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零)序言

  星期三的晚上,我依照惯例跪在浴室的门口,等待老婆沐浴结束,身上没穿衣服不禁打了个冷颤,但到等会要开始调教,却又血脉贲张。头上戴着全包式头套,伸手不见五指,只留下嘴巴的开口,口球紧紧箍住口腔,口水顺着嘴唇不住滴下,有种轻微窒息的感觉,颈上戴着项圈,正中间有个铁环可以接上狗链,木制乳夹紧夹着双乳,乳头似乎已经充血麻痺了,下体锁着贞操带,越是兴奋期待就越痛苦;隐约听到水流声,思绪模糊,不禁回想到半年前的情景。

  那天早上刚下轮夜班回家精神还不错,老婆已经去学校教课了,这正是可以好好欣赏sm影片的时机,打开电脑找寻刺激的A片,看着A片中被虐的男奴,幻想自己也身在其中,左手不禁抚摸勃起的阴茎,顺势打起手枪来,也许太忘我,书房的门也没关(想说反正老婆也不在家),正当影片播放到男奴被女王以狗爬式后入,我的下体正要解放之际,听到一声惊呼,转头一看老婆竟站在书房门口,手上拿着忘了拿的考卷,我根本来不及收枪关影片,糗大了!心脏跳到快停止,老婆也目瞪口呆久久无语。我心想完蛋了,赶紧跟老婆说:「老婆你怎回来了,我一时兴致来,所以只好看影片自渎,你别生气哦……」,老婆生气地道:「你看A片也就算了,但是我没想到你竟有这样的嗜好,真的很变态!我后悔现在才看清你的真面目,我真的太笨了!」,说罢也不等我解释,转身离去,我听完后阴茎缩成一团,呆若木鸡。

  接下来的一周,我们陷入冷战,每天对话不超过十句,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虽说SM不是罪恶,但以老婆教书匠那封闭的思想,势必无法接受自己的丈夫竟是个有被虐倾向的人,我甚至害怕老婆会提离婚,恐惧袭上心头,每天都送花、送礼物,但老婆似乎不领情,使我越来越心灰意冷,束手无策!过了多日又轮值夜班,下班后拖着蹒跚步伐回到家,看着桌上竟买好早餐,老婆坐着吃早餐,我正在犹豫该上楼睡觉还是吃早餐之时,老婆开口道:「早餐都买好了,不吃吗?」,
老婆原谅我了吗?我吃着美味的早餐,老婆道:「如果不是我发现,你打算瞒着我一辈子吗?难怪你婚后都兴致缺缺,你不觉得做为一个丈夫,这样不对吗?」,我哑口无言,愧歉地道:「老婆我错了,你别再生气了,我以后不会再看A片了,你原谅我吧!」,老婆哼了一声:「你别自欺欺人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可以改变你的性倾向吗?我已经上网查过了:SM就像毒品使人无法自拔,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去面对,你难道从没想过,让我当你的女王!?」

  我口中的早餐差点没喷出来,心想:你连做爱都只接受传教士体位,会愿意尝试SM?我缓缓道:「老婆,你别逗了,你怎会是当女王的料,这根本是八竿子打不着。」,老婆竟嘲讽我道:「你太小看我了,我可以为了婚姻和幸福改变,这一两周来我上网收集了很多虐恋的资料,反倒是你没胆量尝试吧,只敢看看A片,光看不练。」,我一听怒火中烧,开口道:「我有什么好不敢的,如果可以当你的奴隶想必很幸福,你真的愿意尝试当女王调教我?」,老婆认真地道:「我当你的女王,总比你日后压抑不住奴性在外面乱找甚么收费女王来的好吧,就这样吧,我们定每周三晚上调教,那晚你不是我的丈夫,是我的狗奴,懂吗?」,我半信半疑,当下只想说她应该只是上网查了些资料的三分钟热度,就依她吧。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一起买调教器材、服装等所需物品,前几周的调教就从捆绑、拘束等基本玩起,出乎我意料之外老婆竟异常投入,可能SM是她教课之余抒发自我情绪的管道;婚后两三年了依然无子的我们,虽然不说但我想老婆的心中还是很有压力,SM活动正好让她可以发泄,在调教上越发的积极,本来把她拉入这个世界的我,现在反倒开始配合她。

  为了更快的进入状况,这个月开始我们约定调教时她可以称我贱狗、贱货、狗奴等,对我身体的部位亦可以称诸如贱根、狗蛋、狗嘴狗头等带有狗的羞辱性词语,而我必须尊称她为女王、主人;调教过程只要有不合她意之处,必需进行处罚,本来我以为她最多拿出教训学生的狠劲,没想到老婆好像的被真的SM女王附身,各种道具与手段层出不穷,越发严厉地惩罚我。之后越玩越深入,虐蛋、鞭打、浣肠虐肛都做了,调教时间也从星期三晚上,协议增加为三、六晚上,在调教过程中我们都得到失落已久的欢愉,半年前我做梦也没想到,平常只穿素T牛仔裤搭配白短袜平底鞋教课的老婆,竟会有一天穿上女王皮衣搭配吊带袜高跟靴、手拿皮鞭,化身SM女王对身为奴隶的丈夫下手毫不留情。

             (一)语言的魔力

  不得不承认言语会在潜意识中潜移默化人心,打从约定调教中以狗奴和女王相称取代老公老婆,并开始进行惩罚调教后,我能感觉到老婆越来越能进入SM女王的角色,甚至在平日的相处上偶尔也会散发出主人的威严,和以前小鸟依人的样子大相迳庭;调教活动中更是经常不由自主出现轻蔑的表情,仿佛我真是一头无可救药的贱狗,而非她的丈夫;当然不是说对我的爱意减少了,只是变得更有主见,比如在提议调教活动的沟通上,已经慢慢变成我要听从他的玩法了,而且最让我开心的是,我感觉到她几乎快不把我们膝下无子的事情放在心上了,这道从结婚到现在两三年一直梗在我们夫妻心中的刺,随着SM已渐渐消失。
  上周六调教是我的生日,老婆好不容易应我要求玩起了轻口味的足交寸止,就在我受不了喊射的时候,她却突然生气地停下动作将我按倒在地,只见她拿出一个只在口部有开口的全包式真皮头套强制给我套上,头套边缘有小炼子垂下可以和项圈上的铆钉环接紧,顶部还焊死了一个圆形大铁环,老婆将头套接死后用力拉起铁环,把我的头拉至后仰,然后啐了口口水到我不由自主张开的嘴中,生气道:「搞清楚!是你带领我进入SM的,没想到你到现在还试图保持你丈夫的尊严,明明是狗奴竟然敢命令女王,看来今后我有必要打碎你可笑的自尊!就从这头套开始吧,好让你明白女王不需要看奴隶的脸色办事。」

  唉,没想到我无心的举动会让老婆那么生气,今天调教前还是让我戴上这个头套,也不知过了多久水声终於停了,我停止胡思乱想,只听浴室门打开,老婆用脚踢了踢我,叫我闪开点,心想:老婆要开始换装了;换上女王束腰皮衣,将她32D的美乳越发托的惊心动魄、真皮吊带袜在卧室的昏暗灯光照射下反着寒光,充满施虐气息;提臀皮短裤内应该没穿底裤,方便调教到动情时自慰;170公分的身高又穿上12公分高的防水台细跟皮长靴,靴缘紧贴大腿拉上拉炼,站起来已经高出我一个头,尽显女王的威严;最后戴上在中指处有圆环收紧的皮质长手套,啪的一声着装完毕;不笑的时候本来就是个冰美人的老婆每次在调教前的着装配上那轻蔑的俏脸,都能彻底激发起我的奴性,可惜我现在也看不到了,接死在我头上的真皮头套我根本不能也不敢取下。

  叩叩叩。。。只听到皮长靴与地板接触那清脆的声音,提醒着我老婆朝我走来,拿起狗炼勾住项圈,拉了拉道:「爬起来吧。」,我赶忙穿戴起护膝的狗腿套和限制手指抓握的狗爪,像条狗般跟着老婆爬行着,此刻开始,我的身分已是狗奴,主人才是一切。只听到拉出椅子的声音,被皮鞭抽了狗屁股两下,代表开始调教;女王打开口球,用湿纸巾擦拭狗嘴四周已乾掉的唾液,又伸出手指敲了敲狗嘴示意我打开,我吸允着主人的手指,有种说不出的快乐。猛地贱根被靴头狠顶一下,女王略带怒气道:「被cb3000锁住还不安分啊,贱货!等一下有你好看,先把长靴给我好好舔乾净!」,说起这cb3000也是上周六调教后,老婆去订制的,说是可以在平日深化我的奴性,本来我是抗拒的,因为说好只有三六才玩SM,但是转念一想,射精管理不是以前我看A片时最喜欢的情节吗?所以半推半就下还是让老婆剃了毛锁上贞操带。

  我恭敬地张大狗嘴,仔细地含住靴跟来回舔拭,接着舔过防水台、靴身,狗鼻大口吸着长靴的皮革味,好似要把主人的味道印在脑海中,此时女王突然一巴掌呼来道:「真贱!可以停了,转过身背对我。」,双手被麻绳牢牢地绑在身后,女王用力扯动乳夹,一阵剧痛传来,我不禁低呼,女王冷笑了两声,开口道:「既然是条狗就摇两下尾巴给我看看。」,我赶紧抬高屁股使劲地摇,没想到却迎来一阵鞭打,女王怒道:「贱狗!菊花痒了吗?给我自然点!」,接着一面用手转动着抽入后庭的尾巴,一面用靴头踢着狗蛋,我想开口求饶,但想到上周六惹女王生气的下场,我不敢说话了,只好发出『呜呜』的叫声。女王道:「这点疼痛就受不了啦,我看你还是戴上口球吧,以免等下吵到邻居,还以为我家暴!」
  说罢口球又紧紧箍上,女王用玉手托了托狗蛋,打开了cb3000,开口道:「这狗蛋我看在外边舒服太久,该是好好调教一番的时候了。」,接着用细绳把贱根根部绑住、将狗蛋向外扯然后用皮束带强行分开贴在狗大腿上,一阵撕心裂肺的感觉传来,绑好后女王用手指按压发红的狗蛋,我彷彿触了电般哀嚎乱动,立刻被长靴的防水台部分踩住龟头,女王残忍地道:「不想变成阉狗的话就别乱动乱叫啊!」,接着用皮制蛋蛋拍忽轻忽重的左右拍打狗蛋,虽然不是第一次被虐蛋了,但那痛楚依旧难以忍受,喉头深处不自主发出呜呜声音,过了一阵子终於停了,女王扯下了乳夹,我想乳头应该红肿不堪吧,又打开口球,把充满汗臭味的丝制品紧塞入狗嘴,再贴上胶带道:「这双吊带丝袜从上次调教后我就穿着去教课到今天了,还不便宜你这只贱狗,现在遛狗时间到啦!」

  由於看不见眼前事物,女王牵着我爬出卧房,爬行过程中一直摩擦到被皮束带分开紧贴大腿又被拍打肿胀不堪的狗蛋,简直痛彻心扉;好在女王也放慢速度,可见女王心中还是对我有一些温情;绕过了客厅、厨房,又拿了些事物牵着我到了阳台道:「贱狗应该饿了吧,你的狗食和狗碗都在这,快吃吧!」,框啷一声,只听到铁制品被放置在地板上的声音,接着又听到咕噜咕噜液体倒入容器的声音,女王撕开胶带取出吊带丝袜;我简直不敢相信,因为这是精神层面的虐待,在自己最亲密的人身旁这样进食,真的很羞愧,於是拼命地摇头,没想到狗头却被长靴狠狠辗在地板上,女王冷酷的声音传来:「我说了要粉碎你的自尊,你当我开开玩笑?这次只是给你牛奶麦片,要不服从下次就是黄金圣水了!」,我根本还不能接受那么重口味的玩法,只好狼狈地将铁碗内的牛奶麦片舔乾净,女王这才抬起腿拉住头套铁环将我的狗头抬起,重重赏了我两巴掌「真贱!一开始照做不就好了!」,最后女王牵着我回到房间,气头上的女王毫不顾虑我的狗蛋迈开步拉着狗炼一直走,我心里只能暗暗叫苦希望狗蛋别被大腿摩擦到破皮,进了卧房后女王跨坐在我的背上,终於解开了贱根上的细绳与分开狗蛋的皮束带,重上乳夹、口球,拔出了狗尾巴,缓缓道:「换个地方调教吧!」

  女王拿出了电动假阳具,套上保险套,一口气插入狗后庭,打开震动开关,下腹部的酥麻传遍全身,贱根又不自主的勃起,女王随意抽插着假阳具,几分钟后又把假阳具抽出,将髒掉的保险套套上贱根,换了一个大号的肛门拉珠继续玩弄我的菊花,长靴也踩上狗头,认真地道:「贱狗!别给我射精啊,否则要你把精液连同那沾屎的保险套一起吃掉。」,但这谈何容易,不多久随着拉珠被主人大力扯出,我也射出黏稠的精液,女王暴怒道:「贱货!已经跟你警告过了,你还明知故犯,我看你这贱狗真的想吃精是吧,今天就成全你!」,女王打开口球,拉着头套铁环把我的狗头向后扯,狗嘴又不由自主地张开,然后将装满精液的保险套丢入我口中,好噁心的感觉啊,保险套的屎味和精液的腥味让我好想吐,喉头一痒就要吐出来。「贱货!给我全部吞下去!」女王拿出马具式口戴假阳具用力塞入狗嘴,在狗头后锁上又拉起头套铁环将狗头塞入跨下;真皮头套上的圆形铁环让女王可以对我的狗头为所欲为,身为人和畜生差别就在於脑袋,可是戴上头套后只能任由女王控制,而且女王也看不到我痛苦的表情,可以毫无怜悯之心的惩罚我;万物之灵的人类脑袋,此刻只是供女王淫乐的自慰道具。。。听到拉下皮短裤拉炼的声音,我的狗头在女王的控制下晃动抽插「勤快点!自己给我动起来,要是今天能让我高潮我就饶了你,否则等等我会让你这条蠢狗知道你的主人都是怎么处理废物的!」动情的女王却说着令人不寒而栗的话,经过这段时间的变化,我已经不能确定女王到底会怎么炮制我了,只好赶紧卖力地摆动狗头,还好不一会儿主人高潮了,满足地摊在床上,我竟也在不注意时把保险套和精液都吞了下去。

  调教后老婆将我的双手松绑,口阳具、乳夹取下,最后取下项圈及头套,映入眼帘的老婆果然是一身SM女王皮装的打扮,我跪坐在床边,心中装着满足,老婆面无表情的开口道:「你今天表现很好,有进步啰,快去沖洗一下吧,我也累了!」,也许是跪太久血液循环不佳,竟一时站不起来,老婆又板起脸一鞭子抽过来,我吃痛道:「宝贝,在这样玩下去,我们会不会回不去。」,老婆不耐烦道:「这难道不好吗?每周有两天我们过着不一样的生活,尽情享受,别想太多了,当初也是你引导我进入SM世界的,快去洗吧,洗完我还要帮你戴上cb3000,别忘了你答应我,要做个听话的奴隶!」,我沖洗完毕后换老婆进入浴室换下女王装和清洗cb3000准备替我戴上,看着老婆换上的丝质缕空睡衣和黑色吊带丝袜,我不禁又心猿意马了起来;由於我偏爱吊带袜,自从开始玩sm后,我们双方达成协议,她会开始长期穿着吊带袜,但我必须守贞,连A片也是不许看的,喀的一声将思绪拉回,贞操带的锁头已锁上,老婆终於抽离女王角色微笑着道:「睡吧,不要胡思乱想了啊,刚刚让我高潮了就允许你上床睡觉!今天已经对你不错了,再玩下去我看你真的要受不了啰!」,我苦笑不语,回想着刚才虐景抱着老婆进入梦乡!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