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kakacikkk 字数:9311 前文链接:http://38.103.161.167/forum/

巨乳淫奴第14章

「来,把屁股翘起来,对,自己用手把你这肥屁股掰开,这样才拍得清楚嘛, 低头弯腰,让你的脑袋在你腿间露出来,骚母狗,很好,笑一个,对!」

从亮叔那里回来已经是第六天了,李飞三人听从亮叔的吩咐,这段时间没有 对我进行任何过度刺激的调教,并且每天都在我穿环刺青的地方涂抹亮叔送给我 的恢复药膏,争取让我尽快得到恢复。当然,除此之外可没有其他的特殊照顾, 原本李飞想让我休息几天,但是我很坚决地拒绝了。要想成为一只彻头彻尾的母 狗,没有主人调教的日

子才是煎熬。

这几天的调教鞭和一些简单的日

常调教并没有间断,同时也正好借此机会让 三位主人好好训练我的口交技巧,除了为主人口交以外,我还得每天为屋子里张 正固定好的六个橡胶阳具分别口交20分钟。现在,我已经能够熟练地让每一支肉 棒插到我的喉咙里做活塞运动,同时运用舌头的蠕动给肉棒带来更大的刺激和快 感,三位主人尝过这滋味后的赞赏,让我好生得意。

亮叔在我身上一共穿了七个环,两只乳头上各一个,两片阴唇上各两个,还 有一个直接穿在阴蒂上,这个阴蒂环让我颇不适应,因为它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 我的阴蒂,到最后,我的阴蒂只能一直保持着充血状态,就像随时都是在兴奋一 样。刺青则是在我的肛门周围,平时我的大屁股刚好挡住,但是只要弯腰岔开腿, 或者掰开我的臀肉,这淫荡的刺青就会一览无遗。亮叔手艺超绝,在我的肛门周 围上刺了一只线条简单的小蝴蝶,蝴蝶两边翅膀上分别是「淫奴」「牝犬」的字 样,淫靡的气息仿佛要随着蝴蝶翅膀的飞舞而散发出来似的。

张正和高原在给我拍照,准备上传到SIS 论坛上,我顺从地摆着造型,好像 专业的模特一样。不过恐怕找遍全球也没几个像我一样下贱的模特了吧……我时 而叉着脚跪在地上,双手捧着一对巨乳送往自己嘴边,伸着舌头舔自己的乳头; 时而高高翘着屁股,两手掰开肉臀,让淫靡的刺青暴露在镜头下;时而躺在地上, 两手分开大腿,让张正高原拍摄我小穴的特写;时而又在地上爬行,扭着屁股, 一脸奉迎的媚笑。

张正手里的相机「咔嚓咔嚓」不断记录着我的淫荡,没多长时间,就拍了上 百张我各种姿势的照片。

「嗯,你这骚母狗,不但口活越来越好了,而且造型摆得也很专业嘛!」高 原赞叹道,「穿环和刺青的部位已经完全恢复了,这速度还挺快的,不得不说, 你这副身体对这种事天生就很适应啊!」

「嗯哼,那都是多亏了主人们的调教,才能把母狗这淫贱的肉体发挥出来。」 我一边对着镜子欣赏着我身上的穿环,一边媚笑着讨好高原主人。

张正摆弄着相机,和李飞打趣地说:「真不敢相信,这母狗居然原来还是我 们的老师,做婊子我觉得才适合她。」

李飞得意地笑了笑,「我早就说了她是天生的,不过说回来,再这么下去, 我们三人估计都满足不了你了吧,嗯?大奶犬?」

张正也笑道:「依我看,干脆让她真的去做婊子好了,给她物色一些变态色 情狂之类的,才能满足她这么变态的肉体啊哈哈哈。」

我心里一惊,难道三位主人真的要我去卖肉吗?要被一些不认识的人凌辱和 淫玩吗?我不知道该是开心还是担心,有更多的陌生肉棒肆意凌辱我这淫乱的肉 体,这让我想想就兴奋,但是这么一来,我还能出去见人吗?说不定在路上就能 遇上享用过我的嫖客。另外,难道三位主人对我已经厌倦了?所以想要抛弃我了 吗……我脑子里顿时一片乱麻,胡思乱想。

李飞似乎看穿了我的慌乱。捏着我的下巴抬起我的头,看着我的眼睛说:「 骚母狗,看来你也并不反对这种做法,是不是?」

「不……主人,主人你们不要抛弃我……我……我怎么样都可以,只要主人 开心,但是,主人请不要把我抛弃给别人……」我措辞都混乱了,我其实想说的 是,为了让眼前这三个男人开心,我可以做任何事,但是如果被抛弃了,我那无 尽深渊一般的淫欲,根本就无从填满,这么多天以来,我已经习惯了,被他们当 做一只下贱的母狗,被凌辱被淫玩的那种下流的快感。

「飞哥,你真这么想?」张正愣了愣,问,「我刚有点开玩笑的意思来着… …」

「阿正,难道你吃味了?」李飞笑笑对张正说,「别担心,一个人也是玩, 几个人也是玩,我发觉这大奶狗的身体恢复能力挺强的,而且这骚货的小穴给我 们天天操这么久,也没变色,更不用担心给别人玩儿了倒胃口,看着她做婊子, 又有钱赚又刺激,嘿嘿。」

高原这时候说:「我赞同飞哥的意思,怎么玩儿不是玩儿啊,又不是自己老 婆,这么刺激的事情我同意。」

张正想了想,嘿嘿一笑:「我没意见,一切听飞哥做主,哈哈。」

我紧张地看着他们,不知道主人会怎么决定,但是让我真的完全脱去了教师 的外衣,去做一个千人骑万人操的妓女,说不定这也正是我该有的样子?

「别担心,大奶犬,我们不是带你给亮叔玩儿过么,这可不代表我们要抛弃 你,再说了,这么淫荡又下贱的尤物,我可怎么舍得?」李飞和高原张正对视一 笑,知道我的想法,他说,「但是你是我们的母狗,就得听我们的来玩儿,我们 可不是超人,没法整天满足你这个无底洞,给别人玩玩,你爽,我们也乐得过瘾。 而且你主要是伺候我们,不过在我们的安排下,体验一下做妓女的快乐,不是挺 好的?」

我明白了李飞主人的想法,李飞不但喜欢亲自施虐的快感,而且也喜欢看着 自己的奴隶让别人玩弄的羞耻感……难怪李飞一开始就和张正和高原合作。其实 以李飞的聪明,完全可以一个人就驯服我了。只是看着一个原本在他们讲台上教 书育人的老师,蜕变成一只人尽可夫的母狗,这让他感觉到更大的刺激。

我不能违背主人的意愿,我对于李飞甚至有一些盲从。我明白,这样的感觉 不会是爱情,更不可能产生爱情,这样的感觉,应该是奴隶与主人之间的顺从感, 只要主人喜欢的事情,我都义无反顾地真心乐意去做。

想通了这点,我低下头亲吻三位主人的脚丫,然后开口说:「主人,只要你 们喜欢的,母狗就愿意去做,无论是做婊子也好,做奴隶也好,母狗都觉得很开 心,只要主人开心,母狗就开心!」

我说出这话的口吻是那样的坚定,李飞三人不禁笑了。

「别急,大奶狗,我相信你就算做婊子,也是最下贱的烂婊子,在这之前, 我们要送给你最下贱的礼物。」李飞说着,拿过一个小盒子。不用猜也知道,这 肯定是他们为我准备的乳环和阴环。

盒子打开,七个闪着不同色泽不同大小的环在我眼前发亮,一对银黑相间的 乳环,一个小巧的金色阴蒂环,还有四个银白色的阴唇环。不容我仔细欣赏,李 飞三人七手八脚地把我身上原先亮叔放置的橡胶环给换成了金属环。看着镜子里 的我,身上每一个女人的私密部位,都隐隐约约闪烁着诱人的微光。我心里居然 有一种幸福感,一种多年心愿终于得偿的幸福感……

但是似乎李飞他们对让我卖肉的这个想法很感兴趣,给我上了各种环之后, 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而是让我好好休息去,他们要讨论一下以后的进度。我对 没有主人的奸淫感觉的稍微有些不适,但主人的命令不可违抗,所以我扭着屁股 爬回了属于我的狗窝——放在调教室角落里的一个张正做的木笼子里,蜷缩着自 己摸着自己的乳环和阴环,慢慢地睡去。

——分割线——

一觉醒来,高原和李飞就已经将我的一系列淫照放上了SIS 论坛,而且居然 是放在卖春信息区。我的主人,终于决定让我像一个妓女一样让不知名的嫖客们 去玩弄了。

高原得意洋洋地给我展示他在SIS 论坛卖春信息区发布的消息,只见上面放 着几十张我搔首弄姿模样下贱的照片,高原将我的眼睛部分打上了马赛克。在这 帖子的顶部,李飞用粉红的大号字体写着:刚驯服的性奴母狗招嫖,奶大下贱, 提供各种服务,肛交口交乳交都没问题,可群P ,可提供SM女奴服务。由于是良 家母狗,因此请先加群XXXXXXXX,先聊后嫖,以保安全。

李飞给我递过来一个黑色遮脸的布艺面具,说:「戴上它,你醒来得正好, 我们给你物色好了几个人,你过来和他们视频,谈价钱,他们都是Y 市的狼友, 地方远,不会遇上熟人。另外,先穿上衣服,可别开价太高了。」

我接住面具,顿时心跳加速,这,就要开始成为一个只要给钱就可以随意奸 淫的妓女了?我心里像是兔子乱跳,感觉乳房都要跟着心跳颤动了。我不知道自 己是否做好了准备,但是,隐隐有种期待。而且李飞最后一句话,让我感觉自己 无比下贱,姣好的面容,魔鬼的身材,居然不能要价太高了……之前有听说过我 们市的流莺价格一般在300 到500 左右,那怎么样才不算高?

我随意穿上一件睡袍,里面是真空的,戴好面具,然后打开了李飞他们给我 申请好的小号QQ,QQ的名字叫「招嫖淫犬」。看到这名字,我内心的小鹿又开撞 了。

「大家好,我是招嫖的淫犬,期待大家的关顾。」我对着摄像头,打了个招 呼。

「哇,真的来了,看起来不错哦。」有个声音说,我看了看,是一个看去年 纪不大但是赤着健壮的上身的大男孩,可能还是个在读学生。

「骚货,怎么还戴面具来?」这个视频的人可能没有摄像头,看不到他的影 像,但是声音沙哑,在我认识的人中也没有这样的声音。

「因为是第一次嘛,母狗还有一份正当工作的,怕遇上熟人,大家谅解一下。」 我解释道。

「做鸡还是兼职啊?但你这样我们怎么验货?不验货谈什么价钱?你也看到 我们了,有你认识的?」一个中年人叼着烟问。

「呵呵,是没有,不过母狗会摘掉面具的,稍晚一些,好吗,不要这么着急 嘛。」我撒娇地说。

「行了,直接点,开个价吧骚货。」这时候另一个穿着花衬衫的男人说,「 你介绍说你什么项目都能玩儿?包括SM什么的都没问题?」

「当然,我就是我主人的性奴母狗,主人让我去卖的,除了不致残致死、留 下不可消除的伤疤、不接受粪便调教以外。什么项目都能接受,价格公道,你们 可以先开价啊。」我答道。

「又不露脸,就两百包夜吧,满意的话下次还找你。」花衬衫男人开了价。

我没什么经验,只是觉得在网上和陌生人讨价还价,贱卖自己的肉体,这种 感觉让我莫名兴奋,慢慢地在进入角色。于是我说:「太少了,大哥看看我这身 材,两百怎么能找到这么好的?而且服务包你满意,什么项目都能玩儿,起码三 百。」

「三百这么贵,而且你也没让我们看看货啊。」这时候叼烟的男人开口道。

「看货?怎么看?」我不解地问。

「就视频里看,把衣服脱了,给我们看看。」那个没有视频的男人说。

「就是啊,让我们先看看再说!」那个学生样的大男孩也附和着。我抬头看 到李飞在对面微微点头,于是我也干脆放开了,说:「好吧,就先看货。」

说着,我解开睡袍,巨大的乳房首先暴露在摄像头前,还在轻轻地抖动,刚 刚一番讨价还价,竟让已经让我的乳头硬了,它们展露在空气中,就像宣告着它 们的渴望一样,两个淫荡的银环点缀在挺立的乳头上,昭示着它们主人的下贱身 份。

「哇靠,」那个大男孩赞叹地低喊道:「你居然还穿了乳环!我第一次在A 片外看到有人穿了乳环呀!」

叼着烟的男人却是不动声色,说:「还不错,但是怎么保证这奶子是真货? 别是硅胶的吧?又不给捏又不给玩的,没意思。」

「大哥别这么说,我的绝对是真货,而且又大又弹,包你满意,别说捏,把 它绑起来随便玩儿都行。你看!」我已经投入了妓女的角色,有模有样地谈起价 格来,一边说着,我抬手抓着我的一对巨乳,揉动着,将乳头送到嘴边,伸出舌 头轻轻舔着银环。

「货是不错,就是三百还是不值,像你这样不露脸的,第一次我最多给二百 五,怎么样啊?」叼烟男人戏谑地说,我明白,他口中的二百五,指的就是我。 还没等我开口,那男人又说,「不过我们这里四个人,你要一个一个来?这么多 人不给个折扣吗?」

折扣?送上门随便给玩,居然还要折扣,这简直是那些卖不出去的老妓女才 会干的事,但是我并不知道这些,反而以为这是正常的。于是我认真地点点头, 说:「要是你们一起的话,我给你们打八折,怎么样?」

「一起?你打算和我们玩群P ?」花衬衫男人说。

我点点头,说;「行不行?八折这儿样已经很便宜了!」

我可以看到几个男人都忍不住露出狡猾的笑容,这时叼烟男人说道;「行吧! 一起就一起,但是我们要包你三天,不然我们四个人,根本不够玩儿的!你买二 送一吧,算两天的钱,干不干?」

「行!」我抬头看了一眼李飞,看见他微微对我笑着,于是坚定地说,「就 这么定吧!」

「哦对了,你得多准备几套淫荡点的衣服,还有那些,嗯,小道具,你懂的, 比如皮鞭手铐什么的,你有的吧?」花衬衫男人插了一句,「要知道我们可不像 你这么变态,我们可没准备的啊。嘿嘿,这次要把AV里看的都实践一下。骚货, 你负责带道具过来!」

「当然,没问题!」我甜甜地对摄像头一笑,说。

「那好,那就下个星期吧,刚好是五一放假,到时候我们商量一下选好地点, 给你留言。」叼烟的男人说道。

和男人们谈妥了,我留下了新买的一部手机的手机号,这个手机号只是和主 人们联系用的,也就各自下线了。我刚关了小号QQ,李飞就忍不住哈哈大笑,张 正和高原更是忍不住笑弯了腰。李飞走过来,揪着我的头发按着我跪到地上,然 后拉起我的头说:「母狗,你表现得很好,特别是展示奶子那段,实在是地道的 婊子样,不过你可知道,这个价钱,随便一个婊子都不会接受群P ,但是你比婊 子下贱多了,所以这个价已经算是符合你身份了。」

张正笑道:「不错,二百五的婊子,哈哈哈~ 不过第一次卖嘛,情有可原。」

我顿时脸红耳赤,我原以为这个价格还一口气卖了四个人,还算不错,没想 到这居然是个就算最低等的妓女也不会答应的低廉价钱。不过李飞主人反正也不 是为了挣钱,所以并不是特别在意,反而是一种把自己与廉价的妓女相比的羞耻 感让我感觉身体微微发颤。

「别急。」李飞笑着把脚丫伸进我嘴里,逗弄我的舌头,说,「你的任务可 没完,下面听好了,你要让他们把钱塞在套子里,然后塞到你的屁眼里带回来, 听懂没?」

「是,主人,母狗记住了。」我毫不为这个羞耻的命令感到不适,点点头答 应下来。

其实对于这次要去到一个相隔并不太远的城市去做这么一件让人不齿的事, 我心中总有一丝紧张和不安,但是对于这样刺激而又淫荡的举动,心里又充满着 期待和性奋,几乎要让我无法入睡的那种激动。那天晚上,三位主人带着戏谑的 嘲笑,享受着我肆无忌惮地淫叫,和近似癫狂的服务。我不停地扭动腰肢,捧胸 挤乳,竭尽所能让三位主人都发射了三次。我知道,我对这次卖春之行,真的心 怀期盼大于心怀不安了。

巨乳淫奴第15章

事实上当天晚上我就接到了短信,不用猜也知道是准备嫖我的男人来的信息。 第二天打开一看,果然如此,信息上写着:「骚婊子,下周五中午12点半,到Y 市云山温泉别墅酒店,C 区707.记住,穿着打扮必须让我们满意。然后等我们消 息吧。」

李飞让我照着信息的要求做,并让张正陪我去Y 市,但是张正只是送我去Y 市,三天后再接我回去。于是,在张正主人的陪同下,我踏上了前往Y 市的火车。 到了Y 市后,张正随便找了家旅店住下,让我换好衣服,打车去往指定的酒店。

张正主人让我穿了一套上课时候穿的教师制服,窄裙和白色衬衫,加上一件 藏青色的女士西装外套,黑色吊带丝袜配着蓝色高跟鞋,头发梳了个简单的马尾。 外表看上去和普通的教师没什么区别。但是在里面,我却是全裸的。没有胸罩也 没有内裤,只要解开西装外套的一个口子,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我挺立的乳头和 乳环被白色衬衫紧紧包裹出的印子,而在我的淫穴里,是用保险套兜着的我开着 震动静音模式的手机,屁眼被一个带着一颗鸡蛋大小的肛珠的肛塞塞得满满的。 由于没有内裤,吊带丝袜的吊带被直接扣在我的四个阴唇的阴环上,把我的阴唇 向四边拉开,我不得不忍着拉扯的痛楚,尽量夹紧我的阴穴,以免手机从中滑脱 出来。而在我阴蒂的小金环上,还扣着一个高原仿我的教师证制作的「卖淫证」, 证上写着我的化名「肖婷」,还写着我的三围,以及由于自身淫贱,自愿卖淫, 低价提供全套服务等淫秽的字样。而我的单肩行李包里,塞满了各式各样的淫具, 绳子、皮鞭、口球、各种夹子、手铐、还有各种吊带丝袜、电动阳具,简直要把 行李包塞爆。

这样的装扮,正是我外表光鲜,内心淫荡的写照。而由于每走一步都拉扯着 我的阴唇,让我不住地皱眉,更不敢迈开太大的步子,手机时不时传来的短信震 动,又让我流水不止,我都生怕一不小心让手机掉出来。

在将近中午十二点三十分的时候,我总算是到了云山温泉别墅酒店,我先赶 紧找了个洗手间,从淫穴里拿出手机,查看短信,看看客人们还有什么吩咐。短 信基本都是由一个号码发过来的,叮嘱我穿着打扮一定要骚、要浪。要求我按时 在房间门口跪好敲门,然后听从他们的安排。对于听从男人们的命令,已经是我 非常愿意接受的事。

我找到了C 区707 ,这是一个以温泉独栋别墅为卖点的酒店,看起来已经比 较老了,加上天热没人愿意泡温泉,所以即使是五一假期,来的人也不多,服务 员也懒懒散散的。而C 区7 栋更是偏僻,在整个酒店的一个边角。

我环顾四周,发现没有服务员,同时很心细地看了看有没有监控摄像头,发 现这老式的地方连摄像头也没有,看来也是几个男人们仔细选过的地方。我放心 下来,在门口我脱下了外套,又解开衬衫的两枚扣子,让我深深的乳沟露在外面, 衬衣已经几乎包裹不住我的一对巨乳,几乎要跳出来。然后撩起窄裙,让我的肉 屁股也露在空气之中,又取出一副手铐,将肛塞上的拉环和行李包的肩带扣在一 起,手机再次塞回我的淫穴之中。然后跪在铺着地毯的地面上,这才敲响了房间 的房门……「咚咚咚」……

「谁啊?」房门里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我听出是那个视频里叼着烟的男人 的声音,心里放心了许多。

「各位爷,您们好,我是你们的骚婊子,肖婷。麻烦各位爷开个门~ 」之前 看到四周都没人,我安心地说出这样淫荡的话。同时由于被主人调教出的习惯, 还对着房门轻轻磕了个头。

我清楚地听见门里传来一阵笑声,不一会,门开了。我抬起头,果然是那个 叼着烟的男人。他看了我一眼,带着笑意说:「骚货,还挺准时的,直起身子, 爷看看满不满意。」

「是。」我回以一笑。说着很自然地抬起身子,两手缩在双乳两边,用像狗 一样的姿势蹲立着,完全是被调教出来的自然反应。这个姿势一下子就让吊带扯 开了我的阴唇,让它们直接被拉扯到了最大程度,传来的痛楚让我低哼一声,淫 穴再没法夹紧,手机从里面慢慢滑脱出来!

「我操!」刚走到门口的那个学生模样的男人脱口而出。我相信这一定是他 目前为止见过最淫乱最下贱的画面。

叼着烟的男人慢慢看着我的手机从我的淫穴里一直滑落到地上,才开口说道 :「你手机一直放在你的小穴里?」

「是的,爷,贱奴的手机一路都在贱穴里。」我点头说。

男人又看了看屋外,又说:「骚婊子,你在这跪着,不怕被人看到你这骚样?」

「爷,贱奴没您批准,不敢自行进去,请爷把贱奴牵进屋吧!」我知道我表 现得约下贱,男人们肯定就越喜欢,而淫贱正是我的本性,我并不介意自己更下 贱更淫乱一些。

说着,我从包里掏出早准备好的项圈,自己套在脖子上,再把手机和原先一 样塞回阴道之中。两手捧着皮绳,用最卑贱的跪姿递了过去。我能看到那个学生 样的男人的裤裆几乎要被撑裂了,不难想象他的性奋。而叼烟男接过我递过去的 皮绳,点头满意地笑笑,拉了拉皮绳。我赶紧夹紧屁眼里的肛塞,拉着行李包, 跪着被男人手里的皮绳牵狗一样地爬进了屋子。

——分割线——

这是一栋上下双层的别墅,一层阳台是个露天的温泉池,然后是客厅、棋牌 室和大卫生间,二楼是四间带卫生间的卧室,一个小阳台。屋子的装潢比较普通, 但是地上铺着看起来很干净的地毯,看上去还是很不错的。

叼烟男牵着我爬进了客厅,客厅茶几上散乱着烟头和扑克牌,看来四个人已 经等了一会儿了。这时候叼烟男领我进去,让我跪在地上,说:「你可以叫我林 哥,这个是阿彪,那个是民叔,这学生仔是小波。」

我立刻懂事地向他们一一磕头,叫道:「林爷、彪爷、民爷、波爷,各位爷 好,贱奴肖婷,从现在起是各位爷的骚婊子,希望各位爷玩得开心。」

「我操,简直是进了AV里一样,这女人太过瘾了。」小波估计没多少这方面 的经验,咋咋呼呼地说道。

彪哥和民叔看起来比较沉稳,但是看到我这幅摸样,也忍不住露出赞叹的表 情。我发现彪哥就是那个花衬衫的男人,而民叔则是那个没有摄像头的。彪哥说 道:「这价格挺值得,我说了让你带的玩具呢?」

「别急,」林哥说道,「骚货,学狗蹲。」他笑着对我命令道。

「是。」我知道林哥的意思,刚刚在门口蹲在地上的姿势,让小波差点撑破 自己的裤裆,林哥想让另外两人也见识见识我的淫荡。所以我顺从地再一次收着 两手,像狗蹲立一样的姿势蹲着。

这样的姿势下,两片阴唇再次被拉扯得向两边分开,套着保险套的手机又慢 慢滑出了我的淫穴。果然,看见这样淫荡的画面,彪哥和民叔也不淡定了,露出 了充满欲望的表情。

阴唇被拉扯的痛楚,让我忍不住轻声闷哼,而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开始剧 烈震动起来。我看见林哥手上正亮着手机,笑着说:「骚货,保持这个姿势不准 动。」

「这婊子把手机塞在逼里?还穿了这么多环?真他妈绝了,头一次亲眼看见 这么玩儿的。」民叔赞叹道。

彪哥好奇地问:「这骚货屁眼里好像还塞着东西,是什么?」

「呜……」手机的震动渐渐配合阴唇的拉扯让我渐渐感觉到一阵阵袭来的快 感,呻吟着说,「回彪爷,是肛塞,婊子用肛塞拖着行李呢……」

「亏你想得出来!」彪哥道,「为什么把手机塞在逼里?」

「回彪爷,因为婊子贱。」我甜甜地笑道,对他说,「婊子想让各位爷的电 话直接打到婊子的贱穴里,保持贱穴湿润,方便各位爷操!」

民叔径直走到我面前,毫不客气地把手伸进我的衬衫里,用力地揉捏起我的 巨乳,一边说:「手感真好,又肉又弹,果然是真货啊!」

「爷,贱货一身上下可都货真价实的。」我对着民叔甜甜地笑了笑,又挺了 挺胸脯,一副享受他的大手在我乳房上揉捏的样子。这时候林哥走到我身后,拉 开了我的行李包。

小波叫道:「我操,这么多玩意儿!」

「别一惊一乍的。」林哥说着,开始把包里的东西往外倒。各式各样的淫具 在地上铺了一地,看得连彪哥也惊咋得直了眼,说:「这骚婊子,还真是听话, 看这些东西开成人用品店都够了。」

这时候小波又叫道:「这骚货屁股上还有纹身?!在屁股眼子上的啊!」

这下叫得几个男人都好奇,围到我屁股后面瞧着。「骚货,把屁股翘高点, 自己用手掰开,对,保持别动,让我们好好看看。」听着彪哥的话,我整个人跪 在地上,脸贴着地板翘起肉臀,圆润丰满的屁股被两手用力向两边掰开,屁眼周 围那淫荡的纹身展露在男人眼前。

「淫奴,这什么犬?这婊子真特么会玩儿。」

「我们赚到了,哈哈!」周围的气氛一下就兴奋开了。男人们笑着,面红耳 赤的。民叔这时候说道:「小波,你先来,这里就你没开苞,好好尝尝什么叫女 人的滋味儿!」

小波早就下身撑起了帐篷,但是估计他真还是处男,有种不知该如何下手的 感觉。他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只是嘿嘿笑着。彪哥一见乐了,「啪」地一巴 掌打在我的大屁股上,说:「贱婊,去给你波爷开开荤,给他教会了,伺候好了, 不是说服务周到的吗?赶紧的。」

「第一次带到房间里去,好好享受。」林哥笑笑,对小波说。又回过头来, 对我说:「还不带小波进去?」

「是。」我也笑着回应道。接着我把项圈上的链子塞在小波手里,说:「波 爷,请让骚货去房间里伺候你。」

小波眼睛都要憋红了,半天才吐出个「好」字。一把抓起链子,就往一间房 间里走去。我只好加快步幅,跟着小波屁股后面爬进了房间。

——分割线——

刚进房间,小波就把房门反锁了。房间很大,还带个卫生间,一个阳台。我 看得出小波的不知所措。他两眼直勾勾地从我的脸游移到我的乳房,又到下体, 眼睛都快看出火了,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听着外面响起了电视声音。我笑着对小波说:「波爷,让我陪你一起洗个 澡,然后再好好伺候你,好不好?」

小波喃喃说:「好,好……」

我很乖顺地又对他说:「请波爷允许骚婊子站起来。」

「行,行……那,我们,一起洗?」小波有点吞口水,说。

我知道我得更加主动一些,于是我站起来,过去牵起小波的手,说:「波爷, 放松一些,让我来伺候你。」

我拉起小波的手,把他的两手紧紧压在我的一对巨乳之上,接着用最快速度 把我身上的衣服脱了个一干二净,然后开始为他脱衣服。毕竟是年轻人,小波的 身材还是很健壮的,当我跪在地上脱下他的内裤,一根散发着雄性气息的肉棒早 已坚硬地勃起了,又粗又长,龟头都涨成了紫红色。我在小波的龟头上轻轻一吻, 说:「波爷,我们去浴室吧。」

小波愣愣地跟着我进了浴室,欲火几乎控制不住了,两手胡乱地在我身上摸 索。我顺从地任由小波上下其手。开了温水为他打湿身体,上沐浴液。小波贪婪 地揉捏着我的一对巨乳,让它们在他手里变化着各种形状,简直就像在揉面团一 样。

我媚笑着说:「波爷,让贱货给您洗洗身子。」

小波这才松开了手,听从我的摆布,展开了身体坐在小凳上。我跪在地上, 双手捧起一双巨乳,沾着沐浴液在小波的身上仔细地擦拭着,好像这不是一对让 女人引以为傲的乳房,而是两团洗浴用的海绵一样。从小波的脖颈、手臂、腋下、 胸腹、背后一路擦拭下去。

「波爷,麻烦你站起来,扶着浴缸弯下腰。」上身擦拭完毕后,我说道。

「嗯?」小波有些疑惑。

「麻烦波爷配合一下,让贱狗为您清洗下身。」我甜甜地笑着,重复一遍。

小波有些疑惑,但是还是很配合地站起来,扶着浴缸边上弯着腰,接着岔开 两腿。他粗壮的肉棒已经像是一管随时会爆炸的钢炮,我凑上去,用乳房沾了沐 浴液,夹着小波的肉棒,轻轻擦拭起来,而这时,小波的肛门就在我的面前。没 有任何犹豫,我伸出舌头,舔在小波的肛门上,几乎是第一时间我的舌头就探进 了他的屁眼,在他的肛门里里外外舔弄着,手上也没有停下,捏着两只乳房夹着 他的肉棒,来回擦拭着。

「哦!……」小波禁不住低吼了一声,「这,哇……好爽……你好会弄。」

「嗯哼……」我听到小波的赞许,更加卖力地为他清洁肛门和肉棒。我的舌 头在小波的屁眼里进进出出,苦涩和腥臭的味道在我舌头上蔓延,但是这正是我 最好的催情剂,我的小穴已经禁不住流出了一些淫液……

「呜!……」突然我感觉到小波的屁眼猛地收紧,在夹我的舌头,忍不住哼 哼一声。而小波则坏笑起来,「骚货,这样是不是更有感觉?你真是贱,夹死你!」

小波的屁眼一下一下地用力收紧,我只能哼哼着,卖力地将舌头向他肛门深 处探去,使出浑身解数让小波爽一些,希望他能轻一些夹弄我的舌头。但是事与 愿违,小波一次又一次地夹得更用力了。我明显感觉到双乳间的肉棒变得越来越 滚烫,似乎还变得更粗大了。

这时,小波的肛门松开了,他伸手捏住了我的乳头,把我就这么从他胯下拉 出来。他喘着粗气说:「贱货,趴在这,我要在这里操你屁眼!」

「嗯,是……」我顺从地跪趴在浴缸边,尽量翘起我的屁股,小波的肉棒带 着沐浴液的润滑,几乎丝毫没有阻碍地刺入我的屁眼。

「唔,真爽。」小波感受到我直肠内的温度和润滑,赞叹一声,两手按着我 的大屁股向两边掰了掰,粗大的肉棒一下一下地开始在我屁眼里抽插。他插入得 非常用力,几乎每次都是全力刺向最深处,肚子和我的大屁股撞击在一起,「啪 啪」的声音不绝于耳。

「好爽,第一次就操到了屁眼,哈哈……哦……你的屁股真大,好想抽上几 巴掌。」小波大力抽插一边说着。

「嗯!波爷……操得,小婊子……也好爽……不……不用客气,波爷……想 做什么…都,都可以……呜呜……」我回应着,扭动着屁股说。

「啪!」我的话音未落,屁股上就传来了小波的回应,他开始一边抽打我的 屁股,一边大力抽插我的屁眼。无论是什么,都让我的快感一遍一遍地传达全身, 我颤抖着,扭动着,迎合着小波。

但是小波有可能真的是第一次玩女人,所以时间并不是很长。很快就将热呼 呼的精液完全射入我的肛门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