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小短篇(一)

          ******************************

                祈求

  跟她一起,是经过网路认识的,那个时候的奇摩还有公共聊天室,跟她就是在南部人的SM聊天室认识的。

  那时候诈骗没有现在这么盛行,大家都对陌生人抱持着一种善意,我跟她很快便从聊天到见面,然后开始了主奴的关系。

  我们聊了很多,我知道她喜欢新鲜玩意,我知道她的性欲很重,每天都要自慰,我知道她很多很多,但对於都是新手的我们,一开始时要怎么进入那种气氛都有点困扰,也非常紧张,尤其我们平常都是属於爱打爱闹的状况,都很担心是否会缺乏威严,甚至是笑场。

  那天,我先去车站跟她碰面,载着她往旅馆前进时,她扶着我腰的双手渐渐变成抓紧我的衣服,我们两个一路没有说话,到了旅馆还没有进门时,我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并且马上就付诸执行。

  「脱光衣服。」

  声音很平静,就像是在跟人聊天一样,她一脸愕然的看着我,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

  从上衣开始,她一件一件的将衣服脱掉,当剩下内裤时她迟疑了,换来我狠狠的一巴掌。

  没有说话,没有质疑,在那一巴掌后,她的开关就像打开了一样,快速的脱掉内裤后,跪在我的脚前,仰头看着我说道:

  「对不起,主人。」

  我就这样站着,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我想当时我的眼神一定很冷漠,她后来告诉我,她觉得我当时在看的就像是一个肉块或是一个玩具,而不是在看一个有生命、会思考的人。

  我就这样看着跪在我面前的她,然后用脚分开她的双腿,她会意的主动分开双脚,身体后撑曝露出自己的阴部,我知道她本来就有剃毛的习惯,但是昨天我特地下令要她再次清理乾净,所以她的阴部一片光滑,少许的阴毛渣,让她的阴部看起来更淫荡。

  在我的注视下,她的身体微微发抖,脸色开始变得微红,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兴奋。

  直到我一脚踩在她的阴部上,她发出的那声尖叫才确定了她是兴奋了。
  她就这样子,被我的脚玩弄阴部得到今天的第一个高潮。

  我看了下我的鞋尖,湿了。

  到这里为止,我们都已经很自然的进入状态,她就像我之前在网路调教她时一样的,保持着姿势,颤抖着说道:

  「谢谢主人赏给贱奴高潮。」

  说完后,她就这样开着双腿喘息着,看着我的眼神也变了,有点哀怨更多的是欲望。

  「主人……」

  不是因为命令和要求,她自然而然的叫道,声音里是明显的欲望。

  现在我知道,那是被支配者的祈求。

              小短篇(二)

                支配

  她是个很强势的女生,但是她却不是强势的人。

  「读书不强势,那群同学个个都想把事情推给我作,工作不强势,那些主管都以为自己好欺负,我的强势都是被强迫出来的。」

  那是在一次实调后,我们在咖啡店,她一边喝咖啡一边跟我诉苦,脸色微红,是因为兴奋也是因为害羞。

  这样一个被逼着强势的女人,在压力之下开始喜欢自慰和自虐,而且很快就爱上了这样。

  我带着微笑听着她的诉说,眼睛注视着她,慢慢的,她的脸色变的更红了。
  「主……主人………」

  「嗯。」

  「贱奴……又…想…想要…………」

  我看着她,她低着头不敢看我,刚刚才在哭喊中高潮到脱力,现在又再发情,她一定觉得自己是个下贱的女人。

  我轻轻靠近她的耳边,用有点低沉的声音道:

  「贱货。」

  「呜……」

  她突然伸手摀住自己的嘴巴,两腿用力夹紧,身体微微的发抖。

  她是个敏感的女人,但是我不想就这样简单的满足她。

  原本今天的调教就还差一点,看着被放到手里的金属贞操带,她的脸蛋整个通红了。

  「记得吗?你是属於我的,这个就是证明。」

  看着她通红的脸蛋,我轻笑着说道。

  她低着头,抓着贞操带走进厕所,然后脸更红的走出来,将一条带着余温又有点湿气的丁字裤放进我手里。

  我满意的笑了。

  「张嘴。」

  她乖巧的张大嘴巴,让我将那条内裤塞进嘴中,再紧闭着嘴不让外表看出异样。

  我将贞操带的钥匙放进她的手中,轻声的说道:

  「没有我的同意,不准脱下来。」

  她没有回答,但那双湿润的眼睛已经告诉我她的回答。

              小短篇(三)

                净身

  她算是毛多的女人,而且有点洁癖。

  在第一次调教后,她就有提过她想要去做除毛,因为她总觉得自己清得不乾净,但是怕痛。

  我告诉她我觉得她应该没法除毛。

  「为什么?」

  她一脸不服气的看着我,很可爱。

  「因为你太敏感了。」

  她一下子就害羞的脸红起来,低头抓着我衣服。

  看着她那模样,我抱着她低声道:

  「我帮你剃毛吧。」

  她把头埋在我怀里,轻轻的点头:

  「是……」

  当她脱光了衣服站在我面前时,白皙的皮肤泛着红晕,害羞的张开双腿,让自己的私密处暴露在我面前。

  我故意不让她先洗澡,当我凑近时,有股淡淡的臊味,我特意的深呼吸。
  「咿…………」

  她发出轻微的悲鸣,但是没有合上双腿,当我的手抚上她的阴毛,按住她的肉穴时,她的身体在发抖,没有逃避,她还记得自己是我的奴。

  「主人……」

  她颤抖着声音哀求,双手紧张的乱摆,不敢遮掩住自己的身体。

  我将她推倒在床上,命令她双手分开自己的双腿,让双腿间的隐秘更清楚的暴露出来。

  她害羞的偏过头,换来我的巴掌,我严肃的命令她不准闭眼。

  当我在涂抹刮鬍泡,清洁她的阴毛时,她的双眼跟着湿润起来,当我将刮鬍刀移到她的肛门时,她突然尖叫起来,我手指感到一股有别於刮鬍泡的湿滑触感,我看向她时,她红着脸,眼角带着眼泪看着我,双手分开自己的肉穴,对着我轻轻的哀求。

  「干我;求您………」

-----------------------------------------------

              小短篇(四)

               精神控制

  她因为工作关系出国一阵子,在开始时我们就靠着网路来联络,她笑着说可以休息一阵子了,但是不到三天她就主动的哀求我羞辱她,玩弄她。

              隔着一片大海

  「我已经被你洗脑了吗?」

  再一次羞辱中得到的自慰高潮后,她再视频的另一头认命的说。

  「你不是被洗脑,而是被我控制本能了,你的一切已经都是我的。」

  我这样回答她,她红着脸缩着身子,羞涩的报告,又高潮了。

  在二周的工作后,她回来了,原本我要去接她的,但是她公司的同事也会过去,我只能让贤。

  「我怕看到主人就会忍不住哭出来,形象就都毁了。」

  这理由太好太强大,但是她也没有因此逃过一劫。

  我事先给了她一些命令,例如衣服里面中空,前二天起自摸但不准高潮等等,而在她下飞机后不久她传简讯告诉我,她已经下了飞机后,便依照命令将那只特别挑选的手机装进保险套塞进自己的肉穴里。

  我一边启程前往她家,一路上不时的拨打她的手机,就像是我正亲眼目睹一般,我能知道她的反应,她的情绪。

  当我到达她家,用她的钥匙开门后,地上的行李、脱掉不的衣物,就像是路标一般的带我到达她的位置。

  那里,是一只戴着红色项圈,小穴塞着手机,屁股插着尾巴的发情母狗,正用哀求的眼光祈求我的赐予。

              京奴调教实录

  这是我以前对一个奴,京的线上对话,她是个SW,当时还是偏向S,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是D\S,但已经有点D\S状态的一次对话,这次之后她也慢慢的偏向M。

  我:母狗,准备好了吗?

  京:是,主人,母狗已经灌好肠,现在蹲着。

  我:现在拿着按摩棒自慰,双脚蹲着,屁股不准着地,屁眼夹紧,不准给我漏出来。

  京:是……主人,漏出来怎么办?

  我:漏出来多少就给我灌多少回去。

  京:是,主人五分钟后我:很爽嘛,叫你给我憋着,你爽到都喷出来了京:不、不是,母狗没有……

  我:没有什么?

  京:没……没有爽我:你这只贱母狗都已经湿透成这样了,还想骗谁?
  京:是……是的,母狗很爽……

  我:贱货,给我像条狗一样蹲好京:是我:这样子蹲在我面前,母狗觉得自己又下贱又很爽吧京:那是因为刚刚才………

  我:不是,是因为你犯贱你这个贱母狗,装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却巴不得人玩弄你!

  越下贱越好,是吧京:………是……

  我:你这样的贱货母狗还敢自称女王,真是够贱,被主人这样的揭穿,很爽吧?

  京:是!

  我:贱!

  京:主人,母狗要高潮了!!

  我:被人骂成这样还能高潮,果然够贱!

  很爽吧?爽昏头了吗?

  京:………泄了,母狗刚刚爽到失神,还有失禁了………

  我:真是条贱狗,光只是被骂就爽歪了吗京:感觉又快要高潮了………
  我:贱狗京:是我:贱狗!贱奴!贱猪!

  京:是!!

  我:自己说自己是个怎样的贱货京:是个被羞辱会高潮的垃圾

  是个喜欢被弄坏肛门的化粪池

  我:还有呢?不要隐瞒,我知道你是个什么货色京:还是个爱装高上的肉马桶主人,母狗又高潮了………

  我:站起来京:是?

  我:双脚分开,从底下往屁股看去京:很淫荡………

  贱穴湿答答的,阴蒂红通通的,夹着砝码荡来荡去,……很丑陋我:自己说吧,母狗现在最希望的是什么

  主人知道母狗是多下贱的

  京:希望………希望………希望自己的贱穴被操烂、肛门被玩坏,

  证明自己是个贱货

  我:下贱京:是………………又高潮了我:爬去阳台,把阳台门打开,手脚着地,屁股翘高朝外,把肚子里的东西拉出去

  京:对着外面?

  我:对京:………………是

  稍后

  京:回来了我:很爽吧?

  京:是,解放的感觉很好我:随地大小便,果然是条贱母狗京:是,母狗拉出去的时候又高潮了我:越来越有自觉了呢京:是,母狗只是主人的一只母狗,随便主人玩弄得下贱母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