爸爸也要射了。
  
  “一起……”
  
  “啊——”
  
  爸爸猛地冲了几下,我感觉一股热流冲击着我的屁眼里。同样狂射的我又一次晕了以过去。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爸爸十分担心地看着我,看到我睁开了眼睛,他赶紧问我“没事儿吧?”我摇摇头看着他,他马上把眼光躲开。
  
  “小文……我……”
  
  “爸爸,别喝酒了好吗?”越来越像个女人的我又想哭了。
  
  “爸爸发誓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爸爸把头扭过来盯着我的眼睛郑重的说。
  
  我猛地扑到他的怀里,搂着他哭着说:“我已经没有了妈妈,我不再想失去爸爸”
  
  爸爸搂着我说:“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你这样对我?还是你喝酒?”
  
  爸爸抖了一下,摸着我的长发不说话。
  
  我抬起头看着他说:“喝一点酒也没关系,只要不喝太多就行。至于你这样对我……”我顿了一下。爸爸更紧张了。
  
  “以后温柔点,我后面好痛呢。”我用撒娇的口气说。
  
  爸爸猛地紧紧地搂住了我喃喃地说:“小文、小文,我的孩子。”
  
  我在爸爸的怀里眼泪又掉了下来。
  
  “爸爸、我好幸福……”我哽咽着说。
  
  爸爸抬起我的头,亲着我的脸,把我的眼泪亲掉,他越亲我的泪越多。
  
  “爸爸、亲我……”
  
  我闭着眼睛找到他的嘴唇,刚开始的时候,两个人只是一般的接吻,慢慢的我用我的舌头顶开了爸爸的嘴唇探到了他的嘴里,爸爸也积极的回应我,父子两个开始湿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忽然感觉下面硬硬的,我伸手一抓说:“爸爸、你好坏……”
  
  爸爸让我趴在床上,从后面进入了我的身体。
  
  “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哦哦哦……欸诶诶诶诶诶”
  
  这个体位我最喜欢了。爸爸说他也最喜欢这样。然后我们又试了座式、侧卧式、女上式,还有我第一次作的——立式。一米八高的爸爸抱着一米六的我,我的两条腿缠着爸爸的腰。爸爸一走一顶我。真的好舒服。最后,还是从后面又一次射进了我的里面。
  



  •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