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妻子的蛇段

  我叫冯凯,人称小凯. 我是一家软件公司的程序员,有一个刚刚结婚两年的妻子,她叫陈露瑶,平时大家都叫她小瑶。妻子小瑶身高172,在女生当中属於比较高的一个,拥有一对直溜溜的大长腿,没有一次瑕疵,胸前的大奶也是足有两个小篮球大小,平时做爱时捏起来就像是拿着两个小一号的软篮球,而且妻子的皮肤特别光滑白皙,就像是冬天里的雪。

  适逢周五,因为这几天下午下班后在公司连续加班的原因,恰好今天公司业务少,外加老闆高兴,所以被老闆特赦一天假期,把我的活全部交给了平时比较偷懒的人处理,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傻人有傻福吧!

  回到家中,「老婆,我回来啦,今天老闆高兴给我放了一天假。老婆?你在哪呢?」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家里都没有妻子的身影。看了看墙上的时钟,不对啊,早上我7点去公司又赶回家,现在也不过是8点多一点.

  妻子现在是医院的护士,本来她不是当护士的,是一个医疗器械公司的业务员,不过在一年多前的时候,一次意外怀孕使妻子去做了一次堕胎,并且也让她辞去了当时的工作,励志要做护士帮助那些病人,我熬不过她,也就同意了。果然,原本是医学专业的妻子只用了两个月就成为了医院的正式护士,这让我对妻子的能力大大吃惊,不过既然是我妻子,厉害也是应该的,嘻嘻。

  本来还想见一见妻子,再在家里好好睡一觉,看来妻子是见不到了,现在只能去睡觉了。不过,好不容易才放一次假,用来睡觉真是浪费啊,太奢侈了。不行,不能助长铺张浪费的奢靡之风,我要好好利用时间.

  回到卧室打开衣橱,家里的衣橱佔据了一面墙壁,左边是我的衣服,右边是妻子的衣服,我一边挑着自己的衣服,时不时看一看旁边妻子的衣服,幻想着如果妻子在家该多好,先把妻子摸到腿软湿透外裤,至於「啪啪啪」嘛,这个时间不够,所以只能放弃了。

  「咦?」看着看着,我发现了不对,妻子的内衣一件都没有少,虽然才结婚两年多,但我对妻子的衣服还是很瞭解的,看着旁边一个个五颜六色的内衣,我就数了起来:「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七个。」刚刚好好七个,正是妻子所有的内衣,现在正全部整整齐齐地放在衣橱中。

  现在妻子不在家,那她穿的什么内衣出去的呢?或许,她根本没有穿内衣?
  这可与我印象中纯洁善良的妻子不一样啊!平时妻子在这方面是非常保守的,从来不允许口交、肛交,最多也只是愿意偶尔穿一次情趣内衣。

  再向下看,下面排列的一排是妻子的内裤,眼睛扫了一圈,果然,妻子的内裤也是一条都没有少,不过,妻子的丝袜倒是少了一条,一条黑色连身丝袜. 还有一起消失的衣服就是一件粉色齐屄连衣裙,连衣裙是从胸部以上才有布料的,胸部以上的部份就只有一条纤细的丝带绕过脖子在后颈系在一起,露出了双肩和胸部以上的部份以及一部份乳房。不过,以我妻子胸前的规模,就算衣服只是露很少的一部份,穿在她身上也要露出一半的嫩乳来,只能刚刚遮过乳晕,而且下面还会露出小半个屁股。

  这件衣服妻子只有在我生日的时候给我穿过一次,此后就再也没有穿过了,妻子今天怎么会穿这件衣服出去?一个个问题充斥在我的脑海,难道妻子又买了一件新的内衣裤?合理的解释就只有这一件了。至於那件粉色连衣裙,则应该是被妻子丢进了垃圾桶了吧!

  怀着惋惜的心情,我走到了垃圾桶边,想要看我的连衣裙最后一眼,咦?我转遍了家中所有的垃圾桶,所有的垃圾桶都有垃圾,但是却没有我想看到的连衣裙,难道是妻子单独拿出去扔掉了?那这样的话,她也太讨厌这一件衣服了吧!
  没理由啊!

  内心抱有一丝疑惑的我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我订了六台高清针孔摄像机,两台在卧室,两台在厕所,最后两台安在了客厅. 安装完成后,我就启动了摄像头,一个人离开了家,去了网吧,在网吧混战到了快下班时间才回去家里.
  「老婆,我回来了!」回到家中,我还是像往常一样喊了一声。

  「老公回来了?饭马上就做好了,一会你嚐嚐我做的香酥蛇段味道怎么样,为了做这个蒜香反骨蛇段可是折腾了人家一天的时间呢!哼。」

  我看了一眼妻子,她正在厨房里像往常一样忙碌着,身上穿着的也是平时穿的家居服,通过衣服我甚至能看到那黑色的内衣,我很清楚地记得,今天早上那件内衣还整整齐齐地躺在衣橱中。

  妻子一个人在厨房忙碌,而我则一个人来到卧室的电脑前,打开电脑,看起了今天我留在家中的五个摄像头拍下的影像。画面是从我离开家的时候开始的,我走了之后画面就一直静止不动,我不断地按着快进,直到我走了几个小时之的下午2点,也就是三个多小时前。

  妻子回来了,她身上穿的正是那件粉丝的短裙,下身穿着一条光滑的黑色丝袜. 妻子扭着臀走进了厕所浴室,粉色的裙底因为妻子的扭臀而有些向上收起,妻子没有穿内裤,我一眼就看了出来。

  妻子进了厕所,我也切换到了厕所的摄像头. 画面中,妻子一边走向浴缸一边脱去身上的衣物,当她走到浴缸前时,全身已经不着寸缕,黑色的丝袜在妻子指尖滑落。我切换到了另一个在厕所中正对浴缸的摄像头,我看到妻子下体粘着一道黄色的胶带,胶带足有四指宽,完全覆盖了妻子的小穴。

  妻子躺进浴缸开始放水,同时开始搓揉自己下面的小豆豆。水越放越多,妻子在腿间搓揉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终於在水将要满时,妻子猛地撕下了下体的胶带,同时身体紧绷成弓形,将颤抖的下体不断抬高……我知道,妻子高潮了。
  高潮过后的妻子在浴缸中躺了一会,然后又将手伸向下体,她的手指在小穴中抠弄着,好像要挖出什么. 突然,一个黑色的物体从妻子的小穴中冒了出来,仔细一看,是一个黑色的蛇头!我瞬间就想到了妻子现在正在做的晚饭——香酥蛇段。

  妻子抓住蛇头,正在用力地想要把它揪出来,可是在妻子身体里面的蛇已经打了结,随着蛇一点点地被拉出,妻子的阴道口也扩张得越来越大。蛇身已经被拔出来了一部份,剩下的一部份在妻子身体里打了结,团成一个球,妻子双手握住拔出来的蛇头,没有犹豫,瞬间发力就将整个蛇身拔了出来,而我也看着妻子的阴道口瞬间被扩张成一个比拳头还大的肉洞,然后又快速合拢. 妻子不断地抽搐——她又高潮了。

  我看了看妻子拔出来的蛇,蛇身长度超过一米,中间最粗的地方已经比成人的手腕还粗。妻子躺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就站起来,拿着刚刚拽出来的长蛇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到了厨房,赤身裸体就拿起刀开始处理起来了蛇。

  妻子把蛇处理好之后,便切成了一个个5厘米长的蛇段,妻子每切下一片蛇段,就把刚刚切下来的蛇段重新塞回了下体. 看着一片片蛇肉被妻子塞入自己的小穴,我的下面充血得厉害。

  慢慢地,之前刚刚被妻子从阴道中拔出来的蛇,在经过妻子处理之后又重新回归了她的小穴。等到所有的蛇段都已经塞进了阴道后,妻子又用手指把蛇段往小穴深处捅了捅,然后就打开冰箱的最下层,从里面拿出了一个100毫升注射器,然后又拿出一个碗,加了半碗水、一勺盐、一勺糖、两勺麵粉,又把一头蒜榨成汁倒了进去。

  妻子用注射器吸满调出来的黄色酱汁,把注射器的头部插入了自己的小穴,将100毫升的酱汁注射了进去。碗里还有小半碗汁液,妻子又吸了一管半,全部注射到了自己的下体. 当最后半管汁液注射进妻子的小穴之后,妻子按住插在自己小穴里的针筒头部,一点点地把针筒也按了进去,只留下一个白色的尾部卡在阴道口,然后妻子又到客厅找来胶带,把自己的小穴封了起来。

  之后妻子就坐到了客厅里,一边揉小腹让蛇肉浸泡均匀,一边看起了电视。
  「老公啊,菜做好了,快来吃饭了。」妻子的声音从客厅中传来,「哦,知道了,这就过来。」应了一声,我快速地向后快进了几段,视频中过了一个半小时妻子才撕开粘在下体的胶带。

  关上了监控录影,走到了客厅,看着妻子一脸爱意地看着我,等待着我来吃饭,我的心情一时难以言喻。「老婆,我们吃饭吧!」看着餐桌上的蛇段,我与妻子一起入座。

              第二章土豆泥

  5点下班回家,妻子已经在厨房忙碌,看着妻子在厨房中的身影,就想起来了昨天的妻子做的蛇段,昨天的蛇段虽然我已经尽力去吃,可是仍然没有吃完,剩下了一半已经放进了冰箱冷藏。「饭马上就做好了,再等一会哈。」妻子头也不会地说,声音还是那么地甜,应了一声,我便走回了卧室,打开了电脑的监控录像。  2点钟,蹬着10高跟鞋穿着一身黑色包臀连衣裙的妻子打开了家门,妻子还是和昨天一样2点到家,比我早了足足三个小时。看着录像中妻子拎着手提包进门,我不知道妻子这次会带给我怎样的刺激。妻子还是先先去了卫生间,不过这次我注意到了我先前没有注意到的一点,妻子放下手提包拿出了手机按了一会,就把手机竖在了包旁,而手机的摄像头正对着妻子一会将要站的地方,调出了昨天的监控录像,果然,妻子昨天也有把手机竖起来,而且摄像头正对着妻子拉出蛇的地方,往后快进,我发现妻子不管去哪里都会带上手机,就连去厨房做蛇段的时候也是先把手机放好位置再开始。这么说的话,妻子的手机里就有她下午做饭的视频!妻子为什么这么做,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在我的妻子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  切换回今天的监控录像,妻子放好手机,就四肢着地崛起屁股趴在了马桶前的瓷砖上,屁股正对着手机摄像头,像极了一个待操的母狗。妻子把手用手捂住小穴,然后猛地一收腹,妻子的小穴瞬间就被撑到了婴儿拳头大小,一个淡黄色的露出了头,妻子继续有节奏地收腹,淡黄色的土豆一点点地被从妻子的穴口中挤了出来,噗的一声,妻子的手中就多了一个足以成人拳头大小的土豆,妻子拿着土豆,土豆比妻子的手掌还要大,而妻子的小穴也在排出土豆之后快速地收拢,又重新缩成了一条粉红色的肉缝。一条透明的粘稠液丝顺着妻子拿着土豆的手的手指垂落,妻子把土豆拿到面前,伸出自己粉红色的小舌接住了垂落的液丝,并且顺着液丝的最低端一路向上舔,把一条液丝都舔进了嘴里,然后把土豆放到嘴边,开始舔土豆上的淫液。  妻子认真地舔过了土豆的每一丝表皮,终于在确定自己将土豆的表面全部都舔过并且把所有的淫液都喝下去之后,妻子把土豆放到了面前的瓷砖上,然后又继续开始了收腹,一会的功夫,妻子便又从自己的小穴里挤出了一个同样大小的土豆,妻子便又把新排出来的土豆舔了一遍,把刚刚排出来的土豆也舔了一个干净。  妻子侧身,把一只脚搭在了一边的马桶盖上,以一种母狗撒尿的姿势,又开始了一轮新的收腹,这次妻子明显地已经有了经验,节奏地收腹,啵的一声,妻子的手中就又多了一个土豆,不过这次的土豆没有从妻子的小穴中钻从来,而是从妻子的菊穴中被挤了出来。淡粉色的肛门紧紧地闭合在一起,仿佛刚刚吐出一个拳头大土豆的不是这粉嫩。  妻子把三个土豆放在地上,起身跑去厨房,过了一会,妻子就捧着一个菜板回了厕所,菜板上放在一大堆做饭用的工具,妻子在土豆旁边蹲下面向手机摄像头把菜板放在了地上。妻子开始把菜板上的东西一件件地放到地板上,一边放,还一边报出了物品的名字,「菜刀,盐,牛奶,还有就是黄油。」妻子把东西一件件地放到地板上,看到最后拿出的半个巴掌大小的方形黄油,妻子的眼睛顿时一亮,「小黄油,乖又乖,一会就靠你润滑了。」,说完,妻子就把黄油伸向了下体,在小穴前摩擦了几圈,就把黄油对准了穴口用力一按,妻子的小穴瞬间向内一陷便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而那块黄油,已经消失在了妻子的穴口。  塞好了黄油块,妻子又站起来跳了跳,确定黄油不会从穴口中滑出来,便捡起土豆离开了厕所。切换监控镜头,妻子拿着三个土豆去了厨房,在厨房里一番准备,土豆便被妻子扔进了锅里,开始蒸了起来。  不一会的功夫,土豆便被蒸了个松软,妻子拿筷子在土豆上一戳,筷子轻轻松松便戳透了土豆。妻子拿了一个盘子,把土豆夹到盘子里,又顺手拿了一个手持型打蛋器,就一手端着盘子一手提着打蛋器又跑回了厕所。跑回厕所,妻子放下了打蛋器,把一盘蒸熟的土豆用水冲了冲,冲洗了一会,妻子用手戳了戳土豆,好像是确定了土豆的温度已经没有那么烫手了,然后把土豆放在地上蹲了下来。妻子蹲下,从盘子里拿出一个土豆放到一边的案板上,提起刀轻轻几下,就把土豆分成了八块,切完一个,妻子就又拿起来下一个,直到三个土豆全部在妻子的手中变成土豆块。  妻子切好土豆,就转过了身,背对着手机摄像头坐下。妻子坐在地上,上身后仰改为平躺,然后双腿上抬,腰部弯曲,妻子就把两条小腿搬到了自己的双耳旁,这个姿势,妻子的下阴被完全暴露了出来,而且妻子的脸和阴部已经面对面快要贴在了一起。(理科生表示就只能形容成这个样子了,想象不出来我就没办法了)闪烁着亮光的淫液已经布满了妻子的整个阴部,一点点黄色粘稠的黄油随着妻子下体的收缩被不断地挤了出来。妻子伸手拿起了一块土豆放到了穴口,轻轻一按,土豆块就被妻子按进了小穴。紧接着,妻子一块一块地将土豆块塞到了自己的小穴之中,而一共二十四块土豆块,妻子的小穴在塞到了地十六块的时候就已经塞满了,第十六块土豆被卡在了妻子的穴口,而妻子的穴口早已被撑开到手腕粗细,已经无法包裹住卡在穴口的土豆块。顺着无毛的穴口向上是原本光滑平坦的小腹,但此时此刻,在嫩白的小腹上,由穴口向上一条直线已经浮起了一个个凸起的圆角,那是十六块带着棱角的土豆块在妻子的穴中被挤压到极限的成果。妻子放下了手中的土豆块,一手盖住穴口捂紧,一手举高紧握成拳。妻子吞了口唾液,然后紧握成拳的右手猛地向自己那充满凸起的小腹落去,「嗯哼!」在妻子忍耐的娇哼当中,我好像听到了一声沉重的撞击声,妻子紧紧闭着双眼,分不清是因为快感还是因为太痛,妻子已经涨红了脸。妻子的右拳全力打在了自己的小腹上,堵在穴口的土豆块被猛地挤出来了一点,要不是妻子的另一只手紧紧捂住了小穴,估计就是土豆满天飞了。  妻子不断地捶砸自己的小腹,直到已经通红的小腹上已经再也没有一个凸起,但是在小腹阴道的位置,还是可以看到一条凸起的直线。妻子拿过来了之前便一直放在一边的手持型打蛋器,这个打蛋器是妻子特意要求我买的手持型的,而且还是功率最小的一款,打蛋器前方两个螺旋桨,每个搅拌桨都是四叶片笼形设计,单个螺旋桨前端最粗可以达到四厘米,而两个螺旋桨并排虽然会有重叠的部分但是最宽的地方也可以达到六厘米宽,转速从最低的十转每秒可以提高到最高二百转每秒。现在,我好像知道妻子为什么要我买这个打蛋器了。  妻子把打蛋器的螺旋桨对准了自己的穴口不断摩擦,「嗯,啊……嗯……」后面中的妻子呻吟着,不一会螺旋桨上就沾满了妻子混合着土豆泥的淫水,银白色的螺旋桨上反射着亮晶晶的淫光。妻子停止了摩擦,把螺旋桨按在了自己的穴口,一点点地用力,打蛋器一歪,两个螺旋桨的一个率先挤进了半边身,「嗯啊!嗯……嗯哼……」,半边螺旋桨对妻子的刺激明显不小,让妻子哼出了声。  妻子猛地一用力,螺旋桨的另一边也挤进了妻子的小穴,现在妻子的穴口已经被撑成了大约6厘米宽4厘米高的椭圆形。螺旋桨的四叶叶片深深地嵌入了妻子的穴肉中,妻子继续把打蛋器下按,直到打蛋器前端的螺旋桨在妻子的娇喘声中全部没入了妻子的小穴。穴口紧紧地裹住了螺旋桨的杆。  妻子的手指按在了调节按钮上,慢慢地向上推,「咔嚓。」这是按钮被拨动到一档的声音。  「嗡嗡嗡嗡……」大胆起的螺旋桨立即开始了旋转,「啊……嗯……」,妻子的呼吸已经加重并且带有了断断续续的呻吟,「现在……是最低速十……啊……十转每秒……嗯……它的最大速度……是……嗯……二百转每……秒………」妻子看向了手机的摄像头报出了打蛋器的速度参数。「咔嚓。」又是一声清脆的开关拨动的声音,妻子把速度调到了二档,也就是50转每秒,一股透明的水柱即刻从妻子下体喷出,飞出去了3米远打在了厕所的墙壁上,一直持续了半分钟才缓缓减小了喷涌的劲头,妻子在50转每秒的速度下瞬间失禁了。这个打蛋器一共5个档位,除了第一档到第二档是增加的40转每秒,其余的档位每提升一档螺旋桨的转速就会提升50转每秒,(应该看的懂吧,就是一档10r/ s,二档50r/ s,三档100r/ s,四档150r/ s,五档200r/ s。)
「嗡嗡嗡……」螺旋桨旋转的速度明显地快了起来,妻子不得不用双手抓住不断颤抖的打蛋器。妻子咬住了自己下嘴唇,娇嫩的脸蛋被憋的通红发出无意识的娇喘,妻子在极力忍受50转每秒的螺旋桨在自己的嫩穴里肆虐。妻子在忍耐着,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1分钟过去了,妻子的脸已经涨的通红,而妻子的双手却一直紧紧地抓着打蛋器并用尽全力把打蛋器按在自己的小穴里。潮红完全占据了妻子的脸庞,妻子的拇指再一次安在了打蛋器的开关上,「咔咔咔嚓!」妻子一次性地将开关推到了三档,打蛋器的速度被调节到了100转每秒!「嗯……啊啊啊啊……」,妻子瞬间呻吟出了声,不,那已经不能算是呻吟了,妻子已经在用尽全力地在尖叫,旋转的嗡鸣声连成了一声,打蛋器在妻子手中不断地抖动,在妻子将开关推到底部的瞬间,妻子的双腿就开始了不停的颤抖,妻子在极力的忍耐着,娇红一点一点地从妻子的脸上蔓延到了妻子的全身上。

  妻子的双腿颤抖得越来越厉害,小腹也在抽搐着,但是紧紧抓住打蛋器的双手却没有丝毫的放松,反而抓得更紧。

  「嗯……啊……」,随着妻子的呻吟,时间在缓缓的流逝,1分钟后,妻子已经不断地在地上扭动,却仍然紧紧地按着打蛋器,5分钟后,妻子的双手紧紧地按着打蛋器,屁股朝向手机的摄像头,嘴里发出嗯嗯啊啊的无意识的低音,8分钟后,妻子已经完全瘫软在了地板,停止了呻吟,双手也早就离开了打蛋器,整个人都躺在地板上无声地抽搐翻滚着,特别是妻子的小腹,高频率激烈的抽搐收缩,按照这个频率,估计再过一会妻子就可以抽搐出来6块腹肌了,打蛋器仍然在妻子的肉穴里工作着,嗡嗡嗡地响着,似乎是抱着不把妻子的肉穴捣碎就不罢休的决心。

  咔嚓一声,在地上翻滚抽搐的妻子打掉了打蛋器的插头,在妻子肉穴中肆虐的打蛋器终于缓缓停了下来,但是妻子却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着地在地上抽搐,小脸憋得通红,现在妻子整个人就像是刚从烤箱里拿出来,全身都是红彤彤的。1分钟后,妻子终于停止了抽搐瘫软在地上。汗水混合着淫水在地上流了一大摊,现在妻子就倒在自己的淫水尿水汗水的混合液当中。

  妻子躺在地上喘着粗气,足足过来半个小时,妻子才从地上爬了起来,妻子从一边拿过了一个勺子,就开始把自己穴中的土豆泥一勺一勺地向外挖,小穴浅的地方挖完了就挖深的地方,到了后面,妻子已经把半个手掌探进了小穴去挖土豆泥,挖出来的土豆泥都是带着半勺透明的淫水,反射着淫绯的亮光。

  看着视频中被挖出来的慢慢一大碗土豆泥,我知道那就是我今天晚上的晚饭了。

  「老公~快过来吃饭了,快了尝尝我精心准备的土豆泥。」

              第三章袜子袜子

  土豆泥妻子做的不少,一次并没有吃完,因为妻子坚说费食物不好,所以坚持要一直吃完它,所以说之后每次吃饭我的面前都会有一小碗土豆泥,因为做的量大,土豆泥一连吃了2天才勉强吃完。而我在家里面的监控录像里面也了解了不要浪费食物的真相,那就是妻子每天早上在我出去之后,都会用我吃饭的勺子把土豆泥一勺一勺地喂进自己的小穴,每喂一勺土豆泥妻子都会把勺子完全送进自己的下面,只有一点把留在自己的手里,出来的时候抓着把的手狠狠地转上几圈,让勺子在自己的肉穴中狠狠地搅一搅再拔出来拉出一条淫水丝。土豆泥每次都是刚好一小碗的量,并且或许是为了调味,在喂完一碗土豆泥之后,妻子还会再挖一勺沙拉一勺蜂蜜喂进自己的穴,然后才用胶带把自己的穴口封起来,也不再穿内裤,就这样下身贴着一道胶带穿上衣服,妻子也出门上班了。直到晚上我回来一个小时前,妻子才回家撕开胶带,将自己身体里的土豆泥一勺一勺地挖出来。

  继土豆泥之后,妻子便安分了下来,每天做菜都是正常饭菜。不过,妻子的一个举动引起了我的注意,妻子在做完土豆泥之后就很少吃饭了。准确得说,是不再进食固体食物了,而我也觉得不对,里面应该有什么内情,所以也就没有说出来,现在每次我与妻子一起吃饭时,妻子一直在喝汤粥,完全不动桌子上的菜。而且妻子平时自己在家时,也会偶尔拿出来一只葡萄糖喝。

  算一算时间,妻子已经保持不进食状态四天了,四个日夜的没有进食,完全靠葡萄糖与糖粥维持身体机能。

  第五天下午,一如既往地回到了家,回到卧室,思考着今天妻子在家是不是又会不吃饭。等等,好像忘记了什么,妻子人呢?今天回家之后并没有看到妻子的影子也没有听到妻子的声音。找遍了所有的房间,果然,妻子没有在家里。
  妻子并没有回家,那妻子现在在哪?联系到妻子这几天异常的行为举动,我立刻去卧室打开了电脑查起了监控。

  2个小时以前,妻子到家,回家之后妻子直奔卫生间,这是最近养成的一个习惯,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去卫生间大便,而且在卫生间一蹲就是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后才会出来进行其他事项,好像在医院里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要回家都不回来。

  不对!妻子最近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可是一回家就是在马桶上坐半个小时,这不正常,前几天我一直是想当然地以为妻子回家坐在马桶上是在大便,所以说妻子在马桶上坐着的时间我是直接跳过的,可是这样想来,妻子根本不可能会大便!

  把时间点调回妻子刚刚回家去卫生间的时候,我仔细地盯着屏幕上妻子进入卫生间之后的一举一动。妻子一言不发地走到马桶前脱下裤子,坐在了马桶上,然后从裤子里掏出手机打开了摄像机正对着自己的方向。紧接着,妻子张大了嘴巴,妻子把自己的食指伸进了口中,一点点地从自己嘴里拉出了一条被唾液浸湿的黑色短袜!唾液在袜子与妻子的嘴角拉出了一条反光的银线。从妻子嘴中拉出来的短袜浸满了妻子的唾液,可是反光的唾液也无法阻止我看到,那短袜前端已经发黄板结成了一块。妻子嗅了嗅被拉出来的短袜,把短袜叼在了嘴里。

  紧接着妻子搬起自己的双腿,使双腿向后翘起,把两只脚踝向后搭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妻子一手接过嘴里叼着的短袜,一手摸向了自己的下体。妻子拿着短袜的手下移,从嘴唇开始一直向下下滑,穿过胸前的双峰,划过小腹,妻子拿着袜子的手继续下移,划开了闭合的阴唇,停在了妻子菊花的位置。

  噗嗤,妻子的大拇指顶着短袜插进了自己菊花,整条短袜一点点地被妻子戳进了自己的菊花,妻子又用食指往里面捅了捅,似乎是想要把袜子捅到更深的地方。

  妻子一手从旁边拿过了马桶刷,把马桶刷的把在小穴上抹了抹沾满了淫水,一手又回到了上面,妻子从自己的嘴里又拉出了一条短袜,白色的短袜尖端略带着黄斑,很明显这只短袜和刚刚被妻子塞进菊花的短袜是同一双。妻子把短袜撑开套在了马桶刷上,用马桶刷抵住自己的菊花,慢慢的向里顶去,马桶刷就带着袜子一起消失在了妻子的菊洞之中,一直插入了小半个马桶刷,妻子才停了下来,把马桶刷从自己的菊穴中拔了从来,而这个时候短袜已经从马桶刷上消失了,留在了妻子的菊花深处。

  妻子的手法绝对已经不是第一次用马桶刷把短袜捅进自己的菊花,妻子又从嘴里拉出来了4条短袜塞进了自己的菊花,熟练的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一开始的妻子还会把马桶刷在自己的淫穴沾一沾淫水,可是随着袜子的塞入,妻子的淫水已经从穴口流到了菊口,湿哒哒的淫水连成一片。妻子一共从嘴里拉出来了6条短袜,深呼了一口气,便伸手去抓搭在脖子后面的脚,把自己的袜子也脱了下来塞进了自己的菊花。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