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7365字

  我是高中二年级的学生,快要升上三年级了,虽然不怎么情愿,但日子总是一天天的在过,而高中生活唯一的乐趣似乎也只有在女学生身上找寻。

  今天是星期六,一个很普通的日子,我跟平常一样的一早就往学校去,一如往常的扫瞄着路上的少女,在固定的路口会有固定的学校的女学生出现,在哪些地方的天桥的阶梯从下往上看裙内可以一览无遗……这都是熟极而流的生活点滴。
  每天都很期待经过特定的陆桥,附近商职的学生们在学校规定下必须穿越陆桥过马路,而夏天穿的裙子就为同样要去上学的路人带来期待与快乐。

  今天一如往常的在经过时刻意抬头张望。一群穿着白色淡条纹制服浅蓝裙子的少女正谈笑着走上。

  蓝裙子内有些人有穿保险裤,有些人则是穿着纯白的内裤。诚美景。

  不知为什么,我只要看到少女们,心情也就会跟着愉快起来。我一直相信少女是天地间灵秀之气所聚成的精华,使世界充满希望与喜悦。

  到了学校,我们学校是一所普通的高中,当然也是有女生的。男女合班,我念的是社会组,女生自然多些。一样平淡无聊的课当然没有必要多上,而在校内四处游荡,随意观赏少女的风光倒也是赏心乐事。

  在女生多的班级里只要外型不是太丑怪,人格不是太特出,是很容易被倒追的,但会来对自己有意思的,姿色上当然不能有所期待。

  隔周休二日,要上学的星期六则是理所当然的半天。学校规定星期六全校一律穿制服,正合我意,我一直怀疑校长的嗜好是否跟我一样?我也很喜欢看穿制服的女学生。

  能有一天全校穿制服供欣赏,确实不错。放学前的倒数第二节下课是扫地时间,我们班分配到的外扫区是莫名其妙荒废的旧教室。

  那是我们一年级时还在用的教室,二年级后学校新教学大楼盖好,旧教室就直接变成废墟了,平时难得有人靠近,连猫狗都少见。既然这样干嘛还要扫?实在莫名其妙。

  上完英文课,抬起椅子后理所当然的拿了扫把和畚斗到负责的扫地区域开始打混,一起扫的除了我都是女生,她们群聚聊天没人管,我也乐得随意游走。
  看到地上有只黄色疑似瓢虫的怪虫,闲着无事就跟着虫走。走着,听到旧教室里传出声音……是女生的声音。是悲鸣。学校去年曾发生外来不明人士绑住两个女生在无人处欲强暴未遂的事件,当时即甚懊悔没有被我撞见,不然至少可以看到被剥光绑住的学姐吧?

  无人的旧教室,少女的悲鸣……真是给人非常有趣的联想空间,当下我偷偷摸摸的开始寻找声音来源。

  从一楼的第一间开始找过去……再往二楼……在二楼的教室里,我看到了虽然跟想像有些出入,却更令人兴奋的情景。

  两名少女搂抱着,一名略有姿色而一名平平,没怎么见过,是学妹吧?同年级的话我不可能没印象的,而学姐应该不会看起来这么年轻。而且今年的高一似乎特别喜欢把头发用个大夹子盘在后面,而与高二女生喜欢把头发绑两根垂在后面有别。这两个正是标准的高一打扮。

  制服的扣子解开了,淡绿色的制服下是洁白的胴体和被扯到一旁的胸罩,较有姿色的学妹正在吸吮着另外一个学妹的耳垂,两人双腿交缠,身躯紧贴蠕动着。
  平常扫地倒是从来没想过要到这种地方的二楼来看看,今天是赚到了,以后一定也要常来!转完了念头,总之还是看下去。

  耳垂被吸的学妹脸颊泛红喘着气,热天在闷热的教室里两人身躯仅仅贴着,会热的确不难想像。

  不一会,吸吮的目标从耳朵转到了乳首,而被吸吮的学妹也把手伸到较有姿色的学妹的裙子里抚弄。

  两人大腿互相夹着动不停,深蓝百摺裙早已散乱,内裤也被拉扯在大腿一旁。
  两人抚弄着彼此的身躯,披散的头发垂得满肩拂脸,似乎已经恍惚的意识下发出快意的哼唧……根据一般小说和HG的剧情,这时候我是不是应该现身然后对她们上下其手呢?

  我真的很想这么做,但我更想把高中念完。这种事要是出了点差错,就不用玩下去了。所以上课钟响后,她们渐渐中止激烈的游戏,我也回到教室。

  最后是一节自习课,难得的没有排考试,导师也已回家,没人管我们,大家随意玩乐。满脑子刚才看到的美景,本来打算作的事也作不下去了,只得随意找人聊天鬼扯。

  坐在我前面的是一个女的,很喜欢没事翻过来烦我,在这种时候正好用来打发时间。突然看到有人在看漫画,随手抢了一本过来,是H漫,那种小本的有点厚厚的黑猫文库一类,正适合现在的我看。

  翻了一翻……是典型女教师的故事,唉。我对女教师可没兴趣。我只喜欢女学生。

  因为没人管,所以时间差不多到了校门会开的时候,人就都散了。

  我因为不急,留在教室附近闲晃,看看背着书包准备回家的少女也不错。今年一年级的书包是深绿色的,虽然没有我们二年级的黑色书包好看,不过配起浅绿制服倒是很不错。我越来越相信校长跟我有相同嗜好了。

  隔壁班有人在打水仗耶。一堆人拿水泼来泼去的,男生女生玩得不亦乐乎,被水泼到的女生的衣服直接变成透明,紧紧的贴着身躯,衣服下一览无遗。既然不急,我就努力的看。隔壁班少女的素质是蛮高的,比我们班好多了。我们班的女生大多不怎么样,只有少数非常特出。而我们班唯一最美的女生,要说是班花也可以,现在也在玩水的行列中,她一向很活泼,这不令人意外。

  在阳光下,水花的衬托,跃动透明的少女身子湿了,头发乱了,却还是嘻笑着雀跃。一时入迷。真美。

  过得近半小时,她们玩完了,有带替换衣物的就到厕所去换,没带的就这样湿淋淋的嬉闹着离开,而我也心满意足的离开学校。

  星期六家里没人在,路上就去书店晃晃,到百货公司后面欣赏大楼风带来的美景。不知道为什么大楼附近总会有强风?总之这是好事。

  三个国中生走过,裙子飞起,里面有多穿一件裤子,讨厌。不过腿蛮漂亮的。似乎国中生的腿都比较漂亮?是还年轻,所以还没开始变粗?

  走进书店开始站着看村上的「地下铁事件」,那是一本访谈沙林受害人的书,在书店站了好几次,已经快看完了。今天中午逛书店的女学生倒是不太多,看了两下书也就离开。到速食店带份午餐后回家。

  回家吃了午餐,看了小说,上了站,睡了觉,便开始收拾行囊前往图书馆。快要期末考了,这次考完我就得变成三年级,所以得有些觉悟才是。上次考了13名,这次无论如何想考进前10名试试,而去图书馆当然很重要的也是因为那边少女极多,而且什么怪事都可能发生。

  记得有一次在图书馆一楼的男厕,发现门被锁起来了,而且里面有女生的声音。

  很无聊的我就从外面把灯关掉,过两下一个国中女生探头出来把灯打开,又回去把门锁住,厕所里继续传出女生的声音。还是很无聊的我决心探个究竟,就从图书馆外侧绕了一大圈到有窗户的地方往里面偷看,看到的倒也不太令人意外,是某高工的男生在跟我母校的学妹作好事。小女生蛮漂亮的,似乎也不是没有经验。

  看白色的制服和深蓝的裙子,标准的国中生打扮,而她的穿着可以看出是三年级的。因为母校的一二年级制服已经改成红色了。

  短短的学生头,有些娇小的身躯在大手的抚弄下颤抖,衣衫凌乱,那高职生把她放在地上两脚张开,手就在大腿之间上下来回。

  小女生的头上上下下动着,想来是蛮舒服的吧。但这种事为什么必须在图书馆的男厕进行呢?旁边就是公园,到草丛里不好吗?在这里让人看得眼红,真是可恶。

  高职生想把小女生的内裤拉下来,但被她制止了。隔着窗户不知道说些什么话,总之似乎没有跟他进一步玩下去的意思。

  高职生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抚弄她的动作有些加快,还用舌头在她的身上乱舔乱咬,最后他们的动作停了,小女生用手玩弄着高职生的性器,我对男性的高潮兴趣不大,就走了。

  这是我在图书馆最奇特的一次回忆,之后虽然没见过类似的事再发生,但我还是每天去,终究我是去读书的啊,不能一直期待有意外之喜。

  不过读书归读书,读书时东张西望总是无伤大雅。考季将近,到图书馆读书的年轻人数量遽增,在大热天里自不乏穿着诱人的少女。

  今年似乎很多女生喜欢穿很短很短的短裤?这种穿着虽然断了人观赏裙子的乐趣和对裙下的期待,可是看看漂亮的腿也很令人满足。

  今天一早就派同学占了位子,下午过来就直接坐下。左右看看,正前方是两个穿便服的少女,胖了些,没什么姿色可言,失望之余原打算就此专心读书……却发现自己的右边坐的确确实实是个美少女。

  刚来时直接坐进位子没怎么注意,现在突然看到之下,是惊。当然这种程度的美女并不稀奇,只是难得遇到坐在自己旁边总是好事。

  长发披肩,穿便服,是有些刻意凸显身材那种有点紧的上衣,配上极短的牛仔短裙。短归短,坐在位子上,我还是不可能看得到里面。只得如前面说的,看看腿也不错。是很漂亮的小腿,浓纤合度,穿着厚厚的运动鞋配上最近颇多人穿的泡泡袜。我看女生喜欢先看脸,再看腿。

  看脸确定姿色,看腿了解身材,有好看的就不客气盯着看。大家都不认识,我能作的也就只是欣赏她的美。书包是绿色的,斜斜放着看不清楚校名,一时也想不起来附近有哪个学校是绿书包,胡思乱想了一阵后继续读书。

  读的是地理,因为星期一小考就要一口气考三课,对老师自己在教学进度上不能掌控却非得逼得学生在期末拼命读大量的书这种行为非常不能谅解,但地理不太难,两小时后一路扫荡了黄淮平原黄土高原以至河西走廊,从山海关蓝关大散关走到了玉门关,书就读完了。

  读完了书,开始闲。继续四处张望。这时旁边的少女已经走了,开始往远处看。其实图书馆这种地方真的是很不错的,如果只是想欣赏年轻女子的风光,与其在街上乱逛,不如在图书馆坐定一天,往往来来的人就可以令人精神饱满。从国中高中高职五专到大学,真的什么样的女学生都有,什么样的打扮都可能见得到。

  去上厕所。图书馆男厕的墙上仔细看可以发现很多有趣的东西,从政治党派的咒骂到征求亲密同性爱人都有。不过更有趣的,还是在于仅一墙之隔的隔壁-女厕。图书馆分隔男女厕的墙并没有连到天花板,其实很矮。

  不到天花板的部份,则用那种有叶片的木窗分隔,当然这窗是不能移动的。
  因为这样,常常会听到隔壁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在在都引人遐思,所以我一直对一墙之隔的世界很有兴趣,但我当然不可能直接进入女厕,所以想偷看隔壁还是不太容易,因为只要一探头,则整个男厕里的人都会看到你在做什么。我很久一直在想着要克服这个技朮上的困难,平常上课时的胡思乱想也一直把这件事列入乱想的主题之一。某一天我想到了,也很努力的做到了,那是约一个多月前,快要第二次期中考的时候。

  我想到的是小时候玩过的潜望镜。在一根弯曲的管子里弯区的地方装上镜片,利用光的折射来完成看到管子另外一端东西的效果。

  厕所里多了小小一根水管当然没有人会注意,但一根水管却可以完成沟通男厕跟女厕的大任。

  当时看到的景象不知道有没有需要详细描写?总之我得逞了,满足过后也就不再对隔壁有那么强烈的欲望。

  快六点回家吃饭,吃完饭再回到图书馆,本想读国文,但读不下去,拿出预备好的小说混到九点后离开。虽然家离图书馆很近,但因路上又去街上闲晃,所以到得家中已经是九点多了。

  一如习惯的上上站,随便陪电脑玩一玩,玩玩小狗,乌龟,把各项杂事完成后,便坐定书桌前开始写信。

  信是写给国中同学的,一名少女,也是我当年认的干妹。是个蛮漂亮的小女生,虽然跟我同年,但无论从外型到心智上来看,我还是喜欢把她当作小女生,毕竟我也不老呀。

  国中时曾经彼此都有好感,但因当时年纪太轻所以没有任何结果,总之在毕业后毫无联络一年多的空白后,我们突然又有了联系。

  她有了男友,我就很努力的尽可能帮她解决生活上的疑惑,倾听属于少女奇奇怪怪的烦恼。

  我平常话很少,所以接到电话时也都几乎不必开口,只是静静的听着,并在必要时给予回应,是照顾着的心情吧。

  昨天接到她的电话,说是跟男友的相处有问题,写了密密三张信纸就我的角度单纯分析她和男友的状态,叫她自己对自己的日子作打算。

  写完信十一点多,吃过宵夜再上上站,于一点多睡觉去。

  第二天我还是在图书馆度过了一天,没有特别奇特的际遇,只是桌子对面一对亲密的男女一些让人眼红的举止和讨厌的对话令人无法专心读书,太靠近冷气的位子也令人头痛,没法子,只好随便看了看国文和国学概要后专心观赏周遭的少女。

  这一天没有特别令人惊的对象,却也发现今天穿红T恤配蓝短裤的女生特别多。随意张望,大概就不只四五个吧。这并不是特别美的穿着,只是同一天有这么多人作差不多的打扮,倒是难得。

  星期天晚上往往没有读书的心情,于是四五点就早早离开了图书馆,还是一样的到街上闲晃。我知道这很无聊,可是这种时候我能作的休闲活动实在不多,到街上走走总也是舒服的。

  在图书馆的附近一条路的走廊上,我看到一对男女又是一样的拥在一起,而且不只是相拥,双方的身子和四肢也同时动着。都穿着制服,其实我一直很疑惑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在假日穿制服出门?

  总之现在我看到的那对男女,一个是某高工的,跟之前在厕所里玩国中生同一个学校,他们的制服跟我们学校男生制服完全一样,除了上衣颜色是浅蓝略有不同于我们的浅黄,样式上是完全相同的,所以很好认。而女生是某护校学生,穿的是连身浅蓝的一套,我蛮喜欢这个学校的女生,主要是因为她们的制服在冬天仍是裙子,无异于沙漠中的清泉,虽然夏天则风采锐减,但我还是很喜欢看她们。

  她们是在这一带仅次于我们学校附近商职的女生,我也很喜欢的一群。仔细想想两个学校制服都是浅蓝色,我有恋浅蓝癖吗?不太清楚。

  这两个学校的男生和女生不知道什么原因常常在一起,众所周知,也常常在图书馆附近看到,而且也常常什么事都作得出来,只是在这么明显的地方这么露骨的作,倒是不容易看见。

  女生相当漂亮,这个学校的女生往往有一定姿色,这也是我会欣赏的理由之一。

  身材略欠佳,腿有点粗,但仍不失为美女,一头长发已有些散乱,神情略带恍惚,双眼微眯,想来是陶醉浓情蜜意中。

  两人深深的拥吻着,脸紧紧相贴,身紧紧相抱,男生的手在女生身上不安分的动着,女生则略带抗拒的轻轻把手推开,却又再去环着男生的腰。

  吻了约有半分钟吧,那男的开始舔女生的脸到脖子,咬她的耳垂,解开胸前扣子亲吻胸口上部,双手并同时在胸前揉着,亲吻她的头发,亲吻她的眼睛,极尽爱抚之能事。

  一段时间后男生突然蹲下,将头探进女生裙子内,女生双腿张大晃动挣扎,浅蓝连身裙已经被头撑起,里面纯白的内裤充满折皱,男生的舌头就在那上面四处游移,女生发出意义不明的噫语,突然把头推开,说了些话,两人互拥着离去,留下莫名其妙目瞪口呆的我。

  在街上很快的晃不下去了,就回家,晚上无事,看看电视,电视上有出现北一的……景美的少女,虽然少到台北去,就这样看看也是不错。看完电视洗了澡,因为明天还要上学,就早些到床上看开始看漫画小说,准备睡觉。星期一一早,我一样辛辛苦苦意识不清的骑着脚踏车往学校前进。家到学校的路很简单,是在一条很长的大马路的头尾两端,所以路上只要看红绿灯行- 〉停- 〉行并努力观察女学生就可以了。

  而我更习惯找一个也是骑车的人,跟着他骑,他行我就行,他停我就停,省得还要自己照路况判断和思考。

  而做这种事,找女生当然比找男生有乐趣。

  今天还是很快的找到了对象开始紧紧跟住。是我们学校附近商职的女生,因为是从背后跟着,看不到脸,而既然不认识,也不会去认识,所以就不刻意看了。
  只看身体和腿是很漂量,头发是普通女学生会留的头,大概学期末要检查吧?不特别长。大热天里白制服的背后有着片片汗渍未干,汗水浸湿的发丝在骑车中风中飘扬,黑色百折裙不时随风鼓起,却又都被急急忙忙的压回去。

  也是同一个学校的女生,在我某一天上学的路上,看到一小裙在一起走着,其中走在最前面的少女她的裙子被书包勾住了却不自知,一路就这样从后面保持掀着裙子的状态继续前进,后面是她的同学吧?却只是若无其事的一起走着聊天着嬉闹着。裙子下是白内裤包住的部份屁股,当时看着是绝大美景,用文字描述出来却无甚特色。

  到学校了,仔细看看校门口的纠察后直接冲进校门。我们学校的纠察社在去年根本毫无素质可言,一般人都不会去看,可是今天收了些学妹,本校女纠察的素质就大大提升了。

  这么说来倒是发现一件事……似乎民国71年次的女生素质都颇高?至于我是资讯社的。

  一早到了学校,发现自己的座位上放了一套女生制服和裙子。疑惑不解,当下不动声色,直接往座位上坐了下去,把制服和裙子压在自己的身后。

  只见班花跑过来急急忙忙的把衣裙拿走,原来是她前天打了水仗脱在那儿晾的。

  我的位子靠窗是没错,可是为什么要把我的椅子拿去当晒衣架呢?算了,给她用,我是没什么不满意。

  一早本要考试,却临时升旗所以做罢,无事便拿出报纸开始看,开始和附近的人闲扯,开始做些无意义的事混完了早自习。

  升旗也是很大的乐趣,全校女学生聚集起来任恣意欣赏,大片大片的绿制服整齐画一,制服下的身体和容颜就要自己去玩味。所以我也不讨厌升旗,对于学校喜欢升旗的心情也不是不能了解。

  今天的每一节下课,我都到那天的旧教室去晃晃,希望还能有好事发生,可是什么都没看到,却在地上捡到一条绿丝带。是学妹掉的吧?当下珍而重之的收藏起来,至于收这个干嘛,我也不知道。

  很努力的想找出那天的两个学妹,在一年级各间教室努力搜寻,很快的找到了,她们教室离我们不远,两人是同一班,但找到之后我仍是不能怎么样啊。
  只是多一分了解总不是坏事。

  下午有两节连续的数学课,之后是一节体育,再之后就可以回家。

  数学课上得头昏眼花神智不清,体育课时又突然下雨,只得躲在体育馆看看在打羽球的学妹们,跳来跳去叫来叫去,满身香汗淋漓,真可爱。

  星期一图书馆公休,不用赶着去占位子,而又因为下雨,所以放学时我不打算骑车回家了。打算试着挤挤公车。

  挤公车是可以有很大的乐趣,但需要些运气,总之我怀着些微的期待往校门广场,停了一排排公车的地方前进。学校从我入学那年起,有了女生先上公车的规定。要等女生全都上完了,才轮到男生上。从某方面来说虽然有些辛苦,却也表示了只要男生上得了车,上面就是满车少女在等待。

  因此尽管这条政策被多所咒骂,我还是相当欣赏。毕竟尊女卑男的作风也相当合我心意,从这里我又更相信校长跟我嗜好一样了,哈。

  今天到得晚了些,辛辛苦苦挤上车门后只能站在车门的阶梯上,站在同一阶的还有一个学妹,人人动弹不得……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