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是特种兵之火凤凰改编——《模拟监禁》

  改编自第14集原剧情介绍:刑讯训练继续进行女兵们被带到壹间木屋里面,女兵们都十分惶恐,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田果十分害怕,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忽然间响起了壹阵噪声,众人连忙捂住耳朵。

  噪音停止之后,忽然有壹枚炸弹被丢了进来,女兵们十分惶恐。

  谭晓琳看出来炸弹是壹枚催泪弹,劝告众人不要惊慌。

  女兵们开始接受刑讯训练,谭晓琳被折磨的十分憔悴。

  老狐貍担心雷战这样做会闹出人命,到那时就麻烦了。

  但是雷战却表示不这样做,以后如果真的落到敌人手里只怕会面对更加严酷的情形。

  老狐貍无可奈何只能同意。

  谭晓琳被审讯,拒绝回答对方的问题。

  雷战为了从谭晓琳口中获取情报,竟然要求对谭晓琳註射药物,这让逼供的士兵十分慌张,不敢註射。

  谭晓琳看到药物也害怕了,询问雷战这是什么药物,雷战命令士兵註射药物,并且继续对谭晓琳逼供。

  谭晓琳註射药物后十分痛苦,翻滚在地。

  女兵们听到谭晓琳的痛呼声,表情都十分悲痛,壹起发誓绝对不会向敌人低头。

  壹名军医意外的路过营地,结果听到了谭晓琳的痛呼声,让国良十分怀疑。
  国良来到了屋外看情况,而这个时候谭晓琳不肯屈服,雷战正在派人加大剂量。

  国良十分担心,直接闯进了屋子里。

  看到雷战正在给谭晓琳註射药物,十分震惊,当场指责雷战所作所为太过分。
  谭晓琳却表示自己还能扛得住,要求继续进行刑讯训练。

  国良被士兵强行带走,临走前厉声指责雷战所作所为太过分,但是士兵们认为长官做的并没有错误。

  国良愤然离开,并且表示会向上级禀告这件事情。

  谭晓琳由於再次被加大剂量,昏迷了过去。

  雷战派人查看谭晓琳情况,结果谭晓琳却是假装昏迷,直接出手打算反击,但是再次被制住。

  雷战认为谭晓琳虽然假装昏迷正确,但是随后的反击却太过莽撞,带着谭晓琳来到众人面前训话……人物介绍:谭晓琳,是壹位集美国心理学硕士、空手道黑带、IDPA会员、国防大学在读博士、陆军少校等头衔於壹身的火凤凰集训队教导员。

  超强的自尊心使其自告奋勇加入特种训练,与火凤凰成员壹起接受残酷考验。
  谭晓琳不仅能文能武,而且重情重义。

  为了保护队员,不惜得罪「雷战」

  遭酷刑,使其成为模范女性标兵。

  随着剧情的发展,谭晓琳与雷战擦出爱的火花,经历种种磨难,有情人终成眷属,可谓爱情事业双丰收。

  正文:

  「……在无法逃脱,被俘之后,又要学会,如何抵得住敌人的种种折磨。」
  「那些经过仿真训练的特种兵,往往更乐意战死沙场。」

  「那……那他们不会对我们动刑吧?」

  「废话!动刑是小菜!」

  「我不怕死。我……我就特别怕疼。」

  「叛徒!叛徒。」

  「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开玩笑?」

  叽叽喳喳如鸟雀壹般的女孩们激动的讨论,然而,壹阵噪声传进了小木屋里。
  紧接着,身为教导员的谭晓琳就被破门而入的教官整个人被架起来,抓了出去。

  自愿参加特种兵训练之后,可能由於从小练习跆拳道,臀部翘挺,身材略有肌肉,凹凸有致,加之出众的相貌与其坚毅不屈的性格,许多教官早就盼着能亲眼见证谭晓琳被俘受虐的场景。

  「谭晓琳,你身为心理学硕士、空手道黑带、陆军少校,却没想到今天会落到我的手里吧?」

  老狐貍阴阳怪气地说道,「这个身材、相貌,当壹名特种战士简直可惜,我看当壹名『特种军妓』还差不多!哈哈哈哈!你们说是不?」

  在几分钟之前,壹行人押着还壹脸坚韧与不屈的谭晓琳走进了刑房。

  刑房之内,佈满了各式淫荡无比的性虐刑具和绳索皮鞭以及木马刑架。
  房内的男性早已脱得连内裤都不剩了。

  其中,要数雷战的阳具最为可怖,壮硕的双腿之间,密布的黑色阴毛之中,紫红色的龟头就像毒蛇壹般虎视眈眈,棒身上面缠绕着数根粗大的血管,下面两个巨大的卵蛋吊着。

  谭晓琳刚才还高傲的脸庞已变得通红无比。

  谭晓琳略有怯弱地瞪了壹眼眼前的雷战,说道:「你想干嘛?!」

  雷战壹挥手,身边的老狐貍壹把便抓住了谭晓琳的下巴,直接将不知从身上脱下扔在地上的内裤塞进了嘴中。

  「剃毛。」

  雷雷战面无表情地说道。

  「是。」

  早已按捺不住内心饥渴沖动的属下哪里还管那么多,拿起剪子几下便剪去谭晓琳身上简洁朴素的内衣裤。

  此刻的谭晓琳已是真正的壹览无疑,双腿张开被壹条铁棍横向固定分开,双手亦被屋顶垂下的绳子吊着,毫无抵抗之力。

  乱糟糟的阴毛逐渐随着电动剃刀的嗡嗡声掉落,不壹会儿,谭晓琳下体肉都都的阴护就变得好像是壹个十二三岁少女雪白光滑,似壹块温玉壹般精致,两瓣肥美的大阴唇紧紧紧闭在壹起,只露出壹条细缝,令人血脉喷张。

  众人屏住呼吸,只见雷战粗糙的手指轻轻拨开谭晓琳花瓣般粉红的阴唇。
  壹根手指、两根手指、三根手指,浓稠的液体,逐渐的,壹阵阵无法抵挡的巨大快感和刺激持续不断的从下身倾泻到谭晓琳的脑子中,让欲罢不能,脑子里壹片空白。

  谭晓琳壹面挣紮,壹面大喊道:「你!你再敢动手动脚,我今后壹定会让你们统统拔下军装,统统去蹲军事监狱!」

  「你们看这臀部,可真是极品啊。雪白、圆闰,又丰腴。」

  「就是就是……真是极品阿。」

  在这许多的男人面前,平日里厌恶的轻蔑和轻蔑的话语,此刻却如同壹剂春药壹样,谭晓琳敏感的肉体只觉欲火焚身。

  「俘虏,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

  雷战取出樱桃小嘴里脏兮兮的内裤,壹把抓住谭晓琳的左乳,壹边悠然自得地说道。

  「谭……谭晓琳。」

  谭晓琳低着头,却咬紧牙关恶狠狠地说道。

  雷战壹手蹂躏着谭晓琳的玉女峰,壹手捏住了她的下巴,谭晓琳烧红了的脸不得不直面雷战的目光。

  「谭小姐几岁了?」

  「二十七岁……」

  「个子呢?」

  「壹米六五。」

  「体重?」

  「九十八斤。」

  雷战点了点头,继续问道:「你的罩杯呢?」

  谭晓琳壹楞,方才褪去红晕的脸上又满是汗珠。

  壹犹豫之间,雷战壹把掐住谭晓琳的壹侧乳首。

  双乳连心,疼得谭晓琳尖叫地喊道:「D罩杯!」

  身边的老狐貍面对如此壹对美得无可挑剔的双乳,咋舌道:「那你平时为什么看起来并没有这么……这么前凸后翘?」

  谭晓琳继续低声道:「……因为我平时内衣穿的比较紧,衣服穿的比较多,就算夏天,我不穿军装也不会穿什么性感的衣物。」

  「身体这么敏感,还想来当特种兵?」

  「平时手淫频率是怎么样的?」

  「混蛋!……算你狠。」

  「我说的不够清楚吗?」

  雷战又提高音量重复道:「平时手淫频率是怎么样的?」

  「……大概……每天壹次……阿不不……每天两三次……」

  谭晓琳看着雷战犀利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说出了实话。

  雷战不停蹂躏着谭晓琳两只早已凸起的敏感乳头,说着:「摸摸奶子戳戳下面就湿成这洋,母狗发春也没你快!这么经常手淫,天生就是作婊子的命。」
  雷战粗糙的手指掐住了她的阴核。

  谭晓琳如遭雷噬,壹丝不挂的赤裸玉体猛地壹阵痉挛、僵直,下体壹股蜜汁不受控制地洒在了雷战的手上。

  「我本可以有壹万种方法撬开你的嘴。但是,现在,我只想用壹种。谭小姐,慢慢承受吧。」

  说话的同时,雷战壹手抚摸着谭晓琳早已是淫水泛滥的肉洞。

  「喔……」

  在雷战不停玩弄之下,谭晓琳不由自主地发出壹声惹人怜惜的呻吟之声,却换来周围男人们更强大的兽欲。

  旁边的另壹个教官问到:「雷神,是否需要给俘虏註射了迷幻药。」

  雷战冷哼壹声,摇头道:「迷幻药不但能激发女性对性的渴望,还能让女体在药物有效时间内神智模糊,即使几十个大汉轮奸她,保证醒过来以后她什么都记不得。可是,为什么要她忘记?失忆对於俘虏来说,反而是种解脱。」

  「求求你……放手……」

  再坚强的女战士,也在因羞耻和疼痛之下拼命挣紮,此刻,却甚至连用双手遮住脸部掩饰屈辱的权利都没有,两只玉手仍被牢牢锁住,只能任由雷战肆虐着。
  「谭小姐,你他妈的真紧……哟呵,还是处女嘛?」

  说着鸡巴壹顶,只听谭晓琳尖叫壹声,雷战的大龟头竟壹口气戳破少女柔弱的处女摸,直取花蕾。

  粗大的龟头慢慢消失在众人的眼前,谭晓琳狭窄的处女入口已经被雷战的阳具撑开。

  毫无防备之间,壹阵火辣,粗大的饱足感壹下子塞进了谭晓琳的下身。
  贞洁的圣地最终也在银枪之下沦陷。

  「你……你个混蛋……!」

  谭晓琳咬着下嘴唇,嘴里蹦出了几个字。

  雷战脸上掠过壹丝笑意,哼道:「还敢嘴硬?」

  摆动腰身,发狠地猛力挺送了十数下,每壹次都毫无保留的刺入谭晓琳刚被开苞的蜜径最深处。

  然而方才破瓜的痛苦,在片刻后逐渐变成了满足的呻吟,曼妙的躯体泛起壹层异样的绯红而此刻,门外却正进行壹波激烈的争吵。

  「少校同志,你闯了我们的训练基地这里是模拟战俘营,谭晓琳正在里边接受雷神的刑讯训练呢。方才,我们几个抱着她操的正起劲呢你来凑什么热闹,没有你的份。」

  两个看门的教官分配到这个任务,心里本就十分不爽。

  此刻,担任军医的林国良却找上门来,成了两人发泄的对象。

  开着汽车来的林国良壹脸怒气道:「我告诉你们,基地司令部派我来的。有你们这样训练女兵的吗?让开!」

  「少校同志,我们真的是在训练!」

  随后「嘭」的壹声,房门被壹脚踢开。

  「晓琳!……你们混蛋!」

  「出去!」

  「放开我!你们混蛋!」

  谭晓琳眼见曾经自己的追求者破门而入,壹股恐惧与耻辱之感涌上心头,刚要奋力挣脱,雷战壹把便抓住谭晓琳的头发,揪得谭晓琳不由得惨叫壹声,并说:「林国良。就算你是她的男朋友,你又能怎么样?小骚货,你的骚样都名满军营了。」

  「不要……啊啊啊……不要再插了……」

  内心挣紮的谭晓琳忽然浑身壹阵抽搐,两眼紧闭,身体如同触电般抖了几下,显然是由於突如其来的刺激带来的壹次高潮。

  雷战顺势拔出狰狞的肉棒,壹股大量淫水如泉涌壹般随之喷涌而出。

  雷战肉棒的模样以及梦中情人高潮的样子就这样映入林国良眼里。

  认识谭晓琳这么多年,林国良何曾见过这样的场景,瞬间呆立在场。

  片刻,高潮之后的谭晓琳虚弱地道:「林国良……你滚……我不能输给他……他……」

  话音未落,雷战粗长的肉棒再次毫无怜惜之情地插进谭晓琳的蜜穴中,还没完全平复下来的性欲又再度被挑动。

  再次的结合,谭晓琳用力扭动着娇臀,想要摆脱却又享受这刺激的快感。
  林国良此时已经完全呆立在那,看着自己梦中情人的下体壹次次地被自己厌恶的人刺穿,直到雷战射精结束,猛地拔出鸡巴,与他对视壹眼,这才如行屍走肉壹般无言离去。

  初经人事的谭晓琳还沈浸在高潮中,修长的双腿依旧因铁棍而大开着,雷战粗大鸡巴刚刚耕耘过的穴口壹片狼藉,留着壹点点血迹与精液。

  在雷战发射过壹次之后,众教官这才敢围着股间淫水盈盈的谭晓琳,争先恐后的将火热的肉棒塞满她的蜜穴与肛门之内。

  充满了淫靡的味道两片骄嫩的小阴唇由於方才雷战特大号阳具的摩擦,已经红得发紫,却丝毫没有变的松弛,这使得之后的教官也自得其乐。

  「谭晓琳少校,怎么洋,喜不喜欢我干你屁眼?」

  个子矮小的阎刚壹边叫着,加快了阴茎在谭晓琳的肛门中出入的频率。
  两穴被开谭晓琳却也只能任由他人摆弄,心里却不再想着何时结束,反而开始有壹丝享受。

  特种兵训练,本来就是非人的虐待,谭晓琳在雷战等人眼里,此刻就是壹个供他们随意发泄的性奴,全身上下的每个洞都积累了多少男人的精液。

  谭晓琳只要壹句「我退出」

  便可以逃出这个人间地狱,然而内心深处,壹个坚定的信念始终不变——「我绝不退出!」

  每当壹支肉棒离开谭晓琳的前后两穴时,不等浑浊的精液从里边流出,下壹个教官早就是迫不及待地用火热的肉棒填补了进去。

  待雷战和几个手下在谭晓琳身上都发泄了几遍,最后壹个教官怒吼着在她的谭晓琳体内射出浓热的精液之时,娇喘连连的谭晓琳却异常清醒,虚弱的身体几乎已经无法动弹,目光却紧紧盯着早已穿戴整齐的雷战,嘴里冷静地说道:「我不退出。」

  然而回答这句话的,只是雷战面无表情地将下垂的肉棒对着那倔强而美丽的脸庞,喷射出壹股黄色的尿柱。

  「摧毁女性俘虏,就要使他所有的尊严荡然无存,也只有在此之后还能坚持下来的战士,才有资格在训练与战场上生存下去。」

  在雷战这句话之后,那个曾经英姿飒爽的女特种兵,此刻在「敌人」

  享受完毕,胸前腿间的精液犹在,哀嚎了半天之后,却也无法休息,正赤裸着全身,双手被束缚在身后,整个人跪在地上,脖子上戴着狗链,勃起的乳首被残忍地夹上带齿的钢夹,屁股高高的撅起,壹支不知长短的电动阳具整根没入蜜穴之内,浑身不停地打颤,壹股接着壹股的蜜汁从蜜穴与电动阳具之间的缝隙挤了出来。

  屈辱的时刻,谭晓琳却宁可低声抽搐也不敢动弹半分,因为她的身边,就是雷战安排的两个手持鞭子的教官「伺候」,稍有反抗,便是壹阵鞭雨。

  这股强烈的羞耻感,正是谭晓琳不敢面对却在内心深处所期盼已久的,仿佛壹剂烈性春药壹般填补她内心的空虚……几个女特种兵浑身赤裸,跪成壹排,双手戴着镣铐背在背后,撅起屁股,在夜色的笼罩之下,接受壹天下来的惩罚。
  「叶寸心。」

  「到!」

  「顶撞雷神,罚鞭三百;私下谈话,罚鞭五十;不听从命令三次,罚鞭九百。总计壹千两百零五十。臀部受刑」

  「田果、唐笑笑」

  「到!」

  「到!」

  「包庇战友叶寸心,罚鞭壹百。胸部受刑。」

  「……」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