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八点钟左右吧,我在外面吃过晚饭刚到家,住我楼上 的邻居李依茗下楼来找我借点工具,因为她的老公到澳门出差去了,所以顺便闲聊了一会儿。  这家新搬来的邻居是对大龄夫妇,刚结婚一年多,还没有孩子。女的叫李依茗,三十不到点,比我小一岁,她老公比她大好多,有差不多四十五、六岁的样子,是个生意人。婚后,李依茗平日里也不上班,所以她老公不在的时候,就经常下来玩,有时就叫上楼里其他的几个邻居打打牌什么的。  那天晚上,她身上穿的还是平时在她家里所着的那一套低胸的彩条上衣和浅蓝色的裙裤。依茗平时过来我这边,总是穿着很随便。依茗虽然穿着很随便,但却掩饰不了她那迷人的身材。别看她年近三十,却保养的很好,肌肤虽然显得有些黝黑,但却给人很降的感觉。人也比较高,非常饱满,特别是胸部和臀部,总觉得里面的要从衣服里爆出来似的,因为穿的较少,所以看起来就很性感了。好些时候,我都不敢注视她的身体,因为她那隐约半露的肉体往往会使我想入非非。  夜晚独自躺在床上将睡前,我也会因此而引起一些遐想。我幻想着依茗依偎在我的怀里,任我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面抚摸她那丰满的乳房。而她也会伸手到我的裤子里掏弄我的阴茎。在绮梦中,我甚至感觉到自己坚硬起来的大阳具已经插入依茗滋润的阴户里享受和她性交的乐趣,结果内裤的前面就湿了。  不过幻想归幻想,现实中。我一向以来对依茗的举动,还是中规中矩。从来没有超越一般朋友之间的行为。往日十点钟时。依茗就会上去睡了,可是这晚她却特别精神。她告诉我说:「老公中午走了之后,我没有事做,就上床睡了整整一个下午。现在虽然到了睡觉的时间,都还是很精神,我真怕上床之翻来覆去睡不着。我想迟一点才去睡。不知会不会妨碍你休息啊?!」  我笑道:「你放心吧!我是夜鬼一名。我要很迟才睡的。不过我很奇怪,是不是你先生昨天晚上把你玩得很满足,所以你会睡了一个下午呢?」  依茗说道:「我老公几时会满足我呢?她一回来,不是打电话就是想他公司的事。除了叫他吃饭时应了一句,都没怎么和我交谈过。」  「做生意的人多数都是这样的,事业要紧嘛!」我望着她说道:「赚到钱就能享清福了,你可要忍耐一点,日后就不会这样了。」  「我老公可不也是常常这样说,可是他那工夫没完没了,一辈都做不完,几时才等到他闲下来理理我。」依茗埋怨道:「我已经这样的和他相处两年了,我可没耐性再忍下去。都不知他在上面是不是另外有女人。哼!如果真是这样,我都给顶绿帽他戴。」  我笑道:「不至于这么严重吧!」  「你不是女人,当然不严重了。」依茗望着我说道:「你们男人呀!一有需要,即刻就可以去玩女人。我们女人就不同了。」  我望着依茗的眼睛,似乎流露出深深的幽怨。就说道:「我们说些其他的吧!不要提这些不开心的事了,不如我借VCD给你看好了!是要搞笑片,还是警匪片,成人片怎么样啊?!」  「好呀!我只是听人提起过成人片,不过还没有看过,你拿出来给我开开眼界好了!」依茗美丽的大眼睛闪着亮光,「我等着,你去放吧!」  我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不太好吧!不如你拿回去自己看好吗?」  依茗道:「自己看有什么意思呢?你陪我看嘛!大家都这么熟了,怕什么呢?」  我没话可说,只好开着了录影机。依茗原来是坐在地毯上,这时也起身到沙发,坐在我的身旁。电视机的荧幕上开始出现男欢女爱的镜头,依茗看得脸都红了。荧幕上陆续出现女人用嘴巴含弄男人阳具的场面,以及粗硬的大阳具插入毛茸茸的阴户中抽插的大特写。依茗看得目瞪口呆。  我笑问:「你真的没看过这种片子啊?!」  依茗颤声道:「真的,我从来都没看过这种片子,原来那种事还有那么多花样啊,真是大开眼界了!  我大胆地问道:「你老公跟你玩过这些花式吗?」  「他只会用传统的公式。」依茗眼睛瞪着荧光幕说道。  「什么传统公式呢?」我故意发问  依茗转过头来望了我一眼说道:「传统就是传统嘛!还用问。」  我又俏皮地望着她道:「那么这些不传统的又叫着什么花式呢?」  依茗伸手在我肩膀上打了一下笑道:「你真是坏透了。」  这时荧光幕有一个女子骑在一个男的身上,手扶着男人粗硬的大阳具,对准了她的阴户,然后慢慢地坐下来,让自己的阴道把那条阴茎整条吞了下去。  我嘻笑地对依茗说道:「你有用这样的花式跟你老公玩过吗?」  依茗轻「哼」了一声,小手握着拳头就想打过来。这次我可有了准备,一把接住她打过来的粉拳,捉住不放。依茗没有再用力挣开,由得我捉住她软软的手儿轻轻地抚摸。我一手握住依茗的手腕,一手玩摸着她白嫩的手指头和红润的手心儿。  这时候电视机的荧幕上继续播映着一个女子把粉腿高高举起,让男的捉住她的双脚左右分开,然后让粗硬的大阳具在她阴户里横冲直撞。  我又笑道:「依茗,你老公起码懂得用这一招了吧!」  依茗趁我不备,挣脱了小手,同时用力把我推到地上了。然后她继续津津有味地观看着荧幕上男欢女爱的镜头。我虽然坐到地毯上,却紧靠着她的两条嫩白的大腿。于是我就分开她的双腿,靠在她粉腿中间。然后双手捉住她的两只小脚捧到自己怀里。  依茗并没有挣扎,任凭我抚摸她的小脚。我早已对依茗纤细的小脚丫垂涎三尺,不过也只能是限于眼看手勿动。现在可以亲手把玩,自然是无比快意心中浮起。我摸过她浑圆柔软的脚后跟,又摸了她白嫩的脚背。接着逐把玩她的脚趾。  依茗终于出声道:「快停手吧!搞得人家痒死了!」  我坐到沙发上,一把将她抱入怀里问道:「那里痒死呢?是脚痒还是心痒呢?」  依茗没有回答,但是也没有挣扎。我大胆把手从她低胸的背心伸入她的左边的酥胸按住说道:「是不是这里痒了。」  依茗闭起眼睛叹道:「你这样子弄我,我今天晚上别想睡了!」  我开始玩摸依茗温软又富弹性的乳房,同时也感觉到她心房在剧烈地跳动。依茗双手抓住我正在摸捏她乳房那只手,像是要推开,又像似无力撑拒。我这里就得寸进尺,把另一只手也伸到她的大腿抚摸起来,由她圆圆的膝头一直摸到大腿。最后就从她的裤腰伸手摸到她的阴户。  依茗的身子震了一震,双手急从上面移下来想要护住私处,却已经来不及了。我已经触摸到她那光滑无毛而且温软滋润的大小阴唇。我继续轻轻地揉弄着依茗的阴蒂。  依茗浑身抖动,颤声说道:「死人,你要干什么呢?这样子搞法,我可要被你弄死了。  我在她耳边说道:「我想脱光你的衣服,可以吗?」  依茗软软地依在我身上说道:「不知道,我已经被你弄得有气无力了,你就是要吃了我,我都由得你了。」  我伸出手来,把依茗的背心脱去,露出两个粉嫩的乳房,我先用嘴唇在她两颗艳红的乳尖上吸了吸,依茗怕痒地用手推开我的头。我又把她的短裤和底裤一齐褪下去。依茗显得很合作,特地抬起臀部让我顺利地把她的裤子脱下。  我把依茗全身一丝不挂的肉体放在沙发上,然后迅速地把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脱去,赤裸裸抱起依茗,然后坐到沙发上,把她光脱脱的身子放在大腿上。依茗羞红了脸蛋,一手勾住我的脖子,一手捂住她的羞处。  我把她捂住下面的手儿移到我的阴茎上,她轻轻地握住了。然后我的手也伸到她的阴道口轻轻地挖弄着。  依茗在我耳边颤声说道:「你如果要弄,就快点儿弄进来吧!不要作弄我,痒死了呀!」  我低声对她说道:「你跨到我腿上来吧!我们像刚才电视上那样干好吗?」  依茗听话地分开两条粉腿,跨坐在我的大腿上。迫不及待地将她那个光洁无毛的小肉洞向我硬梆梆的大阴茎凑过来。我叫她弯一弯身子,让我手持着阴茎对准了她的阴道口,然后再凑过来。微微听到「嘶」的一声细响,我那粗硬的大阳具终于整条塞入依茗温软湿滑的阴道里了。一阵子说不出的快感传过来,我觉得阳具又硬了一点。  依茗兴奋地把我紧紧搂住,胸前那两团软肉温软地贴紧着我的胸肌。依茗像水蛇似的不停蠕动她的细腰,我也配合地捧着依茗的臀部向我的怀里挤压。后来依茗激动得叫出声来,香汗淋漓的娇躯狂烈地在我怀里颠菠。我感觉到她的阴户像小孩嘴巴吸奶一样地吮吸着我的阴茎。我告诉她就要射出来了。  依茗急促地喘着气说道:「你尽管射进去吧!这几天没关系的啦!」  这时我本来已经箭在弦上,此刻便肆无忌惮地把一股精液急剧地射进依茗肉体里面了,依茗也静下来,紧紧地搂住我,享受那一刻我的阴茎在她子宫口喷射精液时最高峰之乐趣。我那条粗硬的大阳具深深地在依茗紧窄的阴道深处一跳一跳地跳动了十来次才安静下来。依茗的阴道也一松一紧地吮吸着我的龟头,我们终于一齐到达了性交的快活颠峰,依茗仍然激动地把我紧紧搂住不放。  过了一会儿,我靠在沙发上休息,依茗慢慢从我身上站立起来。让她的阴户离开我逐渐软下来的阳具,一些浓稠的精液倒流下来,依茗迅速用手捂住她的阴户,移步走向洗手间。先扯了一团卫生纸堵住还在渗出精液的阴道口,又拿着一团卫生纸走过来为我揩抹清洁一蹋糊涂的下体。  抬头一看墙上的大钟,不觉已经十一点多钟了。  依茗叫了一声:「哎哟!我要赶快回去了。」  说完也来不及在我这里冲洗,就匆匆地穿上衣服就离开我这里急急忙忙上楼去了。  我冲洗之后,躺在床上回味刚才和依茗交欢时快活的一幕,心里实在又开心又满足的。就在这时,电话铃响了,原来是依茗打过来的。  我问道:「依茗,刚才舒服吗?」  「当然舒服啦!想不到你那条肉棍儿那么利害,搅得我下面酥酥麻麻的,简直像要飞上天一样。」依茗在电话里兴奋地说道:「你也好快活吧!刚才你射出来的时候,你把我抱得紧紧,肉棍儿深深地插进来,那时你一定最舒服的啦!」  我笑道:「是呀!你下面好紧好窄,又一吸一放的。我想多玩一阵子的,可是被你弄到舒服得忍不淄出来了。」  依茗说:「刚才我都够啦!你已经好过我老公好多了,他那条比较你短和细,就算在我下面搅多一会儿都惹不起我的兴趣,跟你弄可就好了,你那东西一弄进去,我就已轻轻飘飘的,把一颗心都给了你啦!」  我笑道:「我都好喜欢你那里是没有毛的光板子,下次有机会让我吻一吻好吗?」  依茗道:「不好!那么肉麻的事你都做,要我吻你那里倒可以,你要吻我,我只怕受不了。」  我又道:「我们什么时候再尽情地玩一次呢?!」  依茗笑答:「我怕你自己不行啦!只要我老公不在,我可是甚么时候都可以陪你玩的呀!」  我说道:「我对你可是舍命奉陪的,只要你需要,我也是乐意随时把肉棍儿插进你那白净可爱的小肉洞里呀!」  依茗笑道:「你说得人家底下都痒起来了,明天晚上我早点过去找你好吗?」  我欢喜地说道:「好哇!明天晚上我一定用舌头舔弄你那光洁可爱的小阴户。」  依茗笑道:「我可不要你那样,到时你要洗得乾干净干净等我,我会学色情录影带里那个女孩子那样,把你那条含入我嘴里让你舒服舒服。」  我笑道:「好吧!我们明天晚上再说吧!已经很晚了,你好好睡吧!养足精神,我们明天再玩个痛快淋!」  依茗在电话里「渍」地吻了一声。才把电话收线了。  依茗的年龄不小了,而且结婚有段时间了,所以在经验上是还可以的。只是到了这个岁数,若无法得到尽情的满足,那就……  第二天傍晚七点多钟,依茗已经来找我了。今天晚上她穿得很漂亮,一件淡黄色的上衣,一条白色的裙子。依茗本来就美丽,这时更像一个天真活泼的小女孩。  我关上房门之后,就把依茗抱起来坐到沙发上。依茗也亲热地搂住我的脖子亲了亲。  依茗说道:「那儿不好摸呢?净要摸人家的脚,我偏不让你摸。」  我把手伸到她的酥胸说道:「那我摸你的奶子了,你让不让我摸呢?」  依茗把头依入我的胸前娇笑地说道:「我人都在你怀里了,不让你摸又有什么法子呢?你要摸就摸,要玩就玩吧!不过要轻一点,不要把我弄痛了。」  于是我一手从她的衣领伸到酥胸玩捏奶子,一手从她的裙子底下捞上来摸弄她的阴户。依茗被我摸得气喘吁吁,争扎着说道:「你还是让我脱了衣服再玩吧!」  我听了依茗的话,就暂时松开了她。依茗从我怀里站了起来,把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下来。我也动手把自己脱得精赤溜光。依茗叫我坐下来,然后跪下来伸手把我的阴茎握住向根部推了下去,露出我刚才洗得干干净净的龟头,伸过头来,一口含入小嘴里。  我的阴茎在依茗那张小嘴的吐纳之下,一下子粗硬起来,塞满了依茗的小嘴。依茗让我粗硬的大阳具退出一点儿,然后用她的舌头舔弄我的龟头。我的龟头被她舔得更加膨涨起来。  我轻轻地拨了拨依茗的头发,又把手伸到她的胸前摸捏她的乳房。依茗的双乳虽然不算巨型,可也够坚挺的了。拽在我手里既温软又具弹性,十分过瘾。  我轻声对依茗说:「我们到床上去玩吧!」  依茗嘴里叼着我的阴茎点了点头,然后吐了出来,让我抱起她的肉体走到房间里去了,我们一起躺到床上。依茗又趴到我身上吃我的阴茎,我也把她的身体移过来,让她两条粉腿跨在我的头部。可是当我把舌头伸到她的阴户时,依茗畏缩地夹紧了双腿,我只好转为摸玩她的小脚。  当我用舌头舔弄依茗的脚底时,她又怕痒地缩走了。我爬了起来,翻身伏在依茗身上,先把粗硬的大阳具塞到她小嘴里,然后双手拨开她的双腿。再用嘴去亲吻依茗那个光洁的阴户。  依茗的大腿被我按住不能动弹,小嘴又被我的阴茎塞住说不出话来,只有用鼻子哼的余地。我继续用舌头去搅弄依茗的阴蒂,依茗全身随着我的舌尖的活动而颤动着。  后来她实在忍不住了,急忙把我的阴茎吐出来叫道:「我受不住了,你想玩死我啊!你玩得我太紧,我会将你那条咬坏的。你快把你那条东西给我插到下面呀!」  我也不忍心让依茗太吊胃口,便迅速转过身来,把粗硬的大阳具向着依茗的阴道口插进去了。依茗得到充实之后,也肉紧地将我的身体搂住。我把硬梆梆的阴茎在依茗滋润的阴道里左冲右突,依茗口里销魂袭骨的叫床声更加鼓舞着我奸淫她的劲头。  我的阴茎不停地在她紧窄的阴户中进进出出,依茗体内的阴水也一阵又一阵地涌出来,把我一大片的阴毛都湿透了。  玩了一会儿,我们变换了性交的姿势。我让依茗躺到床沿,然后捉住她两只白净的玲珑小脚高高举起,再将粗硬的大阳具向她的阴部凑过去。依茗慌忙伸手过来扶着我的阴茎,将龟头抵在她的阴道口。我稍加用力,硬梆梆的阴茎已经整条没入依茗的肉体中了。  我继续让阴茎在依茗光洁可爱的阴户里一进一出地活动着,依茗的阴道也一松一紧地吮吸着我的阴茎。过了一阵子,依茗的阴道里又分泌出许多淫水来,使得我们的交合更加润滑畅顺。  我笑道:「依茗,你的阴户像个多汁的水蜜桃。」  依茗也浪笑地说道:「你那条东西也像一条美味可口的香蕉。有一天我可要把它吃到肚子里去,看你怕不怕!  我也笑道:「我才不怕哩!因为你不会杀鸡取卵那样蠢的,虽然我们不是两夫妻,可你知道要你喜欢,我随时都会给你的。所以你会要活生生的。  依茗没答话,将我的身子紧紧抱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底下的阴户也收缩着把我箍得很舒服。我立即报予一阵急促地抽送。依茗仍然紧缩着阴道增加着我们交合的浓趣,可是她阴道里终于再度涌出大量的淫水。  接着便四肢冰凉,颤声地说道:「你真有能耐哟!我被你玩死了!」  我暂停抽送,仍将粗硬的大阳具留在依茗的阴户里,然后抱起她侧身躺在床上。依茗枕着我的臂弯,嫩白的乳房贴着我的胸口,小腿缠着我的腰际。  我把手伸到她被我的大阴茎充塞住的阴道口说道:「依茗,你这里光秃秃不长毛,真可爱!  依茗道:「没毛有什么好呢?我老公有时都骂我白虎精。」  我说道:「你老公旧脑筋,不识宝了。其实没毛的阴户才好玩啦!外形好看先不用说了,用舌头舔弄时,更是不可多得的珍品哩!  「我老公从来没有吻过我下面,我也没有用嘴含过他那条东西。他玩我的时候总是一本正经的,我也只有例行公事一般地奉陪。不像和你玩这么有趣。」依茗娇羞地依偎在我的怀里说道:「你那条东西也比他粗长而坚硬,我让你玩得很满足,跟他玩时都没试过有这样的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