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

  …………

  在非人的惨叫声中,锋利的金属高跟不断在芷兰的身体各处插入又拔出,留下一个个恐怖的圆形血洞。很快,芷兰的腹部、大腿、手掌上便密密麻麻地布满了这样的高跟血洞,鲜血不停从血洞中涌出来,在芷兰的周围形成了一片血泊。
  芷兰被李雅的高跟踩得一次次晕死过去,然后又一次次痛醒过来。刚开始的时候芷兰还徒劳的挣扎几下,但在李雅疯狂的高跟酷刑下,小女生很快就被折磨得不成人样,躺在血泊中有一下没一下地抽搐着,对李雅的高跟踩踏再没有半点反应,完全就成了李雅享受踩踏快乐的人体沙包。

  看着自己心上人在李雅靴下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胡佑川肝胆俱裂。他不顾自己的身体同样被踩得伤痕累累,拼命用受伤的双手支撑起残躯,一点一点向李雅和芷兰爬过去。

  「快、快住手啊——」

  胡佑川一边爬一边对着李雅高挑的背影哭喊着。

  但李雅正处在施虐欲望空前高涨的状态,哪里有注意到胡佑川在身后的无力呼声。

  她一边不断用高跟往芷兰的肚子里扎进去,一边得意地娇笑着。

  「哦呵呵呵——爽不爽啊,小丫头!?姐姐的高跟靴很舒服吧?哈哈哈,小丫头你这细皮嫩肉的,平时保养得不错啊!这么水嫩嫩的皮肤,姐姐的靴跟扎起来真是过瘾啊,比虐那些男人有意思多了,哈哈哈哈——」

  「啊啊、呜、呜、呜啊——」

  芷兰颤抖的双手无力地抱着李雅的皮靴,根本无法阻止皮靴高跟的疯狂扎刺,只能一个劲地发出撕心裂肺的号叫。

  「快住手啊、芷兰——」

  胡佑川哭喊着,终于艰难地爬到了李雅长靴下。

  他艰难地抬起头,从他的角度望上去,李雅魔鬼般的身躯是那么的高贵和艳丽,两只将近一米长的过膝高跟长靴更是像两座黑色大大山一样压迫着他的视野,让他感到无比绝望。

  不经意间,胡佑川看到了李雅皮制短裙里的风光。他发现,李雅穿的是一条性感的黑色蕾丝内裤,已经被快乐的淫水浸湿了。

  在李雅快乐的笑声中,泛滥的淫水滴落下来,落在胡佑川的脸上。

  胡佑川心中顿时感到一片凄凉:他和芷兰在长靴下痛苦挣扎,被虐得死去活来,对这位冷艳的女军统来说,却是无比惬意的快乐享受!

  胡佑川艰难地继续往前挪动了几厘米,挤进了李雅两只长靴之间。他拼着最后一点力气抱住李雅的皮靴,痛哭着哀求道:「快住手啊!求求你了,不要再折磨芷兰了……」

  李雅这时才注意到胡佑川已经爬到了自己的胯下。她暂时停止了对芷兰的踩踏,低头俯视下去,正好对上胡佑川绝望无助的目光。

  看到胡佑川卑贱地抱着自己的皮靴痛哭流涕苦苦哀求的样子,李雅得意极了。把犯人折磨得痛不欲生,最后不得不屈服在她的性感长靴下,这是李雅最喜欢的享受之一。

  但是,这当然不会有丝毫用处。因为在李雅的灵魂中,连一丝一毫的怜悯都不会有的。犯人们悲惨无比的姿态,只会反过来进一步激发她的施虐欲望。
  李雅娇笑一声:「好哇,既然你自己爬过来了,就让你和你心上人一起爽吧!」
  李雅一脚踹翻胡佑川,然后用脚把他拨到与芷兰并排的位置。

  「呜……」

  胡佑川虚弱不堪,刚才的爬行已经让他筋疲力尽,连手都快抬不起来了,只能任凭李雅摆布。

  将两人并排摆放好了之后,李雅愉悦地俯视着任她鱼肉的两人,高声宣布:「呵呵,好戏这就开始了!」

  在胡佑川恐惧的目光中,李雅一蹬地面,高高跳到空中。依靠美腿的强劲脚力,李雅这一跃竟然跳离地面足有一米多。

  ——有那么一瞬间,胡佑川感觉到时间仿佛静止了。

  就在他正上方一米开外,性感无比的黑色漆皮过膝靴就那样威严地悬在半空中,两根锋利的十四厘米金属高跟寒光闪闪。从他的角度向上望去,美丽性感的黑色漆皮过膝靴就仿佛是断头台的处刑刀刃一样,随时都会降落下来。而他自己,则是这台可怕处刑机器下待宰的可怜虫。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无法从那双如同处刑机器一般的美丽过膝靴下逃脱,只能在绝望中等待处刑的降临。

  极度的恐惧和绝望握紧了胡佑川的心脏,让他几乎忘记了呼吸。在因恐惧而极度扩大的瞳孔中,赫然倒映出长靴被染得血红的靴底。那上面的每一道花纹、每一滴鲜血都显得那么真实、那么清楚。那两根寒光闪闪的十四厘米锋利高跟,更是像两把利剑一样,仿佛要向他的双眼直插过来,让他感到无比绝望。

  那一瞬间,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胡佑川在这一瞬间脑海里走马灯一样转过了无数影像。

  有他饱经人间冷暖的孩提时代的,有他满怀壮志赴欧留学的青年时代的,也有他回国后投身革命、发动群众反抗压迫的。

  但出现得最多的,还是他前几天被捕时惨烈场景:四周是军统的重重包围,中间是陷入绝境的地下党员们在做徒劳的困兽之斗。人群中,一个高挑美丽的身影像跳舞一样跃动着,银铃般的欢笑声和绝望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穿着性感过膝高跟靴的修长美腿上下翻飞,拼死力战的地下党员像割草一样纷纷倒下。他们拼死向那个美丽的身影攻过去,却轻易被踢翻在地,一个个在修长的皮靴美腿下痛苦死去。鲜血和残肢四处横飞,满地都是地下党员惨死的尸体,场景宛如人间地狱。

  然后,那漫长的一瞬间结束了。

  两只性感的黑色漆皮过膝靴从高高的空中落下来,一左一右,以无比沉重的力道,无情地踏在芷兰和胡佑川的肚子上。

  「啊!」

  地牢中同时响起了胡佑川和芷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两人的身体被沉重的皮靴踩像弓一样挺了起来,整个身体弓成了大大的v字。而李雅踩在两人的肚子上的两只皮靴,就正好位于在两个v字的拐点处,将两人的身体牢牢钉在了地上。

  胡佑川被踩得挺起上半身,视线刚好与李雅过膝高跟靴的膝盖部分齐高。他瞪着外凸的眼睛,死死盯着眼前性感闪亮的黑色漆皮靴筒,嘴一张,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吐出来,尽数喷在李雅的过膝高跟靴靴筒上。然后,胡佑川的身体失去力量,重重向后倒在地上。

  在他旁边,芷兰也将大口鲜血吐在了李雅的另一只皮靴上。皮靴的靴筒上顿时变得鲜血淋漓。

  李雅俯视下来,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原本十四五厘米长的锋利高跟,现在几乎全数扎进了两人的肚子里,几乎把两人的身体扎了个通透。就连那四厘米厚的防水台,也有一大半踩陷入了胡佑川和芷兰两人的肚皮里,只剩下不到一厘米部分还露在外面。从旁边看过来,踩在二人肚皮上的李雅就好像是只穿着一双平跟薄底的普通靴子一样。

  在妖艳美丽的染血高跟靴下,胡佑川和芷兰颤抖的双手无意识地虚托着靴底,不停地一边咳嗽一边呕血。

  李雅意识到两人已经被自己踩得内脏破裂重伤了,于是心中更加得意了。
  拷问经验丰富的她知道,被自己踩成这样的重伤,除非能够及时救治,否则就离死不远了。但李雅当然没有这样的打算。在这位冷酷无情的女军统眼里,自己过膝靴下的这两个生物根本就不算是人,仅仅是供自己享乐用的玩物和消耗品而已。在军统的恐怖统治下,每天都有大批革命分子和无辜群众被投入大牢,这样的玩物和消耗品要多少有多少。

  至于胡佑川会不会在吐露情报之前就被折磨死掉,李雅从来就没有担心过这点。因为被李雅用各种方法踩死在脚下的男人已经多得难以计数,通过大量的实验和练习,李雅现在杀人和折磨人的技术已经是高超到了令人畏惧的程度。只要她愿意,她的猎物在她的高跟靴下连半分钟都活不到!但是相反的,她也可以让皮靴下的男人在充满痛苦的活地狱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饱受煎熬非常长时间才能求得一死。有一次,一个被俘的革命军高级将领,一开始表现的大义凛然,不住地对李雅破口大骂。但在李雅脚下哀嚎了整整三天三夜之后,军官再也顾不上什么革命理念和坚贞不屈了,他一次次抱住李雅高贵的过膝长靴,痛哭流涕地苦苦求死。但李雅却没有丝毫怜悯,一次又一次地将他踢翻在地,继续施加难以言喻的残酷折磨。那军官在地狱般的折磨中煎熬了几近一个星期,直到后来有更重要的犯人被打入大牢,加上李雅玩腻了,锋利的金属细高跟这才从那军官的天灵盖上扎了进去。那军官抽搐了不到三秒钟,就成了李雅皮靴下的又一条冤魂。
  可以说,一旦到了李雅的皮靴下,猎物们就再也无法掌握自己的生死了。他们的命运,完完全全地掌握在这位冷酷无情的女军统手中。

  所以,李雅一点也不担心胡佑川会不会招供、或是胡佑川会不会在招供前被折磨死掉的问题。

  李雅俯视着自己高跟靴下痛苦万分的小情侣,得意地笑起来。

  「呵呵呵,怎么样?爽不爽啊?被本小姐的皮靴踩进肚子里的感觉,一定很舒服吧?呵呵,就让我告诉你吧,你那个好同志,上海特科头子的老陈,就是被本小姐用这一招活活踩死的!哼哼,那家伙也算是够结实,被本小姐这招踩了四十多次,肚子被本小姐踩得都成稀巴烂了,还能爬着跟在本小姐后面,一直给本小姐舔干净了靴上的血肉才咽气……」

  胡佑川听得老陈惨死的经过,一阵气血攻心,嘴一张,又是一大口鲜血喷在里眼前的皮靴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