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娇趴在贱贱的脚边,转头四周看了一下,然后把头搁在那对狗爪上,闭上了眼睛,听着屋里的动静。只有贱贱翻报纸的声音和偶尔的咳嗽声,安静极了。听着贱贱的呼吸声, 娇娇放松地闭着眼睛,等待着不可知的命运。贱贱收起报纸,拍了拍娇娇的脑袋,娇娇马上睁开双眼,向着贱贱绽开了笑容。贱贱喝了口茶,想了想,又往碟子里倒了些,放下杯子, 贱贱看着娇娇说:“过来,乖乖”。娇娇马上蹲坐在贱贱脚边,望着贱贱。贱贱笑了。“我的小母狗想要什么吗?”娇娇汪汪叫了两声,看向桌子。“要这个?”贱贱拿起了报纸。 娇娇摇着头,边拿自己的裸背蹭贱贱的脚撒娇。贱贱又拍拍它的头,然后把碟子放到了地上。娇娇坐了起来,舔着嘴唇,凑上去闻了闻,不过不管里面是什么,娇娇知道没有贱贱的命令它只有等待。 贱贱打了个响指,娇娇才敢低下头慢慢地舔舐有些凉了的茶水。娇娇喝完后又仔细地把碟子给舔干净,然后恢复标准坐姿。贱贱拍拍娇娇的脑袋,“好喝吗?”娇娇转过头舔舔贱贱的手,表示谢意。 贱贱站起身朝门口走去,连打了两个响指,娇娇赶紧爬在后面跟着。他们来到厨房,贱贱指了指角落里的那个盘子。娇娇走过去,在盘子上岔开腿开始撒尿。撒完尿娇娇叫了两声, 贱贱又打了个响指叫母狗跟上。贱贱打开食品橱,取出一罐狗粮,边问,“饿了吗?”娇娇大声地吠叫了几声,开始在贱贱脚边打转。贱贱打开罐头倒入地上的一个狗食碗。等贱贱打了个响指, 娇娇才敢低下头吃东西。吃狗粮还是让娇娇感到有点恶心不舒服,可娇娇实在是饿坏了,肚子咕咕直叫。“吃完你就该进笼子啦,小母狗,贱贱该上班了。”娇娇看着让它深恶痛绝的笼子,明白抱怨是没用的,只会招来一顿皮鞭。笼子挺小的,尽头固定了个肛门塞。 娇娇倒退着钻进笼子,扭动着屁股让肛门塞加入菊花穴。等娇娇完全进入了笼子,贱贱横插了一根棒在娇娇的腰下,又插了根在娇娇的腋下,这样娇娇就动弹不得,也没法趴到地上,只能保持着这个姿势了。又拍了拍 娇娇的脑袋,贱贱命令娇娇张开嘴,塞入了一个特制的口衔。口衔连着根管子,定时会有不知名的营养液体流入娇娇的口中。贱贱然后将娇娇的四肢固定在笼子上,又取出链子,一头挂在 娇娇的乳环上,另一头固定在笼子上。这么做的同时,贱贱玩弄着娇娇的娇乳,直到娇娇扭动着身体发出呜咽声。贱贱接着开始玩弄娇娇的阴蒂,当他的指尖轻轻地扫过阴蒂,娇娇忍不住又扭动起来,让下体凑近 贱贱的手,请求贱贱让娇娇的淫欲得到释放。贱贱移开了手,往娇娇的屁股狠狠拍了下去,“真不乖,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小淫货,当贱贱抚摸你时你竟敢用贱贱的手自慰。”娇娇立刻感受到了恐惧,它还记得上次 贱贱那样说之后是怎么严厉地处罚的,发出求饶的呜呜的声音。“现在贱贱要走了,等我回来跟你算完这笔帐,贱贱带你出去散步!”贱贱锁上了笼子门。娇娇抬头看着贱贱,呜呜地叫唤着,舍不得 贱贱离开。娇娇尝试着动了下,希望找到个舒服的姿势,时间还有好长呢,菊花穴里的塞子也跟着一起移动。菊花还有些疼,被贱贱昨晚狠狠地干过了。娇娇不仅呜咽了几声,可是没人会听到。不明白 贱贱为什么要这样,娇娇答应过不会逃跑的。突然机器响了,一种不明流体流入了娇娇的嘴。娇娇吞咽着,味道有些苦。保持这姿势越来越痛苦, 娇娇的眼角流下了泪水。祈祷着时间赶快过去,娇娇闭上了眼睛。娇娇之梦-2当娇娇醒来时,屋子里已经暗了下来。娇娇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不过贱贱该快回来了。前门处传来声音,很快 贱贱的身影出现在厨房门口。他拿起水壶,加满水开始先烧水,然后走过来打开笼子门问道:“今天过得好吗?我的小母狗”贱贱取下口衔和各种拘束物,命令娇娇先去解决一下。 娇娇尝试着移动身子,可是这么久保持一个姿势,娇娇全身都麻木了,只好慢慢地爬向角落,确认那盘子正在两腿之间,娇娇放松地尿了起来。这一切都在贱贱的注视下发生着。“小母狗,考虑到你早上犯的错,我觉得得教你怎么控制自己。我找我的老朋友特地为你打造了些东西,这样你就能明白在这儿你的目标是让我爽,而不是让你自己爽。”贱贱从门廊外取来一个箱子和一个背包,放到了桌上。没有命令, 娇娇还是蹲在盘子上,好奇地看着贱贱拿进来的东西。“过来!”,娇娇慢慢地爬向贱贱。贱贱从箱子里取出件皮具,又拿出个电动的肛门塞和假阳具装在上面。命令娇娇张开双腿, 贱贱将肛门塞和假阳具都插进娇娇的身体,把皮具紧紧地固定在娇娇的腰上。然后命令娇娇绕着屋子爬。贱贱微笑着看着,突然按下遥控器,顿时娇娇感到了两个蜜穴内的抖动,抬头望向 贱贱。“过来!”贱贱取出一个项圈给娇娇戴上,然后又按下了遥控器,马上娇娇的脖子感受到剧烈的疼痛,忍不住呜咽起来。贱贱毫不理睬,拍拍自己的大腿,“爬过来!。”娇娇爬过去将脑袋靠在 贱贱的膝上,贱贱开始训话:“小母狗,以后你再惹贱贱生气,贱贱可就不客气啦。现在贱贱来帮你洗澡,不过洗之前先得给你处理一下。”贱贱取下娇娇身上的皮具,命令娇娇跪好,四肢都被绑起来。然后取出把剪刀开始剪掉 娇娇的头发。娇娇不禁大声哀求,“不要,贱贱,求您,不要!”贱贱揍了娇娇两巴掌,“我允许你说话了吗?好大的狗胆!”在娇娇的抽泣声中,贱贱剪掉了娇娇的头发,然后带上手套,打开背包里的一个罐头,把里面的流体涂在 娇娇的脑袋上。娇娇开始痛哭起来,明白发生着什么事情。贱贱曾经吓唬过娇娇,现在威胁实现了。过了二十来分钟,贱贱解开了娇娇,牵着它来到屋外,捡起水管往娇娇身上冲去, 娇娇冷得直发抖,很快,娇娇的脑袋光溜溜了。“现在有点像条狗了,还差一丁点,忍着痛哦!”贱贱又将娇娇绑了起来,还戴上了眼罩和口塞。娇娇听到贱贱点燃了炉子,还有丁丁当当的声音,充满了疑惑。突然,一阵剧烈的疼痛,伴随着皮肉烧焦的味道从屁股传了过来, 娇娇禁不住要尖叫起来,牙齿紧紧地陷入了口塞。贱贱开始抚弄娇娇,“小乖乖,别怕,没事啦,贱贱好为你骄傲哦!”过了好久娇娇才安静下来。贱贱开始和娇娇玩起了捡球游戏, 贱贱把球扔出去,娇娇赶快爬过去衔回来交到贱贱手里,贱贱手里放块糖作为奖励,娇娇从贱贱手里舔食,然后贱贱又扔。娇娇和贱贱玩得好开心,忘记了悲伤。贱贱带娇娇到了客厅,打开电视机, 娇娇趴在贱贱的脚边。新闻里先是伊朗,然后感兴趣的新闻出现了。报道说失踪三天的王小姐还没有被找到,据信她是去与一位网友见面了,但查不到那位网友。如果有任何线索请拨……贱贱关掉电视,抚摸着 娇娇的光头,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一切尽在贱贱掌握之中,过些日子大家就都会忘了这个外来妹子。娇娇温顺地趴在贱贱的脚边,感受着贱贱温情的抚摸,浮想联翩。几天前它还是人类,现在却是 贱贱的宠物了。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娇娇记得它在SM聊天室里认识了贱贱,在一家公园里见了面,喝了些饮料就睡了过去,醒来后就成为了贱贱的宠物,这几天的生活变化对它而言翻天覆地。它被一个网友完全控制着心理和生理,剃了光头,打上了烙印,真该听从那些网友的警告的。想着,一滴泪水从 娇娇的眼角留下,只是这是悲伤的泪水呢,还是由于实现了梦想感动的泪水呢。只有时间能证明一切。_色姐妹_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