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网路上找炮友是常有的事情,我的性经验绝对不少,大部分是当一号,偶而碰到雄壮威武的壮男,我也愿意当○号,享受前列腺被猛烈冲撞的那种刺激高潮。

  甚至有一次我被干到射出精液,没有用手套弄或是任何东西辅助,那是一种尿失禁的感觉,挡也挡不住就射出来了。有一次也是一样在网路上找人一夜情,找我的人ID没有很特别,本来只是想聊聊而已,后来打算要约出来之前,他突然跟我提到他喜欢SM,以前他BF在干他屁眼以前,会用很多奇怪的方法虐待他,并且享受他痛苦中带有快乐的淫叫。

  我虽然性经验非常多,但是却从来没有尝试过SM到底是什么东西,于是就问他想要怎么玩SM?

  P:「你跟你BF都怎么玩啊?」

  A:「他会拿冰块塞我屁眼,也有用过蜡烛。」

  P:「那你有什么感觉?」

  A:「很爽,尤其是在塞进去的那一刹那,屁眼非常冰,我可以感觉到冰在我屁眼里面慢慢融化的感觉。」

  P:「那你BF跟你玩一○吗?」

  A:「当然,他每次插我以前都喜欢拿冰块塞我的小穴,然后就直接干进来,他说,龟头又冰又爽,我的穴因为冰块,也会变得更紧绷。」

  讲到这边,实在让我硬得已经讲不下去了,决定要尝试一下这种龟头冰凉的爽快感觉,所以我就跟他约了时间地点,并且我答应他要带一些「助兴」用的道具。我准备了冰块以及蜡烛,事实上,还有一样道具是我随身携带的,那就是「拳头」,他甚至想跟我玩玩拳交,把拳头放进别人的屁眼里面,那应该挺有趣的。

  时间到了,我们约在一家不起眼的宾馆,进入房间后,他先去洗了个澡。他的身材结实有型,应该有在健身,身高不算高,但长相还挺不错,讲起话来一副老实的模样,单看他第一眼,我的热屌就已经勃起了。

  心里盘算着待会一定要好好的对待他的肛门。当我们两个人都洗好澡以后,他只围着一条浴巾坐在床头,我也是一样,我拍拍他的肩膀,问他,该怎么开始?
  他说:「我是○号,交给你主动吧!」

  我一听心中大喜,就问说:「你的意思是我想要怎样就可以怎样啰?」他点点头。我让他躺下半靠着床头,他的胸腹肌正好呈现最突起的角度,而倒三角身材下方一支粉红色的屌,正高高的顶上小腹。

  我先用嘴唇,轻轻的含了一下他高耸胸肌上的二颗乳头,但还没有用上我的舌。

  他把眼睛微微的闭了起来,享受着我的前菜服务。

  我看他发出微微的呻吟,已经慢慢进入情况,开始伸出我的舌头,先用湿润的舌尖,在他乳头的四周画着圈圈,画三圈就吸一下,把他的乳尖吸得挺立坚硬起来。他的喉头开始发出轻微的干咳声,当左边的乳头服务完以后,我就换右边的乳头。他的乳头是褐色的,肤质相当的好,光滑细致,看到这样的乳头,更令我兴奋不已,尤其是长在饱满的胸肌上,把乳晕绷开更显得十分圆润。

  我突然想到,今天不是要玩刺激的吗?怎么可以这么轻易的对待他的小乳头。
  一想到这里,我告诉自己不用再客气,所以当我用舌头轻轻的绕着他的乳头画圈之后,就用力把他的乳尖给吸了起来,再用门牙轻咬着他的乳尖,一下又一下……

  「痛…好痛…轻一点…」他眉头皱着说。「好,你想要更多是吗?」

  我用双手把他的胸肌整个捏握起来,这样可以把他的乳头挤高,然后将整个乳头含在我嘴里,用力的吸吮。

  「喔…啊…」

  他叫得更大声,我就吸的愈大力。

  他开始轻微的蠕动着身体,想要摆脱我的嘴,可是我的手臂用力的把他按住,让他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他身上的肌肉开始起伏纠结。我就这样用力吸了三十几秒,完全没有松口,我看到他的乳头周围开始变成暗红色,有一点瘀青的感觉,我才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过份,怜惜的用指尖按着他的乳头,他依然觉得痛。我开始移动身体,准备服侍另外一边的乳头,他也移动身体配合我的需要。

  就在他准备好接受我下一波的侵犯时,我突然又进攻原本那颗已经伤痕累累的乳头,而且比先前更加的猛烈。

  我不停用力的又吸又捏,另外一只手把他的肩膀用力压制按住,他面对我这样突如其来的攻势,完全没有招架的力量,开始大声的痛苦吟叫,但是他愈叫我愈兴奋。终于在猛力攻击了五分钟之后,我松开他的乳头,看着他瘀青的乳晕,我心里有种变态的快感。

  「另外一边还想要吗?」我狡猾的对他说。「…随你高兴。」他闭上眼睛对我说道。

  干!没想到这小子这么辣,我就喜欢这种的,既然要玩SM,怕什么痛嘛!
  很好,我喜欢。但是也就是因为这样,我不想玩他的乳头了,我开始要祭出第一样法宝,蜡烛。「来,把火点燃。」

  我把打火机交到他手上,他把蜡烛点燃了,跳跃的火光发出「哔哔啵啵」的声响,橙红的烛光映在他的脸上,让他看起来更加可爱。

  我叫他躺在床上,并且把他的手固定在头的后面,用刚才他围住下体的毛巾蒙着他的眼睛。

  我开始倾斜蜡烛,滴下第一滴的蜡油。

  「啊…啊…啊…」他惊叫着。

  「喜欢吗?爽吗?」我兴奋问他。|他没有答话,只是点点头。我又滴了一滴在他的胸口上,他的胸肌因此而收缩一下。

  「啊………」

  当我正在寻找下一个滴蜡的目标时,我看到他的肚子,整齐并列的二排腹肌,我感觉它们在蠕动颤抖着。因为他不知道我下一个目标点是哪里,这也就是我把他眼睛蒙起来的原因,这样子玩,才能感受到他心中那种原始的恐惧。

  我把蜡烛提高,防止他的皮肤感受到温度而预知我下一个目标,我把蜡烛移动到他手臂高抬而露出的腋下,对准他的腋毛,滴了一滴下去。他万万没有想到我会选择这样敏感的地方,而惊叫了一声。

  「啊,好痛…」他要我停一下。

  「好。」

  我把蜡烛马上移到他的右腋下,继续完成我的工作。他真的以为我会休息一下,但我只是换了个边。

  「啊…啊…啊…啊…」

  他开始蠕动身体挣扎,而且这次更大力了。

  他试图摆脱我的控制,但是我也使出我柔道高手的力气把他用力按住,让他必须接受我的酷刑。我一滴又一滴的浸洗着他的右腋下,直到他的黑色腋毛上沾满了干硬的蜡油,我才稍稍停下速度来。我没有给他太多的时间休息,马上又转移目标将蜡油滴在他的乳头上,而且是刚才那粒被我弄得瘀青的乳头,让他享受乳头里面出血,乳头外面被蜡油煎熬的双重快感。他叫得愈大声,我就愈兴奋,他俊俏的脸庞上眉头已经皱成一团,但是他的反抗力量慢慢变小了,我知道他开始享受这种被男人虐待的快感,已经完全进入状况了。

  我开始大胆的将蜡油往他的全身移动滴落,他的大腿内侧,他的小腿,他的脖子上,他的肚脐窝,甚至是他的龟头、阴囊,尤其当我滴到他的龟头时,他全身的颤抖到达了顶点,几乎快喊出救命来。

  可是他只是把我的手握得更紧,像是透过他的手来传达他的痛苦,我知道他仍然企求更多的蜡油,灼热他需要被男人虐待、占有、教训的灵魂。我将他的身体翻转过来,开始将蜡油低在他的背部,我知道男人的腰非常敏感,当然我也只滴在他的腰部。

  我跨坐骑上了他的肩膀,用我粗壮的双脚压制住他不停挣扎的双手,我的屁眼顶着他理着三分头的后脑,二颗睾丸则是分开两边贴在他的颈椎稜线上,开始像做菜撒葱花那样,将蜡油泼洒浇在他敏感的腰部以及屁股上。)

  他完全没有办法挣扎,只是承受着我一次又一次的虐玩,但是他的呻吟声告诉我,他也进入了前所未有的爽快境界。

  等到他身上都滴满了蜡烛以后,我将他翻过身来,把蜡烛拿到他的面前。他眼睛一闭,准备接受我又不知道要从哪边开始的虐待。

  「吹熄!」我对他说。他愣了一下,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却也难掩他意犹未尽的神情。

  我想让他好好的休息一下,爱怜的抚摸他英挺又带点稚气的脸庞,以及全身极度紧张后放松却充满弹性的肌肉。他身上每一处被蜡油滴过的地方,我都轻轻的抚摸着,并且深深的吻着他…

  我将舌头侵入他的嘴里,用我的强力扭动的舌根去翻搅他的口腔,我紧紧贴合他的嘴,要他吸入的每一口气都是从我身体里面呼出来的,我用嘴完全的罩住他的口鼻,开始与他一起呼吸。

  「呜…呜…呜…呜…」

  三分钟之后,他因为缺氧,而显得有些虚脱无力,我知道下一个时间到了。
  我把冰块取出来,开始另一个阶段的虐待…

  我要好好尝试一下什么是被冰块弄得又紧又冰的小穴,也要好好尝试一下我的龟头在他身体里面推动冰块去撞击他前列腺的滋味,更要好好的让他再一次尝试尿失禁的那种「挡也挡不住」的射精快感。

  卫生冰块是刚刚买的,所以有些冰块已经化成水了,我叫他趴下背对着我,二颗圆润饱满的屁股高高翘着,这样,他的屁眼就完全展开毫不遮掩的对着我。
  他的屁眼是暗粉红色的,像是一对紧闭的双唇,周围有些细茸茸的黑色耻毛,让我心中突然一阵冲动。我好不容易拿出两块黏在一起的冰块,本来想直接塞进去,可是怕他会不会嫌太小不够塞,于是我就拿到他前面给他看。

  「会太小吗?」我问他。

  「拜託,太大了啦!」他哭笑不得的着说。原来我也太高估他的能耐了,呵呵,我问他要怎么弄小,黏在一起的冰块很难分开的。

  他也很绝,居然就把冰块放到嘴里去含,我趁他在含的时候,去亲他的嘴,还很调皮的把冰块吸进我的嘴里,然后再吐出到他嘴里,这种感觉很新鲜,也很刺激。等到冰块缩小到差不多一立方公分的时候,他吐出来交到我的手上。我拿着这块冰,开始在他的屁眼周围绕着圈圈。|我干过这么多屁眼,他的屁眼真的很特别,肛门周围的毛发生长非常茂盛,又多又粗,一直蔓延生长到他的圆臀上,不像有些屁眼很光滑,我看了一下他的脚毛,也是很茂密。于是我拨开他浓密的肛门毛发,把他埋在毛发中的小穴入口完全露出来,用冰块摩擦着肛门周围试着塞入。|「啊~~好冰。」他突然发出声音。

  我没理会他的呼声,开始试图将冰块塞入,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没有润滑还是他的小穴遇到冰块就会变得更紧,一直没办法顺利塞进去。于是我拿出润滑液涂了一点在手指上,然后伸入他的洞穴中,我这才发现他的穴比我想像中的紧,里面彷彿有一股吸力,我扭转我的手指,让他的穴壁充分润滑之后,再用冰块尝试一次。

  这次很顺利的进入,当冰块一塞入之后,他就开始大声喊叫出来。

  「啊~~啊~~」

  我看到他的眉头紧紧皱起,开始享受冰块在他的前列腺球上慢慢融化的快感…我轻轻按摩他的腹部,让他放轻松肌肉,也让冰块顺利的在他体内慢慢融化。
  我躺在他的身边,脸紧紧靠着他的脸,我要将他每一个表情都看个清楚,那种混杂着痛苦以及快乐的表情。我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又拿起另一个冰块。这冰块比刚才那个有两倍还大,我不打算征求他的同意,就尝试着直接塞入。
  其实在进入肛门的前三秒钟才会感受到痛,因为阔约肌无法适应被撑得那么大,可是一旦进入以后,就没什么痛楚了,因为阔约肌里面是宽阔的直肠范围,所以我要赌一赌,直接塞入,让他尝试一下。

  塞入了!他没有太多的表情,我想是冷冽的冰块麻痺让他失去了知觉。我把他翻转过来正面朝我,将他的脚跨在我的肩膀上,小腿紧贴我的胸肌。我一向喜欢正面的进入,因为那样可以直接刺激到前列腺。我将枕头垫在他的屁股下方,让他多毛的屁眼可以更轻易的露出来。我在我的屌上涂了很多润滑液,开始尝试着进入他的穴。

  一开始我并不是採用长驱直入的粗鲁动作,而是用屌慢慢的在他屁眼的周围画圈圈,看着他一副骚痒难耐的淫荡模样,我的龟头也因为他肛毛的摩擦而麻痒不已我决定要给他一个惊喜。

  我将他的肛毛拨开,以免等一下插入屁眼的时候,把毛也卷了进去,带来不必要的痛楚。我想要和他纯粹的性交,那种因为阔约肌被撑大所带来的快感,以及直肠被侵入所带来的酥爽滋味。我细心的拨开他的肛毛,当他暗红色的屁眼圈露出来的时候。我将我的马眼对着他的屁眼,一下子整根没入,丝毫不给他适应的机会。我要彻底享受那种初次插入如同处子的紧绷感,因为我知道等一下他被我猛力抽插以后,他的穴一定会变得比较松弛,可是从他的表情以及动作来看,我知道,他已经受不了了。

  「啊,好痛,啊…痛…不要了…」

  他的手奋力地推着我的大腿,表示他的痛楚来试图阻止我,他不想再继续了。
  「忍耐一下,等一等就会好了。」。

  我安慰着他,暂时停止抽插几秒钟,但话才刚讲完,我就开始大力的猛烈抽插,我想,几秒钟的适应期,对一个○号来说是稍微短了一点,可是我就是要享受他的紧绷,要看他痛楚的表情。

  我开始大进大出的猛烈插入,并且俯身把他的脚往他的身体方向压下去,让他的屁眼裸露更多出来让我能够插入更深。

  我几乎是整个人趴在他的身上,因为我知道这样的姿势最能深入他的直肠,但不一定能够直接刺激到他的前列腺。

  我大力的插入,在最深入的地方还用力的顶撞一下,每用力顶一下,他就会叫一声。

  「啊…嗯…啊…啊…」

  我的脸贴近他的脸,欣赏着他的每一个表情。他把眼睛闭上不敢直视我,我命令他把眼睛再度张开,我要他看着我干他的眼神,这往往能更加深他的性欲,会让他更想要。

  「啊…嗯…啊…哦…」

  他开始呻吟了,那种呻吟是很特别的,不是那种混着痛苦与快乐,而是一种很享受的音调。「喔…嗯…喔…喔…」

  「干…操爆你的穴…」

  我知道他已经充分的进入状况,我的龟头也感受到刚才冰块所遗留的低温,我的阴茎是热呼呼的,因为他的穴壁是热的,可是龟头前缘是冷的,老实说除了感觉特别之外,不会让我更爽快。我将屌慢慢的拔出,只剩下龟头被屁眼包在里面。我换一个姿势,准备进攻他的前列腺,现在我的任务就是要让他达到高潮,达到史无前例的爽快,让他永远记住我。

  进攻前列腺对于男同志的肛交行为来说,是一项神圣的仪式,因为这代表我们开发了另一种异性恋男子没有享受过的高潮方式。如果你把手指伸进肛门里面,你会先感受到阔约肌的紧绷,然后就是宽阔的直肠部份,而在靠睾丸根部的那个方向,就是你的前列腺。

  那像一个小小的圆球体,但是你只摸到它一部份的表面。你可以轻轻的按压它,你会感觉到轻微的快感,那是不同于粗鲁的用手抓着你的阴茎套弄所得来的快感,而是一点点被压迫的感觉,就好像用手挤压你已经涨满的膀胱一样。这只是轻轻挤压而已,如果用硬屌猛力撞击,你就可以想像零号的快感了!

  于是,我决定给他这样的机会,一个让他爽到叫不出声的机会。

  我把垫在他身体下面的枕头全部移开,让他完全平躺在床上,接着我把他的双脚抓起,与身体几乎成为九十度,但再些许靠近他的身体一点,这样的姿势,可以让我的热屌直接碰撞他的前列腺。

  「准备好了吗?」我抚摸着他的屌,在他的龟头处用力拧了一下。

  「………」

  我一下子整根屌没入他的小穴中,并且开始速度很快的活塞运动,插得不深,但是每一下都直接攻击他的前列腺。

  「……………」

  我看到他的睾丸缩起,而且他的马眼处流出大量的前列腺透明液体,还牵丝黏到他的腹部上,在灯光的照射下,分外的晶亮。

  「……………」

  这样的姿势很累,真的。

  他完全没有声音了,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是闭上眼睛享受这一切,我可以感到他的穴壁愈来愈软,好像布丁一般的细致,摩擦着我的阴茎。我知道我即将达到高潮,可是我不想这么快就结束了。于是我再度拿起蜡烛,把打火机交给他,让他再度点燃。他的身上都是干硬烛油的痕迹,我想这样滴到他的身上一定会不够爽快,所以我用手剥掉了他乳头上的蜡痕,再度进攻他的乳头。我就这样插两分钟,滴他一分钟,他可真是享受到人间的至乐。

  「…喔…啊…哦…嘶…嗯…呵…啊…」

  他浪荡的表情,涣散的眼神,全身上下只剩他的屁眼是活着的,挑逗着我每一根神经。

  这样干他十几分钟以后,我想到还有一个更刺激的方式,记得他告诉我,他喜欢在镜子前面被干,这样会加深他的快感,于是在热屌没有拔出的前提下,我把他抱起来,立在一面大梳妆镜前。

  这间套房的镜子是特制的,我说的特制不是说他有什么特别的装置,而是这面镜子擦得非常亮,而且很大一块,足够让床上的人看清楚所有的动作。除了触觉上的享受之外,还可以在视觉上得到充分的满足。当我将他拉到镜子面前,同时也面临一个问题,我到底该摆什么姿势呢?

  我先让他面对着镜子弯下,抚摸着他微微倒三角的结实身材,最后将双手抓住他的腰部,站在他的后面冲刺。他好像有些羞耻的把头低下来,可是我看到他这样害羞的模样,就更兴起干他的强烈欲望,更想看他因羞耻而发红的脸。
  于是我用双手托起他的脖子,强迫他面对镜子,看看自己被男人干的那种淫荡表情,可是他变得很安静,不肯再发出声音。于是我将硬屌採用极大幅的角度进出他的穴,把整只大屌拔出仅剩下龟头的部分,然后再用力插入,发出极大的淫交声响。

  「啪滋!啪滋!啪滋!」

  这样大力的插入,使得原本到达不了的深度,一下子被触及到,而且配合着双手将他的细腰往我身上拉。这样强烈力道的冲击,逼得他忍不住发出声音,那种体内深处被刺中的声音,特别令人销魂 .他却不知他叫得愈发自内心深处,他会让我引起更大的兽性。

  「…喔…啊…喔…啊…喔…啊…」

  之后的每一次进攻,我都採取这样直达最深处的干屁眼方式,让他一声接着一声,丝毫没有喘息的机会。慢慢我渐渐发现他肛门的肌肉开始施力,让我的屌感受到先前没有尝到的松紧滋味。我更发现他在对我淫笑着,原来,他的屁眼已经被完全干开了,可以承受更大的冲击,他这是在反攻考验我的耐力。这下可好,碰到个天生大零号,又淫又耐插。于是我採取一种会让零号上天堂的性交方式,用整只大屌全速进出他的淫穴。一般来说,肛交要採取这种动作并不容易,因为屌拔出来之后还要再找到正确的位置一下子进入,才能达到最高的快感。可是通常拔出屌之后再插入,就很难「快、狠、准」的进入他的体内。

  不过我看到他高高地翘起屁股,把他的屁眼调整到最适当的位置,让我每一次的进入都能够一气呵成,这样懂享受专业的零号,可是极品。他可以重複享受肛门的肌肉被撑大、体内被充满、屌抽离、撑大、充满、抽离的快感。

  「…嗯…啊…嗯…啊…」

  我渐渐发现他有点受不了了,也不再强迫他面对镜子,但我想到了另一种更能满足我自己的方式,就是侧面对镜子。这有点像是一种色情片拍摄的手法吧,我看着自己的大屌在他的屁眼中进进出出…我发现他自己的穴居然也会分泌黏液,而且相当干净,没有扫兴的污秽物流出。我开始爱上他的屁眼了,这样一个粉嫩又干净的屁眼,是非常值得我尽心呵护的。我开始换一种慢慢的干法,用整只阴茎去感受那种摩擦的感觉。我的屌在他肛门括约肌的紧缩,以及直肠内壁的按摩下,体会到另一种快感的滋味。我看着镜中反射出的自己,就像G片里的大屌男主角们一样勇猛,从开始到现在已经二小时了却历久不衰,我想他的配合是一种鼓励吧!

  突然,他的手机音乐响了,他竟然问我该不该接?

  原本干炮干到一半手机响了是一件很扫兴的事情,但是,我却灵机一动,把手机拿到他的耳边,说:「接!而且不准挂断!」

  他很疑惑的表情接了起来:「喂!…」

  就在他应答的同时,我大力的将我的屌狠狠的插入他的屁眼,在他毫无防备之下,「啊~」的一声惨叫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