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岳母征途

  「啊?」孙元一以为自己听错了,耳边一片嗡鸣,支支吾吾道,「不…不好吧……我……」

  关珊雪的心脏也是『砰砰』狂跳不止,她也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的自己就对孙元一说了这句话,一时间只感觉骑虎难下,让他上来的话,虽然她是长辈,可是自己现在的情况自己最清楚,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心志不坚定,就会做出什么过火的事情来。

  可是,心里又有些期待,期待孙元一能同意,体内熊熊的欲望灼烧得她浑身煎熬,小穴内的空虚也在诱惑她,让她忍不住期望孙元一赶紧到床上来。

  她稳稳心神,勉强一笑道:「没事的,你上来吧,一来,我可以抱着你睡,二来…二来…这岛上…晚上天气挺冷的,我…我都盖着被子了还是觉得冷……」
  孙元一心里一阵疑惑,隐隐的感觉到关珊雪似乎另有所图,并不是仅仅如她所说的那样的两个原因。

  他这人并不是愚笨之辈,只不过是因为相貌原因而导致没有女人缘罢了,不然他也做不到咨询公司的经理。

  联想到刚才听到的那一声似是而非的轻哼,原本他还对自己的猜想表示否定,可加上关珊雪的这一番说辞,心里已经八九不离十猜到了点上。

  「额…妈…」孙元一对自己的猜想有把握,但还需要再进一步确定一下才行,不能盲目冒然,万一自己猜错了呢?

  「还是开空调吧,我觉得我跟你睡一起……不合适……这要是传出去了,我还怎么面对莉莉啊……」孙元一道。

  关珊雪脸上一红,却轻声道:「你是我从小看着长起来的,也就相当于是我的儿子一样,不过就是跟妈躺在一起而已,有什么合不合适……再说……」
  顿了顿,她摸摸发烫的脸颊,说道:「再说…就只有我们两人,哪里会…哪里会传出去啊……」

  她的这两句话已经几乎就是在明示孙元一了,可孙元一还是觉得不保险,说不定关珊雪是故意来考验自己的呢?这个也很难说的啊,莉莉莫名其妙的不见了,然后蒋胜华忽然就提出了这种难以置信的解决方案,最不可思议的是居然关珊雪、关珊玥都同意了,虽然说是为了『面子』,可也许这一家子就是想了这么一个主意来考验自己,毕竟关珊雪也看不出来是个已过不惑的女人,稍微意志不定就会铸成大错。

  「还是开空调吧,我总觉得不好……」说着他摸到床头柜上的空调遥控器,顺手按开了。

  关珊雪心中失落,思绪万千,不由得轻叹了一声:「唉……」

  这声音充满了幽怨与哀愁,在孙元一听来,简直就是鼓励的号角,定场的锤音,一下就让他确定关珊雪刚才的那些举动都是真真切切的,并不是在考验他。
  可现在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份上,他又没有理由到床上去了,想来想去,今天还是睡觉比较好吧!

  躺下来不知隔了多久,他却始终没有睡着,不仅如此,他的鸡巴还一直坚挺着,似乎是在怪他没有抓住机会。

  唉……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也好,万一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可还怎么面对莉莉和岳父啊。他心中想着。

  关珊雪自然也没有睡着,现在的她只感觉浑身燥热感又上来了,本来说觉得冷也不过是个借口,没想到孙元一居然打开了空调,这下倒好,一下子内热与外热两相交加,使得她在被窝里就像笼屉里的包子一样难熬。

  可是如果就这样掀开被子,万一孙元一看到了又不好解释,这种尴尬的处境使得她不知该如何是好。

  「咳…咳……」空调吹出了一股令人不适的味道,关珊雪本身就有支气管炎,其实并不影响,但她却还是在这味道的刺激下咳了起来,至于为什么要咳,恐怕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孙元一自然也听见了,心里居然有些开心,心道:莫非这个店又来了?
  「妈,你怎么了?」他连忙问道。

  「咳…元…元一…」她咳得剧烈起来,说话也不连贯,「把…把空调关了…这味道我闻了支气管炎都要犯了……」

  孙元一急忙关掉空调,又等了一阵之后,关珊雪的咳声也逐渐平缓。

  「元一…你……这个岛……晚上还是很凉的……」关珊雪轻声道,然后她再没有说话,静静地盖上了被子。

  孙元一的内心再次交战起来,一方面他怕不好跟莉莉和蒋胜华交代,可另一方面他又期盼着跟关珊雪的关系能更加亲密,而且,关珊雪对他说的那句话听起来只是在叙述夜间的气温,实则充满了对他的鼓励。

  他的鸡巴在勃起状态还没有疲软,尽管关珊雪很明显是不拒绝的,但如果在这个状态下到床上去,也不免要难堪。

  想到这里,他起身去了厕所,边走边喃喃道:「上个厕所就可以了吧……」
  关珊雪听到了这句话,可她也不确定,孙元一说这话的意思是表示同意么?
  厕所里,孙元一深深地呼吸,想要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最重要的是让鸡巴平复下来,扶着那东西等了好久,这才缓缓尿出来。

  也别说,这么打岔了之后,鸡巴还真就软了下去。

  他用力甩甩鸡巴,又用面纸把马眼上残留的尿液吸干净,想想还是觉得不好,就进浴室冲了一下,同时也是向关珊雪释放了一个信号。

  听到浴室的水声,关珊雪的心瞬间揪了起来,『扑通扑通』地狂跳不止,她知道,孙元一的这一举动毫无疑问就是在告诉她,他要到她的床上来了!

  忽然,床一动,孙元一躺倒了床上,关珊雪的手刹那握成了拳头,紧紧地握着。

  轻轻掀开被子,孙元一钻进了被窝,离得关珊雪很远,仅仅盖住了一个被子角而已。

  关珊雪背对着他睡着,感觉到孙元一离她还是很远,而且似乎他没有想自己靠拢的意思,便轻声道:「元一…被子中还有一块空的地方容易漏风的……」
  「唔…」孙元一也很紧张,一点一点向关珊雪那边靠去,将被中的热气几乎是漏了个干净。

  终于,他的手碰到了关珊雪,关珊雪的身子立刻就僵住了,孙元一也是一僵,关珊雪身上的丝质睡衣让他心中悸动不已,却也让他不知接下来该怎么打开僵局。
  关珊雪也感觉到孙元一的不适,心中纠结煎熬了许久。

  「妈…」「元一……」两人几乎在同一时刻喊了对方,气氛刹那之间就凝固了,一下又让两人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动作了。

  关珊雪等了好久,不见孙元一动一下,心里叹气道:这孩子,我都暗示…明示得这么明显了…我都愿意放下心中的伦理了…他难道…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
  扭动了一下身子,她距离孙元一近了一些,孙元一更加不知所措了,关珊雪只好拉过他的手枕在自己脖项处。

  孙元一内心挣扎,可现在佳人在怀,他心中那份坚持已经越来越难固守,渐渐开始松动,不由自主地也向关珊雪靠近,两人的身子便贴在了一起。

  靠在一起的两人都是心中激荡,关珊雪还想保留那一份几乎殆尽的矜持,孙元一也想保持一个晚辈该有的本分。

  孙元一觉得自己还是应该主动一些,关珊雪既然暗示得这么明显,不能连这种事都让她主动了。

  轻轻咳了一声,他转身抱住了关珊雪,关珊雪没想到孙元一忽然这么主动,反倒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到底应不应该迎合一下?

  「嗯…妈…这样还冷么?」孙元一轻声问道。

  关珊雪脸颊通红,浑身都燥热,张张嘴想说什么,只觉得喉咙口干涩,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孙元一见关珊雪也不拒绝他,也不说话,胆子大了很多,左手放到关珊雪柔软的腰肢上,口中说道:「是不是还冷?要不要我抱紧一些?」

  关珊雪不知怎么回答,只从喉咙口挤出一个『嗯』。

  孙元一听了更加大胆,手攀上了关珊雪的巨乳,她的乳房又软又弹,肌肤细腻光滑,即便跟蒋莉莉的乳房比起来也不过就是更软一些,从手感上来看,反倒是更胜蒋莉莉一筹,这使得他忍不住大力把玩揉捏这一只巨乳。

  「嗯……」软软的乳头被孙元一捏在指尖挑逗,关珊雪不由得哼出声来。
  孙元一掰着关珊雪的肩膀将她扭向自己,淋浴间的灯没有关,借着这还算明亮的灯光,孙元一看到关珊雪脸上既有羞涩又有紧张,怯生生地看向自己。
  那张与蒋莉莉几乎一样的脸庞让他看得很是心动,但同时却又感到心中苦涩,眼中也露出悲伤的感情来。

  见孙元一没有了接下来的动作,关珊雪错愕地看向他,她能明显地看到孙元一眼中的悲伤,大致猜到了他又想到了莉莉。

  她温柔的将手搭到孙元一肩上,柔声道:「元一,我知道你想莉莉,我知道我老了,没有莉莉年轻漂亮,可是现在莉莉不在,如果你愿意,就把我当作她吧,原本这个蜜月就应该是你跟她一起来,现在她给不了你的,我这当妈的替她跟你……过完这个蜜月旅行…」

  这声音中带着真诚、柔情、歉意、慈爱,让孙元一心里很感动,对莉莉不告而别的那一丝恨意也随之弱化许多。

  「妈,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做到这样……我……」孙元一摸去眼角的泪水。
  关珊雪轻声道:「没事,元一,从小看着你长大,你也是我的儿子呀…」
  听了这话,孙元一激动不已,脱掉身上的睡衣睡裤,几乎是扑上去亲吻关珊雪的嘴唇。

  「嗯哼……」关珊雪嘤咛一声,她的嘴巴真是香甜,『空谷幽兰』,这就是孙元一此刻脑海中闪过的词。

  他像一只蜜蜂贪婪地在她的口腔中寻觅、吸吮这种滋味,关珊雪的舌头也热烈的与他碰在一起,两人抛开所有的世俗枷锁,毫无顾忌的全力拥吻着。

  将关珊雪搂在怀里,孙元一的胸口就贴着她的乳房,暖暖的、软软的,孙元一觉得此刻就像是真的有那种心与心的交流似的。

  他的手沿着她的乳房的两侧一点一点滑下,擦过腰,到达了睡衣的边缘,孙元一悄悄地掀起它,手搭在凉滑的大腿上。

  孙元一轻触到了那丝质的内裤,滑滑的摸起来很舒服,他的脑子里似乎马上就充血了,鸡巴也坚硬地勃起,抵在关珊雪的小腹,关珊雪感觉到了他的激动,顿时脸上又是一红,但与他仅仅纠缠在一起的舌头却更加用力迫不及待的,孙元一将手伸到她两腿间,鼓鼓软软的大阴唇就被他覆盖住了。

  「嗯……不要这么急……亲亲……亲亲我的奶奶……」关珊雪挣脱孙元一的嘴巴说道。

  美人有求,孙元一怎能不答应,立刻就向下去了,隔着丝质的睡衣就含住了一颗乳头,此时情欲高涨,原本软软的乳头已经有些胀起,孙元一大力地吮吸着,把整片覆盖住乳头的丝绸都吸的湿湿的。

  「嗯…让我脱了吧……」关珊雪道,孙元一扶住她坐起,不等关珊雪动手,粗暴地拉掉她上身的睡衣,露出不着一缕的洁白躯体。

  那乳头是淡褐色的,在她白嫩巨乳的衬托下格外美丽,真是像极了成熟的葡萄,孙元一再次抱住关珊雪,舌头轻轻地舔在乳头上面,像个婴儿似的,轻嘬着。
  这是关珊雪的最主要的性感带,只要一亲到她的乳房和乳头,她就会动情,孙元一还没亲两下,她的身体就开始响应,像蛇一样地在他的手臂中扭动,喉咙间还发出唔哝的轻语。

  将关珊雪放倒在床上,孙元一将头埋在她一对巨乳中间,那巨乳把他的口鼻全都埋住,任由孙元一亲吻着、舔吸着。而关珊雪动情时不自觉的将孙元一的头紧紧地搂住,孙元一也借势疯狂地嘬着、吸着她乳房的每一寸。

  勃起的鸡巴在关珊雪的腿上摩挲着,她感受到孙元一的兴奋,两腿也左右地扭动着,尽力配合着孙元一的摩挲。

  孙元一把她的乳房上舔得满是口水和红印,看着自己的『杰作』,他离开乳房缓缓向下亲吻着,把关珊雪的每一寸肌肤都亲了个遍,直到来到了阴阜上的黑森林边。

  关珊雪一直配合着他,现在也不例外,孙元一将她的屁股轻轻抬起来,把她那红色的丝质内裤往下拽。

  唯一的遮挡一去掉,孙元一便看清了关珊雪腿间那一抹风景,大阴唇外翻着,穴口半张着,随着身体的颤动一张一合,仿佛在呼吸的河蚌,大阴唇上的阴毛被淫水打湿,柔柔地贴在上面。

  这就是生出了莉莉的小穴么?孙元一想着,轻轻地用手抚摸着大腿内侧以及阴唇周围,舌头也在腿间慢慢地向里滑动,在阴唇周围徘徊。

  关珊雪仿佛已经着急,臀部轻轻地摇着,好像要把小穴送到孙元一嘴里,孙元一故意躲开关键部位,不停地在周围撩拨。

  只听关珊雪着急喘道:「……我要……」

  孙元一听罢,一口吸在关珊雪小穴上,舌头也进入三分,突如其来的攻击让关珊雪一时没有准备,「啊!」的一声,腰部向上,头向后仰,屁股使劲地向上又抬了一下,让孙元一的舌头紧紧地贴着阴唇,深入阴道,孙元一的鼻子都碰到了她的阴蒂!

  关珊雪屁股一紧,孙元一竟感到自己的舌头又被吸进一些,还伴随着空气吸入的声音,被这反应和声音一刺激,他的鸡巴更加粗硬,然而他没有着急,继续用舌头刺激着关珊雪的阴唇,时不时舔一下关珊雪已经变硬的阴蒂,一只手也在关珊雪菊花周围轻轻抚摸,按压。

  多年的禁欲使得关珊雪身体极其敏感,在这多重的刺激下她终于再也忍不住,一阵痉挛,身子拱起,呻吟一声,一股热流从体内迸出,一滴不剩正洒进孙元一的口中。

  孙元一咂摸着嘴里咸咸惺惺的淫水,没有因为关珊雪的高潮而停止,直起身,他低吼一声,用手扶着自己的鸡巴对准了关珊雪的小穴用尽全身的力气,身体向前一挺,粗黑、巨大的鸡巴插入了关珊雪的小穴之中。

  关珊雪向上迎合,虽然高潮,却因为刚才没有任何东西在自己的小穴内而有些许的空虚,随着这硬如铁的巨物插入体内,身体一下子变的充实,仿佛整个世界被塞满。

  可是同时也只觉这根巨大得像棍子一样的东西捅进了自己的体内,尽管有心理准备,却还是感觉像是要分成两半一样让她有些痛苦难当。

  「啊!……」一声呻吟仿佛在嘶喊。

  对孙元一来说,他只感到一种强烈的快感传遍全身,鸡巴被紧紧的包围着又舒服又美妙。粗大的鸡巴不由得更加硬挺又粗大了不少,直胀得关珊雪发出一声声也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呻吟声。

  孙元一没有因为这样的声音而停止,反而更加用力地抽插,丝毫都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

  空气中只有『啪啪啪』肉与肉撞击的声音和关珊雪痛苦不已的呻吟,但想着自己刚才所说要代替莉莉与孙元一过完这个蜜月,她便紧咬着牙关坚持着。
  不知是不是久习舞蹈的缘故,关珊雪对于孙元一这根罕见巨大鸡巴的适应力居然非常强,一开始她还觉得疼痛难忍,甚至每当龟头插进子宫的时候她都痛得要哭出来,可随着孙元一的抽插次数增多、抽插力道增大,小穴里传来的那种疼痛早已被一种莫名的快感所代替,小穴之中又痒又难受。

  这么多年没有好好做爱了,蒋胜华的鸡巴纵然也不小,但是跟孙元一的一比较,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她不由地扭动气屁股来,口中发出令人心荡神摇的叫声:「啊……啊……好舒服……好美……快……快……动……动……啊……我要……好女婿……好……个鸡巴……用力……插我……插我的小穴……好……好……痒啊……嗯……嗯……啊……」

  孙元一听到一愣,身体停了下来,虽然鸡巴没有动,却变得更硬了。

  关珊雪察觉到异样,娇羞地看向孙元一,红着脸说道:「怎么…怎么停了?」声音越来越小,「你…你是不是嫌弃我……」

  「不,我怎么会嫌弃你呢?能有您这样的丈母娘,我已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不过嘛……」孙元一说道。

  「不过什么?」关珊雪疑惑道。

  孙元一伸手在她巨乳上揉捏着,看着那些被他亲吻吮吸出来的红印,笑道:「不过你刚才说要代替莉莉跟我过完蜜语旅行哦……还说……我也是你的儿子……那么……你应该怎么称呼我呢?妈妈!老婆!」

  他故意在『妈妈』和『老婆』两个称呼上加重了语气。

  关珊雪听完,心里满是羞涩,居然还有些甜蜜,头转向另一边,不敢看孙元一,轻轻地说着:「你动吧…好儿子……妈受得了……嗯……嗯……」

  孙元一原以为关珊雪会先叫他『老公』,没想到关珊雪居然会先喊他『儿子』,乱伦的刺激感从他心底涌起,看来关珊雪也是很希望乱伦的呀!

  想到此处,他再次抽动起来,更加毫不怜惜、更加肆无忌惮。

  「啊!好儿子……啊……老公……插死妈妈了……好爽……爽……」关珊雪语无伦次的叫声也让孙元一沸腾起来!

  「妈妈……你的骚屄夹得我好紧……」孙元一放肆地说道。

  「叫我老婆……叫我阿雪……我是……老公的妈妈……快点操你的……阿……雪」关珊雪的脑海一片混乱,一时是孙元一的老婆,一时是孙元一的妈妈,一时又是孙元一的情人,三种关系在她脑海中错综交织,她的叫床声也是一片混乱。
  听到关珊雪语无伦次的叫床声,孙元一在关珊雪的小穴中驰骋的鸡巴抽插得比刚才还要激烈,空气中出了『啪啪啪』的声音,便只有两人粗重的喘息声,抽插起来下下到底,下下销魂。

  关珊雪在孙元一胯下变得疯狂,孙元一也越来越激动,有力的大手开始在屁股上揉捏,尔后又架起关珊雪的双腿扛在肩上,大手用力地抽打她的屁股。
  『啪』,关珊雪感到屁股一阵疼痛,身子一紧,穴中夹紧,紧接着一波快感传来,确实更加敏感了。

  「啊……」快感超过了疼痛,关珊雪叫了起来,「老公……快点抽我……抽……我……啊……我是骚屄……啊……用力抽……啊!……抽死我吧!……操死……操死……我……啊!操死妈妈了!」

  孙元一一边大力地抽插,一边大力地拍打关珊雪的屁股,无名的快感传来,既有爽快又有报复,仿佛比以前干莉莉的时候更销魂,一股征服的欲望从心底传来,手上的力气更大了。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