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前一时兴起写下的文章,大家加减看  由於工作的关系,使我必须离南部而远赴台北。而对於从未到过台北我来说, 住的问题──实在让我大伤脑筋!所幸在阿姨的帮助下,我顺理成章的搬进了阿姨台北的家,阿姨在台北忠孝东路买了一栋公寓,而公寓里仅仅住着阿姨,阿姨假藉一个人会无聊所以要我搬过来一起住,其实是为了方便她,可以和我「叙叙旧」。  阿姨开着她的宾士房车,载我由高速公路北上,因为是周休二日,一路上都在塞车。我闷在车里觉得有点无聊,於是便将手伸近阿姨的小可爱里面,阿姨和我一起时,我总会要求她不穿内衣,所以我的手很顺利的便触碰到她那坚挺的乳首,阿姨嘤咛了一声,握着方向盘的手也颤抖了一下。阿姨转过头来似笑非笑的望着我,似乎在责备我太大胆了,竟然在行驶中挑逗她。我则是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只好傻笑带过。  好不容易来到了泰安休息区,天色已经昏暗下来,由於休息站里人山人海,阿姨只好买了一份大亨堡和汽水给我,自己则买了一份三明治,我们便在车里准备解决晚餐。我看着阿姨用着她性感的红唇轻轻的含着吸管的模样,让我的阳物情不自尽的膨胀起来。阿姨发现我的窘态,二话不说,便温柔的将我拉炼解开,轻轻的含住我的肉棍,一口就将我那半大不小的阳具含了进去,并且开始活泼的用着舌头在舔嗜着龟头及周围。  肉棒被阿姨的嘴包围着逐渐的越来越大,这时我将阿姨的上衣整个扒掉,阿姨赤裸着上身,身上只穿一件黑色衬裙,我们就这样在车里互相爱抚起来。我伸手温柔的抚摸阿姨肥美的乳房、揉捏不知何时变硬的乳头时,阿姨忍不住从被塞住的嘴里发出鼻音的哼声,下意识的扭动着屁股。由於衬裙是迷你型,所以当她扭动臀部时,有一半的屁股露出来,那种淫荡的样子比全身赤裸更有魅力。  我一时性起,便拉开阿姨的亵裤,将大亨堡塞进阿姨的淫肉穴里,藉着蕃茄酱的润滑,那一根热狗很容易的便插入阿姨肉穴里,膣腔的深处被粗大的东西插入的感觉,让阿姨发出的一股哼声,同时扭动屁股,调整身体的位置,好让小穴能更舒服一些。  「啊……」当热狗完全插进去,达到子宫口时,阿姨发出极度感动的声音,火热的脸和我的阴茎的摩擦,乳房则压在我的大腿上。我见阿姨反应激烈,於是便「吱」的一声,将整根插入,然后用力的抽送起来。  她也受用的挺着屁股迎送着,嘴里更是淫荡的哼哼哈哈的浪叫:「啊!好…  …用力一点……好舒服啊!快点!好棒啊……好爽啊……嗯……嗯……对…  …就是这样……啊……插的小穴美极了。」  我抽插了将近一百多下,忽然阿姨混身一阵颤抖,阴户里急促收缩吸吮着热狗,一阵滚热的阴精狂泄而出,同时娇喘连连的说︰「啊…啊……  志成……好美……唔……阿姨要上天了……小穴……丢……精……了……  真……舒……服。」  只见热狗已经被阿姨的阴户夹断而一分为二,一半在我的手里,一半则留在她的穴里,我将手里的肉狗对着阿姨晃了晃,笑着说︰「阿姨,我的晚餐已经被你的小穴妹妹吃了,你该怎么赔偿我呀?」  「讨厌!志成你玩弄阿姨的小穴,还取笑人家,人家不来了。」  阿姨原本泛红的脸更加显的娇艳愈滴,看的我的心花怒放︰「阿姨,我要罚你帮我含出精来。」  阿姨实际上的兴奋大概比我更强烈,好像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身体也微微颤抖,二话不说把肉棒含在嘴里,阿姨脸上露出陶醉的表情。就这样,我开车,阿姨则由泰安休息站开始,一直用嘴把我的龟头含在嘴里舔弄,手在阴茎的根部搓揉,直到接近新竹时,阿姨好不容易才让我泄精。  当阿姨吞下我的精液后,她伸了伸腰,还娇嗔的埋怨我为什么让她舔那么久, 害她的腰酸的快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