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星期五的晚上,虽然已经过了深夜11点,可是上海新天地的酒吧仿佛才从睡梦中醒来,熙熙攘攘的人群从一个地方流到另一个,纸醉金迷的生活才刚刚展开,无数的上班族脱下西装,换上各类有形有款的夜行服开始出没于这个城市中心的淘金窟。女孩子们无一例外的画上浓妆,戴上美瞳和假睫毛,穿着无比节省布料的衣裙,在和她们的朋友、朋友的朋友,甚至是陌生人拼酒、划拳、玩骰盅。她们身边有很多虎视眈眈的小狼,期待着在她们酒醉后能够带到附近的Motel大干一番。我就是这些小狼中的一个。我现在正在宝莱纳酒吧的厕所里面,这里的酒吧厕所装修得不次于五星级宾馆,绝对没有任何异味,清一色的进口Toto马桶,隔间里面不仅大得足够站两三个人,相互之间还全部封闭,浅黄色的大理石地板和墙壁,有着淡淡清香的熏香,而最重要的,是不分男女的,这一切都似乎是给打炮准备的。一个女孩子正蹲在我面前给我口交,她的齐肩直发染成深棕色,吊带衫的一根带子已经滑落到了肘部,露出里面的无痕胸罩的带子。我的手从上面伸进胸罩里面,轻轻抚摸着她的奶头,虽然明显感觉到只有A罩杯的尺寸,但陌生女孩还是给了我莫大的刺激。女孩明显已经很醉了,舌头已经不能自由的活动,牙齿也不时地咬到我的鸡巴,有时候从嘴里拿出来再放进去的时候还会戳到脸上,我马眼流出的液体就黏在她的脸上,拉成一条曲线。我把她拉起来让她坐在马桶上,分开她的双腿,她短裙下面穿的是一条黑色丁字裤,淫水已经把前面小小的布料完全浸湿了,这给我节省了很多工夫,我只是把丁字裤拉到旁边,露出她的下体。她的阴毛并不茂盛,大小阴唇都已经完全分开,淫水在厕所的灯光反射下显得特别晶莹。我稍微蹲下去一点,慢慢地扶着鸡巴把龟头推进她的阴道,阴囊垂下来,两颗睾丸碰到了马桶盖,有点凉凉的感觉,龟头感到了温暖的嫩肉的包围,年轻的女孩轻轻的发出一声呻吟,双腿不自主地更加分开,好像在欢迎我整根的进入。隔壁传来了一阵高亢的女声:「干我……啊……快点……啊……」看来又有一个小狼得手了,可惜的是我身下的女孩醉得除了大声的呼吸已经不能发出别的声音了。我开始加速抽动,鸡巴在她的小穴快速的进出,充份的润滑和包裹加速了我的快感,女孩姣好的面容刺激着我的神经,龟头越来越痒,我的抽插速度也越来越快,睾丸撞击马桶盖甚至有些疼痛,拉出的阴茎不时还会被丁字裤摩擦带来更大的快感。我伸头和女孩湿吻起来,她的嘴里有一股酒气,舌头上还带着一丝我鸡巴的味道,可是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我的舌头绕着她的舌头转动,贪婪地吸取的她的唾液,她软软小小的香舌被动地在我的吸吮下四处滑动。女孩的阴道在我的冲击下变得更紧,到底是20岁的身体,像一只热热的小手紧紧地握住我的鸡巴。仅仅过了几分钟,在多重刺激下我开始猛烈地发射,阴囊极度收缩,把睾丸高高的吊起,阴茎不住地跳动,一股股精液射进女孩的阴道。女孩感觉到了我的射精,好像有点清醒过来,尽管嘴里被我填满了还是发出了「唔……不要……」的声音,她的身体却暴露了她的真实感觉,小屁股也不断地收缩,脸上的肌肉有一点扭曲,双手反而把我抱的更紧。她无奈的反抗反而加强了我的爆发,射精后的鸡巴没有马上软下来,我顶住她的花心继续抽动,又过了几分钟才依依不舍地把鸡巴抽出她的阴道。女孩的阴道里流出一条白花花的液体,身体绵软无力地倒在马桶上,脸上现出两团红晕,一直半开半闭的眼睛完全阖上了,在高潮的刺激后她睡着了。我和这个女孩从不认识,甚至没有在一个包房喝过酒,我只是在厕所看到摇摇晃晃的她一个人去小便就跟在她后面。酒吧里面的人对一男一女进厕所早就见怪不怪了,更不会有人来问我们是不是认识,她没有同行的人一起,也不会有人打扰我们,而我在十分钟内就解决了战斗,等到她的同伴想起来她迟迟没回来去找她的时候我早就离开了。在上海的酒吧圈子混了几个月以后,我已经能够清楚地分辨女孩子们醉酒的程度了,大多数时候我找九成醉的有80%的概率能够得逞。在酒精、酒吧黯淡的灯光和浓妆下,这些女孩子看起来都很漂亮,我也就毫不吝啬地一次次把我的精液深深的射进她们的身体。其实我也和其他的小狼想法一样,如果能把她们带到Motel那可以玩得更过瘾,但是我不能,午夜12点前我必须回家,因为我已经结婚两年半了。 (2)我叫小伟,今年30岁,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家境不算好也不算坏,我靠着家里一点点的关系在一家500强的公司做不能再普通的工程师,拿着最一般的薪水,生活可以说是波澜不惊。在我结婚前,和所有的宅男一样过着无聊的日子,上班、上网、打游戏、看AV、打手枪,从来不敢逛声色场所,尽管在上海这类地方和24小时便利店一样普及。和大多数IT男一样,我无穷的精力都奉献给了饭岛爱小泽圆和一团团的卫生纸。这一切在我和晓笙结婚后全都变了。不知道她是我的福星还是克星,我的生活走进了一条完全不同的轨道。认识晓笙是公司头头的老婆帮我安排的一次相亲,由于我的宅男本性让我在26岁还没有谈过女朋友,成为我们十几个人的部门中唯一的王老五。我们的部门经理是35岁的海龟博士,一身的意气风发,决意要把我们部门建设成亦工作亦朋友的模范集体,他的太太小燕34岁,是他国外大学的同学,后来辍学支持老公的事业成了家庭主妇,帮人相亲成了她最大的爱好。我就是在她的安排下见到了晓笙。第一次见面安排在徐家汇美罗城的星巴克咖啡,晓笙那天穿了一件碎花连衣裙,长长的头发,大大的眼睛一下子就把我迷住了。晓笙的长相可以说中上,除了眼睛大,别的都只能说一般,嘴唇有点厚,但是她的身材对我这个标准宅男杀伤力实在太大了,1米63的身高,足足33C的胸部,细细的小腰、高挺的屁股、修长的双腿,差点让我当惩勃起。介绍人小燕也算是个大美女,五官精致、动作优雅,但是略微有点发福,和晓笙相比下就要少了几分清纯、多了几分成熟。我不出所料地开始和晓笙约会,我笨拙的追女术不止一次的让她扫兴,不是买的花品种不对就是约会的内容乏味无趣。但是就是这样,晓笙也没有抛弃我,我们的感情也迅速发展,在一次去杭州旅游的时候我们发生了第一次关系,虽然看了无数的AV,我第一次还是不能找到入口,还是晓笙引导着我完成的,不到两分钟我就缴枪了。第一次性交的感觉和打手枪完全不同,晓笙湿热的阴道比自己的手要柔嫩一千倍,她的呻吟比AV的职业化叫床要刺激一万倍。最不同的是在她的阴道内射精的感觉和射在卫生纸上完全不同,她阴道内的嫩肉仿佛有千万层,一层层的夹套住我的鸡巴,我的龟头深深地顶住她的子宫口能感觉到子宫口像一张小嘴在一张一合的舔我的马眼,射精的瞬间,她整个人都被我滚烫的精液热得收缩起来,我的整个鸡巴都被完整地包裹着,一直到慢慢地软下来。我知道晓笙已不是第一次,在上海找个处女实在太难了,我也不相信她这样好身材的美女一起没有男朋友,而她的男朋友会放过这样销魂的肉体。只要她爱我,对于过去我可以做到不闻不问。我从此爱上了内射,这不仅是生理上的享受,更是心里上的完全征服。避孕套我只用了一次就再也不用了,隔靴搔痒的做爱实在没法让我提起兴趣。晓笙也很体贴的从此开始服用避孕药,好让我能每次都达到快乐的最顶峰。在我们结婚前因为我还住在家里,我们做爱的机会并不是很多,我也从来没想过把AV的那些姿势用在晓笙身上,她甚至没有给我口交过,我也以为她不过是一个良家少女,对性爱的花样是反对甚至厌恶的。但是结婚的那天,晓笙给了我一个天大的惊喜,给我的性生活带来了巨大的转变。  (3)在我们认识一年多以后,我和晓笙的关系已经发展到如胶似漆的地步,双方的家长也顺利地见过面,晓笙的父母看上去都是很一般的普通人,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晓笙在一家公关公司做文员,工资很低但是比较清闲。我们的婚礼在四季酒店摆了二十桌,请到了所有的亲朋好友,大家都为我娶到这样漂亮大方的老婆而高兴。四季送了我们一个蜜月套房,不胜酒力的我喝了半瓶多红酒,被几个好朋友送进房间的时候已经走不稳路了,一帮子闹洞房的人出于对我的照顾,随便玩了几个小节目就一哄而散,只剩下我那穿着旗袍的妻子坐在床上。晓笙的婚纱在敬酒的时候就已换成了一套大红色的旗袍,开叉一直到大腿,这个也只能算是上海的标准尺度,她傲人的双胸被旗袍包裹得鼓鼓的,长发盘起在头顶,露出纤细的头颈,白白的双臂完全暴露出来。今天她涂的是紫色的指甲油,手指和脚趾都是,虽然她有1米63的身高,可是脚却很小,只有穿35码的鞋子,在三寸高的高跟鞋里面一排十个小小的紫色指甲分外的可爱。「老婆,今天我们终于可以合法做爱了。」我解开领带,下身已经把西裤顶起得老高。老婆笑了笑,问我:「老公,我漂亮么?」我看着性感的老婆,说:「当然了,你是最漂亮的新娘子。」「老公,我今天要给你个惊喜。」老婆从床上站起来,慢慢地解开旗袍侧面的扣子,旗袍从她身上滑下。旗袍里面是一套黑色蕾丝花边的内衣,我从来没看见晓笙穿过,可能是新的,胸罩很小,刚好能遮住乳头,下身是黑色的半透明内裤,可以隐约看出里面乌黑的阴毛。晓笙没有脱掉高跟鞋,而是在地毯上跪着慢慢地挪过来,来到我的身前,媚眼如丝的看着我,一伸手就解开了我西裤的腰带,把西裤和内裤拉到脚踝。我的阴茎被内裤的带子拉了一下,「砰」的跳起来在空中晃了几晃后,高高的朝天昂起。晓笙一伸手握住我的阴茎,我的尺寸和欧美男优不能比,只有12公分长,但好在还算是比较粗,龟头也明显的大出阴茎一圈。晓笙白白的小手上下撸动了几下后,伸出她的舌头在龟头上面舔了一下,这从未有过的刺激让我长吸了一口气。想不到我的新婚老婆居然会给我口交,龟头上马上渗出了一些液体。晓笙接着把整个龟头都含进了嘴里,舌头在马眼上扫了一下后,围着我的龟头下缘开始转圈,那娇嫩的小舌头有目的性的在龟头下面的信粒上面不停地轻舔,她的一只手上下套弄我的阴茎,另外一只手抚摸我的阴囊,这动作和我看过的AV简直一模一样。她的口水合着我分泌的液体沿着阴茎流下来弄湿了她的手,转了十几个圈以后,她开始把整个鸡巴都含进嘴里,我的龟头碰到了软软的喉咙,她的舌头垫在阴茎下面来回的摩擦,这种景像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的老婆会给我做的。和阴道相比,晓笙的嘴巴虽然不是紧紧地包住我的鸡巴,但是她的舌头却弥补了这个缺陷,她准确地击中了我的每一个敏感地带,马眼、龟头下部、阴茎下面的血管。我血脉贲张,不由自主地学习A片中的男优拉住晓笙的头,屁股来回地运动。没过多少时间我就忍受不住了,我加快了速度,晓笙也知道我到了爆发的时刻,她两只手都套住我的阴茎加速套弄,同时舌头包裹住马眼和下面的一条筋快速的来回舔弄,我两条腿都在颤抖。  ~液从肉棒里面剧烈地喷射而出,射精的时候,晓笙的舌头死死地顶住我的马眼,让我感觉到了和花心一样的触觉。我连续射了十几次,晓笙的嘴巴装不下这么多,流出了一些。她没有停止,而是用舌头把整个龟头含住吸吮,我敏感的龟头受不住这样的刺激,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上,阴茎软下来从晓笙的嘴里掉了出来。「老公,喜不喜欢?」晓笙从地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看着我,嘴角还挂着一条我的精液,其余的无疑已经被她吃下去了。「喜欢,喜欢极了,可是你是怎么学会这些的?」晓笙说:「你不是说过不问我的过去么?」我无话可说,不知道我老婆这么老练的口交技术是经过多少次实践训练出来的,可是我难道有能力去改变什么么?她的过去已经过去了,我们也已经成婚,最关键的是我享受到了最满意的口交。尽管对老婆的过去有一丝怀疑,我还是决定享受和她今后的性福生活。「老婆,你说得对,我不应该多问,我只要你的未来,不要你的过去。」「老公,你真好。可是你还没有满足呢!」我看到了,经过刚才的口交,晓笙的内裤已经被淫水渗湿了,可是我的小弟弟已经垂头丧气了。「老公,没关系的,你先去洗个澡,你开心了就好了。」晓笙把我推进了浴室,打开龙头开始仔细地给我清洗,从上到下,从小弟弟到屁眼都用沐浴露洗了个干干净净,「有这样的老婆真是我的福气!」我心里这样想。从浴室出来的我,小弟弟还是不争气的下垂着,晓笙这时候已经赤裸身体躺在了床上。「老公,你过来嘛!」「老婆,你稍微让老公恢复一下。」「老公,你帮我舔舔好不好?」晓笙说着已经分开了双腿。以往做爱我们都是直捣黄龙,我还真的没什么机会仔细研究晓笙的小穴,没想到她会主动要求我给他舔穴。晓笙的阴毛非常茂盛,覆盖的面积很大,但是毛并不长,从阴部向上形成一个很大的三角形;大阴唇很饱满,小阴唇就像是一个小蝴蝶的翅膀随着呼吸有一点扇动,阴蒂有一点点冒出头;屁股滚圆坚挺,躺在床上有一条明显的曲线。我跪在床边,把头凑过去,先是用舌头沿着大阴唇周围舔了一圈,晓笙的淫水非常多,一圈下来已经吃了一嘴。舔屄的感觉很难说清楚,我是第一次,觉得这个部位的肉非常滑、非常嫩,然后就是把大阴唇轻轻含住,用舌头在上面来回地清扫。「啊……老公。好舒服……舔我的屄……不要停……把舌头伸进来……舔我的阴蒂……快点……」我在晓笙的指导下舔着她的小穴,舌头从小阴唇的缝隙中努力地向阴道内部伸进去,每次抽出来的时候都顺势在阴蒂上面舔几下,没一会晓笙的阴蒂就像是一颗小樱桃一样立了起来。晓笙的叫声越来越响,小穴流出的水也越来越多,看着这个情景,我的鸡巴也再度昂首挺立了。我不能忍受晓笙的发浪,站起身把鸡巴推进了她的阴道,晓笙得到了肉棒,满足的叹了一口气。我今天经历了太多的意外,鸡巴飞速的在小穴中进出,晓笙的小穴也像以往一样层层的包裹着我,我的双手在她的双乳上压迫着,屁股前后运动……第二次射精也来到得比往常快很多,射出的量虽然没有第一次多,但是也把晓笙爽得浑身抽搐。疲倦的我顾不得清理战场,一头就栽在晓笙丰满的双乳间昏昏睡去。(4)从结婚那天开始,我们的性生活就有了质的改变,我不愿意去探索那些困扰着我的问题:晓笙做爱的技术为什么那么好?她究竟有着什么样的过去?为什么在结婚前她没有一点表露出来?这些对于新婚的我来说都来不及考虑,我沉浸在和晓笙的性爱之中不能自拔,而我的做爱技巧也是一日千里的突飞猛进。从前在晓笙的紧屄下,我基本很少能超过三、四分钟,新婚三个月后我就能坚持到十分钟左右,别看还是不算长,但是晓笙的阴道实在是太美妙了,而在床上她又风骚得像是个荡妇,我相信能撑过十分钟就是高水平了。晓笙的性欲很强,而她自己就是一个最适合做爱不过的女人。她的敏感地区很多,脖子、奶头、手指、腋下、后背、屁股、腿弯、脚趾等等,更不用说她的小屄了。她大概属于是敏感体质,对这些地方稍微刺激一下她就会动情。晓笙的声音很甜美,但是做爱的时候却喜欢喊叫,害得我在家里都不敢开窗户,喊叫的时候她的声音会有点嘶哑,但是却变得更性感。她喜欢做爱的时候说脏话,更能刺激我的耳朵。她的阴道更是极品中的极品,水多、松紧适宜,有内吸力的花心还会舔我的龟头。按理说有了这样的老婆我应该知足才对,不过可能是新婚那天她的转变太过于让我惊讶,也可能是因为我春色的本性一直被宅男的帽子压制,直到遇到晓笙才有爆发的机会。一年后,虽然晓笙的性欲越来越强,可是我却已经经常觉得疲于应对了,虽然对晓笙的身体我还是有着无穷的性趣,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做爱的激情偏偏就不再高涨。很多时候我都是敷衍了事,也顾不上晓笙还在娇喘的身体、欲求不满的渴望眼神,我曾经无比热爱的前戏也成了过场,晓笙虽然嘴上不说,可是得不到满足的神情溢于言表。无论我如何努力,当年的一夜五次郎,现在连第二次都很难勃起。我就像是一个乖乖的好学生,以前从来不逃课作弊,是老师表扬的榜样,而一旦受到坏同学的影响,堕落的速度比起社会上的小混混都有过之无不及。晓笙如果不是性爱高手,我很可能就和她循规蹈矩的做爱,然后偶尔看着A片打打手枪,幻想片子里面的女优给我做各种服务,这种两面的性生活也许是大多数宅男成家后的唯一选择。但是有了晓笙,有了这些性技巧的体验后,我无法自拔的堕落了,在和晓笙做爱的时候我开始幻想对象是其他的女人,从知名的女星到身边的漂亮女性,而这样做的结果是让我们的性生活质量更加每况愈下。我用光了所有的女星、AV女优和认识偶遇的女性,可就是没办法回到一年前那水乳交融的状态。和晓笙的争吵也多了起来,鸡毛蒜皮的小事我们都能吵上个把小时,然后冷战、和好、做爱、睡觉。我能感觉得到晓笙和我疏远了,不能在性爱上得到满足的女人是很可怕的,有几次我加班晚了回家进门的时候还听到晓笙自慰的呻吟,她背着我偷偷买了电动阳具,但是我知道假鸡巴是根本满足不了她的。我开始寻找提升性趣的门路,我不会去找妓女,不说小姐千人骑万人干,就是那些职业化的呻吟、毫无激情的表演和ISO的流程,跟A片一样已经不足以提高我的感官刺激。我有一个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阿忠,家境比我好得多,每天的生活就是流连在酒吧、KTV、桌球房、饭店之间。阿忠经常会邀请我去一些出名的或者新开的夜店买醉,我的酒量不好,几杯洋酒下肚就不省人事,而这些夜场的消费也往往令人咋舌,十个人的卡座一个晚上很轻易地就能花掉我一个月的薪水。我一开始去的次数不多,不过在RICHY、MUSE这些场子里,在阿忠的指导下我学到了白玩这些夜场女郎的手段,从那时起我便成了一个夜场小狼,对晓笙谎称加班成了家常便饭。那些陌生而暴露的女郎给了我莫大的刺激,我在六个月里面和至少二十个不同的女孩子发生了关系,她们大多数都醉得醒过来也会不记得发生了什么。而对我来说,每个女孩都是完全新鲜的。要说副作用,就是无形中我对晓笙还是产生了很大的负罪感,对她的欺骗增加了我的心理负担,在床上的表现就更差了。我和晓笙的关系跌到了谷底,有段时间我什至以为我和晓笙会离婚,然后我就纵情于酒色之间。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成为我和晓笙故事的转折点…… (5)我用钥匙打开自己的家门,因为早上有点感冒,人昏昏沉沉的,海龟经理特许我半天假期回家好好睡一觉。我可能是病毒性感冒,头特别沉重,四周的一切好像都有点看不清楚,人也摇摇晃晃,我只想回到床上睡上一天。「晓笙,你的身材真好,奶子这么大,腿还这么长。」从卧室里面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是啊,龙哥说得对,而且晓笙的屁股好翘啊!」另一个男人接口道。「呵呵,你们两个坏蛋,就知道恭维人家。」我听到了晓笙银铃般的笑声,怎么她不是在上班么?我走进客厅,几件男人的衣裤胡乱扔在地上,卧室的门半开着,里面还不时传出晓笙「咯咯」的笑声,这笑声我很熟悉,不是一般的笑,通常只会在我抚摸她的性敏感区的时候才会发出来。我轻轻的脱了鞋子,悄悄走到卧室门口侧身往里面看,里面淫靡的景像让我大吃一惊。晓笙赤裸着上身,只穿了一条紫色的内裤坐在我们的床上,两个同样只穿内裤的男人正在对她上下其手。其中一个光头男人一看就是练过健美的,古铜色的肌肤、大块的胸肌腹肌,完美的倒三角身材,胳膊上的二头肌像个小馒头,每次他抬起手就拱起来。另一个则是五短身材的中年男人,肚子已经凸出了还有些谢顶,身上虽然白白嫩嫩但是毛发很重,长长的胸毛,手臂上都是黑黑的汗毛。两个男人可以说是天壤之别,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在紧身三角内裤下都有一团凸起。光头正把晓笙的一只手全部含进嘴里舔着,他的手则在晓笙的乳房上游走,我可以看到晓笙的乳头已经硬硬的挺立起来了。光头把每根手指一个个的舔了个遍,还把四根手指同时放进嘴里,舌头不时地从嘴里伸出来照顾晓笙的手掌心。矮胖子跪在地上,把晓笙的一只脚捧在手里,从脚底心开始舔,先是用舌头在脚心打转,逗得晓笙一直笑个不停,再把五个脚趾头分别含进嘴里。晓笙的小脚白嫩光滑,胖子连脚趾缝隙也不放过,他努力地伸出舌头从脚趾间伸进去上下舔弄着。我的老婆居然趁我不在家的时候偷人,还是一次两个!这个打击对我实在太大了,我的脑子好像被榔头击中,眼冒金星。我几乎就坐倒在地上,想要去开门阻止这场淫戏,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脚下却半点不能挪动。这时候胖子已经舔完了晓笙的双脚,开始舔晓笙的另外一只手,晓笙脸上露出淫荡的笑容,把光头嘴里的手拿出来放进自己的嘴里贪婪地舔着,她就这样把光头的口水都吃进去。晓笙的内裤已经湿了一大片,两个男人看来都是调情的高手,没有直接向那里进攻,而是一左一右把头凑到晓笙的胳膊下,从她的腋窝开始一路舔到高耸的乳房。晓笙双手被分开,体重被两个男人支撑着,头向后仰,嘴里轻轻的呻吟着。男人们像是比赛一样,对两个乳头重点照顾,光头似乎想把整个乳房都吞进去,而胖子则是把舌头伸出来上下撩拨乳头,还偶尔轻咬几下。「不要么……人家想要了……啊……好舒服……来么……」晓笙在这样的夹击下已经洪水泛滥,两只手疯狂地摸着两个男人的头,巴不得他们的大鸡巴马上就插进她的小穴去。「小骚货,发骚了?我们才刚刚开始呢!」光头把嘴从晓笙的乳头上移开,抱住晓笙的头和她湿吻起来。光头的头横着侵犯著晓笙的口腔,舌头和晓笙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两个人互相吸取着对方的口水,还传出吞咽的声音。「嗯……嗯……下面痒死了……快点来嘛……」晓笙的舌头被光头强硬地吸住,只能含糊不清的发出一点声音,胖子见状重新爬到晓笙的双腿之间,长满黑毛的粗短手指暴力地扯下晓笙的内裤,晓笙的淫洞完整地露在胖子面前。「好漂亮的小骚屄啊!水这么多,这么肥嫩,真是百年一遇。」胖子发出由衷的感慨,他大嘴一张把晓笙的整个小屄都含进嘴里,我看不到他的动作,但是可以看到他的脸一张一合,嘴里发出吃面条一样的「呼噜呼噜」的声音,他正在把晓笙的淫水全都吃下去,他的舌头一定也在阴唇和阴蒂上刺激着晓笙。他把一只手垫在晓笙滚圆的屁股下面,中指开始抚摸晓笙的菊花,「嗯……啊……」晓笙在双重挑逗下屁股上下的摆动,嘴里发出淫荡的声音,她的一只手伸到了光头的身下,捏住了他的鸡巴,另一只手把光头的短裤往下拉。光头的阴茎从内裤里面弹了出来,这个鸡巴的尺寸好大,无论长度粗细还是龟头的大小都比我的要大很多。看到这里我还是动弹不得,可是我的鸡巴也完全充血胀大了。光头的阴茎就像是一门小钢炮,阴茎上面还有几条非常粗的血管,就像是蚯蚓一样趴在阴茎表面,龟头上分泌的液体已经把整个龟头打湿了。光头站在床上把他的大鸡巴一点点的送进了晓笙的小嘴里面,阴茎一进去我就可以看到他浑身的肌肉都开始收缩,一条条的青筋暴起,明显地晓笙的口技给了他莫大的享受。胖子这时候也忍耐不住了,他脱掉了自己的内裤,露出一个只有10公分的小鸡巴,胖子的阴毛浓密得很,几乎和他的鸡巴一样长。胖子站在床边,开始用他的龟头去摩擦晓笙的淫洞口,似乎要准备进入我老婆的阴道了。我知道这是我最后阻止他们的机会了,可是内心却有另外一个声音跟我说:「不要管他们,让他们干你的老婆,这样你是不是会更喜欢?让你更兴奋?」的确,在我和晓笙的性事失去激情的时候看到这一幕,我的阴茎从来没有这么硬过,我的内心被复杂的感觉占领,有妻子失贞的痛苦、有偷窥做爱的乐趣,更多的,是我看到妻子在别人身下淫荡地呻吟而带来的兴奋感。我这是怎么了?我的鸡巴太涨了,我想要射精,如果不让它发射,我担心我的鸡巴会爆炸。这个时候我觉得阴茎被一个温暖的容器给包裹住了,我奋力地抽插,极度的快感让我发出了大声的嘶吼:「老婆……我爱你……啊……射出来了……」我在做爱的时候这是第一次发出如此大的响声,精液从龟头喷涌而出,即使射精结束,阴茎还是梆梆硬,好像我马上可以开始第二次。我睁开眼睛,光头和胖子都不见了,我平躺在卧室的床上,晓笙骑坐在我的鸡巴上,脸色潮红,我依然坚挺的鸡巴还在她的体内搏动。「老公,你刚才做什么梦了?睡着觉突然就对我动手动脚,力气大得吓人,又舔我的手又舔我的脚,还把人家的小妹妹吃了半天,害得我只好上来……」晓笙害羞的问我。「老婆,你喜欢么?」「嗯,就是太突然了,你都好久没这样了。」「想知道我的梦是什么么?」「想。」「我们再做一次我就告诉你。」  (6)那天晚上我和曉笙連續做了三次,比過去一個月做愛的次數還要多,每次想到夢中兩個無恥的男人對曉笙的侮辱我就難以自已的挺起我的雞巴。我給曉笙講訴了我的這個夢,我的心裡還是有一些的不安,由於多次出軌,我總是把外面的女人和曉笙當成兩個不同的種類。越是在外面玩過多的女人,越是希望曉笙能夠保持她的貞潔。但是曉笙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的吃驚,她只是淡淡的聽完我的淫夢,然後溫柔的跟我說:「老公,如果這樣能讓你更快樂,你以後可以一直做這樣的夢」。我對於她的反應有些意外:「老婆,難道你不覺得你老公有點變態麼?」「沒有啦,反正都是做夢麼,老公,最近我們關係有點緊張,我知道你工作很忙,經常加班,只要能讓你開心,你怎麼想都可以的」老婆對我的理解讓我十分的感動,我們的性生活頻率和質量都有了提高,那個夢每次都讓我對曉笙充滿激情,我開始在做愛的時候把那個夢反复的講給曉笙聽,令我吃驚的是,她的反應也越來越強,彷彿我的夢變成了我們神奇的春藥。我愛上了這種做愛的方式,曉笙也熱情的回應,我們又回到了新婚燕爾的時候。一個夏天的晚上,我在辦公室加班,這是真正的加班而不是去酒吧,從我和曉笙恢復關係後我就不再去酒吧發洩了。今天海龜老闆,我們都叫他David,在他自己單獨的房間裡面開一個電話會議.隨著時間的過去,周圍的同事也都紛紛回家了,只有我一個人坐在小小的座位上準備玩一會遊戲就回家。公司的前門叮咚一聲打開了,一個婀娜的身影飄了進來,這個美女穿了一身V領淡黃色的連衣裙,半長大波浪捲髮披到肩膀,臉龐是圓圓的稍顯富態,高挺的鼻樑,抹著一絲嫣紅的嘴唇格外的性感。雪白的小腿,腳上穿著銀色的高跟鞋。右手拎著一個便當盒。原來是David的老婆,我跟曉笙的介紹人小燕姐。「小燕姐,這麼晚了,給David送飯啊?」我站起來跟她打招呼,小燕是個成熟的主婦,從胸部到大腿都透露出濃濃的熟女味道,我也曾在和曉笙做愛的時候意淫過小燕。今天看到她性感的打扮我的雞巴又有點蠢蠢欲動了。「是啊,David最近晚上老是要和美國那邊開會,我給他煮了點湯,來,你也嚐嚐」小燕到底是居家的高手,煮湯也是好手。她從便當盒裡面拿出一個保溫桶,倒出一碗雞湯遞給我。「真鮮啊,小燕姐的湯真是百吃不厭」因為關係都比較熟,我也不客氣,一口喝完了湯,抹了抹嘴,拿起我的包。「小燕姐,我先走了,David在裡面,你自己進去」「好啊,小偉,自己當心點」小燕姐對我笑了笑,那臉上的兩個衅窩真是可愛。她拿起保溫桶向裡面的辦公室走進去,走路的時候屁股自然的左右擺動著,看得我心神澎湃。  ∩是,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哪裡呢?我看著小燕的背影好像有點呆了,心裡卻感覺小燕身上有點和往常不同的東西。小燕身材儘管保養的也很不錯,但是愜意的居家生活還是讓她稍微有些富態,特別的她的屁股,沒生過孩子的臀部還是高挺的,但是下部已經有了一點贅肉,所以小燕最多穿的是裙子而不是褲子。對了,就是屁股這裡不對,從這條緊緊的連衣裙勒出的身材曲線上,我看不到小燕的屁股上面有任何內褲的痕跡,難道她今天穿的是T褲?抑或裡面什麼也沒有穿?這難道是這個儀態萬方的貴婦人能做出來的事情?帶著這個懷疑,我把包重新放回桌上,躡手躡腳的走到David的辦公室門口,想看看小燕今天究竟是來幹什麼的。辦公室的門沒有完全關上,有四分之一開著,我小心翼翼的靠到門邊,先把耳朵靠上去。「David,那邊好了沒有?」小燕的聲音從裡面傳出來。「都好了,就等你來了」David那有著渾厚磁性的聲音說到,儘管我不是很喜歡這個老闆,有時候教訓起人來很不給人面子,說話還老是蹦出幾個英文單詞,但是必須承認他的聲音還是很不錯的。「那我們還等什麼,開始吧,人家都著急了呢」小燕說「等等,看看外面還有沒有人」「沒有了啦,小偉已經喝過我的密制湯走掉了」小燕一邊說,一邊咯咯的笑,我聽了心裡有點發毛,難道那個湯有什麼奧妙?「哦,那就好,趕快給我也喝一點,等下好辦正事」屋裡傳出倒湯,喝湯的聲音,然後是一陣搬動東西,接電線和開關的聲音。接著就是電腦鍵盤的敲擊聲,有幾分鐘兩個人都沒有再說話。他們在幹什麼?我心裡很是納悶,想要透過開著的門看一看又怕被他們發現,只好耐下性子等著,同時偷偷的把手機的電池拔了下來,如果被老闆發現我偷聽他們夫妻的談話那可沒我的好果子吃。時間彷彿很漫長,其實也就2,3分鐘,我聽到了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你們好,我是鵬程萬里」小燕嗲嗲的聲音說「你好啊,我是阿美,這是我老公小偉。」我的頭嗡的一聲,原來小燕和David在和一個網友聊天,可是怎麼David的網名和我的名字是一樣的?「阿美好,你真漂亮,好性感的身材啊」那個叫鵬程萬里的網友發出了一聲感嘆.原來他們還在視頻聊天。「以前只是語音就知道阿美聲音好聽,沒想到還是個大美人呢」「漂亮什麼,一把年紀了,比不上那些20出頭的了」小燕雖然在客氣,但是對網友的恭維還是很受用的。「那,你的情況我們都知道了,今天就幫你解決你的問題」David終於發話了。  〈來他是在幫這個網友一個忙。「那我們就準備開始了,你準備好了嗎?」小燕問道「恩,我都準備好了」我雖然不知道他準備好了什麼東西,但是從小燕嘴裡發出的一聲輕呼可以知道這個東西給了她一個驚喜。「還真是不錯的呢,可惜了你太太沒法享受,不過你放心,我們會幫你的」小燕說我的好奇心這時候已經戰勝了擔心,我趴在地上,悄悄的把頭從打開一些的門縫邊上伸出來一點,想看看房間裡到底在幹什麼.小燕坐在David平時坐的老闆椅上面,David站在她的旁邊,他們兩個人都背對著我,他們面前是David平時用的26英尺的顯示器,裡面有一個40歲左右的男人,身材保持的還算是不錯,相信他就是那個叫鵬程萬里的網友。他的內褲已經被他脫掉了,露出一個軟軟的陰莖,儘管在完全疲軟的狀態也有12,3公分左右的長度,包皮蓋在龜頭上面看不出龜頭的大小。  〈來小燕剛剛說的就是這個大雞巴。因為老闆椅的靠背很高,小燕的整個身體幾乎都陷在椅子裡面,從我的角度只能勉強看到她椅子下面的雙腿,她的一隻腳調皮的甩動著她的高跟鞋。好像小燕和David在和這個網友玩激情視頻的遊戲,我雖然聽說過一些,但是從沒想過我身邊的老闆和他的老婆也會是愛好者。「咳咳,那我們就開始了」David清了清嗓子,側過身俯向椅子中的小燕。我真是又喜又氣,喜的是可以免費欣賞一下David和小燕的活春宮,氣的是小燕的一切我幾乎都看不到,真是有點不甘心。「我的老婆叫阿美,她是全職主婦,身高1米60,35C的罩杯」David的兩隻手都消失在椅子前面,可能在摸小燕的胸部。「她沒有生過孩子,所以乳房還是非常的挺拔,你看看,她的乳溝也很深,這是她經常鍛煉和我不斷按摩的結果。」David似乎非常喜歡這種訴說的過程,他開始無比詳細的介紹他的每一個動作和小燕的所有特點.「她的乳頭是粉色的,雖然她的奶子這麼大,乳頭卻只有一點點,乳暈也不過只有我的一片指甲大小。我最喜歡的就是沒事就用兩隻手輪流按摩著兩個大奶子,然後用兩隻手指捏住乳頭輕輕擠壓,要不了一會她的奶頭就會硬起來」David面對著一個攝像頭,兩隻手在小燕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