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年春节小长假,我本打算陪男友坐火车去看望他的父母,但酒店临时安排了一家大公司的节日宴会,经理让
我负责宴会的接待工作。虽然很不情愿,但也只好告诉男友让他自己坐火车先回去打前站,我改坐第二天的长途汽
车过去,约好到时他来车站接我。
  当晚的宴会举行的还算顺利,演出、接待工作也没有出现什么大的问题,但是结束之后的善后工作也让我忙到
凌晨1点多才拖着疲惫的身体离开酒店。第二天一睁眼已经9点钟了,心想不能到男友家失礼,所以给自己简单打
扮了一下,然后急急忙忙对付了一口早餐就赶往长途客运站。到售票大厅时已经十一点半了,买了车票登上客车一
问司机师傅,才知道高速公路有一段封闭施工需要绕路,原本4个多小时的车程现在可能要坐6个小时才能到,而
我以前坐过的座椅客车也临时换成了那种老式的「2+1」双层卧铺汽车,所谓「2+1」,「1」是客车右边有
一列单独的座位,而「2「就是那种分隔段的上下铺,每个铺位有两个紧挨着的躺位,「1」和「2」中间是一条
狭窄的过道。我心里暗叫不好,原来我为了给男友家人留下美丽性感、端庄大方的好印象,特意穿了一件黑色韩式
OL短袖收腰塑身连衣裙,搭配了一条黑色连体丝袜,目的就是把我完美的身材和独特气质展现出来。可是在这种
卧铺客车上,可以说我的穿着非常不合适,本来所有的优点都变成了容易走光和引来色狼的缺点。我仔细看了看车
内,左边单独的铺位早就被人坐满了,而右边的双人铺每排隔断虽然是两个座位,但两个座位是紧挨着的,加起来
的宽度也不到1米。我穿着裙子自然不愿意和陌生男子挤在一块,一直走到车的中后部,才发现最后一排隔断的下
铺还没有人,我暗自庆幸,心想12点就发车了,再上几个人也会坐到前面,不会到最后一排来和我挤,于是我直
接躺到了最后一排靠窗的座位上。我后面果然又上来二三个乘客,上车后看见没有单独的座位就在前面找空位坐下
了,可就是我这个自作聪明的决定,让我对长途卧铺汽车的记忆刻骨铭心。
  汽车启动时,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急急忙忙的登上了车,他扫了一眼车厢后,就径直向最后一排走来,我
暗呼倒霉。他走到我跟前,很有礼貌的问:「美女,这座位有人吗?」我没办法只好向他摇了摇头,他笑着向我点
点头,把一个大大的行李箱放在对面的架子上,之后坐在了我旁边的座位上。趁那男子放行李的时候我偷偷打量他,
他的肤色很黑,一件深红色男士T恤扎在一条蓝色牛仔裤里,穿着勉强还算干净,这让我暗暗长出了一口气。可能
是经常锻炼身体或是从事体力工作的原因,他放箱子子时显得很轻松,而且从他的动作可以看出他的手臂很粗壮,
身材也很魁梧,没有普通中年人的那种大腹便便。可是让我不舒服的是当他躺到座位上后,我们两个人的肩部和腰
腿部难以避免的靠在了一起。
  「老妹儿你是大学生吧,是不是放假回家?」男子可能看我年轻漂亮又没怎么化妆,以为我是在校大学生。
  我初中第一次被男生搭讪时曾经紧张的脸红心跳,可现在时过境迁,已经饱经风浪,虽然第一次有比我大这么
多的男子主动搭讪,但我也没太把这个放在心上。只是觉得他脸皮有点厚,眼光也不怎么样。但可能是出于职业习
惯,我冲他微微一笑,很有礼貌的说:「大哥眼光不错,我是回家探亲,不过已经工作2年了。」
  男子听说自己猜错了,尴尬的嘿嘿一笑说:「哦,看你这么年轻,还以为是学生呢!我是自己做买卖的,家在
这儿,去**市谈生意。」我心想我又没问你,你倒开始自报家门,一点也不见外。但想到我穿的这么成熟性感,
而且连衣裙又是OL装,他还猜我是大学生,心里不觉暗暗好笑。之后我礼节性的和他交谈了两句就把头扭向了窗
外,不再理他。
  车子驶出客运站半个多小时后就上了高速公路,这时我见车上的乘客纷纷把车内的窗帘拉了起来,于是我也把
窗帘挡好,车内慢慢暗了下来。可能是因为车内的昏暗,也可能是昨晚睡得太晚的缘故,我感到困意阵阵袭来,眼
皮越来越重,慢慢闭上了眼睛……也不知睡了多久,我突然被大腿内侧一阵痒痒的感觉惊醒。迷迷糊糊的我对这种
感觉似曾相识,因为它让我的心也开始痒痒的,好像是男朋友的手……我突然清醒过来,不对,这是在长途汽车上,
一定是邻座中年男子的咸猪手。我微微睁开眼睛瞥向旁边,不知何时,车上准备的毯子已经被盖在了我的身上,那
中年男子就在薄薄的毯子下面用手骚扰着我的身体。
  原来我旁边这个中年男子正平躺在座位上,闭着双眼在装睡,而他的左手则在毯子的掩护下,隔着我的裙子抚
摸着我的大腿内侧并一点点向我的私处移动。
  他的动作很轻,手指在我的裙子上一圈接一圈很有规律的滑动着。刚开始我觉得只有大腿在痒,可是慢慢的我
感觉被他摸的我浑身都痒痒的。他对女性的身体好像很熟悉,马上就找到了我的小穴,真大胆!我一时不知如何是
好,只有暂时继续装睡,心里感到十分的厌恶和羞耻。
  这个中年男子很狡滑,一面装睡,一面慢慢抚摸我私处,他把手掌按在我的阴户上,中指寻找着我肉缝,小指
和拇指则放在我柔软的大腿根……「怎么办?
  如果只是把手从私处推开,他可能还会继续骚扰我!如果大声叫『性骚扰』不仅自己会很尴尬,而且万一激怒
了他,会不会对我不利。」
  对了,我先这样装睡,然后夹紧双腿,趁他抽手时突然把身体转向里侧摆脱他的魔掌。同时也让他知道「我已
经醒了,你的手赶快离开我的身体……」这样给双方都留了余地。
  想到这,我突然用力夹紧双腿,目的本来想吓他一跳,好让他把手拿开,但是意想不到的是,我夹紧双腿的同
时紧紧夹住了他的手掌,更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很有经验,抚摸的手法也很巧妙,他不仅没有离开我的身体,他的手
掌侧面反而在我双腿的压力下结结实实的贴在了我小穴的肉缝上。
  哎……怎么会……这样,这个人的手卡在那里反而让我身体的感觉更加强烈,心跳开始加速,私处也变的火热,
大概是月经前身体更加敏感的关系吧。
  中年男子见我突然夹紧双腿,粗糙的手掌又开始抚摸我的大腿内侧,而他手掌侧面则在我的肉缝上来回的摩擦。
我夹紧双腿的动作并没有使他的侵犯停止,反而让他以为我的身体对他的抚摸有了感觉。
  我决定采取进一步的行动阻止他对我的侵犯,我突然转身向车厢内侧挪动了一下身体,同时双腿也随着身体改
变了姿势,让我的私处乘机离开了他的魔爪。
  我的动作好像突然吓了那男子一跳,他的手停止不动了。
  正当我以为我的行为警告了他,他不会再对我进行侵犯的时候,中年男子也翻了个身,同时他强壮的胸膛紧紧
贴在了我的后背上,然后用整个身体把我挤到车厢的角落,我暗叫不好,他这是要继续对我进行侵犯。果然,不一
会儿他的一只手又放到了我的小腿上,看我没有反应,又慢慢从小腿向我的大腿内侧上移,这次他更加大胆,竟然
把手直接伸进了我的裙子里,在我光滑的丝袜上慢慢前进,手指再次找到了我小穴的肉缝,慢慢抚摸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