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先生,依照有关规定,您不能因为价格的原因而退货。”商场工作人员十分耐心的解释着:“而且您的价格我也已经查问过了。外面的市价的确是这么多。这样好了,如果您真的对我们的服务不满意,可以试着去消费者协会或是其他地方投诉。但是……”赵东的脑袋一阵乱响。其实他买错了一部手机。或许是那女营业员长得太白了,皮肤嫩得都快捏出水来了,所以他竟被迷了心智,糊里糊涂的就花了一千多元买了下来。结果回家上网一查,同型号的居然才四百多。他当然要回去质问对方了。但显然,这商场的工作人员与他们也是一伙的。看着身旁几个保安凶恶的眼神,赵东心中虽然委屈,却也无法发泄。真找来消协又能怎么样,自己下午还得去出差呢,根本不能耽误的。这要是消协的来了,非得再寞寂个一天不可,更何况有这商场的人帮他们一起,到最后谁输谁赢都不一定呢。怀着抑郁的心情走出去,赵东的脑袋简直像炸开了一样。钱倒是没多少钱,以自己技术工程师的收入,那几百块钱还不算个事儿,问题是这事儿太他妈的憋屈了。“唉!”赵东长叹一声,甩了几下脑袋,努力使自己忘掉这些事情。但身后却突然有人轻轻拍了下自己。一回头,居然是之前商场里的一个保安。“干什么?”赵东心中一紧,想道莫不是对方心中不爽,想要在这里打自己一顿吧。这帮混蛋据说都和派出所有联系的,打完人出了事都不必担心会负责。“被骗了,很不爽是吧!”对方问。那是一个满脸是坑的男人,长得五官倒还算端正,只是皮肤差了些,胡荐密密麻麻的,斜戴着保安帽子,看起来十分拉塌。“你想怎么的!”赵东反问道。心中越加有气,心想若是对方真动手的话,干脆就拼了。打死一个算一个。这鬼世道,也太他妈欺负人了。“借一步说话!”那人竟神秘的拉着赵东向一偏僻的小胡同走去。“有事就在这说!”赵东甩开对方的手。心中暗笑,明显是让把自己带进背人的地方收拾嘛。“大哥!”那人见赵东执意不走,只好真的就在这人来人往的地方说:“其实我早对那几个娘们不满了。她们为了赚那点提成,尽骗顾客,还背后对别人指指点点,根本坏到家了。”“你说什么?”赵东皱起了眉头,想不明白对方怎么会这么说。“我是说……”那人将头慢慢凑过去轻声说:“我想教训她们。你想不想呢?”“你什么意思?”赵东越来越糊涂了。“我有办法对付她们!”那人再次将声音压到最低:“不过嘛……手头实在紧得很,希望大哥你能资助我一下。你知道的,我有门路能弄到禁药。”“哼……”赵东冷笑一下,转身就走。真当自己是傻子啦?骗一次不够,还要再来一次。“大哥!”那人又紧跑几步拉住了他:“我看得出来大哥你不是个差钱的人。兄弟的意思是说,钱我这边先垫上。事成之后,您若是觉得满意,再资助我一下就行。说实在的,兄弟门路是有,只是为攒这点钱可是勒紧裤腰带大半年呢。”赵东再次皱起了眉头,不过这一次,却真的有些相信了。看对方说话的样子十分诚恳。再想想,反正自己也不花钱。先看看他什么意思再说呗,不行就拉倒,逼急了烂命一条,就是不给他钱能怎么的?“好!——成交!”想到这里,赵东重重的点了下头……“喂——大哥吗?你在哪呢,我成功了,现在就去你家怎么样?”电话里传来陌生的声音。不过赵东知道一定是那个保安。那家伙名叫张彪,赵东为了小心行事,所以只要了对方的电话号码,然后自己再去附近的营业厅多办了一个,放在自己的双卡手机里面。这事过了已经快两个月了,本以为一切都风平浪静,也慢慢从被骗的苦闷中走了出来。想不到,那保安居然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来了电话。他本来是用惯了单卡,所以忘了扔掉那张卡的,想不到无意中居然还真的被对方找到了。赵东犹豫了一下,自己家中还是太过显眼,虽然是自己一个人住,但却不太保险。当即回答对方:“还是去你家吧,我先看看情况再说。”“好,我先送到我家去。回头再来找你!”张彪说完放下了电话。赵东依约到了指定的地方,身上不带半点钱,只在鞋底部放了一把薄薄的片刀以防万一。“我的大哥啊,你手机欠费了知道不。我要不经你充,都找不着你了。”张彪看到他,二话不说拉起他便上了一辆出租车。“你有钱了?”赵东坐在车里问。像他这种保安,轻易是不打出租车的。张彪说:“嗨——这不是图个方便嘛,回头大哥你要是满意的话,兄弟这点钱还得指望您给报销呢。”“报销,报你个奶奶吧!”赵东心中冷笑,故作不知,跟着张彪一路穿过市区来到效外的一间小房子处。一下车,居然打车钱花了一百多。“大哥……你看看……还有没有十块!”张彪满脸的不好意思,凑了半天却还是差了十元钱。赵东笑了下,自身上掏出五十元递了过去,他现在真的开始有点好奇,对方到底在玩什么把戏了。那是一间很破旧的小屋,不过看起来十分结实,里面一间小院,刚一进院,一条大黑狗已经发了狂似的大叫起来。张彪喝了几下,这才让赵东强撑起胆子走进屋去。“大哥,在这里呢!”张彪一脸坏笑的跳上土坑,用手一掀,居然里面还有一个暗道。赵东的好奇之心大起,虽然仍十分小心,但却还是控制不住的随他走进去。里面其实就是一个地窑而已,一间巨大的床扩垫铺在地上,墙角里居然还摆着一架摄像机,另一边对面的则是一个大木箱子,正对面的墙上则是一台电视,下面的DVD竟然十分新颖。但这一切都没有引起赵东的注意。赵东的目光只停留在近处正被绑着的一个人身上。那是一个女人。歪着头,头发散乱的垂向一边去。“大哥你看!”张彪将那女人的头抬起来让赵东看得更清楚些。“是她!”赵东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的喊了声。这女人,居然就是当日骗自己买手机的那个营业员。张彪说:“大哥,我可是花了大价钱买了药才把她弄到这来的。怎么样。”“你疯了!”赵东吓得怪叫着:“你这是绑架,你想干什么?强奸她吗?”“当然!”张彪居然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大哥,你可别忘了她是怎么对你的。这种贱人咱留着他干什么。”“再说了……”张彪冷笑一声:“人我已经带来了,你不做我也不会拦你。但是如果事后真有事的话,我也会把你扯进来的。兄弟花了那么多钱搞这些,你却拍拍屁股说不做?““违法的事我是不会做的,你证据不足根本威胁不了我!”赵东同样怒哼一声转身便要离去。“还以为多了不起的人呢!”张彪大声喊着:“原来是个废物!”赵东的身形停了下来。张彪继续冷嘲热讽:“被人骗成那样就当没事一样。难怪这年头生意好做。原来是废物太多了。“赵东猛转过身去,眼中满是怒意,但却不是冲着张彪,而是眼前那女人。这女人花言巧语,不断向自己抛媚眼的情景又历历在目。骗自己的钱,当自己是傻子。他至今都忘不了,当初自己去找她理论时,对方那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根本不将自己当成一回事儿。“好!”赵东一咬牙:“钱我出,但第一次却要让我来才行!”“这个自然了!”一听到对方肯付钱,张彪的脸上立即乐开了花,巴结似的跑过去向赵东解释起来:“我们用摄像机拍下过程,事后就不怕她胡闹。这贱人因为单位旅游假,男朋友又出差在外地,所以我们至少可以搞她一个星期。只要把他调教明白了。到时候还不是方是方圆是圆全都要听我们的。”“嗯……”看着对方那白得发光的脸蛋,还要圆领开口处那一大片雪白,赵东猛咽了下口水。自从三年前与女朋友分手后,他一直都没有再碰过女人。三年了,母猪都会变美女了,更何况,眼前这个还是个货真价实的大美人儿。“大哥……还有个问题!”张彪不好意思的看了他一眼,指着那摄像机:“这玩意太高级,我……我没弄明白。”“这个简单!”赵东冷笑一声。他赵工程师的手上,还没有摆弄不明白的电器。更何况是台小小的摄影机……马婷婷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只看到一个赤裸身躯在自己面前晃荡。然后她很快发现了自己被绳子绑住的事实。而眼前那个晃来晃去的东西,竟然是……马婷婷吓了一跳,将眼睛瞪得更大了,看清楚那东西之后心中越发害怕。但此时,赵东已发现了她的苏醒。冷笑着,大手一伸,在她的胸前揉搓起来。马婷婷的胸很大,虽然她的个子不过才一米六而已,但那对白得可怕的双乳却充满了弹性。赵东摸了一会儿,很快,透过衣领伸进去乱揉一气。“你……你是谁啊!不要……”马婷婷失声大叫起来,这才发现自己除了双腿,双手已经被死死的绑在椅子后面。“妈的,都不记得我了!”赵东怒骂一声,手上用力将那衣服扯得裂开了。“啊……”马婷婷发出更加刺耳的尖叫声。她记忆中最后一次是出现在回家的路上,当时那地方很偏,根本没有发现有人。然后不知怎以的,自己就突然失去知觉了。赵东狠狠甩了她一巴掌,然后更加大力的撕扯,将那衣服扯得破裂开。纽扣一个不剩的全掉在了地上。“你叫吧,就算喊破嗓子,都不会有人听到的。因为这里是地下室,隔音非常的好。”赵东冷笑着,手上继续用力揉搓对方的巨乳,同时伸过头去亲吻起对方的脸蛋。慢慢下滑在颈部吸吮着。“滚开!流氓啊……呜呜……”马婷婷痛哭着,双腿用力的踢来踢去,但赵东却很小心的站在一侧,使她根本踢不到自己。“贱人,这下不敢再装了吧!”赵东大声骂着,手上再次用力,将对方胸前的衣服彻底撕开。只余下一对雪白色的胸罩,赵东使力一拽,因为用力过大,疼得马婷婷又大声尖叫了一下。雪白的巨乳在眼前颤了两下,赵东再次深吸一口气,控制不住的将头凑过去含在嘴里吸裹起来。真是弹性十足,赵东身下一紧,差点没就这么交枪。他停了下,强忍着适应了一会儿,这才一边伸出手去揉搓一只奶子,而另一边则不断的吸吮起来。“求求你……呜呜……别这样!”马婷婷轻声哭泣着,她很清楚自己正遭遇着什么。更可怕的是,她发现了远处正照在这边的摄像机。“嗯……乖……来,让大哥帮你脱裤子!”赵东一探手,解开了对方的裤带。“不要啊……救命啊……”马婷婷发疯似的大喊着,但正如赵东所说,这里根本就没有人来。就算有,只要不进屋子,也听不到地下室里发出的任何声音。马婷婷只穿了一件牛仔裤,赵东解开拉链用力一拽,立即便露出雪白的内裤来。白嫩的大腿充满肉感,再加上那雪白的内裤让赵东双眼赤红,已经精虫上脑完全无法控制了。“啊……美人!你真是个尤物!”赵东夸奖着对方,同时不断吸吮着那只白色的奶子,一边将手探进内裤中扣弄起来。“啊……”还有些发干的阴道被赵东强行挤入,马婷婷再次发出痛苦的叫喊。但对方的手已经发了疯似的在里面搅动起来。赵东扣弄了一会儿,发现对方的乳头已经完全挺立了起来,粉红色的奶头似豆粒般大小,却好似长在巨大蛋糕上的一粒小樱桃。在赵东的拨武下,轻轻颤抖着。赵东有一些受不了了,不顾对方的拼命反抗,终于还是扯下了那件白色的内裤。双腿用力一分,立即将对方的两条雪白大腿给分至两边。马婷婷的虽然极尽反抗,但力气却根本敌不过对方,只能任由赵东做主。“啊……”赵东的阳物在对方洞口来回摩擦着,同时死死搂住对方,双手不老实的在两条滑嫩的大腿上游走着。“呜呜……不要啊……”马婷婷已经吓傻了,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只是反复的重复着这句话。但已经放在洞口的宝贝是无论如何也不肯再离开了。赵东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时间长得很,所以倒没有急着插进去。反而停下来,故作难过的问对方:“看你这么可怜,我也不想难为你。但你知道,我已经这样了,硬别回去总是不好吧。”马婷婷吓得头脑发昏,惊慌着:“大哥……只要你放过我,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我……我给你钱,我男朋友是商场经理,他很有钱的。”赵东重新站起来,将巨大的宝贝放到对方面前:“帮我吸出来,我就算了。要不然我忍不住只怕要……“马婷婷皱了下眉头,赵东趁势弯下腰,一手一个抓着她的两个乳头向上提了起来。虽然没有太用力,却也疼得她直叫唤。“我吸我吸就是了!”马婷婷挣扎着,痛得眼泪都出来了。赵东的宝贝不算大,却也是中等型号,一下子插进去,直顶到喉咙深处。他死死按住对方的头,不让对方吐出来。“快点吸!”赵东命令着,马婷婷不断扭动着舌头,平日里帮男朋友吸时也多少懂一些,慢慢的头部前后动着。赵东闷哼一声,没几下,已经忍不住泄了出来。“不许吐!”赵东再次命令着,将全部精华都射入对方口中。“咳……”好半天,马婷婷险些没有闷过气去,剧烈的确咳嗽着吐出了口中已彻底软下去的阳物。“腿分开!”赵东又命令道。“大哥……你不是说只要我吸出来你就……”马婷婷吓得脸色发白。“我说过不插进去,但没说不做别的!”赵东凶恶着说:“快点分开,不然的话我一会儿把电池塞进去你信不信。”“我……我信!”马婷婷已经完全吓傻了,双腿听话的分至两边。粉红色的肉唇展现出来,她红起了脸,别过头去不敢多看。赵东伸出手指,轻轻拨弄了几下,然后将头凑过去,一边扣弄一边伸出舌头舔起来。“啊……”马婷婷身上一阵发麻,虽然很不情愿,但身体仍是起了反应。特别是如此害羞的情况下,那个地方,连男友都没有舔过呢。“嗯?”赵东扣弄了一会儿,手指再次向里,居然感觉好像遇上了什么阻碍。“你是处女?”赵东问。马婷婷点了下头。“哈哈……居然是个原装的!”赵东却更加兴奋了。一边慢慢舔弄着阴户,一边伸出手去,在那两巨巨乳上不断的揉捏。“啊……”马婷婷面颊腓红,很害羞却又无法阻止自己的身体有所反应。“来吧……美人儿!”赵东的阳物再次坚挺,慢慢的在洞口晃荡着。“大哥……你骗人!你不是说……啊……”马婷婷话音未落,对方用力一挺,下身立即传来刺痛的撕裂感。“没错,大哥是骗你的!”赵东怪笑着,将对方的双腿略微抬起,自己也坐在椅子上一点,然后开始疯生的进出去起来。“啊……痛……”马婷婷惨叫着,刚破了身还有些不太适应。“放心,一会儿就不疼了!”赵东安慰着她,身下却不听使的继续用力挺进。“啊……”马婷婷刚刚适应了一些,赵东却又射了。真没用!心中暗骂着,只怕自己太久未碰女色了。这下却有些力不从心了。软软的自对方阴道内滑了出来。赵东皱了下眉头,却仍保持那个姿势,一边抚摸对方两只大腿,一边低下头重新含住了乳房吸吮着。没多久,身下的兄弟再次雄风再振。“小骚货,这次让你看看我的厉害!”赵东一咬牙,又一次没根直入。这一次却润滑得多了,身体不断的晃动着,二人身下的椅子亦随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来。马婷婷的面色发红,两只乳头高高立起。自己的第一次,就这样给了这个流氓。但是,她扭过头去,两行热泪滑了出来,身下的感觉却十分奇怪,痒痒的又很舒服,好像很不希望对方离开自己的身体一样。“啊……”赵东将阳物拨了出来,马婷婷竟有种失落的感觉。赵东却将她的头扭过来按了下去:“看清楚,我们的身体是怎么结合在一起的。”赵东说完慢慢的将阳物插了进去。“真是太难为情了!”马婷婷的呜呜的哭着,居然真的十分听话的没有闭上眼睛,看着对方的巨大肉棒插进自己的身体里面。然后,又是一阵疯狂的抽插……马婷婷扭动着身躯,剧烈的摆动身体让身上现出晶莹的汗珠,在灯光下像只会发光的肉虫一样。诱惑着饥渴的男人。她已经放弃抵抗了。看着赵东将拍摄自己的影像拿出去时,便彻底的绝望了。再加上这三天三夜里没休止的奸淫,她已经完全适应顺从对方的任何要求。她皱着眉头,身上不自然的阵阵发寒,但赵东的手却始终没有离开自己的屁眼。赵东轻轻扣弄着,已经放进去三根手指了。另一只手则紧紧的搂着对方的胸部,这女人的肉感实在太强了,似乎玩多久都不会觉得累。赵东深吸一口气,下面的小弟弟又开始蠢蠢欲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