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章

  在唐缘用高跟鞋处决了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劫匪后我的生活又重归平静,唐缘也觉得就这样把我小弟弟锁住不是个办法,于是她同意我每两周发泄一次。
  大约是国庆节后的一天,唐缘通知我又有新的拍摄任务了,此时的我已经算是老手了,其实唐缘俱乐部里的摄影师们大多干不了多久,我所知道的一位干了最久的也才两年而已,那些摄影师们不是因为照片的质量让顾客不满意而被唐缘处决了就是被顾客买回家了,成为了那些富家太太小姐们的专属摄影师,其实就是一个高级一些的奴隶罢了,再说他们的下体都是被唐缘废过的,也没有什么别的出路了。有点摄影师为了能够死在唐缘脚下还故意犯错,只是为了能够满足自己被女神踩死的心愿。

  这次我依旧是早早的来到了拍摄地点,通过唐缘给我的资料我已经知道了此次来玩奴隶的是一对双胞胎姐妹,姐姐叫赵欣,妹妹叫赵莹,她们俩来玩也是为了庆祝自己二十岁的生日。这次的拍摄地点却是让我有些意外,这是一座废弃的仓库改造而出的。

  一进入仓库我就被吓了一跳,偌大的仓库里横七竖八的摆放着有六位奴隶,他们的年龄看样子大概有六七岁的,十五六岁的和二十多岁的,可他们都有一个相同点,那就是他们都是双胞胎,而且都被脱光了。一联想到那两位美女也是双胞胎我就不难理解这里发生的一切了。

  其中年龄最大的一对双胞胎奴隶被浑身赤裸的绑住双手双脚倒挂着挂在了一个架子上,冰冷的铁链缠绕在他们身上因为已经倒挂了一段时间他们的脸上都憋得有些发红,那对十五六岁的双胞胎奴隶脖子上也被人套上了狗链子,他们俩正蜷缩在一旁瑟瑟发抖。另外的那对最小的双胞胎却是在一旁开心的玩着玩具。
  在等待了大约十多分钟,两位美丽的少女朝我缓缓走来,赵欣穿着白色的蕾丝连衣裙短裙,修长的美腿被黑色的丝袜包裹着,脚上踩着一双靴跟十厘米的黑色短靴子。而在她身旁,和她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赵莹却是和她相反的打扮,黑色蕾丝连衣短裙,白色丝袜,白色的短靴子。

  我正准备爬到她们俩脚边去亲吻她们的靴子,赵欣直接抬脚踩到了我的头上,将我的额头狠狠地踩到了地上,还残忍的扭动着脚踝,说道:「你不配吻我们的靴子,记着你的工作是什么,好好的拍,要不然我和我妹会让你知道什么是后悔投胎做人」。说完后两位美女踏着高跟靴优雅的走到了那两位被吊在架子上的奴隶身边。

  赵欣抬起脚用高跟靴轻轻地碰了碰奴隶那因为被吊起而垂在肚子上的小弟弟和子孙袋,奴隶发出了一声呻吟声,赵欣戏谑的问道:「好可怜啊,要不要我帮你解脱了」。

  被她高跟靴碰过的奴隶眼角闪过一丝惊喜,也许求生的欲望已经让他麻木了,他连忙感激的看着那个主宰着他命运的女王说道:「好哇,谢谢你了,女神,还有我弟弟,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会被人抓到了这里,求求你了,女神」。

  「哈哈哈,好哇,我会帮你弟弟解脱的,不过我可以先解开你的一个疑问,你们是为了给我和我姐姐庆祝生日才被人抓到这里的」。赵莹捂着嘴轻声笑着说道。

  「可我们不认识两位女神,为什么会…………………」。

  男人还没说完,赵莹就抬起脚踩到了男人的下体上,轻轻地用高跟靴的底部摩擦着奴隶的小弟弟。高跟靴的花纹刺激着男人的神经,男人的小弟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着。

  「你可真是心急,多语言刺激一下他们不行吗,何必这样简单粗暴」。赵欣虽然这样教育着自己的妹妹,可她的高跟靴也放到了奴隶的下体上。她是用高跟靴底足弓弯进去的那部分去揉虐奴隶的下体的,这样她的靴跟还可以踩在奴隶的子孙袋上。

  当两位奴隶的下体被她们俩用高跟靴揉搓的都坚挺后,赵欣说道:「妹妹呀,来比比吧,看我们俩谁先让他们喷出来」。

  奴隶的小弟弟已经开始微微泛红,那硕大的子孙袋无力的垂着。

  说完后赵欣已经用高跟靴的底部将奴隶的小弟弟按在了奴隶的肚子上,然后脚尖用力踢了奴隶一脚,奴隶的小弟弟被赵欣踢的有些变形了,因为奴隶是被吊着的,赵欣一脚把奴隶踢得微微的荡了出去,奴隶的小弟弟又恢复了形状与活力,可奴隶又摆动了回来,小弟弟继续和赵欣的靴底亲密接触,奴隶的小弟弟就在赵欣的靴底被一次次的踩踏着。

  赵莹知道自己上了姐姐的当了,也学着姐姐的样子玩弄着奴隶,也许是因为心急吧,赵莹的动作有些大。她几乎是把奴隶蹬出去的,奴隶嘴里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声,可这声音却像是刺激了她们俩心里那嗜血的本能一般,两位女王带着笑意更加残忍的踢着奴隶的小弟弟。

  经过几分钟的战斗后,赵欣最后还是赢了,被她揉虐的那个奴隶率先喷出了精华,赵莹只比她慢一点。

  赵欣把自己的脚放回了地上,刚才那动作难度的确是有些高,奴隶的精华尽数都喷到了她的靴底,她扭动着脚踝,将奴隶喷在自己靴底的精华踩在脚下说道:「男人就该被我们这样揉虐,看看吧,你的子孙后代全都被我踩在脚下,就算是你和他们投胎了,也是我的奴隶」。

  赵莹却是有些不甘心,就只差了那么一点点自己脚赢了,她赌气似的用自己那尖利的高跟靴尖踢了奴隶几脚,高跟靴尖瞬间划破了奴隶的皮肤,一股股血液顺着伤口流了出来。

  「怎么样,这局是我赢了吧」。赵欣指着自己的妹妹,趾高气扬的说道。
  「好吧,算你赢了,不过接下来我可不会让你了」。说完后赵莹径直一脚侧踢踢了出去,高跟靴跟精准的踢到了奴隶的下体上,尖利的高跟靴跟贯穿了奴隶的子孙袋,奴隶的一个蛋已经是露了出来。

  我算是彻底明白了,原来这两位大小姐今天是来比赛来了。赵欣也不甘示弱,接连的几脚踢过去,那位奴隶的下体已然是被她踢烂了。子孙袋里的蛋已然成了一堆烂肉,小弟弟上也被刺出了一个个血洞。

  「还没完呢,看我的」。赵莹开始展示自己的绝招,只见她先是从下往上踢了一脚,高跟靴带着风声踢到了奴隶的小弟弟上,尖利的高跟靴尖就像是匕首一般的锋利,直接把奴隶的小弟弟活生生的割了下来,奴隶的小弟弟在落地的时候我还看见它还在蠕动。接着她侧着身子,一脚将自己的高跟靴跟踢进了奴隶的子孙袋里,向左边一用力,奴隶的子孙袋已经被她撕开了一个大口子,奴隶的两颗蛋被一些血管吊着挂在奴隶的身上,就在那两颗蛋才接触到空气的一瞬间,赵莹的高跟靴就直接把它们踩成了一滩烂泥。

  「这局我赢了」。赵莹拌着鬼脸对着她姐姐说道。

  「好吧,现在一比一平,好了,该送他们上路了」。

  赵欣说完后转过身去,背对着奴隶抬起自己的脚,将自己的高跟靴跟踩进了正在垂死挣扎的奴隶的嘴里,然后用力一踩,靴跟直接贯穿了奴隶的脑袋,赵欣嘴角带着妩媚的微笑,我赶紧找好角度将这个场景拍了下来。感觉到靴跟已经完全踩进奴隶的脑袋里了,赵欣的脸上一丝狠毒一闪而逝,她残忍的扭动着脚踝,将自己那已经完全踩进奴隶脑袋里的靴跟狠狠地搅动着,奴隶的嘴已经被她踩烂了,而身体又被捆绑着,只能是拼命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来表达自己现在的痛苦。
  赵莹却和她姐姐不一样,她是正门对着奴隶,将自己的高跟靴抬起,对着奴隶的喉结踩了下去,在自己的高跟靴跟踩进了奴隶的喉结里后,她继续对自己的脚用力,一直到靴跟完全没入奴隶的身体为止,而这个时候奴隶已经结束了自己那卑贱而悲惨的一生。

  …………………………………………………

  两位美女稍微休息了一会,又踏着已经沾满了鲜血的高跟靴走向了那对目睹了刚才全过程此时正吓得瑟瑟发抖的双胞胎兄弟。

  「姐,你看看,你把两位小帅哥吓到了」。赵莹的高跟靴上还残留着刚才处决奴隶时留下的血迹,踩在地上发出诡异的声音,她虽然嘴里这样说着,手却还是把套在其中一个奴隶脖子上的链子握在了手上。

  「来,姐姐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来吧,跟着姐姐来」。赵欣也牵着一个奴隶,轻声细语的劝说着。

  那对双胞胎却像是醒悟了一般的对着两位女王不停的磕头,说道:「主人,我知道主人一定会杀了我们的,只求主人给我们俩一个痛快吧,求求主人了」。
  「哎呀,现在的小孩可真的很自觉呀,看在你们俩这么听话的份上,姐姐我一定会让你们舒舒服服的死的」。说着赵莹把高跟靴踩到了其中一个奴隶的手上,残忍的碾动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