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

  而岛风则是再次开口说道:「提督,这可不行哦!明明岛风都还没有完全洗完呢!而且现在最重要的可是帮助提督解决这难受的感觉呢!还是说提督你其实是讨厌岛风呢,所以才会掩饰自己喜欢我的表现呢?」

  出云真的有种哭笑不得感觉,不过今天的岛风比起平时那种大大咧咧的模样,确实更加的患得患失起来,所以在面对关于自己的问题时候,很容易产生了怀疑自我的情绪。出云自然也明白这应该是这次战败的后遗症,不然的话,之前岛风虽然偶尔会有这样的表现,但是却不会有今天这样明显和严重,看来即使是在自己说服下脱离了自责的状态,但是现在看来,想要完全的没有任何消极的影响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说实话,因为本能的羞耻感,他真的想要继续拒绝下去,但是看着岛风现在这样期盼的看上去有些可怜的目光,又让他无法再开口说出那种有些无情的拒绝的话语。而且如果说他真的不期待的话,那也完全是谎言,作为男生来说,有一位自己也有好感的女生来帮助自己解决欲望,能有多少男生能够直接冷静的去拒绝呢。

  再加上之前也有过一次经验的他,在面对这样情况下,在一阵纠结和犹豫之中,终于红着脸蛋,如同豁出去一般,带着强烈的羞耻之情说道:「那个……我只是不想麻烦岛风你……不过如果岛风你要做的话……就交给你了……」

  「嘻嘻~ 完全不麻烦哦~ 这是岛风我应该做的事情哦~ 以后提督你感到难受
的话尽管跟岛风我说吧~ 这也是作为相互喜欢的责任吧~ 」听到出云答应了之后,
岛风的脸上不由的出现了快乐的表情,开心的说道,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所说的话语从某一个角度可以说是非常的不知廉耻,不过也正是因为岛风现在的这份天真,才会让她的话语充斥着更加大的吸引力,对于出云来说也自然有着更大的杀伤力。

  所以在这样的影响刺激下,出云那原本就坚硬无比的下体立刻有了变得更大更粗的感觉,并且还跳动了几下,而因为现在出云并没有双手遮挡的原因,这样的场景也自然完全落入到岛风的眼中。

  对于这样的画面,岛风丝毫没有像出云那样露出害羞的表情,反而带着欢快的语气,继续说道:「提督,你看你的阴茎都忍不住跳动了一下呢~ 看来是难受的有些等不及了哦~ 不用慌张哦,让我先把双脚冲洗干净的话,就帮提督解决现在身体上的难受感觉吧~ 」

  听到岛风前面的话语的时候,出云脸上的红晕变得更加明显起来,如果地上有坑的话,真的想要一下子钻下去,自己这么羞耻的表现被对方看到了,而且还误会的状况,实在是让他有些抬不起脑袋。不过在听到岛风后面要洗脚的话语之后,脑海中忍不住的产生了一个念头,如同为了确定自己现在脑海中冒出想法的真实性,出云忍不住的开口说道:「岛风……为什么你要先洗脚呢……」

  岛风摇晃着自己的脑袋,让那对可爱的发饰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晃动起来,一边带着欢快的笑容满不在乎的说道:「因为岛风的脚上还沾了一些沐浴乳的泡沫呢,稍微有些脏了呢~ 所以清洗一下之后,才可以用双脚继续满足提督你哦~ 对了,提督你最好现在在浴室地面上躺下吧,这样才方便岛风我来踩呢~ 如果感觉地面有些凉的话,提督你可以帮这块浴巾铺在地面上呢~ 」

  果然如此呢……出云不由的在心中苦笑了一下,因为上次的事情的发生,岛风也完全单纯的认为解决「难受感」的方法只有通过双脚的踩踏刺激才可以,所以现在看到自己处于难受状态之后,又想用双脚去刺激他,帮他排除下身处难受的感觉。只是就如同岛风所说的那样,浴室的地面可是湿漉漉的,就算是铺上这块窄小的浴巾也是无济于事,而且就算是上次岛风的踩踏就带给他足够的快感,但是现在他又不想再一次经历这样相同的事情。所以,看着岛风站起身,准备去清洗自己的双脚的时候,他还是强忍着害羞的情绪,鼓足勇气,开口说道:「岛风……其实不用脚……也可以的……」

  「咦,不用脚吗?那样的话,我怎么来帮提督缓解这难受的感觉呢?」只是对于出云的话,岛风还是满脸的不解,毕竟完全不具备生理知识的她,自然不知道除了当初铃谷告诉自己的方法以外还有什么样的行为能够让自己的提督感到舒服。

  「就是用手也可以了……」既然已经说出了前面的话语,出云也完全的豁出去,没有再犹豫,毕竟现在再退缩也没有任何的意义,所以在面对岛风这个问题的时候,开口回答道。

  「手?」岛风不由的默念了一下这个简单的词汇,同时也抬起了自己那白皙的右手,在自己的面前来回的翻转着,似乎是在思考着自己应该如何用手来给予对方舒服的感觉一般,随后在脑海中与脚踩的行为相比较以后,半歪着脑袋,提出了如同猜测性的意见:「难道说用拳头来击打提督你的阴茎吗?」

  「当然不是了!」出云不由连忙否决掉,先不说这样的行为能不能带来快感,光是岛风用远超普通人的力道击打自己的下体的话,真的说不定会一拳打断呢,光是想想这样的画面,就让他一身冷汗,下体没有吓得缩回去已经算是奇迹了。所以为了防止岛风再产生什么奇怪不切实际的念头并且付诸于行动,出云也顾不上什么害羞,连忙开口继续做着引导的话语,「岛风……就是用你的手轻轻握着我的下面……然后再轻轻的上下撸动……摩擦我的下面……就能让我感到舒服,缓解现在这种难受感……」

  「是这样吗?」对于出云的讲解,岛风倒是有些一知半解的点了点脑袋,不过毕竟她比起言语来说,更像是行动派,所以在出云讲解之后,她也再次蹲下了自己的身体,半蹲在出云的面前,同时伸出自己的右手,先是用手指在出云的下体棒身上如同试探性一般轻轻抚摸了一下之后,在感受到出云因为自己的接触而产生轻轻颤抖之后,才五指张开,小心翼翼的就像是初学者对待自己的新工作一般,慢慢的将出云的下体贴在自己手掌心,随后五指合拢,将对方的下体完全的掌握在自己的手心之中。

  感受着手心中这炽热并且带着硬度的触感,就算不是第一次接触,岛风的脸上还是不由再次露出了好奇的目光,似乎是对于出云这个部位有着这样特别的触感还是感到非常的神奇。不过在适应了之后,她还是暂时的收起了自己的好奇心,而是让自己的右手上下按照出云刚才的说法轻轻移动摩擦了一下之后,才再次开口问道:「提督,是这样吗?」

  「唔嗯……」虽然出云并没有开口回答,但是他现在的呻吟声对于岛风来说就是最好的回答。岛风虽然说在自己未知的领域上非常单纯天真,但是她并不是什么笨蛋,出云现在的呻吟声自然和当初在卧室里进行刺激所发出的呻吟几乎一样,所以她当然也明白自己现在按照出云的指示下,作出的行为,是的确正确,并且确确实实的带给了对方最强烈的快感。所以出云现在的呻吟声,对于她来说就是最好的鼓励,让她更加兴奋开心的作出撸动对方下体的行为动作。

  「唔哈……」羞人的呻吟声再次从出云的嘴中发出,同时让他的脸蛋也变得更加通红起来,如同完全成熟的苹果一般。虽然说现在的岛风撸动的手法非常的生涩,但是这样的刺激对于一直以来都是自己打飞机的出云来说就完全足够了,让女生来给他打飞机的快感远超于撸动技巧,而且因为现在岛风对自己所做的行为,也是由他自己亲自教导的。看着外貌只有小五的女生,在自己的教导下,撸动自己的下体,帮助自己打飞机的快感以及诱导小女生一样的犯罪感羞耻感也让他内心中的快感呈几倍腾升起来,充斥着他的内心之中。

  就像是人类尽早喜欢在文学作品中描述的所谓七原罪一般,欲望正是七原罪的一种,也同时现在出云最难以控制的一种。作为男生的天性,作为青春期男性的躁动,在感受着快感的同时,他的目光还是忍不住的继续落到岛风那完全赤裸的身体上,视觉上的刺激,也同样让他内心中的快感呈几倍上升,即使是他明知道现在的行为不对,即使是对这样的事情感到羞耻和害羞,但是他还是难以控制这最为本源的冲动。

  岛风倒是完全没有在意出云看向自己赤裸身体的目光,因为现在的她依旧没有明白羞耻为何物,只不过在被对方注视的时候,她还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些暖暖的痒痒的,让她的内心中稍微感到有些奇怪。不过想到上次那种奇怪的感觉,她就没有将这个疑惑说出口,而是继续专注于眼前的事情。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